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组织的时间力量

摘要: 如果说克莱·舍基在《未来是湿的》中预言了“无组织的组织力量”,那么他的新作《认知盈余》将开启“无组织的时间力量”。克莱·舍基说,美国人一年花在看电视上的时间大约2000亿个小时,而这几乎是2000个维基百科项目一年所需要的时间。如果我们将每个人的自由时间看成一个集合体,一种认知盈余,那么,这种盈余会有多大?

——商业价值认知盈余阅读会

3月7日,由《商业价值》杂志和湛庐文化及《腾云》杂志联合主办的第一期《商业价值》阅读会,与众多嘉宾一起讨论《认知盈余》究竟带来了什么?

认知盈余将会改变世界

Frost & Sullivan首席顾问 王煜全

《认知盈余》谈的是社交网络,这个网络把我们每个人联系在一起,我们相互之间的关系也从来没有这么密切过,从来没有那么密不可分过,从此这个世界将会和以前的世界截然不同。改变世界能够给我们带来的利益是什么,《认知盈余》里讲了四方面:第一,我们对未来能有相对清晰的预测。比如我们通过Twitter清晰地预测股市,也能很清晰地通过Twitter的数据研究,预测电影首映那一天的票房是多少?第二,合作。大家一起做一件事,网上天天都在进行着民主的投票,我喜欢我就转,你喜欢你就转,哪条微博被转得多,哪条就上了热门榜。每个人做同样的事情,合在一起就显示出意义。第三,协作。大家可以分工干某件事情,实际要形成这个协作,是要有复杂机制的,是很难的一个事情。

拼图式学习

东西网创始人、译言网创始人之一 赵嘉敏

《认知盈余》推进了自我的一个进化过程,改变了人类未来的一种学习模式,我们叫拼图式学习,就是实践。知识的盲点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去发现,每个人的知识盲点可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需要这种个性化的辅导。但是同时,每个人的知识盲点也是有限的,或者说在概率范围内是有限的,他平常能够碰到的知识盲点也是有限的,通过一定量的学习和训练,是可以消除、纠正这种知识盲点。只要把这几个知识盲点消除了,整体的知识质量就会提升很大的台阶,这是我们在实践中发现的,可能对将来更有启发意义,尤其是在这种“后学校”时代的学习,是一种拼图式的,当你需要某个知识点的时候,你就碰到这个知识点了,或者知识点就找上了你,如果能达到这种境界就太美妙了。

认知盈余时代,知乎是如何运营的

知乎网CEO周源

所有的信息和这种知识的产生,你可以把它比喻成一条大河不停的流动。某种意义上来说,传统的杂志报纸,都是在某一个点去修一座桥,把这个东西能够抬高,抬高以后让所有人清晰地看到当前发生的情况是什么样子。但是到社交网络如此盛行的今天,我们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有一艘船,就是一叶扁舟,这个扁舟是随着水流到处流动的,扁舟所至,你的信息就了解了。

认知盈余的3个价值

《商业价值》杂志出版人 刘湘明

《认知盈余》一书谈到,上网和看电视的时间越来越多,和我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欲和交流欲有直接关系,我觉得读书可以让我们变得更强大,更平静。分享我在书里面看到的三句话,第一句话是,让自己感到并不孤独也是有巨大价值的,所以读书会让大家凑在一起应该有非常大的价值;第二句话是,个人想象力的提升总是与信念上的飞跃相伴而生,所以大家愿意去阅读,愿意自己有更多的提升,有创意和想象的空间;第三句话是,我们从公共价值和公民价值中获得什么,取决于我们在彼此的身上欣赏到什么,所以我也非常希望大家能够彼此欣赏,能够有所收获。

认知盈余,开启互联网新时代

湛庐文化董事长总编辑 韩焱

舍基的书里,可以看到三个趋势:一是互联网新时代的动力是什么,即发展的引擎是什么?二是互联网新时代,人们的行为模式又是怎样的?第三是互联新时代的价值落脚点到底在哪?人类社会的发展或互联网的发展,都脱离不开人本性的一些欲求和追求。有心理学家说,人最后终极追求可以归结到四方面——更满意的工作,更大的成功希望,更强的社会联系和有机会投身更为宏大的事业。实际上就是个人怎么样会有幸福感,社会怎么样会去和谐发展,这也就是舍基要说的,从公用价值到公民价值。现在很多像舍基这样的互联网行业的先驱和思想者都在思考这样的一些问题。

圆桌对话

主持人:罗振宇 知名财经媒体人

分享嘉宾:王煜全、周源、赵嘉敏、刘湘明、韩焱

罗振宇:用认知盈余的方式,放眼电视的未来,各位能看到什么?

