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机器人

摘要: 人类其实一直是靠外部设备生活的,比如衣服就是一种外部设备。而人类之所以成为万物之长,也就是因为人类会发明并使用工具——工具就是一种外部设备。在未来,恐怕机器人不是我们制造的那种人造仿生体,也许,机器人就是我们自己。

未来机器人

11月10日,由腾讯组织的WE大会在深圳拉开,前后有四幕十三场讲演,其中第二场是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徐扬生院士的“人类与机器人共建未来社会”。徐院士不仅介绍了究竟何为机器人,还带来了一系列他们已经研制成功的机器人的动画视频,的确十分有趣。

坐在台下聆听的我,虽然看到了一幕又一幕的徐院士口中“感知能力、认知能力、行动能力”三要素俱全的机器人演示,但我始终无法抹去这样一个意念:在未来,恐怕机器人不是我们制造的那种人造仿生体,也许,机器人就是我们自己。

知名英剧《黑镜》的第一季第三集之“你的全部历史”其实已经隐隐约约地预示了这个未来。在这部黑色短剧中,人们在脑后植入一个芯片,可以把自己看到的东西都永久保存起来,以供自己事后随时查阅。黑镜前后两季,做的都是对高科技发展进行反思的事。在这一集中,它的矛头指向的其实就是:可植入设备。

人类其实一直是靠外部设备生活的,比如衣服就是一种外部设备。而人类之所以成为万物之长,也就是因为人类会发明并使用工具——工具就是一种外部设备。数字化时代开启以来,前后已经事实上出现了三种设备,前两种风靡全世界,后一种正在有这个趋势风靡全世界:台式设备、手持设备、可穿戴设备。而这三种设备有如下这条路径:它们在物理距离上离我们越来越近,它们希望牢牢地和我们在一起,走到哪里都能带到哪里。某种意义上讲,它们,就是我们——事实上,今天一个智能手机里的所有正在产生的和曾经产生过的数据,的确可以多维度地代表我们自己。

但这三种设备,无论物理距离离我们多近,都还毕竟:1、有距离的;2、我们可以随时把它们拿掉。设备会不会出现“负距离”,也就是存在在我们的体内?这被我称为“可植入设备”,一旦这种设备大规模出现(零星的,其实已经有了,比如说人工心脏),我们何尝不是半个机器人?

在我看来,有两大类“可植入设备”。其一是植入我们脑壳中的芯片,就像黑镜那一集里所描绘的那样。其二是智能义肢或功能更为强大的义肢,比如说,你的手掌本身就是一个电话,手心在需要的时候会出现九宫格(翻拍科幻片Recall里有这个设计);再比如说,你的双腿可以用时速达到60码的速度行进。当然,这些都是义肢,你需要把你现在的手和腿给砍了换上“智能义肢”才能做到。

这一幕听上去有些恐怖,有些人会声称这还是人吗并由此表示拒绝。但我却(不知道是乐观还是悲观地)以为,高科技的发展,并不是以个人好恶为抉择的。正相反的是,很多人使用高科技,其实是被裹胁而去的——他人都在用。

当你发现你身边的人由于大脑里的芯片真正能做到过目不忘时,当你发现身边的人都在以60码的速度飞速前行时,当你发现身边的人对着手就可以和别人视频通话时,你会屈服的。即便你不屈服,你会让你的孩子屈服的。因为未来的高考,都是建立在能完美记忆1万本书所容纳的知识这个基础上的,你的孩子没有芯片,那就是被淘汰的命。

很重要的一点在于,人类之所以成为这个星球的顶级生物,不是因为它的任何一个肢体很强大,而只是因为它拥有一般动物所无法拥有的大脑。于是,逻辑上就可以这么说,只要大脑不被替代,其它什么都是可以替代的。而至于大脑,不被替代不等于它不可以被升级,大脑植入芯片,就是升级中的一种。

这个未来,我承认,也许还很遥远。不过考虑到百年来科技发展的速度,恐怕也不是遥远到极其遥远的事。这究竟是人类之福,还是人类之哀?不知道。我只知道的是,这些设备也好芯片也好,都在无时不刻地产生数据,并经由没有死角的网络,向中央服务器同步,经由大数据运算,构建出一个我们自我感觉很美妙的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而我们,就是机器人。(本文首发腾讯大家)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5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