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多克的“拆分”法

摘要: 默多克最近面临两桩拆分事件:其一是新闻集团将拆分成两个公司,其二是和邓文迪离婚。新闻帝国未来可能会更偏重娱乐事业,特别是在默多克故去后。至于邓文迪,默多克和她的离婚未必不是“爱的表现”,邓有可能获得近10亿美元的分手费,虽然这只是利益。

 默多克

传媒大亨默多克近期面临两桩拆分事件:其一是新闻集团将于6月28日拆分成两个公司,其二是他将和第三任妻子邓文迪“拆分”(离婚)。

网上很多人都关心邓文迪这个人,并认为邓文迪对默多克影响很大,但默多克在中国虽然名声很响,其实太多人并不了解这个人。读一读迈克尔沃尔夫的《一个人的帝国》是对默多克的了解有好处的。

正如这本书的标题“一个人的帝国”,默多克这个来自澳大利亚的倔老头,在新闻集团内是相当的说一不二。他并不容易被邓文迪影响,尤其是一些很深的三观问题。有可能在邓文迪的要求下,他在一些表面的事情上(比如家中装修,其实这个装修还是默多克的风格,邓文迪未必满意)做一些迁就,也在邓文迪的帮助下,和一些头面人物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但对新闻集团的商业发展,默多克依然我行我素。邓文迪在和默多克结婚时,按照默多克与第二任妻子安娜的离婚协议,就排除了邓文迪所育子女对新闻集团的控制权。在新闻集团拆分时,我们便看到了这个结果:邓文迪与她的两个女儿只是受益人:她们能享受红利,但没有任何投票权,无法左右公司的任何行为。

默多克这个人,按照沃尔夫的描述,是一个很古怪的人:他并没有太宏大的诸如要改变世界促进文明之类的理想,唯一的理想就是赚钱。

英国的上流社会看不起默多克,皇室对默多克更是厌恶有加(不过布莱尔和默多克关系不是一般的好),美国人对默多克也颇有微词,默多克从班氏家族手中购买道琼斯和华尔街日报,更是争议不断,被认为是一桩阴谋。纽约时报从来没有放弃过对默多克的批评与嘲弄。但这个来自英国古老的囚犯流放地的老头,从来没在意过别人的看法。沃尔夫甚至这样写道:对默多克的批评越大,他就越认为自己成功。

但如果你把默多克想成一个极端理性极度考虑利益的人就错了,默多克有时候还很随性,比如他一掷千金在纽约花了4400万美元买了一套居所——这个事不符合默多克的性子。而且默多克也很在乎要发出他的声音,旗下的《纽约邮报》连年亏损,但他毫不在意。在The Daily与纽约邮报的内部争斗中,他明显倒向了后者,The Daily由于亏损才关闭的吗?它的亏损比起纽约邮报来,那可少多了。

默多克是一个不会主动“融入”什么圈子的人,他我行我素,沃尔夫形容他是一匹独狼。他所谓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其实是这样的:他压根不想按照别人的游戏规则来行事。从另外一个角度说,他还是在意别人看法的:我不按牌理出牌,但我就是比你们能干。默多克进军互联网,与其说是他意识到未来的信息业在数字世界,不如说他想证明,在互联网,他一样玩得转,别欺负我老了。

相当多的人认为默多克在MySpace上栽了跟头,并以此为据说他不懂互联网。新闻集团在购入MySpace时花了7.5亿美元(包括许诺给MySapce团队涨工资的部分),甩卖时才要价3500万美元,看上去亏了大钱。但事实绝非如此。MySpace将自家网站的搜索权交给谷歌,换取了9亿美元的收入。仅此一项,账目上就可以非常漂亮,还不包括新闻集团成为MySpace主人之后的几年的广告收入,以及新闻集团出品的娱乐产品在MySpace上宣传所获得的利益。默多克怎么没赚钱!说他玩死了MySpace可能不算过分,但说他在MySpace上损失惨重是不对的。至于玩死一个网站,对默多克来说根本不重要。他是一个意图赚钱的生意人,不是一个胸怀文明进步的理想主义者。

