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当当不做电子阅读器

摘要: 从社会价值上讲,当当执着于图书出版(无论是纸质的还是数字的)业态是值得尊敬的,但从商业价值而言,当当的要务是加大转型百货力度,减少对图书销售业务的依赖度,而不是继续扩大投入。

从社会价值上讲,当当执着于图书出版(无论是纸质的还是数字的)业态是值得尊敬的,但从商业价值而言,当当的要务是加大转型百货力度,减少对图书销售业务的依赖度,而不是继续扩大投入。 

时间:2010年11月

场合:当当成立出版数字业务部,并由李国庆亲自担纲部门总经理

话语人:当当李国庆

话语:当当不会制造电子阅读器,也不会通过阅读器赚钱,而只会充当网络零售商的角色。这样做是“为了表明与读者和出版者作者占在一起,为了更中立”。

后续:2012年7月,当当正式发布电子阅读器“都看”

国内的图书出版业,无论是数字的,还是传统的,都不太景气。原因大致是两个,其一所谓的盗版比较猖獗,其二国内图书阅读率整体不高。在这样一种颇有挣扎之感的业态中,当当的日子并不好过。

下表是当当上市后,各个季度的利润情况(单位万美元):

这样的业绩总让我想起国内上市的一些公司,刚上市时利润表现良好,没过两个季度,大幅下滑。当当的整个2011年就是在大幅扩大亏损额的态势下度过,2012年虽然相对去岁第四季度有所减亏,但有理由相信,全年的亏损额应该超过2011年。

亚马逊的kindle模式看起来发展得不错,但当当一直没有跟进,倒是盛大文学的锦书在那里红红火火地炒了一把。2010年11月李国庆表态的时候,应该是当当业绩上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但估计李国庆心里应该很明白,电子阅读器这个东西,投入可能并非当当能负担的。2010年四季度虽然看上去有盈利,但其实已经同比下滑了33.2%。

电子阅读器的模式其实是一种服务性模式而非产品性模式。服务和产品最大的区别在于,后者是一次性交易,而前者可能产生源源不断的交易。卖书其实就是在卖一种产品,消费者买完之后下次如果还要买书,可能会转向其它网站。但电子阅读器不是,它其实把一个书店开到了消费者的家中,每次买书消费者都有可能拿起这个看似是阅读器其实是个商铺的东西。也正是基于此,盛大文学才在那里狂推锦书。

盛大文学做这个是有一定优势的。其一,电子阅读器需要前期的资金很多,为了让消费者心甘情愿地买一个店铺回去,这个硬件设备的价格就一定不能太贵。与平板电脑不同的是(其实平板电脑也是这类模式),电子阅读器的功能十分单一。太贵就没人买。其二,里面的内容要有一定的保障。盛大文学旗下诸多文学站点,尤其是起点中文网,在桌面互联网上就有很多缴费用户,理论上而言,是有一定号召力的。

但盛大文学并没有成功,因为内部资源整合得并不好。起点中文网自身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组织,它很不情愿看到收入的转移。这种整合的不好甚至蔓延到了外部:在android应用商店里,你可以找到盛大文学的app,也能找到起点的app。起点中文网并不甘心成为盛大文学的附庸。

故而,即便是盛大文学这样有一定先发优势的公司都搞不定电子阅读器,当当就需要越发谨慎。当当是一个上市公司,每季度都需要公布财报。太大的投入会使得本来就业绩不怎么好看的报表更为雪上加霜。当当的图书资源就数字出版这块而言,也并无太大优势。诸家出版社已经将传统出版业务的变现渠道拱手交给了市场份额超过一半的当当,在数字领域,都开始自打自的算盘了,未必去配合当当。

当当一开始在数字出版领域中的做法,其实说穿了就是让用户下载数字书籍(或者叫电子文本),然后由用户自行决定放那个硬件里看(比如电子阅读器,比如电脑上)。不得不说的是,这种做法体验并不好,在新浪爱问、百度文库这种大把下电子书的网站的存在下,只有区区30%电子书才是免费下载的当当,一点胜算也没有。

出于财务压力的考虑,当当本来的意图是用内容来吸引电子阅读器厂商与它合作,兜了一圈,发现没几个愿意的。这涉及到一个深层次的认识:到底是渠道为王还是内容为王。当当自以为自己有足够的内容,但诸如汉王、锦书之类未必买它的账。商铺能开到消费者家里,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我直接找出版社不就完了。做硬件的都会这样想:只要我的硬件体验足够好,铺货足够多,一切(包括内容提供)都会自发地纷至沓来。Appstore和苹果系列产品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而微软还得去花钱买开发者来给WP8开发应用——因为硬件铺的实在太少。

犹豫了近两年,当当还是跨出了这一步:自己搞硬件。但时机已经不对,一来电子阅读器并非时下热点,汉王在王小二过年,盛大文学上市失败,连亚马逊的kindle也在突破只是卖书这个单一体系。二来当当财报上表明,该公司亏损严重,且没有具体可操作的扭亏办法,投资人对它再大把撒钱搞短期不盈利的电子阅读器缺少信心。

从社会价值上讲,当当执着于图书出版(无论是纸质的还是数字的)业态是值得尊敬的,但从商业价值而言,当当的要务是加大转型百货力度,减少对图书销售业务的依赖度,而不是继续扩大投入。都看这个东西,是没有什么太大前景的。■

—— 结束的分割线 ——

本文为《21世纪商业评论》的专栏文章。这个专栏的名字叫《大佬与大话》,专门收集TMT圈子商业领袖的一些 “大话”。但本专栏的目的并非是指责这些大佬说话不算话,或者是开空头支票。我们都知道,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时间点变了,自然计划要变。本专栏的目的就是 “复盘”,来分析一下这个时间点究竟怎么变了导致大佬们的话变成了大话。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