王煜全:电视不会消亡,但电视不再是单独的用户体验了,要加上更多的补充部分和附加部分,才会形成一个完整的用户体验。在未来的10年里,会形成未来整个商业社会甚至人类社会的新规则。

刘湘明:电视台、杂志社和传统媒体是一样的,已经被归入到老古董的时代,肯定要被解构,但将来它们会怎么参与到游戏中来,目前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移动互联网很热,因为手机把沟通方式一下变的简单了,开电话会议、玩微博,我们很容易的通过移动终端把自己放在互联网里。电视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很方便地把自己放到电视里去,这个互动才开始,现在先得让这些不存在的“入口”在中国能够存在。

罗振宇:在认知盈余这样一个大规模急速的创新时代里,人类整个社会可能会面对什么样的挑战,不知道各位谁有这样的思考?

刘湘明:资源匮乏永远比丰富更容易解决,这是什么道理呢?说的是盈余的正反两方面,我们之所以有盈余,是因为有大量的时间不知道干什么,虽然我们很多人被导入到互联网生产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少,或者比例越来越低了,同时我们找有价值的东西的成本变得越来越高,盈余不一定都是好的,可能一半好一半坏,甚至有可能80%是坏的,20%是好的,关键是我们怎么去筛选。

赵嘉敏:关于“隐私”。一方面是公开真实身份,真实的数据,互联网可能就没有隐私了。你可能在一个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也可能永远欺骗某一部分人,但是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在互联网上这个效应就会更明显。另一个方面是保护隐私,在政治学或者是公共管理学里面有一个原则是你可以不说话,但不能说假话。不想暴露隐私是可以做到的,是对自己行为的一个规范和约束。

周源:第一,互联网的改变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而不是一个爆炸式的过程。每个人不管通过什么途径获取信息,上一个小时看的东西可能已经记不住了,跟我们看报纸、看电视大量记不住有效信息是一样的,只不过流动速度更快。第二,自媒体强大的根本原因是由于本身信息的准确性所导致的。第三,谈资在访谈的过程中是最容易忘记的,但大家还是在听,原因是大家都习惯了。

韩焱:任何新生事物都有两面性,有好就会有坏,是必然的。在社会化媒体上,好的会被放大,恶的也会被放大,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做到扬小善,抑小恶。互联网的时代强调的不是平等,而是相等。

本文系作者 刘梅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刘梅
刘梅

栏目主编

评论(25

  • 3MMM 3MMM 2014-03-28 10:29 via pc

    所有人能理解了叫行业 没有人理解的叫先机

    0
    0
    回复
  • rainyxyu rainyxyu 2013-10-30 23:11 via pc

    说的容易可是不现实

    0
    0
    回复
  • serger serger 2013-10-23 16:55 via pc

    我所理解的认知盈余就是你想表达的卖点不是我需要的,这就是多余。

    0
    0
    回复
  • 1233362 1233362 2013-09-09 01:31 via pc

    0
    0
    回复
  • Venus Yang Venus Yang 2012-05-08 21:18 via pc

    没有看懂“无组织的时间力量”是什么。

    1
    0
    回复
  • 天天110 天天110 2012-05-08 13:15 via pc

    观点新颖,内容深奥。哈

    0
    0
    回复
  • 波特 波特 2012-05-02 11:01 via pc

    谁的挺好 真的是这样吗?

    0
    0
    回复
  • 635KJ 635KJ 2012-05-02 04:33 via pc

    说说电视解构吧「电视随着互联网科技的发展肯定会演变的,其主要是改变传输渠道和终端应用,电视内容还是能延续发展的

    2
    0
    回复
  • 迟琳 迟琳 2012-04-30 00:22 via pc

    认知盈余的不充分表现在于相当一部分人不当的时间管理…

    3
    0
    回复
  • margeret margeret 2012-04-29 19:42 via pc

    请问楼上的你那书在哪里下的

    2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