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经济面临二次萧条?

摘要: Facebook、Groupon、Zynga这些新一代互联网明星的市值都较上市时蒸发了一半以上,很多互联网业内人士从这些数据中,闻到了10多年前曾出现过的惨淡味道。

8月下旬,上市3个多月的Facebook市值410亿美元上下,股价20美元(发行价38美元),比其上市初蒸发掉了60%; Zynga股价则在3.5美元徘徊,市值蒸发65%。Groupon股价最近一直保持了5美元以下(发行价20),市值蒸发掉75%。

与此同时,腾讯的市值保持在4500亿港元以上,百度的市值也在大多数时间内超过了Facebook。

很多互联网业内人士,从这些数据中,闻到了似在10多年前相识过的惨淡味道。

互联网经济(包括移动互联网)的第二次大萧条真的要来临了吗?

泡沫破裂

关于互联网经济迎来第二次泡沫期的声音,始现于2010年末。彼时,包括上述三家最耀眼的明星互联网公司之内,多家美国互联网创业公司都获得了极高的估值(Groupon的估值在一年间上涨近20倍)。

但悲观的“泡沫说”引起大规模的讨论,是在2011年4月份。当时正值西南偏南大会(SXSW)召开,业界突然传出刚刚登陆App Store的Color获得数额为4100万美元融资的消息。随后,《纽约时报》发起了一场讨论,题目就是:“这一次科技繁荣与千禧年不同吗?”反响非常强烈,但大多数业内人士对这种不吉利的预言都持保留态度,多数都在强调创业者和资本已经吸取了10多年前的那次惨痛经验。

硅谷这种乐观的看法一直持续到了2011年末。去年11月4日,Groupon登陆纳斯达克,虽然股价暂时涨40%,但已比估值跌去一半。12月17日,Zynga上市,竟然直接破发。

这两宗在谷歌之后规模最大的互联网上市,让各方大跌眼镜(人人网上市则更不在话下),然而,更悲惨的局面还在后面。

在2012年资本市场对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普遍降温的背景下,Facebook在5月18日上市。这艘预计融资160亿美元、拥有近8亿用户的满载互联网行业希望的巨轮,其上市的过程令追随者万分尴尬——不但首日破发(在第一周跌去16%),并且在上市时刻,纳斯达克交易平台出现技术故障,导致开盘时间推迟了30分钟,而且还带来了交易指令确认时间延迟、一些订单处理出现错误、客户重复下单等一系列问题。

5月18日的那起混乱的IPO,大大削弱了投资者对纳斯达克,乃至整个股市的信心。当天的故障导致Facebook投资者无法在股价下跌时抛售股票,而承销商则因为惹怒了投资者而回购股票。他们声称,由此产生的损失约为5亿美元。在瑞士银行宣布至少因此损失3.5亿美元。

可能早已预见Facebook 面临的窘境,马克•扎克伯格本没赶到纽约,而是在加州走过场般地敲了一声上市钟。

在这之后,Facebook的尴尬,显然成为了“互联网经济第二次大萧条”说法的最佳谶纬。悲观情绪开始漫布在整个互联网产业。

共性

Market Watch专栏作家Therese Poletti在去年4月撰文指出:“Color的融资是个分水岭,标志着硅谷已经意识到,自己正处于新一轮泡沫当中了。”

“Color融资给人的感受已经不仅仅是震惊了。” Poletti 说:“不错,创始人Bill Nguyen在硅谷已经威名素著……但是即便如此,一家之前默默无闻的应用程序公司首轮融资就获得4100万美元,还是匪夷所思。

在Poletti看来,当下的硅谷,少数“投资者”的理智再一次被多数的“投机者”所掩盖。

创办Broadsight科技咨询公司的Allen Patrick则称,互联网行业正处于另一个泡沫的开始阶段,“泡沫就是,过多的资金追逐资产,并生产更多的资产,然后需要找一个更大的傻瓜来买。

