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创始人多西加入迪斯尼,曾陷内斗风波

摘要: 据国外媒体报道,迪士尼公司刚刚宣布,杰克·多西(Squar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以及Twitter联合创始人和董事长)已经加入该公司董事会。此前,《孵化Twitter:从蛮荒到IPO的狂野旅程》一书曾描述了Twitter所经历的残酷内斗,而杰克·多西也深陷其中。

【王峥/钛媒编辑综合】据国外媒体报道,迪士尼公司刚刚宣布,杰克·多西(Squar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以及Twitter联合创始人和董事长)已经加入该公司董事会。

迪士尼表示,多西将作为董事候选人在3月18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接受投票。多西现年36岁,同时也是移动支付创业公司Square的CEO。他将成 为迪士尼最年轻的董事会成员。今年11月,Twitter的IPO(首次公开招股)使多西的个人财富达到约10亿美元。多西持有Twitter的约 4.9%股份。

伊格尔表示:“多西是一名天才的创业者,在社交媒体和商务领域建设了突破性的新公司。他给迪士尼及其董事会带来的视野很有价值。”

除了 Jack Dorsey 之外,迪斯尼董事会中还有几位 IT 圈高管,包括 Facebook COO Sheryl Sandberg。IT 圈内少有的几位女高管之一的 Sheryl Sandberg 已经加入迪斯尼董事会数年。思科的前 CTO Judy Estrin 将退出迪斯尼董事会,事实上 Jack Dorsey 正取代了 Judy Estrin 的位置。Judy Estrin 已经担任迪斯尼董事 15 年。黑莓暂代 CEO John S. Chen 作为银湖私募的高级顾问正担任迪斯尼董事。

此前,《孵化Twitter:从蛮荒到IPO的狂野旅程》一书曾描述了Twitter所经历的残酷内斗,而杰克·多西也深陷其中,下面是其中的场景摘要:

“我已经决定请我们的首席运营官迪克·科斯托罗( Dick Costolo)担任 Twitter的首席执行官。”传言说这篇新闻稿是埃文本人写的,但显然,这不是真的。

埃文此时正坐在办公室的地板上,抱着垃圾桶呕吐。此时的他别无选择:他已经被他亲自雇用的一些雇员和一些为公司提供资金的投资者所发动的恶意的血淋淋的董事会政变排挤出了公司,其中有些雇员还曾经是他最亲密的朋友。

在 楼下的大厅,穿过一扇扇通往 Twitter办公室大堂的门,一份份《纽约客》(New Yorker)、《经济学人》(The Econorrist)和《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等各类出版物散开在等候区白色的方形咖啡桌上。每份出版物都刊有关于 Twitter 在中东战争中所起的作用的文章——通过 Twitter和其他社交网络,人们将最终见证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和也门独裁者们的垮台,以及在巴林、叙利亚和伊朗引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在拐角处,另一位 Twitter创始人比兹·斯 通(Biz Stone)敲完了一份电子邮件的最后一个字。邮件告知员工们上午 11:30会在自助餐厅有个全体会议。会议要求强制性出席;不允许访客参加。会上绝不会有无关紧要的事情,只会有重要消息。比兹点击了“发送”按钮,站了 起来,走向埃文的办公室,试图让自己这个近十年的朋友和老板高兴起来。

当比兹走进埃文办公室的时候,杰森·古德曼(Jason Goldman)已经坐在沙发上了,比兹在他身边坐下。古德曼监管 Twitter产品开发,也是公司七人董事会中埃文的少数几个盟友之一。埃文此刻正静静地坐着,小口地喝着一瓶水,神情沮丧地盯着远方,脑海中正回放着过去一周的混乱和疯狂。

迪克的心情也不好。此时,他正在与参与政变的董事会成员们交谈,以确保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媒体那里,同时也在确认当他从埃文手中接过麦克风时,他要对几百名 Twitter员工讲些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迪克一边踱步一边对着电话说,“我会请杰克回来,但是让我想个最佳的办法。”他所提到的杰克就是曾经担任 Twitter CEO的杰克·多西(Jack Dorsey),即在 2008年一场相似的权力斗争中被埃文从公司赶走的共同创始人。

当这一幕发生时,杰克正在他最近刚刚创办的一家手机支付公司的办公室里踱来踱去。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早晨,杰克 ·多西本应该得意洋洋地回到这个他曾一心一意创建的公司来,但回归一再被推迟。

杰克·多 西早已在薄荷广场的公寓里醒来,穿上了他价值几千美元的限量版行头—— 一件花里胡哨的迪奥衬衫,一件深色的西服上衣和一块劳力士手表,与他两年前被 Twitter解雇时所穿的服装相比,完全换了一个人——那时的他穿着邋遢的 T恤衫,戴着两年来未曾换过的黑色无檐小便帽。

杰克·多西早已迫不及待地准备回归 Twitter,可他昔日的朋友埃文阻止了他的回归计划,因此他还是如以前一样地讨厌埃文。虽然埃文的 CEO职位被顺利地罢免了,但他却并没有按照事件预先设想的那样被公司公开解雇,至少目前还没有。

回到 Twitter办公室,埃文抬起头,看到时间已近 11:30,他知道自己该动身了。像多年来的习惯一样,比兹和杰森跟着埃文走出房间,沿着大厅下去。

本文系作者 王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王峥
王峥

tougao@tmtpost.com

评论(2

  • 快乐人生 快乐人生 2013-12-24 15:58 via pc

    外国的事情 很难说清楚

    0
    0
    回复
  • Mason_Tao Mason_Tao 2013-12-24 13:29 via weibo

    迪士尼啊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