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者之城

摘要: 在北上广的创业者正在抱怨创业成本令人难以忍受的时候,成都正在上升成为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明星城市。

中国移动互联网创业的中心在哪里,是北京吗?恐怕很多人并不这么认为。

5月17日,App Store公布了4月份收入最高的100家App开发者名单,美国社交游戏发行商Zynga荣获桂冠。中国的开发者团队中有8家上榜,其中,来自成都的尼毕鲁(Tap4Fun)以113万美元的成绩排行第30名;第二名是来自上海的海湃,第三名则是另一家来自成都的开发者工作室LV1(蓝航科技)。由国人团队开发的在海外最为知名的两款工具类应用——品果科技出品的Camera360诞生于成都天府软件园,百纳科技出品的海豚浏览器则于4月份在天府软件园成立全球总部。

此外,在位于成都市南三环外的高新区天府软件园之中,同国际巨头与国内联想、百度、腾讯等巨型公司比邻而居创业的,还有酒店达人、优聚软件和铁皮人等诸多App开发者。

在网络游戏时代名声大噪之后,成都的移动互联网创业方阵,正在以更为宏大的声势和更为精致的产品,轮番、迅猛地席卷每一个应用市场,它们中的某些甚至已经摇动了原有产业链。

成都成为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明星城市并非偶然。如果评选中国的科技与人文集合最好的城市,成都绝对是一号种子选手。

成都是休闲型的内陆城市,这一点已经被国人所熟知。正如清人王培苟《听雨楼随笔》所言,成都是“衣冠文物,济于邹鲁;鱼盐粳稻,比于江南。”成都市区及其周边地域多有文化遗迹和自然奇观,听不尽的锦瑟瑶琴与看不尽的江山风物,使都市中保留着充分的田园气息,富庶而安逸。同时,成都亦不缺流行时尚与富贵荣华,实际上,成都本是中国西部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城市,科技与金融积累皆颇为可观。

总之,在成都生活的竞争压力小、成本低、质量高。这里既有庙堂经典,亦不乏野道风骚。因此,抱有各种人生目标的穷达之人,都容易在成都找到自己的定位。

而移动互联网创业者的特点是,平台与渠道是现成的,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只靠优质产品来获取用户与收入,运营成本低。此时,成都作为一个休闲型内陆城市的优势便发挥了出来——在成都的创业者无疑会更为淡定和专注。实际上,成都的创业公司的人才流动很少。相反,每年都有大量的人才从北上广回流成都。而2005年开始兴建的天府软件园及与其配套的鼓励创业政策,无疑为今天的成都科技创业火热的氛围埋下了伏笔。

于是,在北上广创业压力不断增大的背景之下,位于天府软件园之中的迅速扩编和进化中的开发者方阵,正在为成都——这个中国大西南最具知名度的城市的多项荣耀之外,打造一项光彩夺人的“开发者之城”的光环。而成都特有的移动互联网创业氛围,也正在这个过程中呼之欲出。

隔壁的大明星

IT茶馆是天府软件园内部很具知名度的媒体。其创始人王佳伦在上海从事IT行业4年之后,于2006年初来到成都发展,IT茶馆也在2006年上线。彼时,天府软件园刚筹建不久,王佳伦可以说是经历了整个成都开发者环境的变迁过程。

2006年,在一片施工工地的包围中,王佳伦在互联网名人白鸦组织的UCD沙龙中结识了现在的这群开发者。而当时,尼毕鲁创始人杨祥吉还在Gameloft成都分公司做产品经理,优聚软件创始人李万鹏则在附近的一家台湾芯片公司打工。王佳伦回忆,当时根本没有人料到杨祥吉这个并不起眼的年轻人会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也没有想到天府软件园会达到今天的规模。

当时,成都IT界最大的创业明星,是以彭海涛为代表的网游制作者。2007年,80后彭海涛的公司成都锦天被盛大以上亿元价格收购,彭海涛随后又创立了另一家游戏制作公司星漫科技,2009年盛大再以1.4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后者。

