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高科技光环背后的困惑

摘要: 旧金山在吸引高科技公司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给本地的生活形态带来了困惑。怎样和谐发展、平衡发展看来是每座城市都面临的问题,本文为您展示旧金山高科技光环背后的困惑。

钛媒体注:旧金山在吸引高科技公司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给本地的生活形态带来了困惑。怎样和谐发展、平衡发展看来是每座城市都面临的问题。本文为您揭示旧金山高科技光环背后的困惑,让我们看一下来自腾讯科技的报道

旧金山高科技梦的美丽与哀愁

 大批高科技员工搬进旧金山引发当地居民不满

在旧金山高科技公司担任工程师的麦可·肖兹,在旧金山的新开发的南滩区与好友共租一个两居一室的公寓。从窗外就可以看到海湾大桥的无敌海景,公寓每个月的租金要4400美元,麦可说他跟室友是捡了大便宜,因为该栋大楼有的单位要租到5000美元以上。

在南滩区不远的几条街,就是旧金山治安黑点,也是低收入居民群聚的南市场区(SOMA)。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到处坐卧在人行道乞讨的无家可归者,有些角落还散发出浓浓的尿骚味;穿着暴露、缺了牙、因为吸毒而瘦骨嶙峋的女子拦街拉客;许多有精神疾病的流浪汉披着破烂的毯子,喃喃自语地摇摇晃晃从身旁走过。

旧金山高科技梦的美丽与哀愁

 旧金山南市场区随处可见乞讨者与无家可归者

旧金山居大不易

根据最新公布的人口普查资料,旧金山的人均每月收入只有3900美元,扣掉了近三成的所得税等税收,拿到手的不到三千美元。地小人稠导致旧金山的一居一室公寓的租金中位价已经涨到了3414美元,该区房屋价格在过去三年上涨了22%。

由于旧金山有租金控制,一年房东只能调涨固定比例的租金。有时候市价月租三千美元的单位,许多长期租户得以用不到一千美元的价格承租单位。这让许多房东不惜以需要出售的理由,把原有租客赶走,便能以市价将单位出租。自从2010年以来,常被房东以转售房屋的名义,用来逼迁租户的《艾利斯逼迁法案》,案例已经成长了170倍。同时,旧金山的房价中位数已经在六月高达一百万美金。

最近一波对于住房的需求,与高薪科技员工进驻旧金山不无关系。根据Glassdoor求职网站的实际调查,谷歌软件工程师平均年薪为12万7143美元;Facebook是12万1507美元;苹果则是12万4630美元。像麦可·肖兹这样的高薪年轻白领需要地方住,许多单身的工程师选择住在夜生活丰富,文化活动多,也更有特色的旧金山,然后每天通勤到枯燥的硅谷公司总部上班。

企业班车成阶级对立象征

旧金山高科技梦的美丽与哀愁

一群抗议者拦住前往谷歌硅谷总部的班车

旧金山高科技梦的美丽与哀愁

 一个假冒成谷歌员工的抗议者与拦车的抗议者演出一场对骂戏码

谷歌、Facebook、苹果、雅虎跟其他硅谷大公司,都提供员工免费通勤班车作为福利。空调、WiFi、有舒适座椅的通勤班车,载着一车车拿着苹果笔记本带着耳机的高科技公司员工,穿梭在旧金山的街头。这些班车也成为收入不平等的象征,与抗议人士的目标。

上周的一个早晨,示威者在街头挡下了一辆要开往山景城硅谷总部的谷歌班车。他们穿着亮黄色的背心,摆着像施工的标志,上面写着:“警告:双层制度。”当天下午,另一群抗议人士,从Twitter总部游行到附近的大型购物商场,抗议旧金山日趋扩大的经济差距,他们的诉求很明确。旧金山被一分为二:一边是有钱的高科技人士;一边则是普通群众。

平心而论,这些班车并不是邪恶的象征:他们减少了路上的车辆,减轻了路上的拥堵和空气污染。抗议班车事件,只是凸显了背后更深层的阶级对立。

目前旧金山有1892个科技公司,大约租下了市内所有办公室的22%,俨然已经成为旧金山主要的经济产业来源之一,虽然旧金山市长李孟贤澄清最大的收入来源仍是观光与旅馆业。但高科技工作的数目从2010年到2012年成长了58%,却是不争的事实。

