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革命第一阶段:显性的冲击波

摘要: 互联网金融元年体现的是积压已久的各类迫切需求(P2P网贷、支付宝等各种宝)的爆发,是显性的,也是极具冲击力的。显性的冲击,特点是冲击快节奏、强有力,攻方占优,受冲击一方较被动且痛感清晰(互联网公司之与银行)。

互联网金融

经常看到对互联网金融“本质”的解读,如直接融资方式、对货币基金的网络化再包装等等,各种一叶障目的解读表述,让人对“互联网金融到底是什么”更为迷惑。互联网金融元年接近岁末,笔者试图先做一番归纳总结,再进行一些推演,谈谈自己对互联网金融的理解。

总结篇

互联网金融元年体现的是积压已久的各类迫切需求的爆发,是显性的,也是极具冲击力的。显性的冲击,特点是冲击快节奏、强有力,攻方占优,受冲击一方较被动且痛感清晰。

从需求的角度,可将元年凸显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归纳为三类:

1、 非金融机构巨头对金融传统业务由来已久的觊觎。

主要针对金融机构已实现的业务,非金融机构通过让利、割肉的方式侵入。

巨头们钱多、人脉广但地已圈完,对利润丰厚且持续盈利能力强的金融业务早已虎视眈眈。参与此类创新的巨头,典型的心态是你能干的我也要能干。

由来已久的觊觎,才会非常舍得。

百度百发的8%收益分析有很多,网上常见的是百度有等比资金跟投,相关收益全送给客户,因此有“4%+4%”一说。金融业内则流传另一种分析,即华夏现金增利货币E是结构化基金收益计算规则,当A类客户获得4%收益时,E类客户可获得6%收益,加上百度让出的一部分广告费,合计对客户的返利可达8%,其中,E类客户的亏损风险百度承担。无论哪一种,都是百度通过“让利”给客户,实现8%的首发引爆眼球效应。

更狠的是支付宝。支付宝账户内的沉淀资金一直是社会关注热点,余额宝的诞生,是将支付宝账户余额的沉淀资金收益彻底割肉。理解了割肉行为的存在,支付宝为什么选一只中型基金公司以及随后的控股天弘基金行为,其执行路径就不难清晰化了。

2、 非金融机构依托数据的掌控,对特定领域金融需求的争抢。

主要针对的是金融机构传统业务范围内、但尚未实现或充分满足的需求。

无论是否巨头,谁掌握了数据,谁就能设计出更好的金融产品。这些直接掌握客户的机构,典型心态是你干得不可能比我更好。

争抢的关键是下手快。

近日由(三马合作的)众安在线推出的“众乐宝”,服务对象是淘宝卖家。对于淘宝卖家的保险需求理解,牢牢掌握在阿里巴巴手中,金融机构不是不想满足,而是要满足这些需求,首先要留出给阿里巴巴的利益,否则难以全面展开。

京东从“供应链金融”的利用自身的信用和规模为商家做担保、帮助商家能够方便顺利地从银行贷款,发展到融资产品“京保贝”(针对供应商,凭采购、销售等数据快速获得融资,3分钟内即可完成从申请到放款的全过程),充分证明京东将“数据金融”纳入发展规划不是无的放矢。

绝大多数第三方支付属于这项分类,掌握着客户,全国性也好,区域性也好,为什么不自己做支付?

3、 民间金融业务的上浮。

这里是金融机构传统业务范围覆盖之外的部分。

存在就一定有其合理性,民间金融业务兴盛,有传统金融业垄断发展的原因,也有金融监管造成过高交易成本的困扰。以民间金融业务为参照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典型心态是以规范降低风险,还是高收益,肯定有人接受。

上浮前提是不能见光死。

民间金融主要形式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基金、合会(轮会/标会/摇会等统称)、民间借贷、私人钱庄、民间集资等。(引自百度百科^-^)。

P2P是民间借贷的互联网金融形势体现,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老话阐释了P2P业务的真谛。小规模借贷行为积累的信用度,是P2P业务的基石。

众筹模式则是合会业务的延伸,只需要看看合会业务的形象化介绍就知:一个自然人作为会首,出于某种目的(比如孩子结婚上学、造房子、买生产原料等等)组织起有限数量的人员,每人每期(每月、每隔一月、每季、每半年、每年等)拿出约定数额的会钱,每期有一个人能得到集中在一起的全部当期会钱(包括其他成员支付的利息),并分期支付相应的利息。

