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C新任首席经济师为何坚定鼓吹“数据帽”?

摘要: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新上任的首席经济师斯蒂芬·维尔德曼,引起了全美行业的关注,他是一位ISP数据帽和按流量计费方式的坚定拥护者,今后在相关政策方面的推动将不遗余力,恐让在美争议不休的“数据帽”问题更为激烈。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新上任的首席经济师斯蒂芬·维尔德曼引起了行业观察家们的关注,他是对ISP设置流量上限和按流量计费方式的坚定拥护者,今后在相关政策方面的推动将不遗余力,恐让在美争议不休的“数据帽”问题更为激烈

 

【编者按】TNW网站的报道透露,刚刚任命的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新一任首席经济师斯蒂芬·维尔德曼(Steven Wildman)是一位对ISP数据帽(Data Cap,即流量上限)和按流量计费方式的坚定拥护者,今后在相关政策方面的推动将不遗余力。此前,钛媒体已发表的文章《数据帽只是网络供应商的“现金牛”》也指出,美国国内关于数据帽以及运营商网络付费机制正争论不休,反“数据帽”即反对网络运营商按流量收费制度的声音非常强烈。

然而, FCC在这个关键时候,新任命了其首席经济师。新任者的主张,必然牵动行业观察家们的注意。钛媒体将来自TNW的最新报道文章编译如下:

 

【王娣、木易/钛媒译者】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新一任首席经济师斯蒂芬·维尔德曼(Steven Wildman)已经走马上任。斯蒂芬·维尔德曼是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通信研究专业James H. Quello中心教授,同时担任该校通信信息研究与媒体学院的代理院长。维尔德曼取代了马吕斯·施瓦茨,后者将根据国会的安排回到乔治城大学。

FCC主席朱利亚斯·格纳柯斯基(Julius Genachowski)透露,维尔德曼的任职“对本机构的工作,以及本机构对有关通信系统的复杂经济问题的理解,是至关重要的”。简言之,维尔德曼将在FCC所面临的关键议题中拥有较强话语权,将在其权限范围内的各个领域协助指导相关政策的研究和起草。

如此来看,关于未来ISP的发展方向,维尔德曼的理念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根据FCC的声明,维尔德曼“作为经济师拥有极好的记录并在宽带接入和频谱管理方面进行过重要研究”。而频谱管理是美国国会目前的关键议题之一。当然,宽带接入方面的问题也非常重要。而且维尔德曼关于ISP方面议题的观点,可能与你的想法相去甚远。来自DSL Reports网站的报道表明,这位新任首席经济师是数据帽的忠实拥趸:

“按使用与质量进行差异化计费表明,像按使用计费(UBP)对于宽带基础设施投资的作用一样,设计巧妙的UBP计划也可能对用户产生有益的作用。”

 

维尔德曼坚称,从宽带技术基础设施建设的世代投资角度来看,用数据帽对宽带流量进行限制是有益的。别忘了,FCC已经特别指出,维尔德曼将是协助其制定宽带普及相关政策上的关键角色,而宽带基础设施投资,正是宽带普及政策的一部分。因此,这位首席经济师对于数据帽的主张会直接影响FCC在这一方面的政策。

简言之,维尔德曼是站在ISP网络服务供应商这一边的,他对ISP数据帽的拥护很可能导致FCC在这一议题上采取宽容政策——这真令人丧气。

在按流量使用来计费的机制下,用户为约定单位的流量付钱,引入数据帽就成为必须,因为这样才能限制用户每单位付费时段的总流量。

 

维尔德曼显然是位备受信赖的学者,毫无疑问也代表了权威与智慧。然而,他对按流量使用计费的计划与网络技术的发展是对立的,而且,由于拥有内容传输技术的企业,可以摇身一变成为ISP以及媒介先行者,一旦诸如像收费视频网站Netflix受制于内容传输技术而处于不利地位,这样必然会牵涉到网络中立原则(network neutrality)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看,数据帽可以说是反竞争性的。

维尔德曼最近发表了一份关于按使用计费的研究报告中,不过他没有完整的说明现行的“版本化管理”的方式,即通过不同价格段对应不同的网速。从流量的角度而言,流量耗费应该是和网络速度相匹配的,这当然不是拍拍脑门就想出来的。

他假设,按使用计费是“谁主张,谁举证”的。这对互联网服务如何运营至今完全是个误解,对互联网本身的发展趋势也显得很短视;逐层递增地向用户收取网络使用费,并不是为了网速——亦或许两者都是——影响了互联网的使用效果。不通过按使用计费来限制用户对带宽的任意占用,任何对基础通信网络的新增投资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用户根本感受不到新增的带宽。

将计费标准变成基于流量消耗量而非基于网速,互联网的发展长期受到束缚。移动互联网已经与这一限制抗争很久了。

举个例子来说:用户如今已经拥有了无限制的短信服务的选择。Twitter的问世就得益于这一点,更不用说Twilio(网络电话公司)之流了。为用户使用互联网制造更多阻碍而争论,不会是个恰当的政策。

 

维尔德曼的影响

再回到维尔德曼的报告,他辩称,“如果提高用户宽带普及的门槛和使用量成为一项优先国策,那么,低消耗、低限制的策略对于宽带初次接入的吸引力就很明显了。”

因此,我们可以预测,担任FCC首席经济师后,他将继续这样鼓吹下去。这可不是小事。

说到底,互联网接入有一个速度提升和流量受限的过程。拨号接入的速度取决于电脑内置的调制解调器,就像美国在线(AOL)按小时计费那样。尽管如此,我们已经很难回到那个上网需家庭订阅、按字节收费的年代了。事实上,此类付费场景如今只会出现在游船或机场报亭,而不会发生在用户家中了。

为用户提供更多的流量是有成本的,而在分层计费模式下,边际效益将大大降低。因此,用户可能被消极地刺激为从功能性角度考虑网络消费,一改之前的从成本或成本增加的角度考虑。

或者让我们参考一下移动通信领域类似的计费案例——同样是采用分层计费的短信计费方式,具有极大的加价空间。在ISP主导的分层计费系统中,用户们也许并不指望情况能好到哪里去。

一言以蔽之:按月计算,向用户提供更多数据而产生的边际成本或许只会让账单稍有增长;在高流量收费分级上,每增加50G将可能被加价更多,用户人均收费增加了,掂量基础设施的潜在收益时你就会发现,这将对互联网使用带来极大的反面刺激,更会为整个互联网的发展带来纯粹的负面影响。

维尔德曼在FCC的职业生涯将为整个行业带来什么影响,钛媒体也还将继续关注。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TMTpost
钛媒体TMTpost

把脉科技资本论——嗯,专业主义范儿!⋯(^o^)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