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做的减法,传统媒体转型方法论选择(上)

摘要: 减掉一切与最终用户直接沟通的障碍,减掉层层加价的中间渠道,减掉组织多余的架构层级,减掉一切可以外部化的低效内部交易,减掉核心能力之外的所有欲望冲动,减掉基业长青的春秋大梦,回到初心,轻装上阵,或许才可重新赋能……

传统媒体做减法

正当我筹划这篇“大作”的时候,突然传来上海报业大新闻,新闻晚报将于2014年1月1日正式停刊,本应该在忙碌总结传统媒体一年大事件,并最终定稿的诸多同行们,又开始忙碌起来,要对年终传媒大事排行榜进行紧急的修正……

今年的上海滩传媒圈儿可谓热闹,先是上海报业的整合,在全国的同行面前做了一个大大的加法,而年尾,上海报业再现波澜,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了个大大的减法,不可谓动作不大。

提到加法和减法,正好最近在微信里看到许维转发申音的一段话:

“近来反复琢磨,所谓互联网思维,对大多数企业来说,可能并不是“互联网+”,不是多加一个网站APP多开一个天猫店多搞一个社会化营销团队多建个X粉会多给老板加个V… 相反,会不会更应该是“互联网-”?减掉一切与最终用户直接沟通的障碍,减掉层层加价的中间渠道,减掉组织多余的架构层级,减掉一切可以外部化的低效内部交易,减掉核心能力之外的所有欲望冲动,减掉基业长青的春秋大梦,回到初心,轻装上阵,或许才可重新赋能……”

作为一个曾经的传统媒体从业者,申音的此番总结必有切肤之痛,在当下时候,对于依然紧张忙碌转型的传统媒体从业者来说,无异于提前送上的2014年最好的新年礼物,虽然只有那么几句话,几个字,却字字千金,特别是在上海报业这频繁动作的背后,在我们耳边留下了震耳的回响。

“互联网+”,懵懂少年青春期的情窦初开

经历互联网萌生的初期,面对新媒体第一轮冲击的传统媒体,对于互联网的认知基本是零,因此应对互联网新媒体的冲击,能够采取的所有现实举措都从零起步,从一个数字报网站到一个PC新闻门户,从无线增值业务到移动阅读业务接入,从Discuz论坛到新闻人的SNS社区,从官方微博账号开通到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从移动客户端产品外包到自主研发收费APP应用……

一路走来,在应对新媒体挑战的过程中,传统媒体走上了一条“互联网+”和“互联网++”的不归路,对未知世界的恐惧引发了自我的不自信,也引发了对于互联网思维的片面解读,进而扩张欲望的无限扩大,不分青红皂白的快速吸纳,重组所谓的产品和服务,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填补媒体大佬们内心的空虚……

因为如此下来,摊子足够大之后或许能够给大佬们带来些许安全感。

直到有一天,转型向前的马车已经严重超载了……

“互联网-”,脱不去的戏服卸不了的装

此时,精明的从业者也提出了做减法的提议,然而面对从1.0到2.0到3.0全产品链条的产品和服务,每个阶段的产品和服务又没有绝对的竞争优势,如何取舍呢?一个难题摆到了决策者面前,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有限的资源再次被平均分配到全产品链条之上,超载的马车继续转着即将被压扁的轱辘。

大家都意识到,该到了减少辎重的时候,但是做减法谈何容易?

一方面,已经做起来的大盘子,即使任何一个子项目都无法实现盈利,面对巨大的资源以及人力投入,在一个国营体制内,任何人都没有果断清退人员,结算业务的魄力,没有得罪人,增加失业机会的勇气;

同时,虽然拥有大量的投入,作为投资投入的主体,传统媒体的核心业务依然保持一定的增长,还足以支撑这些做加法的投入;

最后,在体制内部,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对当下项目的商业价值和发展前景做出准确评估和判断,每个大佬都自称自己手中掌控的项目都是十足的互联网产品,代表着未来发展的方向……

于是僵局一直在持续,一方面,传统媒体决策者不断浇灭各个项目负责人要资源要钱去烧,去大发展的欲望,因为理由只有一个,他们没有更多资本资源投入,也没有跟随互联网烧钱模式的资本;另外一方面,所有的项目又在无法见到任何盈利的情况下,空跑着烧着钱……决策者却视而不见。

化整为零,集合出海之集装箱船理论

面对“互联网+”留下的后遗症,面对着种类繁多的PC互联网产品、短信业务产品、官方微博、APP、微信、社区论坛产品……,没有任何一个能够从全媒体全产品的生态链条中脱颖而出,继续持续下去只能耗尽母体最后的一滴鲜血,特别是在传统媒体经营状况收到冲击每况愈下的当下,那么我们又应该采取何种策略呢?

