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改变世界

摘要: 极客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不仅局限在物质层面,崇尚科技、自由和创造力的极客精神正越来越成为这个时代新的意识形态。

本文为“极客之车”专刊。

“这个世界充满了令人着迷的问题等着我们去解决。”

20多年前,当开放源代码运动倡导者,黑客文化理论家埃里克·雷蒙德(Epic S.Raymond)喊出这句宣言时,极客(geek)一词还只是一句美国俚语,表征着一群性格古怪的人。尽管那时候的极客身上已经具备着鲜明的价值观和偏执的理想主义,却并不为当时的大多数人所理解。

时过境迁,这些年互联网的影响力向商业的各个领域渗透,那些曾经被视为怪异者的边缘人却逐渐被历史之手推向舞台中央,极客——这些如宗教般信仰科技力量的人们正在改变着我们的世界。

极客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大智若愚而富有科学精神,对一切反常识的东西天然反感;他们天生热爱探索和创造,对于跟随和人云亦云深恶痛绝;他们特立独行,从不自我设置禁区;他们信仰自由,对于人为的限制极其不屑并热衷于挑战权威;在工作中他们推崇化繁为简,相信设计的力量并追求产品美学……

你会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极客这一概念的内涵正变得越来越宽泛,按照埃里克·雷蒙德在其著名的《如何成为一名极客》一文中的描述,极客已不再只是Jargon File (黑客词典)中所定义的技术高超,超越极限,热衷解决问题的电脑高手,而是在过去的30年里逐渐泛化成了在汽车、电子、设计等诸多领域一种对待事情的态度,或者说是一种极客精神。

这也恰恰印证了我们标题的判断:极客正在改变这个世界,这不仅局限在物质层面,当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科技进步越来越成为推动这个时代全球经济的引擎,崇尚自由和创造力的极客精神正越来越成为这个时代新的意识形态。

极客简史

正如Geek的原意本是指代一群行为反常、怪异的人一样,当极客这一群体最初出现时,他们很难被当时社会的主流所接受。

在计算机文化刚刚兴起的时期,黑客一度被媒体妖魔化为破坏脆弱的计算机系统的洪水猛兽。

事实上,从最早一批黑客开始,极客这一群体就近乎偏执地追求破解并与所谓的版权法案水火不容。尽管大公司声称为了尊重知识产权防止盗版而禁用了复制技术,但是在黑客们看来,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创新被加上了枷锁,他们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如何打开这把锁。

只有深入了解当前的技术,极客们才能够构建下一代技术,知识产权的拥有者也许会说这些他们自己就能做到,但是纵观计算机工业的历史,推动变革的新技术往往是由那些不安分的外部人员所开发的。

这也成为持续20多年的轰轰烈烈的开源软件运动的逻辑起始点。早期的极客们确实大多是原教旨主义的黑客,他们近乎偏执地追求信息的绝对自由,但是随着互联网由工具化向商业化的演进,极客这一概念正变得越来越宽泛。

让极客从一个狭小的技术圈子转变为数百亿美元的巨大产业还要得益于比尔·盖茨在商业上的成功。很多人认为他是有史以来最优秀的代码编写者,但是比起编程技术,盖茨更大的贡献则是将一个不为人知的职业变成了全球性的经济和文化力量,并获得了金钱、影响力和声望。

也正是从微软崛起开始,互联网商业浪潮风起云涌,无数天才极客们有机会走出自己狭小的电脑屋进入到商业化的软件公司和更多志同道合的高手一起工作。在技术之外,他们开始受到商业文化的熏陶,同时海量的商业机会激发着极客们的创造力,他们的世界开始不再只是0和1所构建的代码之城,更多人则选择在时机成熟时去创业,这也带动了技术商业的蓬勃发展。

当技术与商业开始紧密融合,极客便开始出现不同以往的形态。新一代的极客们和那些原教旨主义的黑客们开始有了区别:他们生长在并不那么边缘化的成长环境,他们受着更多的商业熏陶,比起单打独斗,他们更擅长整合资源;比起前辈们的偏执,他们会寻找更加务实的解决办法。但是他们也继承了传统极客身上最重要的基因——改变世界的使命感和对科技力量的绝对信仰。

