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眼镜体验者:我是怎么成了旁人眼里的“怪物”

摘要: Google眼镜让Mat Honan意识到,手机过分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它需要不停的掏出来看,与现实生活是分离的。眼镜在现实与虚拟中很容易进出,未来这类设备会变得十分普及,因为它更符合用户的习惯。

【王峥/钛媒编辑综合】谷歌眼镜的流行,始于2012年6月27日谷歌公司的隆重揭晓。之后便成为了人们关注的核心焦点,被视为未来的科技趋势,但是在随后的一年里,却遭受了各种非议。

对于认同这款科技产品的用户来说,Google眼镜的概念很赞,只要去网上搜一下就会发现,它不仅具有独特的功能,而且是家庭好帮手,它可以捕捉每个瞬间,这样,在孩子长大搬出去住后,父母就可以一遍遍地翻看过这些照片,回忆过去美好的时光。也有体验者觉得,Google眼镜乏足够的应用,投入开发太少,Google方面也没有积极地做应用商店,此外,UI本身无法处理大量的应用,不适合拍摄视频,1500美元呢的定价过高等。

“为了谷歌眼镜,我换了一部安卓手机”,美国《连线》杂志记者Mat Honan在12月30日的文章中说。他记录了自己使用谷歌眼镜一年以来的使用感受,并预测了谷歌眼镜未来的发展趋势。Mat Honan使用Google眼镜整整一年,发现自己对它有爱有恨。爱的是这副眼镜确实突破了智能手机的操作限制,变得更加方便,融入现实;恨的是,整个社会还远没有准备好接受它,这让Mat Honan在旁人眼里看起来是个“怪物”。

Google眼镜让Mat Honan意识到,手机过分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它需要不停的掏出来看,与现实生活是分离的。眼镜在现实与虚拟中很容易进出,未来这类设备会变得十分普及,因为它更符合用户的习惯,但是眼下,大部分人还不接受Google眼镜。

以下为Mat Honan对谷歌眼镜体验的全文(原文由网易科技翻译):

 

你脸上有个怪东西

2013年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带着谷歌眼镜,我成了眼镜混蛋(Glasshole),躲在屏幕后观察着这个世界。但我并不是孤独的,至少不会孤独很久,因为未来也在向你的脸和你的手腕进发。它也许还会在你的衣服里。在不久的未来,你的全身上下都可能被未来科技所覆盖。

可穿戴电子设备的出现已经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何时出现、为什么出现以及你能否抵挡住这一趋势(而答案是:很快,因为它极其方便,可能不行)。在不久的将来,我们都将是眼镜混蛋。但在2013年,我最后一次对这款面部设备产生了怀疑的态度。

 

看看那“混蛋”

即使在不太熟的圈子里,带着谷歌眼镜还是有些令人尴尬。一次又一次,我让别人感到不舒服,这让我也很不舒服。人们对谷歌眼镜感到愤怒。当你戴着眼镜时,他们 对你也感到愤怒。他们会用最具攻击力的言语来公开议论你。Bill Wasik对Bluedouche原则进行了道歉,但现实生活中没有人会向你道歉,他 们只会把你称作混蛋。

带着谷歌眼镜会将你与他人分离。带着它说明你不仅有1500美元参与到这个“探索者”项目当中,并且谷歌认为你足够特殊,能够进入到这个圈子中(并不是任何人想要这副眼镜就能得到这个名额,你得经过选拔)。谷歌眼镜是你脸上的阶级分离器。

被选拔上的人们也经常让情况变得更糟。我并不是在讨论像Robert Scoble这样的破坏分子,而是在海湾地区你经常看到的那些戴着谷歌眼镜的富家子们。他们通常是年轻人,穿着昂贵的牛仔裤和定制的格子衬衣。

我曾在公共场所看到很多带着谷歌眼镜的人,他们在派对中各自抱团。更糟糕的是,这些人拥有着传道般的狂热和天真的热情,展现出来全是年轻人和集体的傲慢。这个圈子有他们自己的行话,自己的社交标准,要想进入必须花大钱。难怪它让我想起了Landmark论坛。

