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在传统媒体和自媒体间的“裤衩”

摘要: 事实上,有些自媒体的尴尬在于:一边考虑造谣生事者的欲加之罪、一边考虑能不能写、一边考虑像不像软文、一边考虑平台让不让发,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和郭德纲一样,并非是一样出名,而是一样像个裤衩——什么屁都得接着。

裤衩

关于媒体,作者读者们说什么的都有,捧自媒体、杀自媒体、维护传统媒体、贬低传统媒体。我今天想说说如我一般夹在两者间的作者们。

我自认为不算自媒体——没有网站,不维护微博,什么时候写完全看随心情,公众账号不互粉、不互推、任其自然发展。让我欣慰的是订阅的读者们目的很明确,就是冲文章而来,退订数依然还保持在个位数。但传统媒体和自媒体之间目前不存在任何其它媒体形式,一些无可奈何的问题就来了:

1、关于写热点

作者本人除了锤子rom发布的时候,关注了发布会并饱含失望的写下《细数锤子ROM的那些雷点和亮点》一文之外,从来没写过热点。包括微信5.0从发布到相关文章满天飞的时候也没动过任何写它的心思;有朋友好心提醒我余额宝受关注,可以写一篇,我以沉默代替拒绝;甚至有时候看业界新闻,我直接略去热度最高的。

因为过分关注热点本身就侧面违反了自媒体避免内容同质化的特点,大家都是写字的,都或多或少了解IT行业的某一部分,甚至很多很多都是同行,这样难免造成观点类似的情况

2、关于不敢写

部分读者知道我的公众账号名字叫“张韬的产品圈”,这跟我原来的打算有关:因为个人工作内容的关系,喜欢拿着一些产品跟朋友嘚吧嘚,朋友爱听我也爱说,逐渐有了写下来记录的想法,并且找一些新媒体平台尝试发布。后来有人说,不如搞个微信公众号我们关注一下,我心想也好,故才着手准备。起名字是我的弱项,自然会想直接一点,干脆带上“产品”二字。起初的打算非常简单,聊聊一些新上架、大家不太关注、或受关注但又大改进的产品。

可是后来发现根本不敢写,问题出在“软文”这个词。被看作软文是自媒体的大忌,自媒体在带动内容、带动评论质量走高的同时,这种被软文给了作者、甚至平台很大压力——曾经发现某非媒体业务为主的网文平台,直接自动屏蔽所有公司名字。有时本人也会受到评论潜移默化的影响:看完某一篇文章心里暗暗叫好后,发现评论中有人怀疑是XXX的软文,自己也越看越觉得像。更曾经听说一名作者写某电商的文章,下面评论有人骂他是公关。

但实际上如何分辨软文是毫无依据的,我无法证明它不是软文,你也无法证明它是软文。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只要出稿了,就意味着核心思想必然有偏向,或褒或贬,如何认定?褒奖就是软文贬低就是公关打手?说句不太中听的,就算公关找上门话题放出来,给钱再多我不感兴趣也不写,话题感兴趣不给钱我也写——听读者的声音,做自己的决定,自媒体。

话说得虽然横,但若真拿出那些没人用过、没新闻、没用户、没爆点的产品体验结果说事儿,难免引起旁人直接扔下一句“软文”后拍拍屁股走人,有理说不清、也没人听。造成现在的情况是,本来想写些产品的东西分享讨论,却依然不敢发或发不了,只能和以前一样,私下跟周围朋友嘚吧嘚。

可能看到这里就会有读者跃跃欲试要开始写评论“上面说的那篇电商文章是不是你写的,在为自己抱不平啊”。我对电商没捧过没骂过,最多吐吐槽,为啥?因为真心不敢,电商是我见过的最黑的圈子,真要是捧了骂了我还能活?

一直关注程苓峰的文章,从云科技改名叫孕峰,若我没记错,他改名孕峰的原因是认为云科技这个名字已无法概括文章的内容。翻看他的文章,哪怕是通篇夸赞某个产品都不会有人说“软”,因为他是前辈、是大牛、是名人、是拥有自己发布平台的自媒体、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代名词。让我等夹缝中人只能在心底默默勉励自己。

一边考虑造谣生事者的欲加之罪、一边考虑能不能写、一边考虑像不像软文、一边考虑平台让不让发,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和郭德纲一样。并非是一样出名,而是一样像个裤衩——什么屁都得接着。

可反过来想,裤衩的其中一个职责就是接屁。故仅以此文,与“裤衩”们共勉。

 

作者微信公众账号:张韬的产品圈

本文系作者 张韬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韬
张韬

前某IM产品产品经理,现某国企智能交通产品、移动无线城市产品负责人。虎嗅网、艾瑞网、速途网、钛媒体、新浪IT、网易财经、腾讯科技等专栏作者。百度文库版权个人。百度经验签约作者。专注IT行业观点发布、交流、分析、乱扯。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