例如,按照传统的标准,乔布斯其实算不上是一个标准的极客——他甚至都不是编程高手,和传统极客们追求绝对自由的理想主义相比,更加重视控制和边界的乔布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在经历少年得志——被放逐——王者归来的人生历练之后,乔布斯更懂得在技术的理想主义和商业的有效路径之间寻求完美的平衡,它的产品为人追捧正是因为他用科技之美来诠释产品,将技术、设计和营销等诸多元素都做到了极致,乔布斯几乎从来不将改变世界挂在嘴上,但是没有人怀疑乔布斯为商业乃至人类生活带来的深远影响。

如果说乔布斯通过开发苹果让追求极致成为一种美学的话,谷歌的两个创始人佩奇和布林则代表着极客群体强烈的信仰。谷歌天生就不只是一家搜索公司,而是一直坚持着自己对世界的理解——打破一切信息的阻碍。从智能翻译技术的开发到将全球的图书馆数字化、再到为盲人开发专用的互联网站点,谷歌体现着利用信息技术横扫一切舍我其谁的气势。更重要的是,对于其所信奉的“不作恶”的价值观,谷歌从不妥协,为了信息的自由流动理想甚至不惜在一些国家和地区与当地政府交恶而放弃巨大的商业利益。

你会发现,我们今天所处的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精彩都是被各式各样的极客们所塑造的,传统商业社会越来越多的东西开始被极客精神所影响,从电子产品、手表到汽车,从信息获取方式到与别人沟通语言,科技和追求完美的思潮渐成时尚,而极客此时与其说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不如说是这个被科技所重塑的商业时代的意识形态。

极客与商业

《连线》杂志编辑史蒂芬·列维还记得他采访27岁时的比尔·盖茨时候的情形。“在交谈过程中,他一直盯着电脑屏幕,使用当时还很新奇的鼠标测试程序,谈论他的同事和对手。他表现出一种执著的精神,谈到员工招聘时,他说‘如果你要雇用工程师,只需看看他写的代码。如果他没写过多少代码,那么不要雇用他。’”

在比尔·盖茨眼中,真正的黑客不会休假。但是他也承认功成名就后的他已经不算是真正的黑客了:“就投入的精力而言,我必须完全承认。我在20几岁的时候,每天都在工作。现在我会回家吃晚饭。当你选择结婚生子之后,就必须放弃一些幻想。”

盖茨所说放弃的“幻想”也许是从极客走向商业过程中的一种痛苦的切割。正如史蒂芬·列维所说,如果盖茨只是一个普通黑客,他会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代码编写者,但是也仅此而已。盖茨的商业成功背后是他放弃了黑客的一些基本准则,实现了计算机的商业潜力,并把电脑推向了普通大众。纯粹的黑客鼓励所有人对代码进行复制、检查和改进,但盖茨认为软件是一种知识产权,复制数字产品与盗窃衬衫具有相同的性质。

作为极客群体中已经足够商业化的代表,比尔·盖茨尚且经常被传统的商人觉得有些另类,更不要说那些打心底抵触商业对其理想的“污染”,一直保持着内心最初的驱动力——发现的喜悦和想法的自由交流的极客们。更多的时候这些人甘当人梯,没有推出数百万美元的产品致富,也没有成为偶像的“原教旨主义”极客了。

其实,当极客们开始横空出世影响商业的时候,在那些最传统的商人们面前他们就是一群与自己习性格格不入的怪异的人。传统的商业中获得巨大成功的人往往是沟通和平衡各种关系的能手,他们未必智商超群但是却情商无敌,他们可以不懂产品却能八面玲珑,和西装革履、巧言生花的他们相比,那些不善社交、牛仔裤加运动鞋的极客们实在是优点和缺点都太过于明显。

例如:乔布斯虽然在重返苹果之后凭借推出iPhone和iPad达到人生的顶点,但是在苹果前CEO、根正苗红的职业经理人约翰·史考利眼中,“乔布斯根本不懂得如何管理公司”。他极端偏执并且脾气不好,对于下属动辄呵斥犹如魔鬼,如果用职业经理人八面玲珑的标准来看实在不算是个好老板。扎克伯格更是一出道便被传统商业伦理认为是个离经叛道者:当被指责Facebook涉嫌剽窃他人创意时,扎克伯格根本不认为自己犯下了什么错误,在他眼中,有创意不重要,能把创意做成成功的产品才是王道。

