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之变

摘要: 上个周末,华为高管集体开微博成了业界的一大新闻,神秘的华为突然一下子揭开了头上的面纱,这也使得众多的围观者不太适应。

上个周末,华为高管集体开微博成了业界的一大新闻,神秘的华为突然一下子揭开了头上的面纱,这也使得众多的围观者不太适应。

上个周末,华为高管集体开微博成了业界的一大新闻,目前已经有胡厚崑徐文伟丁耘陈黎芳余承东等华为控股新任董事会成员,李昌竹邓涛张文林张宏喜朱勇刚等华为公司高管开设了微博。

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起了众人的围观。截止到上周日晚,徐文伟的粉丝数量已经突破8000人,而还开始发微博的朱勇刚的粉丝数量也超过了2600人,估计围观者中华为员工不在少数。

对此转变,即使华为内部员工都感到非常新奇,徐文伟(华为内部称为“大徐总”)刚刚开了实名微博没几分钟,一位华为的同事就在网上问他,你真是大徐总吗?徐总说是的,可是这位同事仍然将信将疑。

神秘的华为突然一下子揭开了头上的面纱,这也使得众多的围观者不太适应。其实,这个转变在华为内部酝酿已久。去年1125日,任正非、孙亚芳、徐直军、郭平等华为高层召集华为公共关系、品牌部、媒体关系、终端公司、党委的相关人员开座谈会,专门讨论如何改善与媒体的关系的问题。任正非表示,“在舆论面前,公司长期的做法就是一只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我可以做鸵鸟,但公司不能,公司要攻击前进。”

这也为华为以后的媒体关系定了调,下面的部门也敢于做主动的宣传了。上周我接到了原《IT经理世界》同事的电话,说华为公关部专门邀请她去深圳采访终端公司,这在以前基本上是不可想象的——在我负责采访华为的那几年里,与华为的公关部基本上就没打过交道——华为对财经类媒体一向心存戒心,害怕这些媒体“捅篓子”,因此很多市场活动只会邀请相对“听话”一些的行业媒体记者。此次华为高管集体开微博,必将带动华为内部的更多员工开微博,也会使得华为的形象更加开放,这对华为来说确实是件好事。

其实,华为之所以转变公关策略,很大程度上也是华为所处的地位所致。因为,华为已经从跟随者走到了领先者的位置上了。

如果说过去二十年的华为是只土狼,整天跟在狮子后面讨点残羹冷炙的话;如今的华为已经成了狮子,成为电信行业当之无愧的王者。目前,华为已经排在了电信设备商的老二;如果2010年能够实现30%增长的话,华为的营业收入将达到300亿美元,与老大爱立信相差无几。

据我了解,华为内部已经不把爱立信列为追赶目标了,这是因为爱立信只是一家传统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主要长于移动业务,产品线的厚度远不如华为,增长后劲也远不如华为。因此,即使2010年华为仍然屈居老二,要超过爱立信也只是不远的事情。

也就是说,不知不觉之间,华为竟然成了电信行业的领导者。那么,下一步该怎么办?如何适应这个新的角色?

这就要求华为自己也必须变。高管开微薄只是个表象,背后则是业务的变化。前不久,华为召开了云计算新闻发布会,任正非不仅亲自出席了这次会议,而且还在会上宣布:华为要在云平台上赶上、超越思科,在云业务上追赶谷歌。

这才是华为的长期发展目标:华为要从一家电信设备供应商,转变为信息服务提供商。

首先是产品线的变化。如果在十年前提到华为,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光网络、核心网、基站这些纯电信的产品;五年前看华为,已经有了以太网交换机、路由器、服务器这些更IT的产品;如今再看华为,又多了软件和云计算。

如今的华为已经越来越不像过去的华为了,它开始大规模地进军企业和消费者市场。从整个华为公司来看,一场静悄悄的分拆正在进行中。未来的华为将被分拆为相对独立的四大集团,分别是电信运营商业务集团、企业业务集团、消费者业务集团和其他业务集团,其中企业业务集团和消费者业务集团已经分别确定由“沙场老将”徐文伟和万飚担纲,这也说明华为已经把企业和消费者业务放到了与电信运营商业务同等的战略高度上了。

经过多年的围猎,狮子发现曾经丰饶无比的草原已经越来越贫瘠,难以满足自己的大胃口了。实际上,这种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了。随着互联网业务和商业模式的突飞猛进,当年指点江山的电信运营商越来越被“管道化”,市场的萎缩使得电信设备商不得不抱团取暖——诺基亚和西门子合并,阿尔卡特和朗讯合并……成为行业老大的华为也不得不面临增长乏力的问题:如果仍然只关注运营商市场,瓶颈将会在未来两三年内出现。在瓶颈出现之前,华为必须寻找到下一片草原。

企业和消费者市场将成为华为未来的奶酪。但是,强大的习惯仍在发挥作用,阻碍着华为的变化。在企业市场,同时面对几十万家企业,再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一家家派Sales去死磕了,必须通过渠道完成市场覆盖。渠道到底应该怎么建,怎么分级,怎么培训,怎么保证不串货?这些对于华为来说都是新课题,需要尽快通过摸索找到答案。而消费者市场离华为就要更远一些了,我不知道,一向木讷的华为人知道如何去取悦消费者?

实际上,华为的高管们已经感觉到了与过去的不同。就像华为高级副总裁丁耘在微博中所写的那样:“微博实名以来的三五天,感受更多的是一种不熟悉不适应的IT力量,它和多年来积累的CT(通信)的经验(高质量、高可靠、可控可管)截然不同。华为走向ICT最大的挑战也许不是技术和产品,而是我们这些曾经”成功”的脑袋。虽然他希望公司的同事们直接称呼自己的名字,但是仍然有99%的员工称呼他“丁总”。从微博这个小小的变化可以看出,华为的变化还刚刚开始。

本文系作者 冀勇庆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冀勇庆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财经作家,著有《华为的世界》《狼战》等。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