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兰们为什么移民?

摘要: 企业家移民有很多原因,有一个日益重要的原因却常常被忽视,那就是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和海外融资的种种政策障碍和审批限制,使得越来越多的企业家选择移民。

企业家移民有很多原因,有一个日益重要的原因却常常被忽视,那就是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和海外融资的种种政策障碍和审批限制,使得越来越多的企业家选择移民。

企业家移民有很多原因,舆论通常关注的有两方面:一是对社会未来没有信心,二是做过亏心事怕事后被追究。但还有一个日益重要的原因却常常被忽视,那就是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和海外融资的种种政策障碍和审批限制,使得越来越多的企业家选择移民。

把中国企业家留下来,把资本留下来,需要通过改革一定程度上消减这些障碍和限制,充分发挥企业的自主性,让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和海外融资方面能够更加自由。

近日,俏江南董事长张兰注销户口、变更国籍一事引起关注,企业家移民现象又成舆论热点。

企业家移民日益成为中国的一个常见现象。根据招商银行与贝恩顾问公司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披露,个人资产超1亿元的大陆企业主中27%已移民,还有47%正在考虑移民。

企业家移民有很多原因,舆论通常关注的有两方面:一是对社会未来没有信心,二是做过亏心事怕事后被追究。

但还有一个日益重要的原因却常常被忽视,那就是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和海外融资的种种政策障碍和审批限制,使得越来越多的企业家选择移民。

对外开放政策下,中国通过商品出口和外资引入,对经济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到了今天,其局限性也日益凸显出来。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除了商品出口之外,资本输出的需求也日益增强,中国已经到了商品和资本两条腿走出去的时候。日本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除了继续保持商品出口大国地位之外,也迅速成为资本输出大国。当今世界主要经济体国家,都既是商品出口大国,亦是资本输出大国。

资本输出的一个最重要形式,无疑是企业的对外投资。但是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方面却存在诸多限制。第一,由于资本账户下的外汇管制,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需要外汇管理部门审批,直接投资方面的审批政策不断放松,但仍存在不少限制,而金融投资则受到严格管理。第二,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项目需要发展改革部门核准,在时间上、获批性上都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全球资本在全球寻求投资机会,中国资本也要在全球寻求投资机会,而上述两个限制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中国企业在境外寻求投资的机会,造成了一些民营企业家通过移民来规避限制。如果制度不改变,随着中国资本输出的需求日益增强,企业家移民的人数也将日益增加。

资本输出,目的是为了获取投资回报,同时也获取国外的技术、管理、品牌、渠道、资源等。但是如果企业家移民了,中国企业就变成了外资企业甚至是外国企业,那么资本输出就成了人才和资本的流失。

中国的金融体系本质上还是一个支持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的垄断金融,大量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存在融资难问题:银行贷款难、上市更难、发债是难上加难。过去中国在外资引入方面,主要是外国直接投资(FD I),引进的是产业资本,而中国企业目前日益增强的需求是引进金融资本,通过股权投资基金(PE)、海外上市等金融投资方式引进境外资本,减轻融资难的问题。而中国作为当前全球最有投资吸引力的国家之一,大量国外金融资本亦有投资中国企业的需求。

中国企业有融资需求,国外资本有投资需求,但是诸多政策限制却成了障碍。第一,外资PE要直接投资于中国企业,由于资本账户下的外汇管制,投资时外币换成人民币,以及退出时人民币换回外币,都受到外汇管理部门的严格管制。因此,外资PE投资中国企业往往采取红筹模式或者可变利益主体(VIE)模式,通过海外投资、海外上市以规避相关管制。第二,由商务部等6部门联合发布并于2006年9月8日起实施的《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10号文”)的出台使得红筹模式不再可行,中国企业红筹模式海外上市之路被堵,同时,外资PE的投资亦受到影响。第三,支付宝事件和新东方事件,使得VIE模式的合法性和稳定性受到质疑,导致外资PE以及海外股票市场投资者对于采取VIE模式的中国企业心存疑虑,中国企业引入外资PE和海外上市之路愈发困难。

而企业家通过移民,将企业变成外资企业,则红筹模式和VIE模式将都不受上述政策限制,从而实现海外融资目的。

1991年,张兰放弃马上到手的移民证从加拿大回国创业。今年6月的一次论坛中,张兰在谈到中国企业家移民海外时还表示:“我们都在牛棚干过,在牛棚住过,今天我们都享受着国家的政策,也都享受着今天中国经济的崛起,给我们每一个企业家所带来的机遇,我们为什么要揭被而起呢?我们要把被子盖得厚厚的,这就是今天企业家所应该具备的精神。”而不久之后的9月17日张兰却注销户口,出国定居。短短几个月,张兰为什么就移民了呢?这是否与俏江南的海外上市融资有关系?

如果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和海外融资方面的上述政策障碍和审批限制继续存在,必将会有更多中国企业家移民海外。“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应该通过改革,一定程度上消减这些障碍和限制,充分发挥企业的自主性,让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和海外融资方面能够更加自由,把中国企业家留下来,把资本留下来,让这些人才和资本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本文系作者 黄嵩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黄嵩
黄嵩

北京大学金融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主要研究方向为:互联网金融与金融大数据,私募股权与创业投资,资本市场与投资银行。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