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搞创作?宣传部长告诉你什么是Facebook文化

摘要: Facebook’s Minister Of Propaganda,这似乎从来不是一个美国公司的部门称呼,我深深地觉得,这家伙在讽刺,不过文章还是很好看。Ben Barry这个宣传部长干得真是,风生水起,有声有色。

 

老实说,看到快公司的这篇文章标题,我呛了一口水。Facebook’s Minister Of Propaganda,这似乎从来不是一个美国公司的部门称呼,我深深地觉得,这家伙在讽刺,不过文章还是很好看。Ben Barry这个宣传部长干得真是,风生水起,有声有色。

Ben Barry 也许只是facebook《小红本儿》杂志的幕后人物之一,但作为公司模拟研究试验室(Analog Research Lab)负责人,他是名副其实的文化领袖,在他带领下,一众员工将公司内部文化做的风生水起。

现在是Facebook纽约办公室的午餐时间。不大的公室里,主要员工都是销售员和工程师。员工们在享用盘子里的牛肉三明治和沙拉时,一个身穿T恤的人正霸占着乒乓球台,不怎么说话。这引来了员工们的好奇和注意。这个人正一手托着亮橙色的颜料托盘,一手印制丝网海报,海报上印着标语“喜欢者自然会喜欢”。

他并没有进行自我介绍,也没怎么解释印刷过程,只是邀请周围的人自己试一试印一张海报。正在用餐的员工们按捺着兴奋之情,自发地排成一队。他们开始向Ben提问,并很快发现亲手印刷一份自己的海报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角落里,办公室一侧,身穿蓝衬衫的午餐服务生向这边投来讶异的目光,就像惊讶于facebok如何能如此成功一样。

人们很容易喜欢上Ben Barry,因为他总是能让你想起高中时代的某位这样的好友——相对于考试成绩和毕业舞会,他更关心的是旧唱片、魔术卡,或者漫画。不了解他的人可能会觉得他很害羞或不爱说话,但熟悉的人会知道,一旦有感兴趣的话题,他就会口若悬河。

在Facebook,类似的创造性活动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在Everett Katigbak的帮助下,Barry帮助公司创立了“模拟研究实验室”。换句话说,Barry自己承认这个模拟研究实验室只不过比印刷工作室听上去好一些。这个小印刷室靠近facebook的Menlo Park设备,里面摆满了丝网印刷设备,2台凸版印刷机,1台激光切割机,还有1台速印机。这台速印机结合了丝网印刷机和激光印刷机的功能,主要是给大工程使用的。

实际上Barry百分之五十的工作都十分传统,主要是维护品牌标准;另外的百分之五十的工作是通过Barry称之为“东西”的自我探索来加强公司文化。这些东西各式各样,包括印刷有雄心壮志的海报(他看到什么喜欢的标语就照搬来),也包括向建筑师们咨询facebook的工作环境,再到他今天中午的所作所为。这些都充分得到了facebook那些典型工科思维方式的员工们的肯定,他们不惜双手沾满颜料,也要参与到这项艺术创作里。

“网络和数字化通讯已经成为信息传播的主要方式,但很多特定的东西只有被制成有形物品时,他们的重要性才会凸显出来。这就是这些动手活动的难得之处。”Barry说,“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我认为,在互联网日益吞噬传统印刷的时代,能够留存下来的只有真正高品质的东西,并且成为一个引起人们关注的重要信号。”

Barry 在翻弄他的各种发明创造时,我突然想到,大家很容易(准确地说是一直)将模拟研究实验室当做Facebook的官方宣传媒体。最近Facebook的用户数已超过十亿,小红本儿已经变成实物(我确信这名字有点讽刺意味)摆在了每个员工桌子上。我不能透露书中的具体内容,只能说这是一本很美的小书。书中有世界各地的照片,数不胜数的原创而富有灵感的小笑话,这些笑话体现了Facebook平凡的起源,孜孜不倦的职业道德,以及黑客精神。而这本小红书的名字就叫《Facebook:并非生而为一家公司》。

在很多大公司,这样的小书会被无数的公司委员会根据许可进行修改,删去核心真实的文化信息,为了迎合人力资源和总裁等人,而失去了原有的精神。对于Barry来讲,他要做的就是和一个设计师组建团队,并申请一定的经费而已。他们还请了一位广告撰写人,从Mark Zuckerberg那里获得了一些反馈,然后就开始在“一个月的实践中曲折前行”。