的确,创业者和投资者通常被Y Combinator所诱惑。前者从超级天使处得到资金,后者通过各种手段助其登上TechCrunch的头条,之后便等待下家接盘。

Patrick用自己的“十条泡沫确认标准”来判断互联网泡沫的程度:

1、用旧的方式来估值“新事物”,大公司开始对收购新事物埋单。

2、已经有人预警泡沫的产生,但“新事物”的倡导者却越来越卖力地鼓吹。

3、只要“新事物”公司的前雇员创业,就会没有任何理由地获取投资。

4、为了创业公司,会有大量的投资基金公司逆向诞生

5、公司开始不需要实际的产品,仅凭着公司的PPT介绍,就可获得资助(Color显然属于此类)。

6、MBA们纷纷离职,自己创业。

7、发生大市值公司上市。

8、银行为新事物炒作市场,开设创业基金,将养老的钱投到里面。

9、出租车司机开始向你建议买此类股票。

10、受宠的新生事物开始愚蠢地购买传统公司。这时候离崩盘不远了。

显然,Patrick认为,按照他的这套标准,当下与1999年的局面如出一辙。“我们就只能等待泡沫的第九和第十阶段的到来,等到出租车司机也加入进来,游戏也就结束了。” Patrick说。”

与Patrick持同样悲观观点的还有马克•库班,这位在上一次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前大赚一笔并全身而退的极客,把目前的互联网领域投资狂潮比作“金字塔计划”(传销骗局)。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的泡沫与2000年相比还有一个底层的共同点:虽然SoLoMo(社交,本地化与移动互联)是当今互联网的三大主题,但这些互联网公司的现金流仍主要来自于电商、游戏和SP业务(Facebook的收入构成最为典型)。10年前的电商尚处于市场教育阶段,手机尚未普及,而游戏玩家也远没有今天被社交网络和移动设备所激发的如此普遍。正因为如此,这两个领域额的持续增长才造就了互联网产业持续10年的盛况。

但是,如今并没有新的商业模式产生,而这两个领域的市场空间已经可见到天花板,所以,此次泡沫破裂后,整个行业是否还会象上波那样仅用三年就走出低迷期?

这是一个未知数。

差异性

2000年纳斯达克崩盘,8成股票亏损超过80%,37%的上市企业退市。Webvan、Kozmo这样的互联网明星都在上市后的两年内破产清算,期间退出的基金更是数不胜数。2002年末,纳斯达克综合股指从5000点降到历史最低点——1108。

10年的时间还不足以抹除这种行业大萧条带来的余悸,再一次的互联网经济低谷也的确令人忧心忡忡。然而,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此次绝非会像上一次那样惨烈。

第一, 数量有所不同。虽然资金大量涌入互联网,但在此次登陆公开资本市场的公司数量有限。根据相关统计,1999年有309家科技公司IPO,约占该年上市公司的半数,2000年这一数字为397家。而在2010年市场较好的环境中,仅有20家科技公司IPO,还不足萧条期中2001年55家上市数量的一半。既然投资焦点集中在了少数公司身上,因此如果出现糟糕的结果,那么影响也有限。

第二,质量有所不同。与10年前不同,今日的互联网不仅仅有眼球和点击率。象Facebook、Groupon和Zynga等互联网公司都已经实现了上亿规模的盈利。这也是象Linkedin这样的拥有高端、稳定客户的公司能在低潮中保持坚挺的原因,其股价至今仍维持在100美元以上(发行价45)。

第三,基本面非同日而语。1999年时,全球仅有2.48亿人上网,少于全球总人口的5%。现在,宽带互联网和PC已经普及,移动互联网方兴未艾,保守估计全球也有1/3的人上网。此外,云计算的普及和用户数据的普遍性挖掘,使得创建科技公司成本不断降低。

第四,IT技术出现了巨大变革。10年前,摩尔定律强悍主导者IT产业的进化。今日,虽然纳米技术还不能完全把摩尔定律扔进科技历史博物馆,但如今硬件性能差异对商业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小,应用性成为了商业决胜的关键。