2007年,同为80后的杨祥吉与两位伙伴以3000元起家创立了尼毕鲁,开始做研发外包业务。2008年3月,苹果公司发布了针对iPhone的SDK,杨祥吉觉得时机已到,就将公司业务转型,开始研发杀手级游戏应用。

2012年4月4日,尼毕鲁出品的《银河帝国》游戏登上App Store北美畅销榜首位,这是国人开发应用的最好成绩。尼毕鲁的最新作品《王者帝国》于2012年2月上线,3天之后就晋升App Store中国区畅销榜第一。

当年不起眼的年轻人如今已成大明星,天府软件园的新晋创业者都以仰视的目光关注杨祥吉的出场。

与尼毕鲁同具明星效应的团队还有出品Camera360的品果科技。该应用先登陆于Android平台获得极高的海外知名度,随后在2011年6月份反向移植到iOS平台,立刻登陆北美区和中国区App Store的拍照类应用榜首位置。目前,其全球累积用户已经超过3000万。据本刊了解,品果科技是拿到投资最多的国内开发者团队之一。

此外,优聚软件在2011年11月份推出的基于Android平台的游戏《帝国塔防2》,一个月间在Google Play下载突破100万,随后5月份移植的App Store,获得苹果连续推荐一个月。虽然处于成都开发者队伍中的第二阵营,但由于创立较早和地主身份,李万鹏及其同事在很长时间内,扮演了天府软件园人脉中心的角色。在《银河帝国》荣登北美桂冠之后的一周中,李万鹏和助手刘嘉至少每人接到了10个来自投资人的电话,来询问尼毕鲁的背景。

作为成都人,创业历史最久的李万鹏向本刊回忆,在Camera360和尼毕鲁成名之前,成都的开发者都习惯于找北京、上海的明星应用去换流量、做推广。两者一夜成名,众多开发者们忽然发现,最大的明星就在自己的隔壁。

实际上,在尼毕鲁、LV1和品果科技明星效应的带动下,成都开发者们的整体实力正在迅速提高。4月15日,第六届四川互联网大会在成都召开。此届大会的主题就是“移动互联网in成都”。在大会之上,环游科技与铁皮人等“四川移动互联网十大创新项目”集体亮相,它们中的大多数已经获得风险投资。

“北京是有人忽悠就有人买单,而在很长时间里,风投在成都开发者眼中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优聚软件副总刘嘉对《商业价值》说:“但这种局面在2011年发生了很大变化,酒店达人这样的公司都配备了自己的公关团队。”

双城记

4月初,百纳科技的CEO杨永智来到成都天府软件园筹办全球总部。他先是拜访了尼毕鲁、品果科技等公司,之后给新公司的人马进行了一个简短的开工仪式。

杨永智选择成都做全球总部也并非偶然。海豚浏览器团队的骨干多来自微软,而微软的西部总部就设在成都。海豚成都分公司的负责人梁振是杨永智的前同事,也是成都人。3月份,梁振从天府广场的微软办公室转战到了三环外的天府软件园海豚新公司报到。总部成立,意味着杨永智和梁振要在北京和成都两个城市之间开始频繁穿梭。

和海豚一样在成都成立公司的还有知名手游平台当乐网。当乐网在2011年11月入驻天府软件园的创业场,以一个创业者的身份接受软件园的孵化。当乐网CEO肖永泉透露,起初当乐网的中层以上同事并不愿意从北京转战成都。但是经历半年成都生活之后,很多同事都欣然接受了这个城市。他们发现成都适合静下心来工作,又能够很好地把生活和工作结合在一起。关键是软件园附近的很多商品房还不到6000元/平方米,同事都可以“居者有其屋”。