尽管商人们认为这些极客们某种程度上背离了经典的商业精神,但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一个事实是:这些按照过去的商业标准并不完美的人却都取得了商业上巨大的成功。

对于极客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时代。他们有缺点、不完美,但是在今天依然能够成就一番耀眼的事业,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信息时代让人类社会的演进发展到了对信息本身重新定义的时代。今天的信息已经成为和当年的煤炭石油同样重要的一种新的资源,同时信息技术也变成了最有力的生产工具。这种变化让那些追求极致的极客们得以跳出传统世界的资源、阶层等路径依赖,去开创一个全新的世界和全新的规则。

于是开创者们可以不像前辈守成者那样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他们的野心、胆识和舍我其谁的使命感都能让他们做出比前辈更加辉煌的成就。

与此同时,之前近40年金融业主导全球经济带来了风险投资的繁荣,成熟的商业VC体系得以建立,这都为优秀的极客推出产品提供了最大的便利,社会的专业分工让极客只需要专注于做好产品本身,后续的融资到财务等非技术环节都能得到专业人士的帮助,这也增加了用技术改变商业的成功概率。

当然更重要的则是极客这一群体是一个非常善于交流切磋思想碰撞的族群。在这个族群里,正如凯文凯利所说,“第一批成功者对于科技力量的笃信、对于未来的关注以及对于知识的敬重,特别是他们积极‘传递成功基因、容忍失败’的文化都异常强烈,极客圈中同类人之间经常互相触碰,并将基因不断的复制和传递,这也许能够解释为何极客的群体中最容易产生创新。”

Y Combinator创始人,硅谷创业之父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如今所做的事情也正是这种极客亚文化的写照。

年轻时的格雷厄姆是一个优秀的极客,早年间他开发了全球第一个通过互联网使用的软件Viaweb ,1998年Viaweb 被以4900万美元卖给了雅虎,成为了后来的Yahoo Store。不过在加入雅虎之后,格雷厄姆发现自己无法习惯大公司的官僚环境。

“运营创业公司,每天都像在战斗;为大公司工作,就像在窒息中挣扎。”在为雅虎工作一年半后,格雷厄姆觉得离他想要的极客的生活越来越远,他选择了辞职。

后来,他创办了Y Combinator,把培养年轻极客,扶植创业公司当成自己的使命。和传统的风投完全不同,格雷厄姆不会等到创业者小有所成之后再参与进来,而是从一开始就用自己的资源,经验和智慧为更年轻的极客进行“传帮带”。

格雷厄姆的创业公式就是:搭建原型、上线运营(别管bug)、收集反馈、调整产品、成长壮大。YC为创业公司举办为期3个月的训练营,每次挑出40个入选者。YC向每一个入选项目提供1.1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外加每个项目成员3000美元的津贴,鼓励极客们用最少的资金将灵感实现成为产品。

格雷厄姆鼓励年轻极客天马行空的想法并且让他们快速发布产品,因为这样可以知道一个创意是否可行,而不是等待万事俱备;他厌恶官僚化的庞大机构,在他看来小团队更容易成功,创始成员最好不要超过3个人,人类正在进入一个创业时代,而在这个时代充满创造力的极客将会是关键的推动力量。

格雷厄姆发现,商业对极客价值来说并不是一种威胁,因为极客价值已经征服了商业。随时解决问题、分散化决策、强调工作质量而非服装质量,这些都是极客的价值观,并且已经渗透到了更多的工作领域。

改变世界的力量

想象一下:如果20年后让现在的孩子们回忆自己的童年,他们会记起什么?

也许他们中的很多人在童年时就用,iPad学会了阅读和游戏,到了入学的年龄便开始利用搜索引擎寻找所需的知识, 通过Facebook等社交网络扩展和维护自己的社交关系,他们在被数字化全面改造的客厅中乐此不疲。即便是出门,随身携带的智能终端足以保证他们随时在线。如果说我们这一代还是数字移民的话,他们则是数字时代不折不扣的原住民,从他们记事起的玩具到学习所用的工具再到身边种种让他们觉得新奇好玩的东西,大都是拜极客们所赐。

其实纵观过去200多年人类的文明史,每一次大的进步背后都是不同的力量在推动着,煤炭、贸易、石油、金融和IT分别在不同时期充当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引擎。

