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柯达

摘要: 美国人期待柯达能像通用汽车一样,在破产重组后涅槃重生,这个数码时代的被淘汰者将以何种面目实现转型

美国人期待柯达能像通用汽车一样,在破产重组后涅槃重生,这个数码时代的被淘汰者将以何种面目实现转型

最近,美国一档电视栏目发起了一个活动,让观众将他们最难忘的“柯达瞬间”发送给节目组。那些用柯达相机、胶卷、摄像机记录下来的纯真的面孔、久远的背景,伴随着淡淡的音乐,令人唏嘘感慨。一位观众留言说,“柯达,再也不能把时间还给我们”。

此前的2012年1月19日,伊士曼柯达公司(Eastman Kodak Co., EKDKQ)已向美国破产法庭递交了破产保护申请。这个有着131年历史的公司要死了吗?

1880年,柯达创始人乔治·伊士曼(George Eastman)首次用以自己的专利制造的涂布感光乳剂(emulsion-coating)机器大量生产相片,让摄影走向了大众。在其后的一个多世纪中,柯达公司成为胶片行业的绝对领先者,在上世纪80年代最高峰时,其年销售额达到160余亿美元。

2月9日 ,柯达宣布,柯达将于上半年停产所有的相机、摄像机和数码相框设备。

不过,这还不是结束。2月15日,在美国纽约南部破产法庭,当好莱坞剧院所有人CIM集团代理律师提出抗议时,法官Gropper调侃说,“我想结果不是奥斯卡颁奖典礼主持人在柯达剧院讲的一个笑话,而是柯达已经向法院正式申请了破产保护。” 经过激烈的法庭辩论后,法官宣布同意柯达放弃好莱坞剧院的冠名权。

柯达希望藉此降低重组成本。柯达剧院在过去十年一直是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举办地点,2000年,柯达与CIM集团签订了长达20年、价值7500万美元的冠名协议。

2月26日,一年一度的奥斯卡金像奖仍将继续在柯达剧院颁奖,但剧院还没有找到新的冠名商替代。剧院一方的律师认为,“柯达选择在距离奥斯卡颁奖还有26天的日子才通知要撤下冠名权,没有尽到提前告知义务,此时在剧院所有的冠名、门票等已经让柯达受益。”

法官当场反驳,“没有证据表明他将永远受益”,并总结说,“我认为,(继续冠名)柯达受到的损害,将远高于你客户将受到的影响”。

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法官对柯达给予了法律允许范围内的最大程度善意,法官同时批准了柯达借款9.5亿美元用以重组的申请。

撤消冠名之争仅仅只是柯达在申请破产保护之后面临的种种问题之一。当天包括苹果在内的20多家机构提出异议。就在第二天的2月16日,柯达的一名员工又将柯达告上法庭,他只是正在或打算起诉柯达的新老员工之一。

柯达媒体负责人对财新记者称,申请破产保护并非要结束柯达的运营,而是要解决长期的债务危机和种种经营结构不合理的问题,通过重组来实现新生。

据悉,在重组过程中,柯达已不会再举办原计划的季度财报电话会议。原定于2月举行的投资人年度战略会议日也因此取消。

美国舆论将柯达的衰落当作老牌美国制造企业衰落的象征,而能否通过重组拯救这个严重“老龄化”的巨人,化解其沉重的债务包袱,重新轻装上阵,也因此被赋予了更多价值。

迷失的转型之路

在纽约州的罗切斯特市,几乎无人不识柯达,如今更成了居民们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

柯达从这个小城起步,100多年来,虽然内部也有争论,柯达一直选择将总部留在此地。它成为这个小城的骄傲,地标建筑。鼎盛时期,柯达曾经在这里同时雇用过数万名员工,如今只剩下7000名在职员工,却仍有超过2.5万名退休职工享受柯达特有的退休福利计划,占其全美退休职工3.8万人的65%。

在罗切斯特,柯达还资助了很多慈善机构,赞助成立了罗切斯特大学、伊士曼音乐学院等等,而如今,他们都不得不选择与柯达在美国破产法庭上对簿公堂。“资金资助是否能够继续?”罗切斯特大学的代表在法庭上诘问。

