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App的平台化演进

摘要: 与传统互联网一样,移动互联网的开放路径也是从应用到平台。超级App是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生态环境下自然演进的一种结果,能够突破应用商店、操作系统的钳制与第三方进行初步的联结,互补互利,至少从形态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所以这种演进是可以被指望的。

app

最近,“开放平台”又火了。同一个概念,两年前的重心在开放,今天的重心则在平台。

2011年,3Q大战后的腾讯宣布开放,当时焦点在于开放的态度是否坚决,有多坚决。到今天,开放已经成为互联网平台的标配,人们关注点则转移到了平台上,因为移动互联网来了。

与传统互联网一样,移动互联网的开放路径也是从应用到平台。但目前来看,所谓的App开放平台还在婴幼期——考虑开发、运营、流量互补等全部环节(应用商店、手机助手、地图类平台是单纯的发行平台),目前称得上玩家的只有两个:微信和UC

上周,腾讯和UC分别开了一场关于开放的发布会。腾讯主打开放平台的移动化,除了微信平台,未来移动游戏平台、应用宝、腾讯手机管家、手机QQ浏览器等也将纳入了腾讯的开放计划中;而UC则推出了“UC+”——由网页应用中心、插件平台以及应用书签平台三部分组成,为开发者和传统网站提供移动互联网的运营服务

超级App是个有趣的话题。目前来看有很多疑问,但不管这种形态最后能走到哪一步,都是移动互联网第一轮大跃进之后,业界对于躁动形势的重新权衡。

 

移动开发新阵地

提到移动互联网的开发,一个固定的思维定式是:分成两个团队,iOS和Android一起做了。如果再让他们抽出资源、甚至完全转移阵地来做App平台的接入,那就必须找到能说服他们入伙的理由。

最现实的理由是移动互联网当前的大背景。智能手机用户新增率开始放缓,跟着App Store一起迈入五周年的App经济仍处于巅峰期,但一些负面趋势已经显现:留存率和使用率——用户使用时长不断向少数几个高频App集中,其他大量长尾App几乎无人问津。这种矛盾在研发推广费用暴涨、商业变现不明朗的情况下变得更加尖锐,针对App创业的资本也从“扑倒”变成了“观望”。

对很多开发者来说,开发App已经是件得不偿失的事了。

解决方向有两个:减小成本,提升价值。基于超级App的应用开发看上去就填上了这两个方向:开发成本和用户获取的难度都比传统App小得多,价值层面则得到了高活跃App的流量补助,潜在发行机会超过App Store这种形式。

就像我在《一个无App主义者的意外生还》链接:http://www.tmtpost.com/42623.html里说的:

事实上,用户需要的是服务而不是一个App,他们并不在乎具体的实现形式是什么。未来的移动互联网格局也许会是:少量超级App+大量基于超级App的插件和Web(满足各种通用需求)+大量垂直小众App(包括游戏)。

招商银行、南方航空这些传统服务商已经将微信平台视作移动网站、移动App之外的新阵地。所以蔡文胜才会说:未来一半的App都能够被微信公众账号替代。目前来看,这可能还是一种很夸张的措辞,但长远看确实是有可能的(4.5版中加入的自定义菜单在形态上算是迈开了一大步)。

UC这次发布的“UC+”中有一个网页应用中心,主打Web App这种“超前”形态;还有一个插件平台接入的则是APK(Android传统App),即传统App中只需要加入几行代码,就能与UC浏览器结合调用,获取流量增值。两者结合,同时囊括了两种形态应用的接入。

 

变重还是变轻?

这是一个最有争议的问题,因为用户体验是一个很感官的东西。

如果你现在去各个渠道(App Store、微博、论坛等)找用户对于一些超级App的评价,就会发现有些话是这么说的:越来越臃肿了,这TM不是老子想要的。的确,当产品功能越来越多,UI交互设计难度就会递增,尤其是在屏幕更小的手机上,稍有不慎就可能给用户带来焦虑感。

“所以App就应该垂直,功能多了就拆出来,别叠加。”这是很多产品经理下意识给出的解决方案。但事实上,这种做法只是转移了用户的焦虑感,而并非消除——想想手机桌面上堆积如山的App,还有隔三岔五的升级……

能减轻或者消除这种焦虑的架构其实就是“开放”本身,或者说定制化。例如,“UC+”只保留并强化最底层的浏览功能,其他所有功能全部“Web化”、“插件化”、“书签化”,潜伏在外围第三方开发者那里,由用户自行选择添加。

也就是说, App本身的轻重是可控的,用户体验是与自身感官需求完全匹配的——承重能力强者可随便添上几百个插件,极简主义者就只保留一个浏览器内核吧。

微信应该也是同样的思路在平衡“重与轻”的矛盾,但困难之处在于尺度如何把控。IM的强关系社交属性决定了其私密性极强的基因,这其实是与“开放展示”的属性是相悖的,很容易造成用户干扰——这也是为什么腾讯不断更改公众平台政策,并且直到都没有推出公众账号展示或推荐机制的原因。

 

此外,能够允许接入的应用类型也是有讲究的。这一点我之前提到过:

平台向左,臃肿向右,决定走向的根本因素就是平台化过程是否尊从了产品主基因。因为基因定义了产品要解决的核心需求,以及所对应的目标用户群。

因此,一旦App开始平台化,同样也必须遵循这个规律——提供目标用户群需要的周边服务,解决与核心需求配套的周边需求。否则,就是无意义的功能堆砌。比如,一个天气App,加入“穿衣建议”功能就非常合理;但如果加入游戏频道,那才是“臃肿”。

超级App是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生态环境下自然演进的一种结果,能够突破应用商店、操作系统的钳制与第三方进行初步的联结,互补互利,至少从形态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所以这种演进是可以被指望的。

当然,对开放者的态度也很重要。就像电影《教父》的一句台词:不照顾好家人的男人,根本就算不上是男人。

本文系作者 王哲玮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王哲玮
王哲玮

前平面科技媒体主笔、体育委员,食品粉碎机。

评论(3

  • 尤达笔记 尤达笔记 2013-07-12 10:27 via weibo

    又在鼓吹超级App与平台化,按你这理论,世界上只剩下火锅与乱炖两道菜了,其它的菜都可以融入这两个平台化的大菜中。超级App与平台化都只有一个度,长尾App也有它们存在的市场。

    0
    0
    回复
  • 龚建辉---LED工程灯具厂家 龚建辉---LED工程灯具厂家 2013-07-12 08:11 via weibo

    [威武]//@说谎的常春藤: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丁锋锐 丁锋锐 2013-07-12 08:07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