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丁磊吃食堂

摘要: 丁磊念念不忘网易杭州研究院食堂里的包子。有迹可循的资料中,他盛情邀请过合作伙伴、员工和朋友品尝这一美味。跟他见面那天,聊到晚上10点,他摸着肚子:“饿了,咱们吃包子吧,我们的包子你可一定要尝尝。”

丁磊

丁磊念念不忘网易杭州研究院食堂里的包子。有迹可循的资料中,他盛情邀请过合作伙伴、员工和朋友品尝这一美味。跟他见面那天,聊到晚上10点,他摸着肚子:“饿了,咱们吃包子吧,我们的包子你可一定要尝尝。”网易的包子怎么好?——没味精,没任何添加剂,绝对安全。可惜太晚了,食堂已经没有包子了。每人一份工作餐:几块烧鸡、一点青菜和一份炒米饭。“老板,没什么可吃的,凑合做了一点,饭菜有点凉。”厨房师傅略带抱歉地走过来。丁磊挥挥手,表示不在乎。

一边吃饭,一边又开始闲扯。“我们这里有800个位置,这些桌子已经用了3年,全部实木的,碗是自己专门做的。”丁磊指着远处一面墙,“这个呢,是炭墙,也是自己做的,大概用了三四吨炭,又能附着异味又起到装饰作用。”“这炭能用来烧烤吗?”我半开玩笑地问。“能,怎么不能?”他起身拽起一块炭,“前几天我们的员工还用它烧烤了呢。”样子很认真,一摊手,黑黑一片。

“这栋建筑百分之一万是我的产品理念啊。”他颇得意。网易杭州研究院2011年投入使用,丁磊是这栋大厦的产品经理。

这位老板有时说话颠三倒四,不按逻辑,凭喜好心情。正如中央水系摆放的一尊许仙造型的雕塑,书生的脖子长得不合比例,表情拧巴。“我觉得整个建筑群太正经了,就拿许仙点缀一下,你不觉得很幽默吗?”不等我回应,他就发出标志性的大笑:哈哈哈哈——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不算整齐的牙齿。

与网易研究院遥相对望的是阿里巴巴大厦,一个黑白相间、类似鸟巢造型的不规则玻璃体建筑。一个未经证实的故事是,一天下雨时,丁磊望着阿里巴巴大厦说:“对面那个鸟巢楼以后会很难看,你看我们深棕色的楼,10年雨水冲刷都不会变。”

餐盘中的菜丁磊吃得很香,虽然有点凉了,还是饶有滋味的样子。日常中,他不太讲排场,山珍海味。员工们都说这位老板太务实,他是浙江宁波人,浙商嘛,哪一个不是精打细算的生意人?网易杭州院的台湾设计师本来要在楼顶加盖一个帽子,跟丁磊争了两个月。“我要那么一个帽子有什么用啊?”

丁磊迷过绘画、潜水、摄影……在员工眼里,他是一个有些不务正业的老板,但却是名副其实的生活家。爱玩,注重生活质量,他送过下属自己烧制的陶瓷杯。据说,家里摆着一口井,井水干净。养猪也是一次在四川出差,在火锅店里吃到了不洁的猪血,一怒之下,发誓生产出中国最好的猪。反倒对名牌奢侈品,没兴趣。“太俗气了。”他撇撇嘴。当办公室里一把草木编的椅子被认出是一个设计单品时,他大喜过望。“送给你,这把椅子叫why chai”。

我几次跟他见面,他都穿得极其普通,“优衣库挺好啊,便宜又有设计感。”即使是结婚时他也没有穿正装。在一位刚入网易的员工记忆中,某年夏天,发现一个体态略发福、穿花裤衩的大叔站在过道里面给电脑装XP系统,一副很投入的样子。“那就是老丁。”另一位同事提醒他。

我的饭菜刚吃到一半,丁磊已经风卷残云吃完了。他主动提起李天一案和薛蛮子事件,唠叨一堆,大意是现在微博上很多人“急着站队,不分是非”。我问:“企业家公德与私德应该统一吗?”“当然要统一,我就是不明白,你们怎么想的?”他的浙江口音尾音上扬,情绪有点激动。

他的生活准则: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敢说这话的老板在中国少见,更何况这是中国前首富和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老板。我追问:“互联网行业谁是真小人谁是伪君子?”他脱口而出两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易信发布3个月,这是最近5年网易在移动互联网最令人瞩目的一款产品。丁磊嘴上说不在乎,8月的易信发布会上,他再三强调易信的使命是“反垄断”和“打造一个充分竞争市场”。“店大欺客,不求上进。”丁磊批评微信。我问:“那你跟马化腾是用微信还是用易信交流?”“我们用电话。”