集装箱船出海理论是我自封的一种“歪门邪说”,是对当下传统媒体转型实践过程中遇到问题深入反思后,给出的或许是比较靠谱的路径选择方法。

集装箱船就如一个大平台,可以类比当下的传统媒体平台,平台之上装载着诸多的媒体产品和项目(如集装箱),在行进过程中,前方遇到了互联网的窄门,大船无法通过,此时的选择或许只有一个,放下大船的救生船,每个救生船装载一个集装箱,顺利通过窄门(互联网之门),继续驶向远方,而集装箱可以理解为传统媒体的产品,而救生小艇可以理解为传统媒体的品牌和血脉,经历窄门的考验以及未来的风雨之后,只要媒体的品牌和血脉还在,在不远的码头,诸多的救生船又可以聚拢到已经顺利绕道而行的大船(平台),一艘装满集装箱的大船或许又可以继续前行……

今天《新闻晚报》的停刊,正如一次救生小艇通过窄门的过程,正如曾经停刊的美国《新闻周刊》历经风雨之后,正在寻求纸质版的重新印刷一样,不死的媒体,经历风雨之后,依旧生机勃勃。

或许看到此处,你或许觉得精神为之一振,自念叨着:“真是这个道理,我为什么没有想到呢?这不是传统媒体焕发第二春的路线图吗?一个简单的比喻类比就解释清楚了,好有才呀。”(我害羞的笑了)

如果你有如此想法,你就错了。

如果一艘大船无法通过互联网的窄门,船上下来的几个救生船装载着集装箱就可以通过?是不是太简单了?太儿戏了小小?

简单的搬家拆下房子就可以顺利过关?未必?

一轮大跃进之后,我们收获怎样的资产?

经过第一轮的“互联网+”之后,几乎所有的传统媒体都照葫芦画瓢,有了自己的互联网网站,移动客户端,微博微信公共账号以及自己的免费或者收费的新闻客户端产品云云……

各个曾经参与这些产品研发的传统媒体人,都认为这些互联网产品是其集大成的作品,也是得以与互联网企业抗衡的坚船利炮,然而让我们看看这些产品不为人知的一面,以下仅为抽样列举,各位不需要对号入座。

数字报:

张口闭口大数据的采编大佬们,看到大数据技术的兴盛之后无比兴奋,特别是听到未来二十一世纪,数据就是信息时代的石油,眼前不禁联想起了中东阿拉伯大佬们的奢靡生活场景,仿佛自己已经变身为新世纪的石油大亨。

然而看看采编大佬们赖以自豪的新闻数据,要么,没有任何一家媒体的数据是完整的,或是拥有其从创刊到当下的所有数字化数据内容;要么,这些基础的新闻数据全部是PDF图片格式的,要么是一半PDF一半纯文本;要么,这些数据的存储格式是文本、XML、图片、纸张混杂;要么,所有的数据标题和正文分离,要么图片和正文分离;要么是没有基本的分类,要么标题是引题、主标题、副标题中的一个而保存信息不够完整……

如何进行数据挖掘?所谓的制作移动客户端产品,“用户到达一个地理位置,直接定位自己,所处位置周围发生的过往的所有新闻都将呈现在地图上,点击便可阅读。”

这一切都将停留在媒体大佬的规划PPT中,或许是宏伟蓝图之中……

新闻客户端:

曾经为了追赶上发展的潮流,传统媒体中的大多数选择了外包进行第一个新闻客户端产品研发的路子,虽然解决了新闻客户端产品迅速上线问题,但是当向所有的同行晒过之后,回想出来要进行产品版本迭代的时候,或者加一个微博账号登陆或者分享功能的时候,新媒体负责人联系外包公司,发现外包公司曾经负责开发此客户端产品的唯一工程师已经离职,其代码源码已经带走……

