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面临的主要矛盾,是组织机构落后

摘要: 传统媒体必须大幅度收缩阵地,以“三减”应对市场。“三减”就是“减版、减量,减员”。腾出精力腾出人员,彻底向网络媒体、移动媒体、自媒体以及高度市场化的专业媒体转型。

传统媒体

纸质媒体是死亡,还是转型,这是个很引人注目的问题。我在发布于钛媒体的《胡魏论战泛泛而谈,都没说到点》一文中说,纸媒在目前形势下很难生产出“有价值“的内容。多数“有价值”的内容,往往并不是来自纸媒。这固然有体制的原因,更有市场原因和技术原因。

有朋友就此和我讨论传统媒体面临的体制、市场与技术方面问题。要搞明白上述三个方面的关系,必须要弄懂传统媒体面临的主要矛盾是什么。

我认为,目前传统媒体界面临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信息需求与传统媒体落后的产能之间的矛盾。

首先,信息生产处在受管制领域中。

这个问题不用展开讲,相信不管是传统媒体人或互联网从业者都会认同。我想强调的是,不管是新闻信息采集与发表,还是观点发布,甚至是无关国是的鸡毛蒜皮甚至信息垃圾的生产,都回避不了宏观调控。近几年,自媒体(微博)等相对放的比较开。但很快有两高司法解释的出台,网络大V们有的因嫖娼被抓,有的抱病不言,有的口吃,有的沉浸在风花雪月和心灵鸡汤中。这与中国文化传统有关。中国古代即把“文字”与“社稷”联系在一起。如“文章千古事,社稷一戎衣”等。

三中全会认为,“网络和信息安全牵涉到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是我们面临的新的综合性挑战。” 决定提出,加大依法管理网络力度,完善互联网管理领导体制。整合相关机构职能,形成从技术到内容、从日常安全到打击犯罪的互联网管理合力,确保网络正确运用和安全。

与网络媒体及自媒体相比,传统媒体有更多的管理渠道与管控经验。也就是说,传统媒体的内容生产仍是管理层关注的重点。

第二,传媒英雄的崛起得益于市场,英雄谢幕却多因一果。

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诞生了一大批市场化的媒体(纸媒)。在市场化大潮中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有理想有激情的传媒英雄。他们生产了大量的“有价值”的内容。但是,凡是有“重大价值”的内容生产,无不是新闻人勇敢探索的结果。如孙志刚被收容案,罗昌平等人在《财经》报道的上海社保案、邵氏孤儿案等。

这些有价值的报道,一次又一次探索了信息生产的底线,在给新闻人带来声誉的同时,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但是,“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传媒英雄的诞生,只需要市场这一个因素就足够了。而英雄的谢幕,却是复杂的。有体制原因,也有市场原因,更有技术原因。

体制原因无用赘言。

市场原因:如网易某高层所言,现在专业记者精心生产一个有分量的特稿,不如“轻松一刻“关注度高。一个极端的例子是大河报特稿记者朱长振,十年前卖烧烤,做了十年特稿记者, 现在发现收入不如卖烧烤丰厚,重操十年前旧业,回到卖烧烤的老本行中。

技术原因:网络平台、移动网络平台,自媒体平台的崛起,其快捷性、交互性、真实性、丰富性、便利性,使纸媒只有招架之功,缺少还手之力。

以《新闻晚报》关门为开端,可以预料,将有更多的市场化媒体关门谢客。

第三,垄断渠道仍是重要信息披露渠道,但并一定是唯一渠道。

基于上述第一点,垄断渠道仍是重要信息披露渠道。基于上述第二点,垄断渠道会越来越少,并且不一定是重要信息发布的唯一渠道。

在新技术的冲击下,重要信息披露渠道越来越宽。以前是以通讯社和党报党刊为主,现在可以是通讯社、指定媒体、官方网站、官方微博等。比如中纪委官方网站,近几个月成了中央反腐败的官方网站。很多重要的腐败案件的查处首先从此得到确认。比如国防部每周的新闻发布会,成了中国军事新闻的重要发布渠道。再如济南中院的官方微博,更是在薄熙来案审判中大出风头。

第四,在市场和技术冲击下,传统媒体很难满足受众需求。

受成本、速度、尺度制约、受转播渠道、受众数量、受众交互性限制、传统媒体在目前生产出一鸣惊人的内容已经变得不现实。但传统媒体的没落,不一定是媒体人的没落。

在市场变革和技术冲击下,受众的口味也变得越来越刁。这使专业的自媒体迎来井喷期。如徐达内团队生产的《徐达内小报》,其对热点问题分析和梳理能力不亚于一个专门的通讯社或时事评论杂志。钛媒体、虎嗅等自媒体机构更是各有特色。

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信息需求,与传统新闻机构落后的生产能力及生产质量之间的矛盾,这是目前传统媒体所面临的主要矛盾。

第五,传统媒体必须大幅度收缩阵地,以“三减”应对市场。

三中全会在谈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提出,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但同时又提出,要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这一重要指导思想同样可以用作传统媒体转型的参考。

在市场方面缺乏新突破新作为的传统媒体,应主动有所不为有所为,甚至学习《新闻晚报》,以空间换时间,做好力所能及的事,做好信息传播中的压舱石,发挥“主体作用”。

传统媒体必须大幅度收缩阵地,以“三减”应对市场。“三减”就是“减版、减量,减员”。腾出精力腾出人员,彻底向网络媒体、移动媒体、自媒体以及高度市场化的专业媒体转型。

网络媒体、移动媒体、自媒体以及部分市场化专业媒体,相当于上述论断中的“多种所有制经济”。不管是“内容为王”、还是“技术为王”,甚至是“匹配为王”,他们是市场的主体,也是新技术创新的主体。(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杨延方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杨延方
杨延方

媒体人一枚

评论(4

  • 乐观察 乐观察 2014-01-05 16:11 via pc

    传媒媒体收到社会化媒体的冲击,特别是纸媒。而如优酷、爱奇艺、搜狐视频、56网等视频网站也会对传统广电到来冲击,但效应还不会很快显现。

    0
    0
    回复
  • 道哥论道 道哥论道 2013-12-31 16:56 via weibo

    补充做个注脚:减法运动 http://t.cn/8k8NomE

    0
    0
    回复
  • lshqwzw lshqwzw 2013-12-31 10:23 via pc

    从庆丰这件事上已经看出了,有组织的媒体最终一定是不可能抢到第一手最有价值的新闻了。好高高层为什么愿意让那么多人随意拍照,这下主流官媒真要紧张得要命啊。再怎么减也没有用了。

    0
    0
    回复
  • 一袋风 一袋风 2013-12-31 09:45 via pc

    温床上是没有革新动力的。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