丁磊直接、率真,是个性情中人。这些性格隐藏在公众视野之下。因为有太多年,他沉醉于自己的世界,很少接受采访。公共发言或当意见领袖,他显得很谨慎。“我不想说,先干着,我有技术,有方法。”网易这些年开发了很多让他得意的产品,最津津乐道的是免费的网易公开课,前后花了上千万资金。

和善于营造企业文化的老板不同,丁磊对意识形态毫无兴趣,他对权威有一种天然的抵触。“领袖这个词用得很奇怪。”他皱起眉头,“非得从一百个人里选排次序?我觉得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一位曾在网易和阿里巴巴工作的人在网上回忆:阿里巴巴随处可见企业文化,但在网易3年,最大感觉是低调、自由。只有登录公司系统或接到丁磊年末的贺岁信,员工才能意识到老板的存在。2013年的年末贺信也取消了,“平时我们都做得好好的,不需要年终跟大家灌输什么。”

在中国,互联网是一个充分竞争、较少涉及公权力的领域,丁磊尤甚。他笃信独立思维,尊重自由意志。与政府沟通,他同样简单直接,不能赚就算了;现在,他很少来北京,跟我多次表示觉得北京“SO-SO”,“吸毒气去吗?”他说。上一次和他见面在北京的三里屯,下午抵京第二天上午返程;他更喜欢杭州,轻松自在,偏安一隅,远离是非。

他抿了一口热汤。“这里(网易研究院)离西湖就6公里。”他住在杭州一座山脚下,离公司20分钟车程。

互联网领域有两类老板:最先寻找到商业模式的和纯技术出身的。马云是前者,人很圆融、会说话,干的都是大事;张朝阳也在此类,爱炫,名利场间的钻石王老五,1999年前后,张朝阳和丁磊一起出道时,网易比搜狐在产品上做得更扎实,但张的留学背景帮助他登上《时代》,外国资本认这个。丁磊相形见绌,当年投资网易的软银方曾担心:“丁磊这个CEO能不能出去忽悠人?”

技术出身的丁磊和马化腾是同龄人,都是1971年出生。网易上市时,马化腾的公司排不到中国互联网前20名。更早些,丁磊和马化腾在一个技术论坛上惺惺相惜。丁磊曾特地从广州跑到深圳看望马化腾。据说,马化腾创业初期性格十分内向,这些年身不由己。丁磊似乎没什么改变,许多认识他10年以上的朋友评价:跟以前一样,性情中人。

网易是家好公司,但离伟大相距甚远,我猜测是丁磊没有那么宏大的野心。网易每年财报在稳定增长,他想做一些自己感兴趣并认可的事情,赚钱对30岁就成为首富的他来说,没那么重要。

丁磊最在乎产品,在网易内部尽人皆知。一个纯技术出身的老板其实挺可怕的,易信推出前,为一个语音压缩参数,丁磊不断折磨工程师,他要的是最好,不是好——“你们不要把用户当傻子。”

他是网易最敬业的产品经理,苹果手机里装满网易的APP。第一版易信推出时,不到半个月,他的账号上有700多个好友。我给他发短信,有时不回,有时回得很慢,但谈及产品体验,他的电话会立刻追来。

晚饭前,我按照约定时间坐在会议室等他,见到我后,他第一句话是:“你怎么用QQ邮箱啊,我马上叫人给你注册一个网易邮箱。”第二天,一位网易工作人员电话:“你好,老板要我们手把手教您注册一个邮箱。”

这天,晚饭吃完了,杭州的夜有点凉,他背着一个硕大的黑色电脑包,穿一件蓝色格子衬衫,大裤衩配阿迪运动鞋,急匆匆跳进夜色中,就像这栋大楼里任何一名再普通不过的技术宅男。

这时,从车库开出来一辆宝马,他追在后面大嚷:“这帮小子,都开上好车了。”旋即又发出阵阵笑声。

本文系作者 博客天下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博客天下
博客天下

http://weibo.com/blogweekly

评论(3

  • baidulcg baidulcg 2013-11-24 13:11 via weibo

    0
    0
    回复
  • 红商网官微 红商网官微 2013-11-22 17:05 via weibo

    文章写的不错, 丁总形象很丰富!~

    0
    0
    回复
  • xiaoyaoke xiaoyaoke 2013-11-21 11:06 via pc

    谁是真小人,谁是伪君子,两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我觉得真小人估计是周鸿祎了,伪君子...可选择的比较多.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