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续写自己的哈利•波特?欢迎来到“同人”世界

摘要: 列伏斐尔说,城市起源于在地上写作。而当互联网将一种压抑已久的创作方式逐渐释放出来,又将点燃一个什么样子的世界呢?Kindle World 的出现,史无前例地用众包模式解决了同人作品的版权之痛,让长期迷失在商业外的同人创作者终于获得了合理的收益。

贾森•格利(Jason Gurley)今年36岁,居住在波特兰,本职是一名插画设计师。作为一名业余写作爱好者,他从18岁起就一直笔耕不辍。但真正令他在出版之路崭露头角、并荣登畅销宝座的,却是他在2013年7月发表在亚马逊 Kindle Worlds 平台上的一部同人作品——Greatfall。

2013年5月,亚马逊 Kindle Worlds 上线。这个出版发布平台,看准的是同人作品里蕴涵的商业机会。在这里,那些极具人气的原著题材,如系列科幻小说 Silo Saga(《羊毛战记》),集结成了一个个“世界”(Worlds),Greatfall 就是围绕这个“世界”而展开的衍生故事。

在 Kindle 用户论坛 KBoards.com 中,贾森•格利谈起自己如何受益于 Kindle Worlds 平台:“我的作品 Greatfall 一直稳居 Kindle Worlds 畅销榜排行榜前十位,还经常飙至前五,它每个月都为我带来稳定的收入,并为我的其他作品带来了少量转化提升。我慢慢建立起了我的核心读者群,大部分与我定期互动交流 Greatfall 的读者,都会去通读我的作品列表,并且会缠着我要更多的故事,这很有趣。”

尽管亚马逊网站不会透露每件商品的销量,但毫无疑问,贾森•格利成功了,他不仅在读者中受到热捧,也获得同行的肯定,《羊毛战记》原著作者休•豪伊(Hugh Howey)大方称赞其为“有朝一日会家喻户晓的名字”。在 Greatfall 后,贾森•格利的出版事业一发不可收拾,除了在 Kindle Worlds 继续发表同人小说之外,短短一年内,他尝试自出版了9部原创性质的实体本小说,这些作品全部在亚马逊下属的独立出版平台 CreateSpace 出版,并同时在 Kindle 平台出售数字版。

这次,亚马逊点燃的不仅是如贾森•格利一样在传统出版时代怀才不遇的作家,同时,也点燃了长期被压抑的同人创作。

“文化暗物质”

在 Kindle Worlds 平台出现之前,很少有同人创作者能向贾森•格利这样名利双收。通常,人们在说起“同人作品”时,意思是完全等同于“非商业”的。因为同人作品的商业价值,长久以来一直以“暗物质”的形态存在着——虽然在宇宙中具有强大的引力,却难以测量。

打开世界最大的同人论坛 fanfiction.net,仅《哈利•波特》的衍生同人作品就有超过53万篇之多。这些作品鱼龙混杂,作者形形色色,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为避免陷入复杂的版权纠纷,这些文章的发表完全是免费的共享行为。

2008年,50岁的美国“头号哈迷”史蒂文•范德•阿克(Steven Jan Vander Ark )因计划出版《哈利•波特词典》而被原著作者J•K•罗琳起诉,在法庭对峙过程中,阿克当庭痛哭——这大概是一个粉丝与偶像会面最糟糕的情形了。此案罗琳胜诉,达到了她维护版权、闻者足戒的目的。

这就是同人创作的生存现实:同样是付出了创作的艰辛,这些自发的二次创作本身毫无版权可言。它们在写作与传播意义上都是地下的,一旦沾染商业用途,即对原作构成侵权。换言之,同人创作这一活动,只能在版权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恩惠下谨慎地进行。即使打消了公开出版的念头,以自制同人本的方式进行小规模贩售,也只是在法律的灰色地带打出了一记擦边球。唯一安全的办法就是等,等到原作版权有效期已过(作者寿终的年份往后再推50年)。

面临这样的困境,同人创作群体选择了与世隔绝,形成了一个个颇为神秘的小团体。早在上世纪80年代,那个没有互联网、存储工具还极为简陋的年代,《星际迷航》等系列的同人作品以纸张的形式承载并传播着。没有社交网络的帮助,爱好者若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引路人、进入圈子、获得同人本,难度不亚于独自驾驶星舰完成一次星际旅行。

直到现在,国内许多同人创作者,因厌恶作品被他人任意转载(这些转载往往是不具名的,并会使作品曝露到普罗大众的视野中),而坚决不允许自己的作品在网上公开发布。他们选择将作品共享于某些阅读权限非常严格的圈内论坛,或只在同好之间私下传播。

更尴尬的是,由于同人文化作为“暗物质”的神秘做派,让外界对其产生了严重误解。在国内一次次“扫黄净网”运动中,网络管理者对同人创作的盲目打击就令人啼笑皆非。互联网上所有带有“同人”字符的比特均无法幸免:商品遭下架、网站遭关闭、资源遭清除。即使是一枚同人钥匙扣,也会被简单粗暴地扣上了色情的帽子。

同人作品的价值在哪里?

