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沉思录》:互联网的精神和信仰

摘要: 有人信仰金钱,有人信仰权利,有人信仰领袖,我信仰互联网。 信仰不是告诉我们未来的先知,信仰是告诉我们不能做什么的严父。

有人信仰金钱,有人信仰权利,有人信仰领袖,我信仰互联网。 信仰不是告诉我们未来的先知,信仰是告诉我们不能做什么的严父。

从TCP/IP协议开始,internet就具备了高度的自由,底层协议的开放性和简洁性带来了网络世界的扩展性和可复制性,链接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让人类摆脱物理空间带来的沟通阻隔,解放了地球的时空维度。

互联网的最早前身ARPAnet(1969年9月2日)来自于美军的军事指挥系统分散分布需求和研究,并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1983年引入 BSD UNIX,由NFS在1986年扩展出NSFnet广域网。互联网从诞生的那一天就是分布式的,军方的抗毁灭打击的防范思路成为互联网底层安全性和分布式 的设计基石,而在今天拥有数十亿台计算机的互联网时代里,信息的分布式和自由度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结构的一部分。

开放、自由、协作、分享成为互联网世界的精神和信仰,开放是前提和心态,自由是动力,协作是需求,分享是贡献,从yahoo 、google、facebook身上看到了互联网从获取信息的工具、知识更新的通道,进化到互联网就是人类社会自身的结构化再组织。在这里,我想说,互 联网的发展路径是“是他们的、是我们的、是我自己”,互联网从结构主义中诞生,在人本主义中成熟。

开放是一切的前提。如果yahoo要付费才能阅读,如果google需要付费才能搜索,如果facebook付费才能社交,互联网就不会发展到今天 的繁荣和自由,开放性是互联网基础服务的必备属性,伟大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在开放中走向桂冠。当一个行业的大多数企业都在封闭围墙的时候,这个行业将迎来大 的衰落或崩溃;当一个国家在体制和经济上都过度依赖封闭围墙的时候,这个国家将迎来大的变革或消亡。

人从母体中来到这个世界,本来是从狭小的空间来到自由宽广的世界,而现实的世界中有太多的教条和律令让人变得死板、懦弱、虚假,太多人生活在他人设计的轨道上做周而复始的圆周运动。互联网是自由的,人们在成长和发展的道路上,可以自由选择不同的节点,认知世界也不再停留在独裁者们的教科书上,改变世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改变我们自己,“change”这条指令的发出者必须也只能是我们自己。

现代社会是钢筋混凝土的格子社会,建筑开发商不会在每层楼房里单独划出一个开放交流空间,狭小的生活社区也根本容不下多少人站立,在这样一个被设计、被格子化、被一切的现实国度里,走出去的唯一通道就是互联网。互联网把人链接起来,人们可以选择不做那个格子孤岛,只要你愿意,互联网可以让你和他人链接并协作,现实物理世界的狭窄、现实世俗世界的冷漠都阻挡不了你我他的协作,不仅仅是工作和商业,更是信任。

一切不平等来自于权利分配。拥有权利的人会享有信息和机会不对称的巨大优势,并形成权利集团,他们内部共享战利品,而不是分享给普通民众,这种社会现象有一个霸气的名字叫独裁。互联网的分享精神让人们拥有免费或其他低成本获取信息的机会和通道,让权利分配更加自由和平等,也让世界更加透明和可爱。当然,信息的合法拥有者(如私有财产)也有不分享的权利,而信息的代理掌管者(如非机密领域的公务员)有分享信息给公众的天然义务,在公共领域里,不分享就 产生不平等,没有人喜欢不平等的待遇。懂得分享的人是最终的胜利者。

践行互联网精神,这是我的态度。

有人信仰金钱,有人信仰权利,有人信仰领袖,我信仰互联网。互联网改变着生活,改变着世界,我们每一个网民都是互联网的参与者,我们影响着别人,也被别人影响着,信仰不是告诉我们未来的先知,信仰是告诉我们不能做什么的严父。当信仰已经变成稀缺品的时候,我们更要坚守信仰,因为这比金钱、权利都更让人尊敬、更让自己尊敬,至少我们要做让自己尊敬的人。 

原文地址 http://www.xiguagg.com/node/95

本文系作者 柳华芳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柳华芳
柳华芳

互联网品牌管理、移动和社交研究、电子商务从业者、 西瓜世界创始人、《互联网沉思录》年内出版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