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总我想对你说

摘要: 作为一位关注华为多年的媒体人,新年来临之际,任总,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作为一位关注华为多年的媒体人,新年来临之际,任总,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你是中国最睿智的企业家。作为一位关注华为多年的媒体人,新年来临之际,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我想对你说,美国就不要去了。1997年年底,你去了美国,参观了IBM、贝尔实验室,看到了巨大的差距,感受了创新的精神,学习了管理的经验。圣诞节的美国万家灯火,你却关在硅谷的小旅馆里三天没有出门,如饥似渴地消化学到的知识。第二年,你引入了IBM的IPD管理方法,你向美国人民学习,成就了今天的华为。但是,你终究没有攻克美国市场。这不怪你,要怪只能怪制度的冲突和华为的强大。我想,即使你再三表达诚意,美国人仍然不会让你进入。既然如此,何不暂时放弃美国市场,但要继续学习和吸收美国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当华为打败了所有的竞争对手,当华为掌握了绕不过去的核心技术的时候,让美国人请你回去吧!

我想对你说,模仿不是创新。过去,华为依靠跟随和弯道超车取得了成功;如今,已经跑在队伍最前列的华为只能创新了。华为的“2012实验室”能否加大基础研究的力度,力争在核心芯片和操作系统上取得突破?此外,华为既然进入了新的领域,开始做企业和消费业务,就需要创新的思路和人才,而不是闭门造车。

我想对你说,轮值CEO是一步臭棋。我理解你的苦衷:华为内部没有能够服众的接班人,强势的文化又很难引入“空降兵”,只好搞出个轮值CEO制度,每个人当半年的家。试问,哪家成功的企业有这么个不伦不类的制度?我相信这只是你的过渡性安排,你需要尽快从内部确定一位接班人,这样你就能放心退居二线了。如果担心高管摆不平,可以学学GE。

我想对你说,华为还是要尽快上市。过去,独特的股权激励制度给华为带来了很强的凝聚力,也帮助华为解决了资金的问题;如今,这种制度却培养了一批不能给华为做出正向贡献的食利者和沉淀层,每年的高额分红也让华为越来越难以承受。其实,你要做的只是对华为进行股份制改造,让员工们从“虚拟股东”变成真正的股东,然后上市。

任总,我还想对你说:

不要进入华为完全不擅长的领域,比如互联网运营;

不要用对付70后的高压政策对付80后和90后,那不管用;

不要再逼员工签没用的《奋斗者协议》;

不要只提拔那些“屁股对着老板”的员工;

不要忽视那些“眼睛对着老板”、敢于犯言直谏的员工;

不要再自己开车,年纪大了要注意安全;

不要再全世界飞来飞去,坐镇深圳总部就好了;

……

最后,我想对你说,尽管在我眼里,你不完美的地方很多,但你依然是我最敬佩的企业家。■

 

本文系作者 冀勇庆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冀勇庆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财经作家,著有《华为的世界》《狼战》等。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