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审视“大家”

摘要: 精致的无病呻吟,不及粗糙的人文关怀,能让一万个人笑出声来却毫无思考的文章,不及一篇能对1个人的人生道路产生重大影响的文章,这就是严肃文章的价值。《大家》的价值输出更应该是让人在阅读之余反思

阅读

腾讯“大家”专栏运作半年以后,7月5日在香港中文大学召开了首次作家笔会,邀请全球中文作家齐聚一堂,共议“写作的可能”。此次笔会吸引了众多媒体和文学爱好者的关注,也使得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重新审视“大家”,发现“大家”。

那么,“大家”到底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网上的中文原创严肃评论专栏。为腾讯大家撰稿的专栏作家,是经过精挑细选才最终入围的,但入围还并不代表会对专栏作家的所有文字照单全收,签约之后的稿件录用标准更为严格,名家稿件被拒的情况并不少见。腾讯大家开始运作半年以来,签约专栏作家229人,原创独家首发1200余篇,计划每年为该项目投入2000万,聚拢中文写作领域最优秀的作家与作品。

 

为什么要做大家?

很多人对该项目的第一印象,很自然就会落到商业模式上,这么大的投入,靠什么来产出?但是,用简单的商业模式去看待腾讯大家,必然处处是错,这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业问题,而是一个融合了影响力、价值提升和品牌拓展的长远战略,一个属于未来的项目。

腾讯大家是要努力打造一档基于互联网的严肃阅读栏目,而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我们知道,线下有影响力的专栏媒体并不少见,如南方周末,而在线上,目前为止唯有腾讯大家而已。因为在互联网上做价值阅读,是很难的,十几年前的比特网曾开风气之先,用高额稿酬聚拢优秀作者,但也逐渐式微,主要原因就是缺乏变现渠道,产出无法覆盖成本。互联网以免费阅读为主,免费习惯已形成多年,想要聚集优质内容必须要有大量投入,而依靠广告必然难以弥平成本。这中间的落差,就是价值阅读在互联网上难觅的一个主要原因,网络媒体多要靠传统媒体资源来支撑大半江山。

腾讯之所以决心做这样一款在目前看来非常反主流的产品,其真实意义仍在于投资未来。互联网发展至今,财力已可以支撑自身优质内容的产生,从而逐步摆脱对传统媒体的资源依赖。而互联网原有的免费商业模式似乎也已面临改变,当越来越多的收费服务逐渐涌现之时,再布局内容就有些晚了,现在开始做才可以在未来取得先机。

此外,从战略上而言,当搜狐身边聚拢了很多明星,新浪周围聚拢了很多名人之时,腾讯也确实需要将一些有影响力的人,例如著名作家,聚拢在自己周围,为自身的媒体形象增色。每一个品牌都有价值高低之分,而能够决定价值高低的,只有人,尤其是作为一个阅读产品而言。有影响力的文字加有影响力的人,能够造就一个有影响力的平台,从而提升腾讯这一品牌的价值。这虽然代价有些大,但腾讯明显能出得起。

 

大家的产品形态

腾讯大家里面的专栏文章,涉及很多厚重主题,有很多文章在当前的阅读环境下是不讨巧的。过去所谓的“可读性”,指的是文章的内涵、深度、文笔、思想等要素是否有质量,而如今快餐时代的“可读性”,指的是能不能让人一口气读下去或者当时笑出声来,至于过后会不会去思考,则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篇写得不错,但并无太大深度的搞笑文章,往往能获得很高的阅读量。文章中再用一些当前的流行词语,解构某个时下众人关注的社会问题,在嬉笑怒骂之余,也可让阅读者放松,并在阅读后不再去想,一段时间后彻底忘掉,再也记不起其中的只言片语。

大家专栏中的文章,与快餐文化并无关联,更具传统意味。除了文体和立意力求严肃之外,内容的深度和思想的张力,也是其特色。一个看惯了网络流行文章的读者,很可能不习惯看大家专栏的文章,这是必然的。过去十几年网民们形成的习惯是,更多将互联网当成消遣之地,而非寻求思想深度和心灵救赎之地。不过,这一习惯并非一成不变,尤其是当互联网发展到一定的节点,呈现出与现实世界进一步融合的趋势之时。

有价值的东西终归是有价值的,美的东西终归是美的,可能这一定律在网上会受到短暂挑战,人们短时间内更愿意去追逐那些每天生产10000字的魔幻和玄幻,但从长远来看,整个大环境会对一些偏差做出自动修正,人总会长大。

 

大家的探索之路

在财力有保障的情况下,腾讯大家不必为生存发愁,只是要想着如何尽最大限度将影响力快速提升起来。剩下的问题,就是选取什么样的文章呈现给读者了。按腾讯大家目前的选稿标准,必然会有很多意外问题的出现,但目前只是探索,因为这是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