“生产这样的东西收益很有限,所以我们要进行推销”,Barry告诉我,“就像我们经常说的,‘嘿,这会非常棒。’”

也许只是因为Barry让我想起了一个高中朋友,但我确实认同他关于这种无拘无束的创作过程的解释。关于公司内部文化建设,他大概是最杰出的贡献者之一(如果不是最杰出的那一个)。但是说起宣传部长的工作,Barry做的可不好。facebook任何一个员工都可以一夜间毁了他实验室的设备,正如每个人都可以拿一罐喷漆在办公室的墙上涂鸦一样。

“每次有人发邮件给我争取我的同意时,我都会笑”他说,“我可不是门卫。尽管去做吧”。

回到加利福尼亚,Barry和另一位设计师每周教一次丝网印刷课。我从未想过要把教育融入到计划里来,他解释道,但是模拟研究实验室已经成了我们公司最受欢迎的地方。

“刚开始时人们会发邮件给我说:这个做成海报一定超棒!可是我没有时间印刷。我会说:你们为什么不自己过来印刷呢,我可以教你们怎么做。”没想到,这个做法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我们facebook的员工更加团结了,人们觉得这个海报是属于自己的。他们看到这些都是手工制作,而不是从哪个打印机里吐出来的。这给他们提供了新的视角来观察周围的美好事物。

现在他希望进一步推广丝网印刷的培训课程,训练出一支facebook员工自己的“小部队”来做丝网印刷老师。这个计划将在公司中创造出一种艺术文化氛围,让丝网印刷持续发展下去。而facebook十分鼓励这种创新精神。这也是当初facebook迁往Menlo Park时,Barry要求保留公司白色的墙壁,不要做任何装饰的原因。

“我们在以前的大楼工作了很多年,那里保留了很多这些很酷的东西。当我们要搬到这座大楼时,公司中的全体员工都吓了一跳。这里的白墙让人感觉哪里不对”,他说,“但很重要的是我不想事先为员工选好墙面,因为员工们对他们的环境有拥有权和自主权。因为我相信人们只有控制了实体空间后,他们会有勇气开发新产品。”

实验室正在进行的一个项目叫做艺术家的驻地,在这里员工们可以看到模拟创造的更多形式。我们邀请那些带有本公司“黑客气质”的艺术家来facebook参观,在这2到6周的时间里在Facebook进行创作。

“我们努力做到仅把他们邀请他们过来,然后说:这是园区,这是钱。你想做什么?而不是说:我们想让你在这画一幅壁画,那里做个东西”Barry说,“他们在这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 • • •

 

直到facebook中午吃饭的人群散开时,我才意识到为什么每个人都想尝试印刷,为什么有人叫Barry在他们的海报上签名。“把它发到易趣上”他们说。整个人群都笑了,Barry在他们中已小有名气了。

甚至在我这次拍照时,我可以感到整个房间都有模拟艺术的光环效应。整个过程周而复始:一个人挽起袖子,紧张地在纸上滚动着颜料。等他拿开屏版,看到自己的作品后,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他们深刻领会了印刷的小小奇迹。过一会之后,他们的喜悦之情又转为审慎之色,我发现那些销售人员和工程师们对他们海报的任何瑕疵都十分认真。最后他们会问下次如何才能做得更好。

本文系作者 译小妞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译小妞
译小妞

酷爱翻译的唯美小丸子,翻译界的小灰机,理工妹,超宅科技控。

评论(2

  • 舟木攸 舟木攸 2013-10-08 16:44 via weibo

    记得当年诺基亚如日中天时,也有很多类似这样的——我们是创新型的公司。好吧,引用之前钛媒体某一篇文章的引言:当一个因果关系极少在我们周遭发生时,我们的大脑会很有信心的把这极少的采样拿来扩大解释成通例。不好意思,我这只是认为这样的方式不是所谓的企业创新,只不过是企业为了满足一部分员工的其它需要而做的花样。你认为这是创新不过因为它是facebook,还有这花活儿好玩罢了

    0
    0
    回复
  • 赵乐米 赵乐米 2012-11-27 15:13 via weibo

    哈哈,坐车的时候读到这篇文章真欢乐!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