丰富的煤炭资源为英国带来了蒸汽机革命的基础;世界范围内贸易的发展和不平衡造就了如今的发达国家和一二次世界大战;对石油资源的争夺引发了5次中东战争并且由此引发的石油危机也加速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继石油之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金融业成为人类文明新的引擎,投资银行业开始被认为是值得选择的就业去向,吸引了大批诸如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的精英。而在今天,随着计算机技术进步而伴生的极客文化正在全面接管这个世界。

回顾历史上那些影响世界的商业巨子便更能体会时势造英雄的含义。19世纪末是全球范围内交通和能源大发展的时期,那个时代最赫赫有名的商业巨人是洛克菲勒和卡内基,前者因垄断着石油而富甲天下,后者则借助美国铁路革命的东风成为钢铁大王。在他们的时代,谁掌控者资源谁就主导了商业。

20世纪前期的亨利·福特则是伴随汽车工业的兴起而声名鹊起,福特所处的时代基础交通网已经基本成型,汽车开始走入普通百姓家,相对于上一代企业家宏观的视野,福特那一代人更加关注服务好作为个体的人,并与GE、西门子一道引领了20世纪前半叶的以汽车、飞机、电器为代表的制造业大发展。

二战后相对和平的环境和全球范围内自由贸易风潮为现代化的贸易,尤其是面向消费者的零售业的繁荣提供了土壤。这个时代商业的佼佼者是沃尔玛的创始人山姆·沃尔顿,和他相似的还有肯德基和麦当劳的掌舵者,借助全球化通过连锁经营的方式他们将小小的餐馆和超市开遍全世界。

贸易的繁荣带动了金融业的发展,20世纪70年代之后,华尔街的影响力与日俱增,20世纪80年代开始,哈佛商学院等名校最优秀的毕业生都选择了进入金融行业,投资银行家、证券公司高管成了无数人羡慕的对象,“股神”巴菲特的影响力更是世人皆知,2008年从未涉足实业的巴菲特竟然超越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这也成为金融业主导世界的标志性时刻。

2008年因次贷问题引发的金融危机让延续近40年的“华尔街神话”开始被重新审视,光鲜的华尔街开始被越来越多人指责为贪婪、寄生虫——这背后也折射出商业思潮的变化:文明的进步最终依靠的决定力量应该是实体经济,而实体经济持续发展则必须依赖科技不断的创新,而不是仅仅盯着K线图玩一些数字游戏。

信息时代开启了人类社会演进的新阶段,信息和信息技术作为新的资源和工具让很多极客得以跳出传统商业的路径依赖。这个时代的成功者身上将和传统的商业巨子有着更加明显的区别:他们也许不够稳重、不够圆滑、甚至不像他们前辈那样在复杂的社交关系和资源圈子面前游刃有余,但是他们必须具有聪明的大脑和极强的开创性,他们是重新定义商业规则的一代,近乎偏执地追求完美,不断创新的能力将使他们登上商业世界的顶峰。

这也让天生热爱科技创新的极客们开始成为后金融危机时代世界的主导,极客精神成了文明继续发展的新的发动机。

2008年出身草根的参议院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在他的竞选资金中,超过85%通过网络募集,当借助刚刚兴起的Facebook平台,奥巴马获得了200万好友,他也被称为历史上第一个互联网总统。2011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强势推出美国国家互联网战略,将鼓励互联网创新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希望借此带动美国走出金融危机。

而这个时代商业上最有影响的人同样有着鲜明的极客气质。2011年,苹果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而在这份全球最值钱的公司榜单中,谷歌、微软、亚马逊、Facebook这些科技创新公司随处可见;这个时代的商业偶像从乔布斯到佩奇,从布林再到扎克伯格,他们和历史上的商业巨人相比更加信仰科技的力量,而对于改变世界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抱负。而商业的成功是其实现这个目标的必须路径和某种程度上的副产品。

例如,早在Facebook创立初期,扎克伯格就和他的伙伴们大胆宣称“让我们共同建立持久的文化价值,并且为了从前人手中接管这个世界而全力以赴”。在2007年的“Facebook社交广告营销大会”上,扎克伯格就开门见山地谈道“每一个百年,人类社会的媒体形态都会迎来巨大变化”,在他看来,在这个百年不遇的巨大变革面前,Facebook的使命当仁不让。

