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公司:迷失下的失控

摘要: 一个是世界前10的资产管理公司联盟公司,一个是全美10大公司的安然,两兄弟交响在一起,本来能够奏出时代的最强音。但是,故步自封和鬼迷心窍,让这两大巨人厄运缠身,悲情难舍。

联盟公司以其4120亿美元的资产雄踞世界第8的资金管理公司之位。公司拥有2440个机构客户并管理着政府雇员和类似于福特汽车、辉瑞制药这样的大型企业员工的年金项目。联盟公司还管理着大学的捐赠和位于美国及其他地方的330个共同基金。

V理论屡建奇功

创立于1962年的联盟公司一直倡导增长型投资策略,这是它品牌的核心意义。该公司只做市值在50亿美元以上的股票,旨在通过其卓有成效的运作,为客户带来12%-15%的增长率。1995年,联盟公司资产1460亿美元,而到了2000年,已经发展成为4540亿美元的公司。“他们在这个领域如鱼得水”,一家位于美国宾州费城的资产管理顾问公司的老总评价说。“客户的纯增长成就了联盟公司自己的成长。”

作为联盟公司增长策略的拥趸,64岁的艾尔·哈里森开发了一套被命名为“V理论投资法”,通俗的讲就是“逢低买进遇涨卖出”,即联盟公司在股票处于左边下行时大举买下,而当右边向上翘起即上升时将其卖掉。“我们的方法是逆投资势头而动”。哈里森曾经在2001年9月的一篇发往客户的文章中写道。说穿了,哈里森的V理论投资法玩的就是股票震荡。谁都懂得,投资就应当是投资那些估价不高,但预计很快就会暴涨的股票。但是,与那种以追求价格低廉赚得钱的价值导向的投资人不同,哈里森玩的是高市盈率的股票,豪赌该股票的暴涨。

如何确信投资别人不看好,但哈里森看好的公司一定能够稳赚不赔呢?联盟公司超强的研究能力在此凸显其优势。联盟公司拥有品质极高的研究团队,光分析师就有320人之多,公司CEO出身于分析师,所以,如果客户需要得到前瞻性极强的见解,他们可以请CEO亲自来办公室讲解市场情况,CEO也乐此不疲。2000年联盟公司收购斯坦福·贝恩斯坦,使得本来就很强大的研究能力更上一层楼,联盟公司可以提供比投资银行更加详尽的市场分析报告。“理解联盟资本是一个研究型的公司,这点很重要。”一位专家说。

正因为此,在牛市中V理论投资法屡试不爽,哈里森连连得手。例如,在1997年第三个季度,哈里森买下戴尔电脑的股票,当时股价跌了30%左右,尽管他的市盈率是39,而戴尔的竞争对手Gateway公司是24。后来的实践证明,哈里森是对的。哈里森负责的“联盟首选增长基金”管理着类似戴尔、泰科和好美佳这样的公司,从1993年到1999年其回报率是234%,相比之下,竞争对手Janus基金仅有136%的回报,而T.Rower价值增长股票基金则是78%。“他就好像是增长型股市上的巴菲特。”一位雷曼的顾问说。

但是,花无百日红。在世纪之交,联盟公司遭遇到市场寒流,熊市的突然降临使得市场形势艰难,网络泡沫重创了哈里森的V理论。“但是,太过看重自己投资方式的哈里森并没有对安然屡次的‘红旗飘飘’加以留意”,一位熟悉他的投资分析家毫不隐讳地说,“哈里森作为一个进取心极强的基金经理,做事情从来都是随心所欲。”

厄运开始

联盟公司的股票一年之内下降了36%,而当时整个纽约证交所同时期的下降仅为9%,这其中包括了848个资金管理公司、银行和其他的金融公司。在联盟公司的诸多主要竞争对手中,只有StillWell金融公司做得比它还糟,下降了53%。,其余基本都在平均值以上。联盟公司的颓势先是让负责年金的操盘手大吃一惊。养老金系统事关3万职工和退休人员,350亿美元的大盘子,“如果我们的年金管理失效,你让这些退休人员怎样生活?”一位项目经理说。“联盟资本的声誉很好,它是业界的老大。他们都做不好,谁又能做得好呢?”