而我却是他们中的一员。当听到人们叫我混蛋时,我就知道我已经惹怒了他们。他们说,“看看那混蛋”,而我却也与他们同感。

 

穿戴场合成问题

我 的谷歌眼镜体验让我对可穿戴设备有所警觉,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该在什么场合穿戴它们。我不会在公共场所带着这个1500美金的东西,因为很有可能被别人抢 去。我不会带着它去吃晚餐,因为那就像吃饭时一直打电话那样无礼。我不会带着它去酒吧。我不会带着它去看电影。我也不能带着它到儿童游乐场或学校,因为它 会吓到孩子们。

当然,你可以带着它在路上走,只要你周围没人,或者你并不介意他们对你的看法。

当我带着它工作时,我的同事有时叫我混蛋。即使是在能够勇敢面对未来科技的《连线》,我的同事们也都认为它很奇怪。在我的办公桌前,人们会停下来并讨伐我。

有了谷歌眼镜,你就能让一个专业呆子把你称为呆子了。

 

Google Now实在是太棒了

无论你怎么看待谷歌眼镜或是那群戴着谷歌眼镜的人,它为你带来的绝对是独特的感受。即使是那个极小的显示屏,也是我之前从未见过的。

你可以通过预设安装一些应用,但我并不认为首批的第三方应用特别有用。Twitter的消息太多,在我眼前的这块小显示屏可装不下。《纽约时报》的爆炸新闻提示还不错,但几乎所有的第三方应用都太繁琐。

谷 歌的自有应用非常好。我非常喜欢谷歌的邮件快速回复功能。导航应用也很好。Google Now令人难以置信,它能够提供周边信息,并与谷歌搜索相结合, 这就意味着它能做到智能手机做不到的即时通知功能。如果你想知道谷歌眼镜真正有用之处在哪儿,那就是Google Now。相信我,你将会爱上 Google Now。

 

我对它有些厌倦

谷歌眼镜的功能仍旧很有限。除了指示方向,它更像是一个新奇的事物而不是一个有用的事物。通过一年的使用,目前我对它感到有些厌倦,我相信它真正有用之时还未到来。

谷 歌真正向第三方研发者开放经历了漫长的过程。而一旦开放,一切又变得有趣起来。例如,Strava自行车应用能够及时更新周围信息,让你的眼睛注意路况, 而双手仍握着把手。AllTheCooks应用也一样,无需让双眼和双手离开刀具和烤箱,你就能跟着菜谱做菜。还有一款应用可以即时翻译用户所看到的标 志。

我真的非常非常期待谷歌眼镜未来的发展之路,而它现在的状况却有些差强人意。

 

谷歌眼镜让我邂逅安卓

为了谷歌眼镜,我换了一部安卓手机。

从 我买到第一部手机iPhone手机开始,我就是iOS系统的忠实者。虽然我在过去也接触过几次安卓系统,但我从未考虑换掉手机。但当我开始携带谷歌眼镜 时,我开始使用Nexus 4,因为我的iPhone与谷歌眼镜的兼容性太差。(当没有无线网络情况下,谷歌眼镜需要连接手机使用手机网络)。因此,无论 到哪里,我的口袋里都有两部手机。

问题是,没有比一部谷歌眼镜和两部智能手机更适合让你成为混蛋的东西了。

我慢慢发现,我使用Nexus 4的频率要远远高于使用iPhone的频率,尤其是当我把iPhone升级到iOS 7之后。这并不是对iOS系统的抨击,而是谷歌如何提高其与手机操作系统兼容性的问题。单就效率来说,安卓系统是一流的。

但是,谷歌眼镜确实改变了我对于手机的观点。

 

手机是最糟糕的发明

谷 歌眼镜从某种程度上让我憎恶我的手机——或任何手机。它使我意识到手机已经在多大程度上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手机用各种方法将我们从生活中分离。即使在一 起,人们也都盯着那些小小的屏幕,跟不在旁边的人们交流着。我们总是看着我们的手,而不是各自的脸。我们总是在记录,而不是在体验。