作为数码时代的弃儿,柯达其实从未放弃转型的努力,只是一一告败。

1975年,柯达发明了第一款数码相机,他们开发的数字拍摄技术被用于月球、木星探测等高端技术领域,但由于胶卷业务当时高达80%的利润率,柯达没有打算把这一技术商业化。

柯达原工程师肖恩布鲁克(Robert Shanebrook)在他的书《制造柯达胶卷》(Making Kodak Film)中说,柯达开发了很多高精数码拍摄技术,但公司不怎么感兴趣,他本人曾从事的数字项目也因为研究资金投入不足难产。这源于整个公司的资金投入和部门结构,没有人愿意放弃一直保持高利润率的胶片,这是冒险。

罗切斯特市是柯达的“王国”,与每天都在创新的硅谷不同,在这个小镇上,只有朝九晚五式的按部就班。

与此同时,在上世纪90年代,柯达的老对手日本富士胶卷公司,已开始从胶卷业务中撤出,向数码时代转型。而柯达直到2002年还在犹豫不决,在数字与胶片工业中摇摆不定。2003年才决定彻底向数码时代投降。

柯达高级副总裁、CFO安东涅特向破产法庭提交的证词称,至少在十年以前,柯达意识到了传统胶片事业在不可避免地衰退,并致力于重组其整个运营体系。

给“人员规模”瘦身,是柯达转型的核心。从2003年到2010年,柯达裁减了近50000名员工并关闭了其15间电影胶片厂中的13间以及130间胶片实验室,其员工数已从大约6.4万名减少为2011年的大约1.7万名,年收入从2003年的将近133亿美元减少到2011年的60亿美元。

“柯达已经转型为一家电子公司。”安东涅特在破产申请中称,柯达现在主要通过其电子图片捕捉专利所产生的牌照费、非核心资产处理的销售收入以及胶片和电子生意中的收益来获得资金,但最终,“柯达向数码事业的转型被中断,主要是美国资产流动性不足造成”。

在转型开始时,柯达仍期望胶片业务能够产生开发新业务所需的资金,但公司内部结构的复杂与冗余,让调整变得漫长与迟缓。转型带来了成本的持续增长,而从2008年到2010年,胶片市场比几乎所有市场分析人员预料的下滑速度都更快:他们认为这个行业将会下滑10%-20%,但真正的下滑却将近40%。这对现金流产生了负面影响。

数字业务的增长也远低于预期。桌面喷墨打印机是柯达重点投资的一个业务领域,它的盈利模式不是来自于销售打印机而是来自墨水和其他消耗品的售后服务。这个市场的收入成长比预想的慢,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使其通过墨水和打印机消耗品销售盈利的想法落空。

与此同时,柯达寄希望于可以获利的知识产权又陷入了与各大企业之间纷繁复杂的讼争。内部调整不力,新业务盲目拓展,战线越拉越长的柯达,日益感到力不从心。

2011年末,关于柯达正向法律机构咨询“破产保护”可行性的消息传开,不少供应商开始果断“断货”,或者要求更短的付款时间和更高额的担保。这加速了柯达走向破产的步伐。

沉重的“老龄化”

压垮柯达的不仅是转型的艰难迟滞,还有日益不堪重负的人员成本。如果不是申请破产保护,外界可能很难知道,柯达全球的退休员工数已达6.5万名,而公司全球在职员工不过1.7万名。仅在美国,其每年在退休福利计划上的支出就超过1.5亿美元,这还经过了2009年的一轮精简——2009年之前,这个数字接近或超过2亿美元。这些福利除了退休金,还包括医疗保险、生命保险,甚至还有牙科保健。

2009年的那次精简引发了退休职工的不满,还因此成立了退休职工联合会。退休职工联合会主席鲍勃·沃尔普(Bob Volpe)认为,把退休人员作为成本控制核心的做法是不公平的,“我们会一直关注,并且向破产受托人阐明我们的观点”。据鲍勃介绍,美国有3.8亿退休职工依靠柯达的退休福利维持生活。