联盟公司的CEO戴维·威廉姆斯从1977年到1999年担任此职达22年之久,他曾经是行业分析师,看重研究数据,并为联盟公司注入了一种自由的文化,他鼓励基金经理按照自己的投资方式行事,公司不要太多干预,公司给予这些项目经理充分的自由。所以,在联盟公司,基金经理可按照自己的分析独立操盘。而在大多数其他的资本管理公司,操盘手所走的路径与联盟公司不同,他们都是按照公司预先设计好的战略行事,千人一面,也就是说,无论客户情况怎样不同,公司对他们采用的是相同的投资方式。

哈里森是联盟公司最牛的基金经理,投资人对他关注度极高,因为他浑身绽放出感人的传奇色彩。哈里森来自英国曼彻斯特,这位著名的孝子每天下午陪父亲赛马赌马,在圈内传为佳话。哈里森1978年作为基金经理加盟联盟公司,办公室设在美国的明尼苏达州。

从2000年夏天开始,哈里森的V理论开始失手。在客户佛罗里达公司的项目上,他豪赌正处于颓势的科技股,他认为思科、北电网络和雅虎都会重新上涨,卷土重来,但是情况并不像他想象得那样。在6月30日结束的2001财年,哈里森账下记录了负31%的回报,成为17个私募经理中最差的一个。因此,佛罗里达公司将联盟公司放在了“观望”的名单中。尽管如此,哈里森仍然一意孤行,继续坚持V理论投资方式。2000年11月,他开始将这种理论应用在他最喜欢的那只股票——安然上,当时安然的股值正从78美元滑向30-40美元。他还为他负责的“联盟首选增长基金”和两个大公司的年金以及两只公共年金买下了安然的股票。哈里森告诉佛罗里达公司的负责人,他经常与安然主席肯尼思·雷见面,讨论他们的生意格局。是年10月24日,安然的CFO法斯特先生的任期结束,哈里森认为这个变动具有“积极”意义,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哈里森以16.30美元每股为佛罗里达项目购买了30.25万只安然的股票。

见此情景,佛罗里达版的成员忧心忡忡,在一次与哈里森的电话会议上,他们要求哈里森直言安然到底是怎样盈利的。哈里森说,安然的营收是“暗箱操作”。12月11日,在佛罗里公司位于佛州首府塔拉哈西的办公室里,哈里森说他个人从安然CEO肯尼思·雷那里获得保证,安然的核心业务——能源贸易运转良好。“从肯尼思·雷那里,你根本看不到不好的痕迹。”哈里森对他们说。“哈里森相信,安然98%的高官都是可信的,他们对于安然今年及其以后的营收预估都没有错。”一位当事人如是说。

事实的确如此吗?为什么哈里森不是根据联盟公司自己的研究数据,而是以安然CEO提供的不靠谱的保证为事实依据呢?而根据联盟公司卓越的市场分析下注,这是联盟公司屡战屡胜的法宝,他们正是借此为客户提供高品质服务的。华尔街的报告、企业领袖的承诺和保证,都不应当是联盟公司的依据所在。看来,哈里森的失手是注定了的。

对外,联盟公司还是坚持说公司做足了家庭作业。“做出投资安然的决定,是基于联盟资本研究和主持安然业务的项目经理对于成长预期,以及企业当时的股值与市场基本状况的深入分析。事实上,联盟公司提供给客户唯一的研究结果是斯坦福·贝因斯坦的分析师写的报告。那是在2000年11月1日,美国证交会要求对安然进行正式调查时,贝恩斯坦向客户寄去的报告,标题为《安然:死亡因素激增,安然公司多报了公司业绩》”报告的结论是,安然的金融工程正在走向反面。与此同时,安然的股票从8月14日的42.93美元跌至11.99美元,跌幅达72%。

11月9日,DYNEGY公司提出要以230亿美元收购安然。DYNEGY公司和安然的总部都设在美国德州的休斯敦,它们是业务上的老对手,DYNEGY公司的规模只有安然的1/5左右,而且在能源业内经常以模仿安然公司的经营策略而闻名。这回,好像学生要抄老师的底了。很快,哈里森在纽约与肯尼思·雷和DYNEGY CEO查克·华生见面,讨论这单生意。哈里森在随后的两周里又买了120万只安然股票。联盟公司本来就持有DYNEGY公司10.7%的股票。11月28日DYNEGY公司发现安然的问题,宣布中止与安然的并购协议,因此没有给哈里森证明其V理论正确的机会。11月30日,哈里森以超低的价格将佛罗里达版的750万股卖给了雷曼兄弟公司,但是他没有通知佛罗里达公司的老大亨融先生及其下属。

此举惹恼了佛罗里达版负责人,因为哈里森没有让他们决定怎样处置自己的股票。11月28日下午,哈里森向国内私募单位的副总肯·蒙克发了一份电子邮件,说“我错了,我没有在这只股票呈下行趋势的时候将它卖掉,我们还在评估局势。”

在12月11日的会议上,哈里森说他中邪了。”他说他为没有与SBA(执委会)商量出售安然股票的事情表示歉意。两天以后,佛罗里达公司宣布中止与哈里森和联盟公司长达17年的业务关系。

安然不争气

标准普尔宣布将安然信托的商业票据信用等级从“BBB+”降级到“BBB”,而且持“负面观望”。在此消息打击下,安然的股价大幅跳水27%,盘中一度跌至7美元每股,这是1991年5月以来的最低价。

