腾讯下一个大杀器:微信眼镜和微信Now?

摘要: 当微信追随着这样做时,并没有什么掉份的,腾讯过去一直习惯于采取战术上的跟随和模仿者姿态。唯一的障碍是:钱和远见。过去腾讯总是以资源有限为借口,很少考虑五年以后的事情,而现在这可能是生存下去的前提。

当微信追随着这样做时,并没有什么掉份的,腾讯过去一直习惯于采取战术上的跟随和模仿者姿态。唯一的障碍是:钱和远见。过去腾讯总是以资源有限为借口,很少考虑五年以后的事情,而现在这可能是生存下去的前提。

不容赘述,微信已经帮助腾讯这头PC互联网时代的巨无霸一脚跨进移动互联网时代。但也仅仅是“一脚”,要让它的其他脚和整个身子也跨进,并抢占到好的山头,微信急需自己的微信眼镜和微信Now项目。

目前微信所做的,使它更像是一家提供基础电信业务的虚拟运营商,从而更容易与同样提供语音、数据通信等基础业务的电信运营商发生冲突——它们是更大的巨无霸,包括中国移动等,随着自身面临更大的转型和业绩压力,它们必定会采取行动,这将使微信陷入被动。

当然,微信寄希望于增值应用与服务的开发,因为它的各项基础通信服务都是免费的,无法支撑其未来的盈利需要。比如,它正努力帮助企业开设微信账户,并与它们的用户和潜在用户建立密切联系。

这些是需要做,但如果微信希望承担起构建一个新帝国的使命,就必须拿出更能提纲携领、同时又潜力无穷的产品和服务,这样做也能为用户找到除了通信之外的新标志性需求,就能减轻同传统运营商的冲突。

再说,微信不太可能自己提供所有的服务,它终究需要像苹果或谷歌一样,借助于与其应用开发者的合作,但当苹果和谷歌这样做时,我们总是能看到一些方向指引性的东西,比如苹果Siri和谷歌Now,还有谷歌眼镜。

目前有一种观点,就是认为谷歌可能凭借眼镜项目和Google Now强化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地位。这不是吹的。

谷歌眼镜本质上是一个完全个人化的信息感应、输入输出、计算处理装置,相当于随时随地的移动设备和物联网感应器,而后者则是一款强大的提供个人化信息收集、处理、智能人机交互的软件。未来这两个东西结合,就可以实现以往在科幻世界中才有的场景:所想即所得。

显然,这正是微信需要的指路明灯——微信眼镜和微信Now。过去,微信的母体腾讯习惯了做各种各样微应用的模仿与创新,由于它处于PC互联网这个相对确定的世界,而它又占据了一个非常确定的位置,这样做的方向性风险非常小。

但移动互联网则不一样,它还处于起步阶段,如果缺乏方向引导,过于陷入琐碎的应用,就可能迷失大的方向。就目前来看,微信所建立的先发优势是非常脆弱的。

对微信而言,微信Now是必须要做的,腾讯作为中国最大的社交网络积累了大量个人化的数据,这将是它的基础,而基于语音的智能搜索则能弥补腾讯在传统网页搜索上的遗憾,而通过介入硬件设计,既可以增加个人数据采集的渠道,提供统一的用户体验,也许还能提供仅凭软件无法达到极限,比如语音和数据的处理速度。

当微信追随着这样做时,并没有什么掉份的,腾讯过去一直习惯于采取战术上的跟随和模仿者姿态。唯一的障碍是:钱和远见。过去腾讯总是以资源有限为借口,很少考虑五年以后的事情,而现在这可能是生存下去的前提。

换句话说,如果微信仍然像过去那样,仅仅把模仿的眼光放在国内,也凑热闹推出一个智能手机什么的,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本文系作者 尹生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尹生
尹生

《福布斯》中文版副主编。曾任《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兼TMT负责人、《数字商业时代》执行主编、《21世纪商业评论》编委。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