显性的另外一层含义是指,现阶段个人客户侧关注与认知的焦点,除了一定比例的风险因素外,主要在“收益率”这一核心词上。这部分细致分析内容较多,在此不赘述,欢迎交流。

推演篇

我们进行两项推演,其一为金融机构应对互联网金融的策略,其二为三种类别中新参与者的机会在哪里。

上述三类划分,同时对应了金融机构的业务覆盖范围,由此,金融机构应对互联网金融发展的策略可概述为:组合拳应对觊觎者,快速洽谈争抢特定需求合作,高姿态实现民间金融业务规范化。

首先说组合拳,“挡、躲、反攻”。

两家银行之间大额资金不能便捷流通,这是壁垒,壁垒就是“挡”。大型金融机构,尤其是国资委体系内金融机构,最适合通过设置壁垒降低互联网冲击的影响。央行数据显示,10月较9月住户存款减少8967亿元。痛感开始清晰,互联网金融监管问题大多待解,“挡”既有动机也符合时机。谁会挡?理论上各行业前10的机构在利益受冲击时都会先挡。基金业是例外,这是一个惨淡多年、规模尚未到成熟阶段的行业,尤其愿意接受互联网的拥抱。

“躲”是通过提升对被冲击客户群的服务,减少资金与客户流失,具有普遍适用性。

“反攻”的关键是知彼。优质的金融产品仍然主要在金融机构内产生,金融机构议价优势还是明显存在的。支付宝可以先割肉让利给中型基金公司,进而控股,金融机构为什么不能生产特定的好产品联合中型互联网企业,进而控股圈回收益?相信对于财大气粗、人才济济的金融业而言,这已经是进行中的选择。

其次,对于特定需求合作的争抢,手里掌握着客户信息的互联网巨头企业比比皆是。如当当网在数据挖掘上的努力有目共睹,以书为例,无论是帮助当当网为书籍供应商实现“供应链金融”服务,还是为参考书租赁业务提供担保,或为优质顾客提供免息小额借贷,都可能成长出一片天空。这方面,重要的是知易行难,因为对于成熟机构而言,创新业务往往利润率远低于传统业务,还不能忽视未知风险的存在。

在民间金融业务方面,对于金融机构则是更容易看见开拓价值的领域,典型案例就是陆金所,与P2P差异化的地方在于,平安集团以信誉为背书,并安排了担保公司提供保障,极大程度降低了个人客户的顾虑。行外人且能看到这片商机,“多家银行内部开展P2P网贷业务技术培训”的传言真实性就毋庸置疑了。

对于新参与者而言,清楚的理解三种需求的角度,以及金融机构对三类业务的不同心态,有可能通过资源整合与模式设计,在如下领域形成商机:

1、在金融机构已实现业务范围内的开拓,门槛是很高的,新参与者首先要评估自己的资本及优势。作者浅见,有实力的新参与者应当首先考虑参与金融机构的混业建设,如参股基金公司新设立的集合理财子公司,参股银行的信托子公司,确保互联网金融红利分享的同时,以一家人的姿态研究合作双赢。

2、在金融机构业务范围内但尚未满足的需求方面,应该是新参与者主攻的方向,即审视自己的客户群在金融方面可能的需求,通过寻找金融机构合作,快速实现相关服务功能,在探索中进行深挖,进而再考虑更大范围开拓。其要点是,迅速找到一家中小型金融机构作为自己的协力,把路先铺开,越早掌握实现的难点,越有可能领先一步形成更大市场愿景的互联网金融商机。这是互联网企业最熟悉的环节,相信在2014年,可以看到各大电商对上游供应商金融服务的PK大赛精彩上演。

3、民间金融方面是最适合“创业者+风投”模式的领域。在清楚理解众筹、P2P本质基础上,深入调研线下实体民间金融业务是切实可行的,在如何打造诚信、如何传递到需求客户手中等等方面则有充分设计的空间。我们无从揣测未来2年何为热点,是有金融机构背书的地下钱庄业务互联网化,还是一线城市社区的互助基金(变相集资建楼?),或者各类合会的移动互联业务开展。我们相信,民间金融的互联网化,是潜规则乱象正向引导的合理方式,也应该得到政府及监管部门大力支持。

本文系作者 sheirxie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sheirxie
sheirxie

旁观不可取,参与有激情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