随后,安然在向美国证交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承认自己在过去3年中的财务报告多有不实之处,从1997年到2001年第三季度的所有财务报告都需要重做。根据初步的重新计算结果,从1997年到2000年,安然的实际盈利比原先的数目减少了20%即5.86亿美元,而实际债务上升了6%即6.28亿美元,而股东权益实际上减少了19%即22亿美元,这完全不是安然在10月16日所宣布的12亿美元。安然在这份报告中同时宣布解雇公司CFO和公司北美业务的首席法律顾问。

短短20几天时间,安然股价下跌近80%,近200亿美元的市值被蒸发,全美10大公司之一的能源巨人安然颓然倒地,无论对安然还是对华尔街来说,绝对是始料不及的巨变。

这正是问题所在,在业务高速扩张和大量进行投资带来了债务增加之后,安然不仅没有着手于调整扩张计划和消化债务,却选择了一个看似聪明的捷径:用了一个“遮眼法”使反映在其资产负债表里的债务少于真实债务。也就是说,安然没有设法减少债务,以卸下一部分债务负担,反而是少报债务。同时,安然将它与有限合伙之间交易为那些有限合伙带来的或将要带来的利润,通通计算在内。为了维持其增长的神话,安然在这条瞒天过海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到东窗事发。

V理论接连失手

世界通讯公司很火。它的股票直到2001年下半年还很得斯坦福·贝恩斯坦价值经理的宠爱,当时它的股值从年初的22.34美元降到了12.18美元。“我们继续将目光集中在找寻电信和高科技股票震荡带来的机会。”联盟公司首席投资官路易斯·桑德斯2001年10月在写给客户的信中说。

自从当年3月12日美国证交会对世通公司的账目实践以及向高管提供贷款一事进行调查后,联盟公司的价值经理在4月和5月买下了该公司的1.12亿股票,为这场赌博花费了1.39亿美元,当时正值股值1.24美元每股的低值时期。而在上一个季度,联盟公司已经买下了1.02亿的股票,当时至少花费了6.23亿美元,最低点为6.11美元每股。

4月30日,世通公司为主席兼CEO贝尔纳·伊波斯以年利率2.3%贷出了4.08亿美元,并为其担保贷款的个人收益。

6月25日,世界通讯公司位于密西西比的子公司透露说,他们为2001年订下了38亿美元的花费,和2002年第一季度的资本支出,这个行为,美国证交会说是属于欺诈行为。8月8日,世界通讯公司宣布,他们从1999年起,共虚报盈利33亿美元。

而联盟公司在6月26日发布的声明中说,“斯坦福·贝恩斯坦的价值导向的资金经理为世通公司做了机构投资,每一股不到典型账目的1%。“联盟资本,作为世通公司比重巨大的股东认为,所言世通公司的欺诈不会对联盟资本的经营产生实质性的负面影响。”

7月10日,联盟受到了另一个打击,当时Qwest透露美国联邦法院派驻丹佛的大法官对Qwest会计实践进行犯罪调查。而在当年的第一季度,联盟公司再次注资买下1.174亿股票,使其拥有的股票占该公司的8.1%。

怎么会是这样呢?当被问到安然事件对他的职业生涯有何影响时,哈里森说,他希望人们能够在他的墓碑上写上“该墓主人就是预报席卷华尔街风暴的天气预报员”。

本文系作者 武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武杰
武杰

专栏作者

评论(13

  • 希思 希思 2014-02-01 22:35 via pc

    一言难尽。偏执就会失败。

    0
    0
    回复
  • west00088 west00088 2013-09-13 14:53 via pc

    很多事。只有失败了,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没谁不想联盟之后更加辉煌。

    0
    0
    回复
  • adolph.liang adolph.liang 2012-09-15 09:00 via pc

    直觉和理论的较量

    0
    0
    回复
  • 大尧队长 大尧队长 2012-09-10 09:41 via pc

    他们太过看重自己的这套"理论"了,抛弃了他们的研究资源

    0
    0
    回复
  • bjcpp5118 bjcpp5118 2012-09-01 14:19 via pc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哪怕失败人生同样精彩。

    4
    0
    回复
  • love99 love99 2012-08-30 22:51 via pc

    安然是一个耻辱 是在我们路上的一个反面 教材 前所未有的经济犯罪 为了一己私利 欺骗公众 又 一次验证人性贪婪的本质 在优秀的体系 也对付不了贪婪

    1
    0
    回复
  • conner qiao conner qiao 2012-08-30 00:06 via pc

    发展变化,不会永远那么稳定

    1
    0
    回复
  • 浩哥 浩哥 2012-08-29 00:05 via pc

    V理论投资的一定要是过往业绩好本身实力强的大公司,哪怕市盈率已经不低,也必然还会有一些机会。烂公司不适用此理论。

    2
    0
    回复
  • Buttonwood Buttonwood 2012-08-28 22:46 via pc

    证券资产组合么?分散风险?公司并购?优势互补?没看太明白。

    2
    0
    回复
  • nevis nevis 2012-08-28 21:56 via pc

    不明白这篇文章到底要表达什么?

    2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