重点在于新闻集团的未来。默多克今年已经八十有二,是该考虑继承人问题了。彼得切宁追随他多年,不过默多克一直不太满意这位新闻集团的执行长,终于在2009年让切宁卷铺盖走人。排除了邓文迪的子女后,默多克还有两个女儿(其中长女为第一任妻子所生)和两个儿子。作为一个家族产业,默多克的交棒必定是给自家子女的。

主要是两个儿子,长子拉克伦和次子詹姆斯。拉克伦是一个性格平和、又任性的人,比较易相处而且不喜欢算计,这方面他非常得不“默多克”。97年的时候,默多克曾在三个子女(安娜所生)面前表态说新闻集团未来的继承权属于拉克伦。2000年,拉克伦受命负责美国的报纸,并担当副首席运营官,是新闻集团的第三号人物。不过,实际上,他除了《纽约邮报》外,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属于他的实际事务。最终他离开了新闻集团(保留一个顾问的头衔),返回了澳大利亚。

能言善辩的詹姆斯则一开始很抵触家族生意,但后来成了新闻集团旗下新闻美国数字出版公司的负责人,算是一个拥抱数字经济的人。詹姆斯执掌星空卫视和天空电视台期间,颇得默多克欢心,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詹姆斯比拉克伦更适合继承默多克的遗产。但有一点很奇怪,离默多克和他的权力中心越远,就越容易得到默多克的重视并从中获利。拉克伦学会了这一点,故而回到了澳大利亚。詹姆斯另外一个特点是:他没有什么绯闻,也不太愿意在公众场合发言(他对中国很友好,倒是会说些这方面的公开言论),力图不生活在镁光灯下。

默多克尽管在97年有过表态,但后来应该是推翻了这个念头,拉克伦实在太不像自己了,詹姆斯作为掌门人,新闻集团可能会发展得相对好些,毕竟詹姆斯搞过数字的东西。但拉克伦离开默多克期间,又让默多克对拉克伦重新产生了好感。目前这两个儿子都担任这两个公司的董事,究竟谁是未来帝国的主事人,还不太好说,詹姆斯在新闻集团内部工作时间十数年,在股权安排上,詹姆斯更多一些,可能性会更高一些。

21世纪福克斯公司和新闻集团,二者将分别由现新闻集团旗下传媒娱乐和出版业务构成。拆分的最主要理由是因为新闻集团由于带上了出版这个传统生意,价值被低估了。拆分后,单是娱乐这个部分的市值就有可能和现新闻集团相当:5-600亿美元,加上传统出版部分,默多克的帝国有可能超过700亿美元。

21世纪福克斯公司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依然是默多克,这个部分可能会迎来更大的发展,拆分后的新闻集团董事长也是默多克,确保了他的控制权,不过节衣缩食变卖财产可能是未来最重要的动作。有分析师认为新闻集团可能会变卖一些报纸,比如《泰晤士报》。

默多克对报业是情有独钟的,拆分的一个重大前提是他不会失去对出版部分的控制权。但他的继承人未必,尤其是詹姆斯,并不像他的哥哥拉克伦那样长期泡过新闻编辑室——后来拉克伦在默多克心中的地位下降似乎也说明,默多克清楚娱乐部门是来钱的,而出版部门则是主要让他发声的。窃听事件使得默多克旗下最赚钱的报纸《太阳报》麻烦缠身,默多克新闻帝国未来可能会更侧重于娱乐的发展,而成为一个娱乐帝国,特别是在默多克故去后。

至于邓文迪,默多克和她的离婚未必不是一种“爱的表现”,邓文迪有可能获得近10亿美元的分手费。但这只是利益,邓文迪在新闻集团上的权力,将基本荡然无存。(网易科技供稿)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