如果要开发,就需要继续重新开发一个全新的升级版本……

无数次的,无奈的,诸多传统媒体新媒体负责人经历此事之后,都捶胸顿足,发誓要供养自己的iOS开发队伍,于是,找来了一个和能够给出价格水平相符的应届毕业生,一个人继续摸索开发自主知识产权的新闻客户端产品,直到有一天,总编辑将最后的修改意见反馈回来的时候,发现桌面上放着工程师的辞职信……

以上故事接近虚构,因为虚构色彩太浓,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说到这里,你是否感到无比的悲剧,简直要去跳黄浦江?

你不禁要问,辛辛苦苦做的一切互联网新媒体产品都是“垃圾”,我还有什么可以拿来依靠?

以我来看,确实没有,简单的将船上的集装箱搬到新的小艇之上,不足以通过窄门,因为传统媒体在“互联网+”阶段研发的所有新媒体产品和服务都是构建在传统媒体的基因和思维提心之上,缺乏基本的互联网基因和理念,无论从IT基础到管理机制,从数据积累到用户体验,从产品思维到架构设计,都缺少基本的互联网基石,以至于在下一轮的改造中,所有的过往经历都无法被转化为全新环境下的初动力。

 做减法的前提:蚂蚁搬家不如丢弃后另立炉灶

为何不从传统媒体1.0的积累入手进行产品服务的升级,而采取另立炉灶的做法,原因除了以上总结的,1.0时代的残留产品基础薄弱,缺乏互联网基础架构预设,无法改造之外,还包含如下两个原因,那就是“大机体转身太难,大组织转变不易”。

曾经的传统媒体是单纯的以报纸为核心产品的媒体形态,经历了互联网新媒体第一轮加法实践之后,如今的全媒体也好,新媒体也好,其机体内,无论是产品种类、媒介形态、商业模式、还是法人结构、管理体系都存在着多样的形态,具备了十分复杂的结构,俨然就是一个沙堆试验中的一个沙堆,任何一个新加入的沙粒的扰动,都会在沙堆体中引起复杂的连锁反应,以至于任何一种力量都无法预知其未来的变化动向。因此,牵动如此一个机体的转身无论从经济性上还是时效性上都无法满足当下的需求。

当下的互联网发展大势,就如一辆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保时捷,200公里每小时的时速使得下一秒的行进距离超过了起步阶段30秒的行进距离,曾经是新媒体代表的新浪门户,在某一天因为互联网社交媒体的诞生而沦为了新媒体中的传统媒体,日新月异的互联网节奏,在传统媒体1.0时代残留产品和服务基础上的修修补补,其效率已经无法跟上时代的节奏,在全新的思维模式和系统框架下去构建全新的产品和服务,创新商业模式是必然的选择。

在传统媒体未来的转型路径选择过程中,又想起了申音的那段化:“减掉一切与最终用户直接沟通的障碍,减掉层层加价的中间渠道,减掉组织多余的架构层级,减掉一切可以外部化的低效内部交易,减掉核心能力之外的所有欲望冲动,减掉基业长青的春秋大梦,回到初心,轻装上阵,或许才可重新赋能……”

如何应对“互联网-”时代,经历减时代的洗礼之后,传统媒体未来转型之路或许才可以清晰呈现眼前,究竟如何减?减什么?怎么减,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本文系作者 道哥论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道哥论道
道哥论道

TMT行业观察者,自媒体人,传统媒体转型实践者,华南创业新媒体闹客邦创始人,欢迎深入交流,关于媒体,关于创业,关于投资,微信:bondluan。

评论(3

  • 自然媒體實驗室 自然媒體實驗室 2013-12-25 01:28 via weibo

    媒体公司成长过程要善于自我分化,多边探索多边平衡,所谓运动减肥,保持身体的灵敏性。

    0
    0
    回复
  • 宋钰桢sheu 宋钰桢sheu 2013-12-25 00:19 via weibo

    快速涨粉,普通滴2O园—杤可爱@[q]9159.76750

    0
    0
    回复
  • 雷永青 雷永青 2013-12-24 13:48 via weibo

    读完感同身受,期待下回分解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