谷歌眼镜让我学会了进入和出去的概念,它让我意识到我已变成了一个怪物,总把自己拴在口袋里的这个东西上。我已经缺席太多了,有没有其他设备让我能够活在当下?抑或它又将成为另一个分心的东西?另一样把我们的注意力从眼前分离的电子设备?我不知道。

 

谷歌眼镜终将成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谷歌眼镜和其它类似的产品一样,不会永远都是丑陋和令人尴尬的。最终,它将和日常的眼镜或太阳镜没有区别。同时,谷歌将根据你的位置、 到达时间和过去所做的事情来进行完善,向你输送有用的信息。第三方研发者将研发出令人惊奇的新应用,这是我们尚未想到的。它的形式将鼓励人们开发出新的功 能,产生新的思路,展望新的未来。

而这就是我最终的信念:谷歌眼镜及其同类产品即将到来。他们正向我们奔来,准备去再次改变社会。你可以嘲 笑谷歌眼镜,以及我们这些带着谷歌眼镜的混蛋。但我真正知道的是:未来就在路上,而谷歌眼镜也将戴在你的脸上。我们需要去考虑它,并且用新的方式去接受 它。因为当你现在取笑那些眼镜混蛋时,明天你也将与他们为伍,至少你会离他们的圈子更近。可穿戴设备就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就让我们做好准备吧。

 

本文系作者 精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精选
精选

精选和转载来自其他媒体的趣闻

评论(15

  • 小--毛---毛 小--毛---毛 2014-01-07 23:48 via weibo

    [亲亲]冲着张家辉也得去看了,好喜欢他 @老兔兔3060 http://t.cn/8FvdKA7

    0
    0
    回复
  • 兔day兔morrow 兔day兔morrow 2014-01-07 20:39 via weibo

    回复@HeyAmy:哈哈

    0
    0
    回复
  • 波仔加码 波仔加码 2014-01-07 13:39 via weibo

    嘻嘻

    0
    0
    回复
  • 凝视天道 凝视天道 2014-01-03 12:56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抽烟裸奔 抽烟裸奔 2014-01-03 09:50 via weibo

    回复@週朝文青:没错

    1
    0
    回复
  • 週朝文青 週朝文青 2014-01-03 09:36 via weibo

    回复@抽烟裸奔:超越的话需要质变,底层基本技术拔高一个级别。就像现在的AR和VR,能用,有一些有趣的应用,但还远不能应付大量频繁的民用级使用。包括效果本身也仍然在隔靴搔痒。这是时间问题

    0
    0
    回复
  • 抽烟裸奔 抽烟裸奔 2014-01-03 09:15 via weibo

    能否超越,我认为这要看时机和谷歌能不能发现这个转折点。当然这也不是说眼镜会代替手机和其他可穿戴设备,未来有可能会形成设备的智能分工,例如手机作为处理单元,眼镜作为显示、语音和虚拟现实对接单元,手表与腕带成为体感控制单元。

    0
    0
    回复
  • 週朝文青 週朝文青 2014-01-03 07:22 via weibo

    回复@抽烟裸奔:嗯。不过从目前情况看,我觉得Google在民用市场再怎么做也不可能做出超过其他可穿戴一个层级的产品,glass既然也能被大众自造出来,说明他的材料也不是太高端的东西。glass是处在可穿戴的浪潮上的引领者,他还不足以跨越这个概念。

    0
    0
    回复
  • 抽烟裸奔 抽烟裸奔 2014-01-02 23:44 via weibo

    可穿戴设备不准确,眼镜的前景大于任何其他可穿戴设备。这之后是一套全新的人机交互方式和虚拟现实增强服务市场。

    0
    1
    回复
  • 抵不过寂寞与落魄 抵不过寂寞与落魄 2014-01-02 18:45 via weibo

    这是大势所趋,必然的,科技在进步,谁也不能阻止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