2011年末,当乐网把已经在北京举办了5届的“移动产业高峰论坛”移师成都召开。

把家底从北京完全迁至成都的也不乏其人。

在第六届四川互联网大会之上上榜“十大创新项目”之一的简易互动团队,发迹于北京,其于2006年底就推出了第一款手机游戏《彩虹城堡》并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但由于公司运营成本过高,还总是担心员工被挖走,CEO刘云刚还是在2008年决心将队伍拉到了成都来。“北京的竞争太激烈了,我们当时应该说是撤退。”刘云刚说。到了成都之后,刘云刚带领团队出品了《明星斗地主》等热卖休闲游戏,最近则出品了Hardcore游戏《海战1944》来实现更大的野心。

在圈内成都名人罗川看来,几十年的积累使成都的软件开发环境好,生活成本低,而天府软件园的政策又十分人性化。“成都很像西雅图与硅谷的结合体。”罗川对《商业价值》说。

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的第三天,身具中科院力学博士、美国康涅狄格大学博士和奥地利科学院博士后的一系列闪光头衔的王暾,从北京来到天府软件园,进行与地震预测有关的创业。但由于地震预测产品在中国还没有市场,王暾在随后1年半的时间里面入不敷出,最艰难的时候公司账面上只剩下1.4元,这在北京无疑意味着死路一条。

但天府软件园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杜婷婷经过考察之后,宽容地给予了王暾延期交付房租的优惠政策。2011年3月,王暾终于拿下了哈尔滨到大连的高铁地震预警和紧急处置项目,紧接着在8月份入选四川省百人引进人才获得了政府资金支持。如今,王暾的地震预测产品已经销售到了数10个国家。

“成都人在乎自己的内心感受,不容易在追逐中迷失。人生的选择余地多。 成都可以满足一个现代人的全方位需求。”杜婷婷对《商业价值》说:“对成都人来说,没觉得创业是一件破釜沉舟的事情。用同样的资金,在北京允许你失败1次,在成都可能允许你失败10次。”

然而,虽然成都创业条件优越,但这个城市并非能满足所有创业者的商业诉求,成都开发者上演的“双城记”还有另外的版本。

在加拿大留学的刘张博在2008年底回国后,找到了天府软件工作室(创业场前身)的负责人周江。在确定适合创业的客观条件之后,刘张博在2009年底创立了移花互动,推出了“达人”家族产品,其中于2011年3月份上线的《酒店达人》取得了很好的市场效果。

在获得创新工场投资之后,移花互动取得了快速的发展。进入2012年,刘张博几乎每个月都要来一次北京,他正在着手筹建移花互动的北京分公司。挥戈北上对于移花互动来说是一个必选动作,这是因为,与游戏类应用不同,“达人系列”的产品本质上提供的是O2O服务,调线下资源的对接。所以移花互动有必要在BD或者Marketing业务线上与竞争对手保持同等水平。

“北京是全国的运营中心,很多人才和平台只有北京才存在。”刘张博对本刊说。

移动互联网产业里面,与O2O业务所面临局面相同的还有移动广告。力美广告CEO舒义是土生土长的成都80后创业者。他在2010年3月份将自己的互联网广告公司搬到了北京。目前力美已经是Wap平台之上最大的移动广告服务商之一,其刚刚获得2200万美元的第二轮投资。舒义在2009之后投资了优聚软件等成都创业公司,他现在以两个月间隔的频率上演着自己的“双城记”。

希望的田野

天府软件园的规划建筑面积370万平方米,已开发建筑面积130余万平方米。目前,天府软件园的配套设施可谓国内同类园区领先。园区内已经开通地铁,有24小时的公交线路,娱乐设施也较为齐备。

如果第一次到来的你足够幸运,可能下了出租车就会听到天府软件园小学传出的琅琅读书声,或者欣赏到成都当代美术馆(拥有美术馆的软件园独此一家)正在展出的毕加索名画。

据本刊了解,经纬创投已经在成都投资了7家开发者团队。而清科集团创始人和总裁倪正东曾对媒体表示,未来10年,成都将成为中国继北京、上海、深圳之后的第四个风险投资中心。

