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写作的可能或不可能

摘要: 互联网一方面释放了大众的表达欲,每个人都可以在网上发表自己意见。客观促进了大众整体表达水平、写作水平的提升。但另一方面,对专业写作者来说,这可能构成一个巨大的诱惑和歧异,从而导致文字水准有可能处于下降曲线中

互联网时代,写作的可能或不可能

上周末,在香港中文大学参加了腾讯组织的《大家》笔会。笔会主题“写作的可能”,一群文人在一起,不谈赚钱、不谈商业、不谈商业模式、不谈资本,而只谈文学--整整一天八小时的会议,确实所有人都只谈到文学,这是近年来很少有的经历。

会场在江边海畔的香港中文大学一间教室内,位于钱穆创办的新亚书院,开窗见海,有风习习,所谓“文人”,以腾讯“大家”栏目的作者为主,比如港岛著名专栏作家马家辉、梁文道、闾丘露薇、老媒体人邱立本、张晓舟,老相识黄章晋、柴子文等,腾讯方面参加的是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腾讯网总编辑陈菊红、腾讯微博事业部副总经理&腾讯网常务副总编辑李方,腾讯网副总编辑杨瑞春,腾讯《大家》主编贾葭等。

笔会主题“写作的可能”几字提的非常有意思,其言下之意昭然若揭,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上网,人人都能发帖,人人都能当意见领袖的现实背景下,写作,或者说严肃写作、非虚构写作正在变得似乎有些不可持续。在喧嚣的新媒体环境下,还有多少人乐于认真的写作?这是个问题。

“写作”会不会变为不可能?

这并非杞人忧天,至少,我们几十年来--从鲁迅时代开始,一直看到的那类专栏写作正在遭遇裂变,或许哪一天被淘汰也说不定。回想八十年代,写诗不就曾盛极一时,现在有多少人还在谈论诗歌呢?有哪家公司会出来承办一次诗会呢?

与两岸三地的媒体同行们交流,感触到的也是阴云居多。与台湾《中国时报》的老记者朱建陵兄聊两地报业,共同的感触就是看报的人少了,经营困难了,台湾当地纸媒的薪水也不高,至于稿费,我跟香港、台湾的同仁交流,共同的看法就是“太低”,《中国时报》一篇社论5000台币,合计人民币一千多,香港也差不多如此,至于大陆,虽然市场要大得多,也是不堪一提,单靠稿费难以养家糊口已是共识。

香港的老出版人颜纯钩临到退休,却遭遇了传统出版业的黄昏,他说:

我在这个行当已经30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要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以前我们有一些畅销作家,一直都是日子蛮好过的,我们还可以出一些卖不动的书,但是去年到今年,那个情况就开始恶化......我不会建议我的儿子再进出版社这个行业。

都是“狗日”的互联网惹的祸,即便连“写作的不可能”也要归罪于互联网。

比如李方兄就说:

互联网对中文写作构成两种截然不同的走向曲线。一方面释放了大众的表达欲,每个人都可以在网上发表自己意见。他促进了大众整体表达水平、写作水平上升的曲线。但是另一方面,对我们专业写作者来说,这可能构成一个巨大的诱惑和歧异,从而导致文字水准有可能处于下降曲线中......我们遇到了前人几辈子都不会出现的变化浓缩在我们这十几、二十年,我们的写作有没有准备好?如果我们还没有准备好的话,恐怕文字水准暂时下降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

对此我深表认同,互联网勃兴导致的写作随意化、作品垃圾化、立场媚俗媚化是个不争的现实。

以上是我作为一个专栏作者对当下“文坛现状”的看法,也是“大家”笔会的一个现实背景。但同时作为一个互联网观察人士,我的另一个兴趣点在“大家”本身:在写作没落的时代,腾讯为什么不惜人力财力去搞这么一个栏目出来?

按主编贾葭的说法,大家栏目自去年12月底开始运作以来,签约了作者229人,发表独家稿件1115篇,投入该项目一年的预算在2000万元左右,其中最主要的支出为作者稿酬。如果单论稿酬支出,就算把传统媒体都算在其内,估计也能位列中国前十了。

按腾讯主管大家的副总编辑李方所说,《大家》这个专栏设立就是希望把热爱文字和热爱写作的读者聚在一起,建设成一个最高水准的中文专栏平台。这一有关文学梦的说法听起来很漂亮,但估计只说出了腾讯运营“大家”的一小部分想法,至于“大家”为什么会出现在腾讯上,分析如下:

1、腾讯“不差钱”。2000万稿费投入,对传统媒体来说是一笔巨额资金,但对于年净利润过百亿的互联网巨头腾讯来说不值一提;

2、抄底优质原创内容。中国内地的稿费十年不见涨,但物价飞涨,相比之下,专栏作者就显得相当廉价,这时候腾讯只要拿出比其他媒体稍微更具竞争力的稿费,就能有大收获;

3、针对新浪博客。“大家”是专栏性质的非虚构写作,新浪博客其实也是,但后者因为先走一步,同样搞博客的话腾讯就很难超越。但新浪博客是免费的,如大家对作者付费,则更容易吸引到优秀内容,即便短期内无法超越新浪博客,也能给对方造成困惑:到底付费还是不付费呢?

4、腾讯的一张名片。“大家”项目光看营收当然没法平衡,但如果能够打造成中文写作的顶尖园地,它对腾讯网络媒体业务以及整个腾讯集团带来的品牌溢价会很大。

或许,这些都仅仅是理由,而我心底其实有更宿命论的看法:“大家”之所以出现在腾讯,是因为腾讯网内容恰恰有那么几个对严肃写作充满热情的“当家人”,比如陈菊红、李方,杨瑞春,他们都是出身于传统媒体的资深媒体人,想必心里一定都有某种“仝人办刊”的情结,对浮躁的互联网文化有某种反思,对“老”的写作与发表氛围有某种留恋......如果换一个互联网圈混出的总编来,他一定不会着力去运营“大家”这样的产品。

其实,如果换成我,有同样的资源,我多半也会做同样的事。

 

本文系作者 信海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信海光
信海光

信海光,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专注财经、科技领域,曾获中国科技新闻奖,北大《财经》记者奖学金第四期,清华青媒EMBA项目一期,曾任中国《新闻周刊》时政部主编,赛迪网副总编辑等职。

评论(2

  • abc abc 2014-02-13 14:42 via pc

    不错

    0
    0
    回复
  • jinwei jinwei 2013-07-13 00:19 via pc

    (惊讶)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