同人创作的处境如此尴尬,究其根本原因,在于版权归属的模糊。可是,版权方与同人创作者的利益一定是相悖的吗?

从文学本身的角度来说,任何文本都很少有幸被完全地、纯粹地、直接地理解。一些带有个人意识的解读,也许会让作品的内涵更加丰满。这种解读有可能是文学批评,也可能是其他的,比如二次创作。

对于版权方,同人作品是宣传的利器,它们在社交平台上极易扩散。一部正儿八经的原著可能让你很想推荐一下,却不知如何开口,但如果你看到了一则关于它的小段子或同人图,你可以用极其轻松的心态将其分享出去,尤其在当今的社交平台上,圈子的结合已经非常紧密,围绕一部作品的同人创作越多,越能在传播中产生病毒营销的效果,版权方最终会成为同人文化的得益者,那么还有什么理由去禁止呢?

在动漫文化盛行的日本,虽然理论上,具有商业性质的同人作品仍然不合法,但只要不肆意扭曲原作,版权方对同人作品的态度是非常宽容,甚至鼓励的(事实上,大多起诉都并非出于利益,而是对内容有立场争议)。因为同人文化已经成为动漫文化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粉丝们会聚积在某些节日、或连载进行到关键节点时,发起热烈的应援活动,创作出大量的同人歌、同人图、同人文,以表示对作品的喜爱。在这种大情况下,若版权方一意孤行地去向创作者追究版权,反而会引起粉丝们的反感,得不偿失。

对于读者而言,在闲暇之余阅读同人作品,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由于现代人每天接收的信息量已趋近饱和,若是不断地“开疆扩土”,阅读完全陌生的故事,恐怕要先付出大量的理解成本,才能获得其中的乐趣。而同人作品的优势就在于,它的世界观和角色设定是和原著一致的。读者只要了解过原著,就可以毫不费力地读懂基于它创作的其他同人作品。可以说,同人作品,让阅读的“边际成本”下降了。

在这一点上,同人作品类似于近年来影视剧流行的“续集热”。虽然大家明白续集不一定更好看,但出于某种惰性心理,往往会跟风下去,并乐此不疲。巧合的是,同人作品也好,续集作品也好,都具有让原作形成品牌的魔力,只不过,前者借助的是爱好者自发的力量,不需要版权方投入任何精力。

正如贾森•格利所感慨的:“比起查找某位特定作者的作品,我想普通的Kindle Worlds 读者更倾向于搜索某个系列题材(World)的其他文章。”当读者的需求反作用于创作者,就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如果延展一个大家都知道的故事,比费尽心思新开启一个新的故事,更容易获得读者的青睐,那么为什么不写同人呢?

“Kindle Worlds”:前途光明 道路漫长

Kindle Worlds 平台最大的创新之处在于,它设立了一套简单的利益分成模式,让长期无法解决的同人作品版权问题迎刃而解。

以 Greatfall 这样万字以上的小说为例,310页,Kindle 售价3.99美元。利益分成非常明了:亚马逊作为平台搭建者,赚取30%;二次创作人贾森•格利和原著作者各获得35%——这一数字远高于传统出版渠道所能提供给作者的版税(一般精装本12%、平装本8%)。这些收入会按月结算并打入作者账户。

除了振奋人心的收益分成之外,对同人创作者来说,他们的作品终于合法了,并拥有了自己的版权。这意味着,如果作品以实体书的形式再次出版,或改编为电影、电视剧、游戏等其他产品,他们将在这些产品的销售中,持续获得版权收益。

对版权方而言,通过鼓励衍生品的创作,可以极大地延长作品的市场寿命,这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

不过,版权方最大的顾虑在于:开放二次创作授权后,原著人物、情节会不会被篡改得面目全非?对此,Kindle Worlds 平台在每个“世界”写作入口,都树立了一套兼具“预防针”和“思维指引”功能的《内容纲要》(Content Guidelines),除了老生常谈地限制了色情、暴力、歧视、广告植入、其他“世界”的人物乱入等,还会明确告知哪些事是不能乱套的,如《美眉校探》的世界规定了所有故事必须在校园背景下进行,Unity 的世界规定了宽宏大量的主角永远不会折磨他的敌人,还有一些世界甚至规定了禁止将某位角色写成某棒球队的球迷。