有很多人愿意为大家撰稿,因为这里有传统媒体不可比拟的优势,稿费高且支付及时。对大家的编辑而言,压力是显而易见的,用谁的不用谁的,用哪篇不用哪篇,都是个艰难而痛苦的思索和执行过程。曾有编辑为一千字的稿件而写出三千字给作者的解释,也收到过作者为原文所写的字数更多的解释。这么做在效率上确实不经济,但也没别的办法。要在原则、立场、角度和高度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为探索付出成本,是值得的。打造一个有影响力的传统媒体,没有几十年时间难以完成任务,而在网上,这个速度可以加快,却不可能一蹴而就,这里面存在着太多痛苦的磨合过程。大家的整个稿件征发体系,理想中会从传统媒体作法开端,向网络媒体作法靠拢,最终在寻求到两者的完美结合之后,形成一个顺滑而流畅的固定流程,成为大家这个平台上,除作者和作品之外最有价值的东西。

此外,作者资源的拓展,以及主题范围的扩大,也是大家未来要做出探索的主要方向。大家的签约作者并非终身制,是有退出机制的,也不断有新生力量加入进来。而随着社会形势的变化不断调整主题范围,与时俱进,也是颇为艰巨的任务。这一切,都会对大家这个平台构成挑战,唯有适应快速的变化,大家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大家存在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目前大家平台上的专栏文章,最多访问量有3000万,最少只有几千,同为评论,为何会有如此的天差地别?根本原因在于,大家仍没有最终确定最基本的价值取向。而这个价值取向,无需多言,六个字足够:推动社会进步。那些所谓最具魅力的经典文字,打造最有力量的互联网言论阵地、最有价值的网络阅读品牌,终归要有一个终极目标,推动社会进步,对大家而言最为合适。应该把这六个字,放在最显眼的地方。

文字是无所谓魅力和经典的,其背后所蕴含的思想和价值观才是。平台的力量,也只能是来自价值观所传导的力量。精致的无病呻吟,不及粗糙的人文关怀,能让一万个人笑出声来却毫无思考的文章,不及一篇能对1个人的人生道路产生重大影响的文章,这就是严肃文章的价值。

第二个问题,目前大家平台上的作家,代表性仍需加强,因为对立和对抗情绪,正在滋生。大家作者有很多是出自网络,却又和真正意义上的网络作家保持一定距离,与专栏评论者也有明显差别。如果过于忽视来自某一方面的作者,容易形成冷眼围观,孤芳自赏的效应,对大家平台的后续发展不利。

本次香港笔会上,作家们提到较多的一个词是“简洁”,我觉得这有可能是个误区。培根式的简洁明快固然可取,莎士比亚式的唠唠叨叨也自有其魅力。简洁并非写作的主要可能,只是其一部分而已,关键看其文字中想要表达的东西,以及背后隐藏的思想。

当然,对于一个只有半岁的平台而言,存在问题是正常的,没问题才不正常。

 

写作的可能

中文写作水平在下降吗?也许。可能更多还是由于人们的阅读方式发生了变化,更习惯于快餐式阅读,从而整体写作队伍向市场需求妥协了。如果能有更多类似于大家的平台出现,提供丰厚的稿酬,稿件受到严肃认真的对待,中文写作水平也许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会瞬间回来的。

在媒体贫瘠时代,连诗歌都能发挥巨大的作用于社会,而在多媒体时代,正经严肃的评论往往会被无边的信息流所淹没。这是个显性问题,却不是问题的答案。真正的答案是,被互联网牵引着狂奔了20年的社会,对文字作品的态度已出现偏差,而这一偏差最终还是会得到修正的。英国维多利亚时期,各种讨好读者的怪异文体层出不穷,严肃作品无出头之日,但历史已证明,如今人们仍只记得奥斯丁、萨克雷、狄更斯、艾略特、勃朗特三姐妹等名字。

写作当然是有无限可能的,但在传统观念中,似乎唯一不可能的就是使作家致富。作家穷了几个世纪,不想再穷下去了,于是向生存低头。投机者和功利者永远都会存在,真正热爱写作的人,也不会消亡。腾讯大家给热爱写作的人创造了一个机会,使得作家们看到了获得应有财富,维持体面尊严的可能,这是好事。

整个现代中文写作发展至今不足100年,还没有诞生出多少伟大的作品,就已面临成长的烦恼。中文是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足以在未来影响世界,而实现这一目标,则需要很多很多类似腾讯大家这样的平台,能认识到文字和观点的价值,也愿意为之投入,为之努力。

本文系作者 葛甲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葛甲
葛甲

新闻网站主编,互联网分析师。 微信号Gejia021

评论(1

  • 冰茶 冰茶 2013-07-12 11:09 via pc

    领悟中。。。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