科技人只专注在自己的社交圈

某些旧金山市民认为现在的阶级紧张,是科技业的领袖自找的。因为科技人通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专注在编码,只跟自己的小圈圈里的人交往。

29岁的博士生瑞秋·西萨坐在市中心的咖啡店里,周围清一色都是男性。许多人盯着桌上的MacBook笔记本,带着名牌眼镜,喝着咖啡。“我其实无法忍受那些科技人,“瑞秋·西萨半开玩笑地说,“我觉得如果两边可以多一些对话,而不是一副‘让我们占领市区吧!’的态度,可能会好一些吧!”

前Facebook的产品经理安通尼奥·加西亚同意科技业有时相当孤立。“你全部的社交圈子就是科技,“他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说,“的确,在旧金山有小市民真实地生活着,但他们通常住在城市的另一边居民小区,我们与他们之间的隔阂,的确是相当大。”

但有些科技公司员工则认为,阶级对立错不在己。

麦可·肖兹说,“我不了解这些抗议的人。这批抗议付不起房租的人,也是同一批抗议旧金山内开发商兴建太多住宅的人,怎么可能在需求上升的同时,却不提供解决方式呢?”

每天从旧金山搭公司班车到硅谷上班的布莱恩·来尔说,他了解这些人的挫折感。“对于这些高科技公司工作的高薪员工所产生的积怨,造成民众因为负担不起租金与高房价,而必须搬离,我都了解。我想班车只是个他们发泄的目标。他们可以怪我,但我不认为我是这个问题的核心。”

谷歌对于解决交通问题也显示出极大兴趣,而且已经投注了大量心力开发无人驾驶车辆,希望减少交通堵塞。但就像企业班车一样,这些科技大概只能让那些买得起的人受惠。

交通问题只是因为科技产业引起的对立紧张气氛的众多原因之一。长期居住在旧金山的市民担心,这些高薪的科技业员工会把中产阶级与劳工家庭逐渐推出旧金山市。

他们担心没有了艺术家、移民、劳工阶级,旧金山独特的历史与特色将会被夷为平地,新盖的大楼、昂贵的高级餐馆、宠物酒店将取而代之。一个旧金山居民最近在纽约时报投稿表示,“一个没有护士、教师、艺术家、服务员、巴士司机、警察、音乐家与作家作为居民的城市是单一文化的,就像一座只有单一品种树木的丛林一样贫瘠。”

科技业企图扭转形象

科技公司收到了这个明确的讯息,他们知道得做些什么,改变他们高高在上的形象。旧金山市长李孟贤这周邀请了几个科技高管,进行了一场“私人午宴与讨论”,针对住屋、交通与旧金山市生活费日益上涨的困难进行讨论。

邀请函上写着,“我们必须对这些挑战有所回应,以确保我们能保持经济复苏,并把这个繁荣回馈给本市所有的居民与社区。”其中管理软件公司Salesforce.com的投资人荣恩·康威(Ron Conway)也是会议的主持人。

Salesforce.com的创办人马克·倍尼奥被认为是旧金山湾区最慷慨的科技大佬,他捐助成立了一间儿童医院,无家可归家庭的住房,并向公立学校捐出了不少电脑设备。

其他的科技公司也起而效之。Facebook最近就捐了电脑笔记本给两所学校的学生;Yelp点评网站也宣布捐出十万美元给当地的非营利组织;谷歌赞助公园里的免费无线上网、游戏公司Zynga则提供高中学生家教课程。

一名住在旧金山超过二十年,同时也每周四天搭乘班车,前往硅谷的公司总部上班的居民史提夫为此事下了注解,“迁怒于那些搬来旧金山的高科技员工是很愚蠢的事情。我们能够把这些顶尖人才吸引过来旧金山湾区,让他们愿意住在旧金山,同时愿意为这些大公司工作,这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如何在引进顶尖人才的同时,与回馈当地社区之间取得平衡,成了高科技企业一门不得不学的艺术。(王钟婉 12月21日旧金山报道)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精选
精选

精选和转载来自其他媒体的趣闻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