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寒冬论“三难”都是伪命题

摘要: 事实上,目前中国PE所遇到的困难,很大程度上是PE机构自身能力不强所导致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没有投后管理能力、或者投后管理能力很弱。

事实上,目前中国PE所遇到的困难,很大程度上是PE机构自身能力不强所导致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没有投后管理能力、或者投后管理能力很弱。

PE基金运作流程包括四步:募、投、管、退。最近流行PE寒冬论,所谓“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很多PE人士都在说这“三难”,将困难归咎于外部环境,但是很少讲自己的投后管理能力怎么样。事实上,目前中国PE所遇到的困难,很大程度上是PE机构自身能力不强所导致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没有投后管理能力、或者投后管理能力很弱。

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这“三难”中无论哪一“难”,都与投后管理与增值服务缺失有直接关联。

PE投后管理的核心是所谓“增值服务”。PE与其他投资者一个很大的不同在于,它不是单纯的资金提供者,不是简单向企业投资资金以后等待回报。PE在提供资金的同时,往往会根据自身优势为企业提供增值服务,从而为企业创造价值。简言之,增值服务是指除了钱之外,PE机构能够为所投企业提供的有助于价值增长的东西。PE通过增值服务,帮助企业家变成更好的企业家,帮助企业变成更好的企业。

出色的增值服务能力是PE成功的必要条件,也是PE机构的核心竞争力。优秀的PE机构,除了投资团队之外,一般都有专门的运营团队为所投企业提供增值服务,甚至有些还成立了专门的公司。例如TPG,在全球的150多人团队当中,负责给所投企业提供增值服务的运营团队大约有50人,此外,TPG还有一个100多人的专家库,为TPG所投企业提供运营建议和实践指导。又如KKR,专门成立了一个子公司C ap-stone,人数大约有50人,专门为所投企业提供现金、收入、成本、组织架构和战略制定等五大方面的增值服务。这些优秀PE机构的运营团队成员,在企业经营管理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有些甚至是世界500强企业的前高管。

中国企业亦需要PE机构的增值服务,甚至可以说更加需要增值服务。中国企业具有强大的制造能力和成本优势等硬实力,但是缺乏增长和整合所需要的经营管理、资本运营等方面的软实力。具体来说,很多中国企业在以下方面比较薄弱:预算、风险管理、财务报告制度、流动资金管理、激励机制、供应链和分销、信息系统、销售组织和营销、资本市场运作等。中国企业的上述不足之处,需要中国的PE机构能够提供针对性的增值服务。

很多优秀的中国PE机构早已认识到这个问题,并有所作为。如弘毅投资提出了“增值服务,价值创造”的核心投资理念,为所投资企业提供机制调整、战略梳理、管理提升、金融服务、行业整合、国际拓展等六大方面的增值服务。再如ID G中国为所投企业提供四方面的增值服务:第一,为企业新市场开拓及销售网络扩张、品牌建设提供国内、国际行业资源和帮助。第二,为企业发展计划、组织架构、财务管理等整体管理提升提供战略指导。第三,帮助引荐高级管理人才及信息。第四,在企业融资、合并、收购、重组、上市的过程中提供专业咨询和帮助。

目前很多PE人士所抱怨的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很大程度上与其自身增值服务能力低下甚至没有增值服务有关。

大家都在说中国PE募资难。从单个PE基金来看,募资是起点,但从一个PE机构来看,募资是终点,是之前所管理基金在投、管、退方面能力的结果。目前中国的投资者为什么投资PE变得谨慎起来,表面原因是目前PE机构遭遇了投资难、退出难的困境,PE投资的不确定性提高,而真实的原因在于中国PE机构在投、管、退能力的低下。

大家都在说中国PE投资难。这几年中国PE快速发展,PE资金规模快速扩张,形成了资金多而好项目少的局面。因此,很多PE机构通过拼价格、拼关系、拼背景来抢项目。事实上,好项目的标准跟PE机构的增值服务能力有关,PE机构的增值服务能力越强,好项目也就越多。衡量PE发展的一个最重要指标是PE渗透率,即一个国家当年的PE投资额占GD P的比重,中国目前的PE渗透率不到0.3%,而英国是1.9%,美国是0.8%,印度都是0.7%。因此,中国的PE行业还远未到“粥多僧少”的地步。造成目前中国PE行业好项目少、投资难的很大一个原因是中国PE机构的增值服务能力低下。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当中国的PE机构和PE基金越来越多、PE行业规模越来越大的时候,增值服务能力越强的PE机构,越有竞争能力。

大家都在说中国PE退出难。目前,国内股票市场持续低迷,IPO节奏放缓,而海外市场受中概股危机影响,亦少有IPO,这无疑使得PE基金的退出遭遇空前困难。但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的大部分PE基金主要做甚至于只做Pre-IPO投资,盈利模式基本属于低买高卖获取一二级市场差价。这一方面反映了中国PE投资退出渠道的狭窄,亦反映了中国PE机构增值服务能力上的欠缺。IPO永远不是PE市场的主要退出渠道,从美国经验来看,只有20%的PE投资是通过IPO退出,80%是通过并购出售退出。而并购出售退出,因为没有了一二级市场的差价,这个时候,企业自身的价值增长成为关键,而PE机构的增值服务能力也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募资很重要、投资很重要、退出很重要,但是投后管理中的增值服务也同样重要。中国PE行业洗牌之时,只有那些能够为所投企业提供好的增值服务的PE机构,才能够在洗牌之中生存下来,并越来越强。■

本文系作者 黄嵩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黄嵩
黄嵩

北京大学金融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主要研究方向为:互联网金融与金融大数据,私募股权与创业投资,资本市场与投资银行。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