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阅读会导致白痴时代?王蒙先生您“少虑”了

摘要: 并非每一个人都需要“攻读”式阅读,更多的人只需要基本的了解或者肤浅的积累,碎片式阅读对普通人来说或许会是一件好事。平心而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读《红楼梦》这样的大部头名著。

据3月2日重庆晨报报道,王蒙先生在重庆接受采访时说:“科技带来方便舒适的同时,会使人的主体能力下降。所以,我觉得阅读浏览化、舒适化、便捷化必然带来阅读能力下降,很可能白痴化时代正在来临。”

王蒙先生并没有详细的介绍他所谓的“白痴时代”究竟是什么意思,但他说了这样几句关于网络阅读的话:

“手机电脑等方式的好处在于获取信息便捷、舒适、海量、迅速,但也产生一个危险,它会用浏览代替攻读(就是非常认真地读),碎片化思绪代替系统的知识理论,用相对肤浅、平面的积累代替分析思考、鉴别、判断、想象和创造。”

看他对互联网阅读方式的评价,我感觉他口中的“白痴时代”应该是一种担忧。对于这种担忧,我的理解是:担忧互联网阅读方式之下,沉迷于其中的读者缺乏深入思考的能力,缺乏独立鉴别的能力,不能明辨是非,不能判断对错,缺乏想象力和创造力,慢慢的缺乏独立的思想,进而影响一个时代。

如果我的分析与王蒙先生的本意并没有太大的偏差,那我在佩服王蒙先生“老骥伏枥”、仍然具有忧患意识的同时,不得不对老先生说,对于互联网阅读方式及其影响,您有些过于杞人忧天。所谓的白痴时代,有些危言耸听了!或者说,您“少虑”了!

我知道,王蒙先生的阅读思维还是实体书店买书、纸质书籍阅读、“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写作这个模式,他对白痴时代的担忧缘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传统读书方式的没落,他还一时无法适应。诚然,互联网阅读形式有着这样那样的缺憾,但它的优势同样明显,只要利用得当,我们不但不会进入“白痴时代”,甚至有可能会进步到阅读的另一个黄金时期。所以,与广阔的互联网阅读及其影响相比,王蒙想的有些“少”了。

首先,互联网浏览并非是一种新的阅读方式,它与传统“攻读”没有矛盾。碎片式阅读和碎片式浏览,并非今天的新鲜物件,其实古已有之。我们不妨想想看,古人的笔记体小说、笔记杂记、诗话等作品,有很多都是碎片式记载。我们读一本关于古诗的笔记,比如《全唐诗话》、比如袁枚的《随园诗话》,那相当于读了多少书啊!别的笔记类作品,也是如此。这种载体和阅读形式,不会阻碍读者对作品的追求,一旦读者从中发现自己感兴趣的作者和作品,自然会想办法去“攻读”。而互联网碎片式浏览,与此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是载体由纸质书本变成了互联网载体。真正想读书的人,还是会越过碎片式阅读进入到“攻读”阶段的。

其次,并非每一个人都需要“攻读”式阅读,更多的人只需要基本的了解或者肤浅的积累,碎片式阅读对普通人来说或许会是一件好事。平心而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读《红楼梦》这样的大部头名著,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读得进去。有很多人,即便是在纸质阅读时代,他们也不见得读多少书,也不见得能理解多少,也不见得有多么深刻的思想。而互联网阅读,则很大程度上让他们开拓了自己的眼界。至少,他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一些自己之前根本不知道、也无法理解的东西。与空白相比,哪怕是肤浅的积累也是一种进步啊。保不齐,有人就会从海量的信息里有一点点哪怕是很细微的心得。“愚者千虑,必有一得”,那也是收获。

第三,互联网阅读方式给我们最大限度的降低了阅读成本,对读者来说,这不是一件坏事。在以前,假如我们想读几十本名著,那就得至少拿出近千元来购买。但今天,平板电脑等各种互联网阅读载体极有可能会免费让我们阅读。实体书店的生存固然因此受到致命的影响,可这把双刃剑的另一面却是我们读者极大的降低了阅读成本。你说,这是坏事还是好事?如果从实体书店的个角度考虑,这是坏事;可从读者角度考虑,如果没有版权纠纷的话这又是好事。之前,我们想找一本书要难上加难,即便有钱也买不到;今天,因为有网络这些事而变得轻而易举,哪怕我们找的是孤本旧书。我们有这么丰富、便利的阅读资源,如果想好好读书,还会是难事吗?如果想认真的思考,起点岂不是更高?古人说“书非借不能读也”只是一种对弱者的激励,但并非读书的真谛。

当然,纸质阅读、实体书店购买永远是阅读生活的一种方式,但它们无法阻止互联网阅读形式日趋成为主流。万有引力书店悲壮的说:“阅读不死”。而在我看来,这更像阅读的接力棒——实体书店为代表的传统阅读方式交给互联网阅读方式的接力棒。只要是读书,不管他载体如何,都属于阅读的范畴,所以阅读才会不死。既然阅读不死,那思考也不会消亡,思想更不会消亡,那何来“白痴时代”之虑呢?如果王蒙先生是为了自己卖书这样说的话,我无话可说;如果王蒙先生真的是为了阅读,为了时代,那我只能说,王蒙先生,您有些“少虑”了。仔细想想,其实前途并不那么黯淡。

本文系作者 姜伯静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姜伯静
姜伯静

静观天下,微信:jiangbojing-2014;微信公众号:jiangbojing2013

评论(2

  • 难为周全 难为周全 2014-08-14 11:09 via weibo

    王蒙说的很对。

    0
    0
    回复
  • 思索者正新 思索者正新 2014-03-09 07:03 via weibo

    我反而觉得王蒙老师说的对。
    王蒙老师的“浏览代替攻读(就是非常认真地读),碎片化思绪代替系统的知识理论,用相对肤浅、平面的积累代替分析思考、鉴别、判断、想象和创造”一句话正切入了网络阅读的弊病。

    事实上,作为一个网络阅读了许多年的老书虫。也明显感觉出网络阅读确实缺少着很多东西。
    事实上,作者始终扭曲了王蒙老师的意见。
    王蒙老师的论点关键在系统化这上面。网络阅读很大程度上,停留在肤浅的表面上。很少有一个人能如读实体书一样一本书读几个月。很少有人耐着心读下去。
    曾国藩说一本书不读完绝对不要读另一本书是有道理的。而网络阅读恰恰让这种道理彻底消失了去。

    作者对阅读的顺序理解也有误差。如诗话等,应该是在阅读了大量诗歌之后读的书籍。而不是在没读之前读的书籍。傅雷曾经这样说《人间词话》肚子里没有几千首诗,是读不懂人间词话的。事实上,作者把诗话词话看作阅读的简介。本身就是读不懂这些作品。作者用这种错误的方式来论证网络读书的模式在纸质书籍阅读上也是存在的。这不免可笑了。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