这种改变世界的巨大抱负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这一代极客们的生活方式。纵观这群科技极客们的兴趣爱好,他们当中很少有人热衷于享受豪华的私人飞机,奢侈的游艇和香烟美酒,他们大都是牛仔裤加运动鞋的简单装扮,尽管身家数亿却在生活中如清教徒般朴素,唯一让他们沉迷的似乎只有对世界的改变。

这群人的终极目标和永恒动力不再仅仅是实现财务增长,而是对世界的深刻改变,商业的成功是实现其理想的必要手段而绝非全部。作为开创性的一代,他们只是原有秩序的打破者,这种使命感带来的创新的颠覆也正是极客们能在新世界中创造出奇迹的核心。

这种极客气质正在重塑着许多传统行业,从零售到汽车再到房地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积极的拥抱技术商业大潮,开始用自我颠覆的方式接受极客精神。对于许多人来说,他们也许并不懂得如何编程,但是当他们将把目光不再局限在财务报表中,在内心深处信仰科技的力量,用不断的创新去让自己的生意和世界更好一点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在了通往极客的路上。

斯蒂夫.乔布斯

年龄:56岁

事件:在短暂的56岁生命中,这位孤独的科技先知先后改变了PC产业、数字娱乐产业、音乐产业和出版业。并留下了一家作为神一样存在的令消费者顶礼膜拜的高科技公司。

Geek语录:Stay hungry,Stay foolish

座驾:奔驰SL55 AMG,从未上车牌。

点评:没有人确切知道为何老乔用这款并不很酷的车。有人猜测,这是一辆经他自己改装的高科技跑车。至于车牌问题,人们都相信是因为加州的车牌字体实在太丑了,乔布斯不会忍受用一块糟糕的车牌玷污一辆漂亮跑车的美学外观。

比尔·盖茨

年龄:57岁

事件:微软公司创始人,其发明的Windows操作系统至今仍然统治着世界上大多数个人、企业和政府的电脑桌面。

Geek语录:我希望自己有机会编写更多代码。我确实是在管闲事。他们不许把我编写的代码放入即将发布的软件产品中。过去几年他们一直在这样做。而我说将加入他们行列,利用周末编写代码时,他们显得很诧异,确实不再像以往那样相信我的编程能力了。

座驾:保时捷911敞篷版;保时捷959以及一辆代步的福克斯Coupe版。

点评:比尔盖茨对保时捷959似乎更情有独钟。他那辆1988年款的959老车,因为排放不达标和没有碰撞安全级别证明,这辆车在加州一直禁止上路行驶。直到被禁将近10年后,克林顿签发了一项联邦法令,允许盖茨合法的驾驶那辆老保时捷959。甚至有传言说,盖茨和保罗·艾伦为了能够合法也开着这一款车上路,甚至开发了一个程序用来进行虚拟碰撞试验,从而获得至关重要的碰撞分级证明。足见盖茨是多么喜欢这款车。

马克·扎克伯格

年龄:28岁

事件:Facebook创始人兼CEO。2月份,Facebook提交上市申请,拟融资50亿美元,这是互联网行业迄今为止最高的IPO融资新纪录。按Facebook估值1000亿美元计算,马克·扎克伯格拥有240亿美元身家,是全球最年轻的单身巨富,也是历来全球最年轻的自己开创的亿万富豪。

Geek语录:今天,我们的社会走到了新的临界点。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大多数人都能够使用互联网和手机的时代——它们是分享所思、所感和所为的基本工具。

座驾:Acura(讴歌) TSX

点评:扎克伯格在衣食住行各方面都有着与其年龄不相称的节俭风格。当年,他看上了邻居开了35年的旧宝马,并在宝马的挡风玻璃上贴了一张便利贴,写到:“你的车卖吗?”这一腼腆的“收购”请求被拒绝,扎克伯格索性就一直开着自己这款老讴歌。

拉里·埃里森

年龄:68岁

事件:世界上最大的数据库软件公司Oracle的创始人兼CEO。不可一世的他甚至在当年耶鲁大学的毕业典礼上令人瞠目结舌地鼓吹“读书无用”论。

Geek语录:有一句老话说:“你们为什么爬这座山呢?”“因为这儿有这么一座山。”这种说法完全是不对的。这不是人们爬山的理由。他们爬山是出于他们的需要,他们很想知道能不能爬上去。我们一直在测试自己的能力,我们对自身的探求是不会终止的。我能做什么事?我能不能完成它?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办?