自2003年以来,柯达一直在缩减其福利计划,基本都是针对退休员工。但这没能解决问题。安东涅特透露,2011年,其退职福利债务已经消耗了柯达当年现金将近2.45亿美元。他承认,尽管采取了措施,柯达也已经不能再承担这些退休员工福利带来的重荷。

柯达发言人表示,无论是在职员工还是退休职工,只要每月收入来自柯达雇员收入计划(Kodak Retirement Income Plan ,KRIP)的,都不会受到破产影响,因为这一计划受到美国联邦法案的保护。不在KRIP计划中的员工及其收入,则可能受到破产程序影响。

至于柯达员工的补充退休金福利——这受益于柯达员工额外收入计划(the Kodak Excess Retirement Income Plan ,KERIP),或者柯达未备案退休金计划(Kodak Unfunded Retirement Income Plan ,KURIP)——都将因为破产保护申请计划而中断。“柯达对此非常遗憾。”柯达发言人称,“但所有的改变都将在破产法庭的监督下进行。”

鲍勃对此计划不满,他正组织更多的退休职工向政府、法庭和企业分别表达抗议。

美国破产法律师哥德博尔戈(Leonard P. Goldberger)对财新记者表示,退休员工的分配问题也是债权的一部分,会通过重组计划条约的商榷或诉讼来解决。任何一种情况在破产流程中都会有完善的方法来充分保证那些利益。在现行破产法律下,一些种类的退休员工债务会被转移给联邦政府,最终的经济负担会落到美国的纳税人身上。而重组公司则可以从遗留负债中解脱出来,从而避免清盘,继续作为一个经济体而存在。

“债务免除”

根据伊士曼-柯达的破产申请书,该公司目前拥有价值51亿美元的资产以及总计67.5亿美元的债务。柯达遗留的巨额债务包括了非美国津贴债务12亿美元,其他退休员工福利(OPEB)债务13亿美元和近1亿美元的环境债务。

还有很大一部分债务,来自于2008年金融危机时公司所做的最后一搏。当时,结构调整的成本和经济萧条的压力对柯达公司资本流动性造成了很大压力。2011年,柯达为了改善现金流,发行了将于2019年到期的2.5亿美元高级担保票据,开始签订新的1.06亿美元的信贷协议,并出售了一些非战略性的业务和资产。

截至1月19日,即柯达申请破产保护的当天,该公司还有总额高达16亿美元的未付清的资助性债务,另外还有近4.025亿美元的未偿还的交易负债。

沉重的债务,最终让柯达走向法庭。然而,柯达发言人一再强调,美国破产法案第11章的运行程序不同于大部分其他国家的破产程序,它并不意味着柯达会取消运营活动。“这个过程会允许我们在重组债务、成本和其他负债项目时继续日常经营管理,并在保留运行和经营基本价值的同时给予我们更多的处理这些问题的灵活性。”

对此,破产法律师哥德博尔戈表示,自从1978年破产改革法案实施以来,企业破产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合法的业务计划技术。“对于个人、企业、自治市和其他政府机构来说,破产都是一个可行方案。它可以使沉重的债务负担在法律管理下被重组或消除。” 哥德博尔戈说。

正如安东涅特在破产申请证词上所说,申请破产的目的是为了更高效地实现公司重组。除了惶惶不安的数万名退休职工,最担心的还是那些利益攸关的供应商和合作伙伴们。在纽约南部破产法庭上,很多公司正在递交申请,要求法庭支持他们收回在破产之前不久发给柯达的货,有些在柯达承诺尽量保证回款之后撤回了申请。

柯达承认,最大的50个无法保证(unsecured)的索赔主张——无任何抵押担保的欠款,就已接近1.75亿美元。这些债权人主要来自化学、工业和电子制造企业,也有一些著名的零售商,例如BestBuy等,少则数万美元,多则数百万美元。

为了保护企业的正常运营商,对于柯达美国业务的供应商,柯达声称将于1月19日递交破产保护申请之后,向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优先给予全额支付。然而,根据美国破产法的规定,在申请日期之前产生的未支付债务已经冻结,在重组程序中将作为一般索赔来处理,由破产法庭结案时决定应该偿付的数额。

