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帽”只是网络供应商的“现金牛”?

摘要: 运营商的网络流量限制合理吗?对于美国网络用户和行业观察家来说,数据帽(Data Cap)的存在一直是争论的焦点。美国基金会最新的报告毫不客气的指出,数据帽的存在就是网络供应商的“现金牛”。

运营商的网络流量限制合理吗?对于美国网络用户和行业观察家来说,数据帽(Data Cap)的存在一直是争论的焦点。美国基金会最新的报告毫不客气的指出,数据帽的存在就是网络供应商的“现金牛”。

【王娣、木易/钛媒译者】数据帽(Data cap)为什么稳定存在了这么多年?它的存在只是网络供应商的“现金牛”?ARS记者引用去年12月中旬新美国基金会的最新研究报告,对美国国内的网络服务供应服务提出了疑问:为什么很多美国人如今都必须忍受网络数据帽(data cap,数据流量的限制使用)?这些数据帽将对宽带的未来发展产生什么影响呢?

报告指出,“数据帽”的存在恰恰过于荒谬,从而希望唤醒那些疲于流量限制之争的利益各方。“网络及移动互联网服务行业,似乎成了少有的阻止消费者消费更多产品的行业之一,”报告的作者这样写道,“这种反常的商业模式之所以产生,正是因为在几无竞争性的美国市场中,它是有厚利可图的。”

这份仅有13页的报告,很快就可以读完,而其中内容却对反数据帽的立场做了很好的总结。

如今,美国的大多数主要ISP,无论有线还是无线,都采用数据帽形式对网络使用加以限制。而这份报告开篇就指出,按月流量限制和即时即地的网络拥堵几乎没有关系,因而这份报告首先对数据帽的存在提出了质疑。以康卡斯特(Comcast美国有线电视和宽带网络供应商)为代表的供应商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并已经对网络拥堵采取有效措施,不过,大多数供应商还在利用每月限额来阻止网络流量的“过度使用”。

在关于数据帽的争论中,真正令人好奇的是,数据帽何以稳如泰山地存在了数年?数据传输的价格骤降都没能影响到它。举个例子,在纽约某网络交换中心购买传输容量(transit capacity)的价格已经比一年前下降了50%,而且拜对等互连所赐,如今很多大的ISP都已无需为数据交易付费了。所以,为什么价格还没有下跌的意思?

面对这个问题,过去ISP们会给出各种不同的回答,但其中最为频繁提及的就是,数据传输的成本实在是太便宜了,但建立和维护网络所需要的人工成本就不一样了,并且这样的操作支出还是持续的,而非一次性的。

报告的作者们坚称,所有的解释都带有吹捧推销成分,目的是为了掩饰ISP正在巨大的利润空间中迅速地大量敛财这一事实,有时甚至无需花费创建新网络的开支。(除了Verizon和谷歌的光纤服务,美国多数的有线电视和数字用户线运营商提供服务所用的,仍是他们很久之前就建立并付费的网络的升级版。)一方面,网络用户们不得不忍受来自ISP们对宽带“频谱短缺”和“流量超限”无休止的抱怨,而实际上,大多有线网络ISP在网络维护方面的花费越来越少,而对于AT&T和Verizon等无线运营商,在逐步淘汰了无限流量计划(开始从用户口袋里掏钱)之后,他们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益)获得了大幅增长。

在新美国基金会研究人员看来,运营商的利润增长恰恰源于数据帽的存在。

这个问题,不仅关乎美国网络用户为何平白为上网花费那么多钱,更要紧是,出于对流量消耗量的担心,用户都难以无拘束的使用最新最热的网络服务了。这些限制也许会促使用户适应ISP自有的无限制电话电视服务,而不是那些通过互联网传输的服务。“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2011年的瑞士信贷这样表述,“以消费为基础的营业额可能会削减那些种类过多的视频网站(如Netflix、Hulu等视频网站)的吸引力。”批评者始终认为,自始至终其实这就是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的计划。

在一个充满竞争的市场,互联网供应商们为何能在成本已然降低的情况下,仍然维持高价稳定不变?这份报告给了我们一个简单的回答:事实上市场的竞争性没那么强,无论是在有线(大多数人有一两个可行的选择,往往真正高速的只有一个)还是无线领域(AT&T和 Verizon占据了主导地位)。数据帽是“ISP们为了提升他们的平均用户收入的一项策略”,报告称,“很大程度上,这个趋势是由可悲的无竞争性的市场所推动的,这样的市场状态让国内的供应商巨鳄们获得极高利润,同时也让他们能够护着自己老态龙钟的商业模式,免遭新业务和创新者们侵蚀。”

法国网络服务服务商Free就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板(如上图)。Free的做法是,用户缴纳20欧元即可以享受无限量的语音、短信息和3G流量服务——看看,这才是一个创新的,拥有竞争力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应有的模式。但不幸的是,美国的情况已经如此糟糕,芝加哥、西雅图、查特努加等城市已经选择建立自有的光纤网络,而谷歌等公司正通过创建自己的优选光纤网络,试图以此刺激现有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提高效率和速度——对于人们从大多互联网服务供应商那儿听到的“我们需要数据帽而且不得不收费更高”的所有凄惨论调,谷歌的做法就是一个含蓄的反面论证。

有趣的是,尽管如此,Arstechnica网站的编辑记者几乎从未报道过有线领域的数据帽。移动领域的流量限制更为严苛,由此产生了很多常规问题,移动设备正在我们的个人以及工作生活中发挥着愈发重要的作用,情况也变得愈发复杂,这一点对于有线网络的数据帽没有什么两样。有限网络的流量上限一整年都不见提高,这同样会导致越来越多的问题,尤其对于家庭而言。

既然现状就是这样,我们该怎么办?问题就在这里。新美国基金会的研究人员的确有一些提议,例如更多的关于宽带“特别接入”的规定,以及降低无线运营商之间转网的门槛等等。但是,在短期内,这些方法都不能如我们的预期很快制造出一片竞争热土。■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TMTpost
钛媒体TMTpost

把脉科技资本论——嗯,专业主义范儿!⋯(^o^)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