座驾:宾利飞驰(Bentley Flying Spur);宾利大陆GT(Bentley Continental GT)

点评:拉里埃里森被称为硅谷的老顽童——热爱战斗机驾驶和帆船运动,口无遮拦。他与乔布斯至少有几点是一致的:私生子,极度傲慢,热爱东方哲学,以及驾驶稳重的跑车。

迈克·戴尔

年龄 47岁

事件:戴尔(电脑)公司创始人兼CEO。依靠“卖电脑”的生意获得巨大成功,把Dell一度打造成为世界销量第一的PC品牌。如今已经成功转型企业服务。

Geek语录:微软的新品就是“印钞机”——盖茨开发出的视窗成了“印钞机”,戴尔公司不能,康柏公司也不能,因为他们没有新品,但是苹果拥有新品,苹果因此就有可能成为“印钞机”。所以,我们和其他PC公司拥有同等的市场机会。

座驾: 2005款悍马H2;保时捷Boxster

点评:严格上说,与硅谷其他大腕比起来,迈克·戴尔并不是一个极客而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与此身份颇为映衬的是,实在想象不出还有哪位IT业巨头会开悍马这种车了。

谢尔盖·布林

年龄:39岁

事件:谷歌公司联合创始人,谷歌神秘实验室——Google X的负责人。2004年谷歌上市,谢尔盖·布林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年仅30岁。历史已经证明,他与拉里·佩奇创办的谷歌公司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公司之一,它直接带来了信息革命,并将创新精神发挥到极致。

Geek语录:科技是含有民主概念的机器。因为随着硬件和软件的进步,几乎任何东西你都可以自行添加,这意味着在我们有生之年都能拥有同样力量的工具。

座驾:Tesla Roadster(电动车)和丰田普锐斯(混合动力车)

点评:没错,这两款车的共性是同为高科技产品。身为谷歌创始人的布林不可能不对他们产生兴趣。布林领导着谷歌的各种新奇科技的研发,其中包括自动导航的汽车。

拉里·佩奇

年龄:39岁

事件:谷歌联合创始人,现任谷歌CEO兼产品总监。其发明的PageRank搜索技术在创造了一种颠覆性商业模式的同时,成功地将人类获取信息的效率大大提高,不亚于发明印刷术。

Geek语录:我知道这个世界看起来已支离破碎,但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在你的一生中可以疯狂些,跟随你的好奇心,积极进取。不要放弃你的梦想。世界需要你们。

座驾:Tesla Roadster(电动车)和丰田普锐斯(混合动力车)

点评: 佩奇大学期间即是密歇根大学“Maize&Blue”太阳能车队的成员。对新能源车的热情,已经使得他将其作为了谷歌的重要研发方向。

许朝军

年龄:32岁

事件:16岁进入清华的天才少年,20岁即成为ChinaRen网站的创始团队成员,一路管理人人网和盛大边锋集团,目前正率领自己创办的点点网低调前行。

Geek语录:创业公司要有一年成长10倍的勇气。

座驾:Jeep牧马人

点评:许朝军重视品牌和车的气质,他认为Jeep代表了一种桀骜不驯的个性,而Jeep牧马人是他的最爱,“一辆纯粹的车”。

吴刚

年龄:36岁

事件:手机游戏届老兵。2011年凭借从Web游戏移植到移动终端的策略类游戏《二战风云》获得中国区App Store年度收入的国人开发者冠军。

Geek语录:情景是手机游戏手机应用的重点,做产品的一定要模拟用户在使用产品时的情景。

座驾:保时捷911和宝马M3

点评:梦想是拥有法拉利F12,原因是他“追求速度,追求完美,热爱那种被压榨到极致完美的机器,并且欣赏品牌的历史传承。”

杨勃

年龄:43岁

事件:网名“阿北”,他一个人花费了3个月时间独自打造了“豆瓣网”,并想要把豆瓣做成世界上最伟大的“生活发现”网站。豆瓣网以独特的气质和慢成为中国互联网生态圈里非常有特点的生物。

Geek语录:豆瓣是长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对于我来说,产品的运营就是不运营,因为所有的运营都包含在产品设计本身里了。