重生希望何在

随着柯达申报破产保护,那些一直隐藏的问题被一一暴露出来,债务和结构重组的难度可想而知。为解决现有困局,柯达在重组中除了冻结债务和悬而难决的退休福利计划,还会采取三方面的行动:一、寻找融资支持,目前已获准在重组过程中贷款9.5亿美元;二、缩减企业规模和战线,转型中型公司,目前已决定停止部分业务;三、拍卖非战略性专利和知识产权。

2月15日,纽约南部破产法庭批准了柯达公司获得9.5亿美元破产贷款的申请,贷款由花旗银行提供,但根据约定,柯达需要在6月底之前拿出拍卖数字影像专利组合的计划,还必须在2013年2月15日之前提交重组计划。

在此之前的2月9日,柯达集团已发布消息称,柯达将专注于那些个人消费者领域里更具盈利能力的业务,淘汰那些专用数码捕捉的相机类设备业务。因此,柯达决定在2012年上半年逐步完成对数码相机、微型摄像机和数码相框的停产。取而代之的是,扩大其在现有品牌授权项目上的发展。柯达预计,完成此项“停产”计划每年预计可节省超过1亿美元开支。

除了为了节支而彻底砍掉的相机设备部门,柯达最值得骄傲的就是专利和知识产权了。这也是它能获得高达9.5亿美元破产贷款的关键。

法庭文件显示,柯达在160个国家拥有大约13100项外国专利、注册商标或申请中的专利。另外,柯达在美国拥有将近8800项专利和注册商标以及注册申请中的商标。在2011年6月20日公开声明中,柯达表示,将近1150项专利与数码图像捕捉和成像系统有关。这些专利是此次最受关注的部分。

为了巩固其专利收益,柯达已经提起了针对苹果、RIM和HTC的专利诉讼。不过,最近苹果也向国际贸易委员会提起了知识产权反讼,并将于纽约南部破产法庭听证。

与这些专利诉讼不同的是,柯达已经尽量向第三方出售其成像组合技术。然而,由于财政状况的不确定性,柯达面临销售执行的困难。

最终柯达重组能否成功,还更取决于其未来长期发展方向,这才是最难的问题。自柯达砍掉相机设备部门之后,柯达在企业商业业务的影像集团之外,其消费业务将只包括在线和照相加盟店里的打印业务,以及桌面喷墨打印业务。而这个领域,柯达将直面与HP的竞争。

值得注意的是,柯达破产申请人仅限于美国。柯达未来仍指望海外业务的发展为其带来收入。从其财务报告看,柯达公司拥有将近120家子公司。在2010财年,柯达公司从海外赚取了57%的收入,至2011年的前三个季度,柯达公司从海外市场取得的收入增长了67%。柯达的专利和知识产权由柯达美国公司所持有,研究和管理部门也主要设置在美国。因此,那些债权人一直是通过柯达在全球的公司结算和交易。

柯达发言人强调,柯达海外业务不受此次破产保护申请的影响。柯达中国公司发布的声明也称,中国业务照常进行,不受影响。不过,完全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正如柯达在破产申请中提出的,“很多柯达的亚洲生意包含了从其他机构中获取半加工的商品(例如生产于纽约的墨水),然后在中国转化为加工完成的产品来增加价值,以便在其他市场出售(例如打印机墨盒)。”

此次破产重整与2010年通用破产案有很多相似之处,都存在巨大的历史遗留问题,都是老牌的技术企业,公众对柯达也充满了起死回生的期待。

然而,律师哥德博尔戈对财新记者表示,通用电气对美国整体经济的影响,美国政府在其财政重组中的参与,是独一无二的。柯达很难相比。“我们只能希望,像GM一样,柯达可以成功地重组,并且作为一个有新的活力的公司回归市场。而与GM不同的是,我们有理由确信破产后重出江湖的GM会继续生产汽车,我们却不确定重组后的柯达,作为数码时代曾经的淘汰者,将致力于何种业务才能成功转型?”

(该文为作者首发于财新《新世纪》周刊)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赵何娟
赵何娟

钛媒体创始人、首席钛妹。冷眼专栏,侧看商业人生百态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