然而,这些并非与天府软件园发展同步,而是从2012年才开始到来。

天府软件园品牌策划中心的经理严婷婷2007年毕业于成都,之后就在诞生不久的天府软件园实习。那时天府软件园还没有设立运营部门,而现今的大部分区域在当时还是施工工地。在实习了4个月之后,严婷婷还是选择去市中心的一家金融公司工作。2011年3月,严婷婷重新回到了天府软件园,这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软件园就像另一个市中心,这里工作的都是三高人士。”严婷婷对本刊说。

2009年是天府软件园发展的转折点。2009年2月11日,成都高新管委会下属的独立商业化运作的软件园运营公司——天府软件园有限公司成立,总经理杜婷婷之前是大连软件园的高管,具有丰富的软件园管理经验。当时已把公司卖掉后赋闲之中的周江也加入了运营公司,并随后担任孵化器——创业场的负责人。这从主观上为天府软件园的崛起做好了准备。

客观上看,近年,有两大外部变量推动了天府软件园的快速发展。

首先是金融危机之后,各巨头公司为减少成本将研发基地西移,成都往往是它们新研发中心的第一目的地。于是,成都顺理成章地由原先知名的外包软件基地,升级成为巨头公司战略研发基地。

其次,2010年以来移动互联网的爆发,使成都适合创业的优势充分体现了出来,大量的开发者从大公司出走,或者从北上广回流成都创业。

“做园区不仅仅是经营不动产。”杜婷婷对软件园的运营有清醒的认识:“然而,吸引大公司和创业公司是两回事。”杜婷婷对《商业价值》说。

的确,服务开发者这样的小型创业者团队,要涉及到十分琐碎的工商、税务和法律等琐碎环节。如果没有一支与创业公司属性相匹配的管理团队,是难以吸引有潜力的开发者的。

据本刊了解,实际上,国内绝大多数软件园,都是由开发区管委会的官员,或者下属投资公司的官方管理人员(政府部门的人员互相流动)直接运营。而大连软件园为代表的模式是由私营公司运营。此两种运营模式都不适合于服务白手起家的创业者。前者效率不高,对小规模创业者扶持力度不够;后者则以盈利为导向,不能给有潜力的创业者留有足够的试错机会。

而天府软件园引入了职业经理人机制。杜婷婷所在的运营公司团队中,无一人来自政府部门。政府充分下放权力,但在面向对象、经营价格、社会收益等方面却有着明确的考核指标。

实际上,国内很多软件园区经过长期的发展,由于种种原因,已经不能将业务聚焦于高新企业,出现了动作变形。而成都天府软件园发展到现在,尚无一家入驻企业来自高新技术行业外,并且只有一家美国公司由于金融危机,总部出了问题撤出了软件园。显然,天府软件园的这种运作模式,容易找到社会收益与盈利回报之间的最佳平衡点,使园区的长期发展不至于偏移初衷本意。

另一个实际情况是,中国目前的软件园产业,尚没有一个权威的统计与评价报告。在杜婷婷看来,各大软件园在自身定位和理念层面都存在着很大的不同。专业化服务,注重社会化效益、隐形收益,是天府软件园的基本理念。

“软件园不应该有标准的模式,如果说一定要有,那么就是跟他所承载的科技公司使命相似——管理创新。”杜婷婷说。

这也就是为何尼毕鲁可以3000元创业,王暾可以在公司账面上仅剩下1.4元的窘境下仍可以东山再起的原因。

在软件园快速发展的3年之中,开发者们也已经在移动互联网的舞台上崭露头角:尼毕鲁和Camera360已经东成西就,优聚软件和酒店达人正在快速成长,新晋开发者则在它们的明星效应下跃跃欲试。

虽然整个园区一片欣欣向荣,但天府软件园运营方和其中的开发者并非没有“短板”诉求。

成都优质的创业环境,使移动开发者们能够安心于产品创新。然而,闷头做事的弊端是信息组织较为松散。而移动互联网没有壁垒,但需要氛围,同样需要分享经验的平台,这恰恰是天府软件园目前正亟需加强的薄弱环节。