仔细分析,和10年前想比,并非如今所有的差异性都是可令从业者安心的利好,而有的其实是倒退。

《福布斯》杂志发行人Rich Karlgaard撰文罗列了Facebook上市交易搞砸的数个原因,其中敏锐地指出“马克•扎克伯格没给普通投资者留下任何东西。”他指的是在上市前夕Facebook突然将发行价提高了10美元。

Facebook并非始作俑者。LinkedIn在2011年中上市前,将发行价上调了30%,使得该公司的市值超过40亿美元。这是自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以来,首次有公司在上市前夕如此大幅度地上调发行价区间。这引来了虽有的Groupon和Zynga纷纷效仿。连人人网也在认购期内也将发行价上调了27%。

Karlgaard指出,微软1986年上市时,市值为7.8亿美元,在以后的13年时间里微软的市值增长了700多倍,这意味着比尔•盖茨让成千上万的普通公共投资者变成了百万富翁。谷歌在2004年上市时估值为230亿美元,为普通公共投资者留下的空间已经有所减少,即便如此,其过去八年的回报也达到9倍。而在脸谱公司的IPO交易中,“风险投资公司、内部人士和硅谷著名天使们拿走了全部。”。

总体来看,即使不如10年前惨烈,但互联网产业中的很多泡沫必然会破裂。但把视线放长远来看,这并不是灾难。

2002年1月,被停牌3个多月的网易在纳斯达克复牌,在被问及网易是否有被最终摘牌的危险时,丁磊突然豪气干云说:“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一个伟大的时代开始了!”丁磊当时的自信,其实来自于退守广州之后对游戏与短信业务盈利前景的乐观。

其实,正是在刚过去的10年里,这个行业中错误的观念被更正,缺失的短板被修补。谷歌、亚马逊、腾讯等现在仍旧活跃的互联网公司,正是在破碎的泡沫中浴火重生,逐渐走向成熟。

在今天回望十年前的互联网,有些看似坚不可摧的规则已经彻底退出历史舞台,比如IT公司的硬件要求;有些昔日当红主角也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比如AOL和Myspace;有些当时以为遥不可及的梦想则已经成为现实,比如手机PC化。

而这种颠覆性的进化,可能会在若干年后会重现。

本文系作者 葛鑫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葛鑫
葛鑫

记者

评论(15

  • 希思 希思 2013-11-14 19:41 via pc

    现在已经融入实体经济了。

    0
    0
    回复
  • west00088 west00088 2013-09-09 00:14 via pc

    当人们习惯的时候,想萧条很难

    0
    0
    回复
  • 消失的鱼 消失的鱼 回复sc2 2012-10-18 13:40 via pc

    但市值的蒸发是事实,如今的互联网却进入了瓶颈期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sc2 sc2 2012-09-26 21:50 via pc

    恩 不能说是萧条, 资本的炒作 罢了

    0
    0
    回复
  • Buttonwood Buttonwood 2012-09-21 15:23 via pc

    资本逐利,炒作的是概念。社交网络的概念从诞生之初就是资本的宠儿,人们嗅到无限商机。脸书的上市可以反映人们对这个新生儿的关注。但新生事物并不总在人们的掌握之中,希望它是朝着良性发展道路前进的。

    1
    0
    回复
  • 浩哥 浩哥 2012-09-18 00:53 via pc

    文章还是有一点盲目乐观,其实解救危机的关键,现在看起来应该是规范资本的行为。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对企业上市融资的审查应该再严格数倍才行。

    1
    0
    回复
  • TIMES TIMES 2012-09-17 19:36 via pc

    看来“ 精通ppt ”是个发展方向!

    3
    0
    回复
  • 冲锋 冲锋 2012-09-17 17:46 via pc

    营业额 利润率 市盈率 其他的都是虚的

    1
    0
    回复
  • 小山坡 小山坡 2012-09-16 21:41 via pc

    可以给大众带来方便的就有希望

    2
    0
    回复
  • chocolee chocolee 2012-09-16 08:13 via pc

    当前互联网表现是和经济总体表现关联的,你看看近期有表现良好的传统经济吗?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