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议游戏版权:版权纠纷背后的山寨痼疾

摘要: 提高产品的被“山寨”难度,是手机游戏防止被盗版的关键。但更长远的手机游戏生存之道,则是走出目前“轻游戏”的局限,依托移动设备的技术升级,让游戏变得更“重”

自手机游戏出现以来,发生在这个行业里的版权纠纷就一直不断。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触控科技与广州希力、中国手游三者之间的版权纠纷刚有所平息,12月23日,盛大游戏诉福建网龙公司和美国苹果公司的手游版权纠纷案又再度爆出。据了解,目前上海一中院已经受理了该案。

值得玩味的是,在多起手游版权纠纷爆出之后,大部分纠纷最终都以和解告终。然而,一直萦绕在手游行业中的版权纠纷却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手游行业整体在版权意识上的缺失对整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的影响,已经成为业内不可忽视的问题。

“山寨”阻碍资本市场热情

从数据上看,近两年来,手机游戏无疑是资本市场的宠儿。然而,进入12月以后,手游概念股却突然遭遇了寒冬,主业涉及手机游戏业务的北纬通信、掌趣科技、中青宝、梅花伞等相继出现跌停。

“这一状况的出现,恰恰说明了手机游戏的降温。”手机游戏从业者黄相敏称,“手机游戏的整体盈利能力远弱于客户端游戏,却被资本市场热炒,无疑加重了手机市场的高烧,最终如此大病一场,并不出人意料。”此前在四川成都举办的某手机游戏峰会上,尽管气氛热烈,专业投资机构却鲜有出手投资这一结果,似乎成为了描绘手机游戏公司尴尬境地的又一佐证。

另据中国软件行业协会游戏软件分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整个游戏行业的生产经营总收入预计将达到1230亿元,其中,移动游戏经营收入约为100亿元,仅占整个游戏产业产值的8%左右。较之用户规模相当的传统网络游戏650亿元经营收入和52.8%的产值份额,差距十分明显。且这一结果远远低于行业大佬们早前乐观估计的200亿元到300亿元产值。

“这还只是产值。在盈利方面,由于手机游戏太过于依靠渠道,也使得盈利中的大部分贡献给了广告商或渠道商,到自己手上的所剩无几。”黄相敏称:“没有资金,就需要推出大量的游戏去碰运气,但研发没钱也不行,因此,‘山寨’成了必选。”

据了解,目前,每天上线的手游产品在3款以上,正在研发中的手游产品也有近7000款,整个手机游戏行业处在一种疯狂的高烧之中,而这种高烧的最大症状就是——“山寨”。

市场竞争加剧“山寨风”

竞争加剧,也在很大程度上促使以创业为主要标签的手机游戏公司渐渐转向“山寨”。

盛大游戏CEO张向东认为,越来越多的传统游戏厂商转型移动游戏行业,甚至包括很多非游戏企业也参与到移动游戏行业的竞争中来,使得行业并购频繁,移动游戏运营平台竞争加剧。而这一结果也导致了本小利薄的中小型手机游戏公司“山寨”风格的形成。

今年初,国产卡牌手游《我叫MT》几乎一夜之间冲到各大移动互联网应用下载榜单首位,也几乎在一夜之间,整个手机游戏行业的风向从过去以模仿《植物大战僵尸》、《愤怒的小鸟》为主的益智风,向卡牌游戏急转弯,各种看似风格不同但玩法相似的卡牌游戏瞬间涌现。与之相类似的还有《疯狂猜图》、《天天爱消除》的一夕成名,而让各个手机游戏平台上满目都是各种“疯狂猜”、各色“三消”游戏……单单在豌豆荚平台上使用“疯狂”关键词进行搜索,就能搜到多达百款类似的游戏App。

对于这一现状的形成,业内人士认为,一方面是缘于手机游戏的生命周期很短。面对巨大的生存压力,加之投机心理,许多缺资金、缺技术的手游公司便把盈利的希望寄托在大量借鉴成功游戏的成功经验上,在极短的时间内,“换个壳”“搭个顺风车”实现赚快钱的目的。另一方面原因则是版权意识的缺乏。

近年来,关于手机游戏的版权纠纷一拨接一拨,但几乎很少有公司真正进入法律程序。“诉讼侵权,旷日持久,即使诉讼成功,所得也不高,而且等官司完结,游戏早就过了生命周期,乏人问津了,自然也就没有依法关停的必要了。”游戏业内人士指出,“‘山寨’品太多,无法一一诉讼。更为关键的,那些在国内一夜成功的所谓正版的手机游戏,其实也可能是‘山寨’的国外同行的作品。”这样的混乱局面也使得很多版权纠纷最后都不了了之。“手机游戏市场的现状或将导致手机游戏行业可能提前进入洗牌期。”中国软件行业协会游戏软件分会会长刘金华说。

如何破解“山寨”

令人玩味的是,并非所有的游戏业者都对游戏行业的“山寨”现象深恶痛绝。

英国某著名移动游戏媒体编辑克里斯·凯尔认为,部分克隆游戏仍值得赞许,原因在于它们并非简单复制另一款游戏的玩法和机制,而是努力重现一种感觉、一种灵魂。

而在中国手机游戏行业,这种再次创作的方式,也逐步让一些有“山寨”嫌疑的游戏获得了较强的市场冲击力。来自腾讯游戏的数据显示,依托微信开放平台,腾讯自研的《天天爱消除》、《天天连萌》、《天天酷跑》、《节奏大师》用户过亿,《欢乐斗地主》用户接近1亿。其中,《天天酷跑》月流水过亿元。

而腾讯的这些手机游戏,其本身也“借鉴”了相关的经典游戏,甚至是十分古老的传统游戏,但却成功地依靠自身在移动社交网络上的资源优势强化了游戏。“我们玩的不是消除,而是比拼朋友榜上的排名。”玩家肖铁光如是说。

加入社交元素,使得玩法简单、易模仿的轻手机游戏具有了较强的防“山寨”特质,且因为和朋友之间的连线竞技,使得游戏不再简单乏味。肖铁光称之为:“每一局或许都会有新的惊喜,没有攻略可以参考。”

但这种方式并不适用于移动社交资源匮乏的大多数手机游戏公司。于是,选择在模仿的同时加入特定的元素来激发玩家的游戏欲望成为另一种创新方式。

总之,提高产品的被“山寨”难度,是手机游戏防止被盗版的关键。但更长远的手机游戏生存之道,则是走出目前“轻游戏”的局限,依托移动设备的技术升级,让游戏变得更“重”,类型和玩法更丰富。毕竟在游戏世界里,“重游戏”的玩家付费能力更强,也是得到公认的。 (原载于《中国文化报》2013.12.27网络文化版 )

本文系作者 张书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书乐
张书乐

一个游走在IT和游戏边缘的码字工。QQ/微信=5947844。出了本《榜样魔兽》,卖的不好,出了《实战网络营销》、《价值百万的网络营销》、《凌博微步:超完美微博营销》和《推手凶猛》,还是卖的不好;据说新出的《越界:互联网+时代必先搞懂的大败局》,卖的还行

评论(1

  • great great 2013-12-30 12:13 via pc

    中国的版权就是个摆设。。。你同意么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