5月份,杨祥吉低调入京,走访了包括触控科技在内的若干京城知名公司。回成都后他在微博中写道:“在北京见了几个全国顶尖的企业家,深深感到自己的潜力没有发挥完全,以前格局太小,守着小包子铺不撒手,生怕丢了生活来源。现在这个时代除了手艺好,还要眼光准执行狠,霸气十足的团队才可以生存发展,不然会沦为昙花一现。”

“北京、上海是信息过载,成都是信息不畅。”刘张博对《商业价值》评论道。

不过,这种局面似乎已经有所改观。除了当乐网的移动互联网大会、四川互联网大会等例行行业会议之外,由成都开发者自行组织的会议和沙龙正在越来越多。例如,从今年2月起,李万鹏会作为本地组织者每个月承办一次HTML5技术推广会议,36氪、IT龙门阵等媒体也纷纷造访软件园。

显然,成都的开发者们还可以创造出更大的生产力,一切都有待开垦。

曾经在北京知名商业刊物做记者的徐冠群,在去年加入了酒店达人团队,开始了自己的成都生活。她发现,自己在面试求职者的时候所提出的“App新版本上线时周六需要加班”的要求,令很多成都年轻人难以接受。

“虽然成都创业环境轻松,但毕竟我们是同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对手去竞争。”徐冠群对本刊说。

无独有偶,杜婷婷和周江也早已把目光投向了北上广。他们向本刊透露,规划中先把本地的创业者聚集到软件园,之后肯定要把天府软件园的品牌打向全国。

“我们也在练内功的阶段。”周江说:“虽然整体水准还不高,但这里一定会诞生伟大的企业。”

自称乔布斯的信徒、偶尔打坐冥想的杨祥吉笑称自己很幸运,因为他不必如乔布斯那样千里迢迢到日本寻找禅宗,成都市区内就有若干千年古刹。

的确,对于这些年轻的开发者来说,成都就是他们实现激情、梦想和信仰的没有壁垒的城池。

本文系作者 葛鑫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葛鑫
葛鑫

记者

评论(9

  • 三棵树 三棵树 2012-07-27 15:18 via pc

    好长的广告啊。。。

    0
    0
    回复
  • Buttonwood Buttonwood 2012-07-11 18:50 via pc

    App本身就是单兵团作战的轻骑部队,灵活迅速,不适合大企业的难以掉头。App适合互联网和平台产业链。一家大的shopping mall最后还是一个个品牌的格子间拼凑,既竞争又互补,还能繁荣,带给消费者便利。当然,这些小部队也需要好的环境。北上广成本高,成都也很宜居,正和创业者兼顾生活情趣的小清新意识。

    2
    0
    回复
  • 浩哥 浩哥 2012-07-10 18:45 via pc

    移动互联网的整个行业发展路线至今其实尚不明晰,但成都可算是有了行业的土壤,未来如果行业有大爆发,成都可以先行一步。

    0
    0
    回复
  • 袁涛 袁涛 2012-07-10 09:12 via pc

    阿里巴巴带动了整个杭州,希望成都也能出一个大公司!

    1
    0
    回复
  • conner qiao conner qiao 2012-07-10 01:58 via pc

    我觉得在软件园旁开家洗浴中心很有市场。

    1
    0
    回复
  • 岳文宇 岳文宇 2012-07-09 21:11 via pc

    在软件园上班,怎么没感觉软件园这么的机遇四伏??我是不是太没有眼光了?自认为还比较注意呢

    2
    0
    回复
  • 法克油门 法克油门 2012-07-09 19:01 via pc

    房价便宜吸引人…福利尚佳引人留…

    1
    0
    回复
  • conner qiao conner qiao 2012-07-09 12:08 via pc

    蓝海瞬间会变红海,其实很多看起来很美好的东西是最快被摒弃的。

    2
    0
    回复
  • 章杨 章杨 2012-07-09 11:48 via pc

    成都的确不错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