座驾:现代圣达菲

点评:对于苹果受虐狂,马桶上看书没完没了,看电影嘘观众,出门前满屋子转, 过马路不看车的阿北,在选择汽车上有自己质朴的逻辑吧。

季逸超

年龄:19岁

事件:App Stores 下载猛犸浏览器时,苹果会提醒使用这款App你必须要大于17岁。不过这个全球有着20万用户的应用,其开发者季逸超当时才上高三,还没到17岁。

Geek语录:创新是我的源泉,我不想在我临死前那一瞬间觉得我这一辈子都在走别人的路。

座驾:目前喜欢尼桑GT-R,兰博基尼

点评:兰博基尼的这种风格影响了季逸超在软件GUI设计的思路,甚至猛犸浏览器的底栏形状就是来自Gallardo的车头。

王微

年龄:39岁

事件:土豆网创始人,是最早的视频分享网站,也是国内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视频网站。王微是一个很难定义的人,他写过畅销小说《那年夏天》,做过思考系统和拆迁问题的话剧《大院》,就在土豆与优酷大打出手的时候,王微卖掉了自己的公司。

Geek语录:在我们还能做着梦、活在梦里的时候,尽我们所能,做有趣的梦,也活有趣的梦。

座驾:比亚迪F6(配司机),现代ix35

点评:真的很不按常理出牌,也很有趣味。

陈昊芝

年龄:34岁

事件:中国互联网领域的连环创业家,没有上过大学的他连续创办(或参与创办)了卓越网、爱卡汽车网、盛世收藏网、译言和触控科技等公司。目前,以捕鱼达人和CocoaChina开发区者社区为先锋产品的触控科技。

Geek语录:简单的极限是一种追求也是一种坚持。

座驾:雷克萨斯IS300和普拉多,渴望拥有宝马M5、 奔驰新CLS (轿车),以及雷克萨斯的LX570(SUV)。

点评:陈昊芝是Hi-Fi发烧友,而雷克萨斯全系列标配Mark Levinson(马克·列文森)的音响系统,这是美国Hi-Fi品牌的顶级产品。

王小川

年龄:39岁

事件:搜狗公司CEO,在清华大学就读时就加盟ChinaRen并领头开发了基于搜索引擎的开放式目录推广平台,之后随着ChinaRen加入搜狗,领衔开发了搜狗搜索引擎、输入法、浏览器等为大众所熟知的产品。

Geek语录:我问自己,我需要做些什么,改变些什么?如今,我有自己的“大计划”!

座驾:奥迪A6L

点评:奥迪A6L是公司的,他并不喜欢,他以前买过一辆捷达,之后2005年升职后又开了一辆volvoS40,他未来想要一辆拉风的保时捷跑车,和一辆有高科技含量的车。可在考虑这些之前,他想要先带领搜狗完成更大的目标。

程炳皓

年龄:40岁

事件:2008年,凭借病毒式传播营销和“好友买卖”、“偷菜”等几款简单却能吸引白领的小游戏,开心网几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蹿红中国互联网,很快成了中国社交网的主流网站。

Geek语录:互联网竞争比以前变得更激烈了,这种危机不仅来自竞争,也来自用户的压力,用户比以前更“喜新厌旧,薄情寡义”,这个时候创新更重要了,基于用户的创新。

座驾:迈腾

点评:迈腾是原汁原味的德国车,外表低调内力却是很技术派,很符合程炳皓低调的外表和澎湃的内心。

本文系作者 wangwei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wangwei
wangwei

记者

评论(6

  • 木子上品 木子上品 2012-04-27 07:04 via pc

    创意,能做成产品并推向市场才是王道

    2
    0
    回复
  • 破戒僧 破戒僧 2012-04-25 15:33 via pc

    一楼评论很赞,呵呵。

    1
    0
    回复
  • peng peng 2012-04-23 15:57 via pc

    真是在给车做广告。既然这样,我也发个自己的广告:朝麦设计,中高端平面设计及网站设计优秀团队,欢迎咨询18610018966王鹏

    2
    0
    回复
  • 汪斌 汪斌 2012-04-23 08:07 via pc

    有点给车做广告的感觉!

    0
    0
    回复
  • ce04wchy ce04wchy 2012-04-22 21:20 via pc

    历史从来就需要一群离经叛道的人。GEEK文化,赞!

    2
    0
    回复
  • tytus tytus 2012-04-21 10:15 via pc

    黑客的世界,无边又无际,俺摸不着边际了!

    4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