只要遵循《内容纲要》,任何人都可以选择进入自己喜欢的“世界”,成为一名同人作家,创作故事并发表。成功发表的作品会以电子版的形式在 Kindle 平台上以0.99~3.99美元的价格独家发售。

去年5月 Kindle Worlds 平台上线时,获得版权方授权许可的“世界”只有3个:《美少女的谎言》、《吸血鬼日记》和《绯闻女孩》,它们均是来自于时代华纳旗下合金娱乐(Alloy Entertainment)的热门电视剧品牌,定位目标人群为青少年女性。合金娱乐总裁兼CEO 莱斯利•摩根斯坦(Leslie Morgenstein)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的作品衍生出了大量的同人作品,我们认为这既是出版形方式的进化,也是拓展品牌、吸引粉丝的有效手段。与亚马逊出版的此次合作令我们感到非常愉快,无论哪一方都会从中受益。”

由于美国的传媒娱乐业整合度极高,流行影视作品的版权大多集中在几家电视制作公司手中,所以,理论上Kindle Worlds 只要与几家娱乐巨头达成合作,就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得大部分热门题材的版权许可。

尽管这个平台构建的商业模式看起来已经相当完善,但其发展状况却不似想象般的迅速。

经过一年的发展,Kindle Worlds 的“世界”队伍已从3个壮大到22个,其来源,除了流行影视节目、人气漫画、也有美国现代科幻小说之父库尔特•冯内古特这类经典文学故事。但不得不说,这个数字增长得谨慎而缓慢。

Kindle Worlds 在上线之初就曾设想,未来可接受的投稿形式不会只局限于文本,但一年过去了,这个平台仍未开放同人漫画的投稿。

由于 Kindle Worlds 并未公布运营数据,记者只能将22个“世界”的作品数量相加,做一个粗略的统计。上线整整一年来,Kindle Worlds 平台共发表了513部万字以上的作品。通过手动搜索“kindle worlds short story”,发现共计 2742 部篇幅为5000~10000字的短篇作品,有意思的是,其短篇作品发表于近90天内的数量,仅占全部短篇数量的7%。

Kinle Worlds 的“后劲不足”,可能与运营乏力有很大关系。在 Twitter 上,官方账号 @kindleworlds 只有不足200条推文,而 Facebook 上的专页则是一片空白。显然,这样的运营工作很难触及更多的潜在创作者和读者。Kindle Worlds 距离自己的同人帝国之梦,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但无论如何,Kindle Worlds 的出现,史无前例地用众包模式解决了同人作品的版权之痛,让长期迷失在商业外的同人创作者聆听到了钱袋的响声,这些非常值得国内同行借鉴。尤其是在国内主流文学网站还只能靠大师站台而显示品位、靠开办“网络文学”专业而播种人才、靠互挖写手而赢得竞争之时,尝试建立一个优质合理的平台,去激活大众的创造性,也许是未来制胜的关键。如果谁能抓住这一点,必将会为国内网络文学,甚至文化生态带来一场革命性的改变。(文/《商业价值》朱婕)

本文系作者 zhujie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zhujie
zhujie

收集奇葩的打油诗作者

评论(17

  • 何红英 何红英 2014-06-04 00:52 via pc

    哈利波特

    0
    0
    回复
  • 四无小子 四无小子 2014-06-01 17:56 via pc

    没有看懂是在说什么。。。。

    0
    0
    回复
  • lwj8602 lwj8602 2014-05-29 21:21 via pc

    终于见到朱婕美女了,最喜欢收到你的快递了,呵呵!

    0
    0
    回复
  • 飛義崋 飛義崋 2014-05-28 11:00 via pc

    Kindle Worlds平台算不上什么创新,只是类似的事一直没人去做而已。

    0
    0
    回复
  • Licheean Licheean 回复Foreverstory 2014-05-27 15:17 via pc

    嘿嘿,虽然同人和山寨都是没有版权,但二者的出发点是完全不同的,同人的写作是出于爱,山寨是为了复制赚钱。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Foreverstory Foreverstory 回复Licheean 2014-05-27 14:51 via pc

    我没有偏见,有偏见就不是问句了。因为不懂所以弱弱的问一下。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白烨君 白烨君 2014-05-27 14:19 via pc

    好文,科技圈对这块太陌生了

    1
    0
    回复
  • 若只如初见520 若只如初见520 2014-05-27 14:04 via pc

    →_→

    0
    0
    回复
  • 我一直都在 我一直都在 2014-05-27 13:06 via pc

    不得不说亚马逊kindle平台太强大

    1
    0
    回复
  • sam6 sam6 2014-05-27 11:09 via pc

    同人作品在国内其实历史已久,当年那些续小五义、荡寇志、120回本的水浒,续写的红楼都算是吧。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