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的苹果要“完蛋”?(系列之六:看空苹果的理由)

摘要: 苹果业绩一骑绝尘,而股价却在下跌。原因是苹果在为信息不对称和创新的不确定性买单。事实上,苹果股价反映的不是其发展趋势,而是其潜在的风险。

苹果业绩一骑绝尘,而股价却在下跌。原因是苹果在为信息不对称和创新的不确定性买单。事实上,苹果股价反映的不是其发展趋势,而是其潜在的风险。

乔小斯/钛媒专栏】你也许会注意到,我没有提及第(7)条,是的。那是因为苹果从来就没有形成MBA所欣赏的超稳定的商业结构。我们只有回过头看的时候,才觉得苹果那个时候的股价是铁底,而在当时每个人都觉得苹果可能会随时大跌。

就像没有人知道中国的房价会涨到今天还会再涨一样。当时你认为房价崩盘了,现在看简直是铁底。

现在大家觉得iPhone出现是惊世壮举,但当时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它的确在苹果发布会上迎来一次又一次欢呼,那只不过是因为参加发布会的都是苹果的粉丝,他们欣赏苹果创新的精神和勇气;与之对应的,是外界对苹果的一次又一次质疑。

比如,iPhone首发时,关于摄像头太逊、没有键盘、不能复制黏贴、价格太贵等各种质疑充斥媒体(好处是,直到2009年,手机厂商才惊觉我们完全没做错,给了我们两年发展期);iPad首发时,收获了来自媒体和科技界的最广泛的质疑,我当天收到了800多封邮件,全都在质疑iPad:人们没有办法想象这个新品类能做什么,直到人们用上以后,批评才变成了赞美;现在大家觉得iPhone 4才是真正的创新,但当时每个人都觉得这种直板手机像日韩手机一样没有创意——大多数人都是后知后觉,根据事后的成功去定义过去的伟大,全然忘记了当时曾站在相反的队列里。

追求革命性的创新,就意味着不可能有超稳定的结构。也正是成功的创新,让苹果能够在世界级的规模上,还能够保持30%-40%的高速增长。但对于苹果模式而言,业界的质疑是苹果发展模式不可或缺的一环。就像我一直为苹果确立竞争对手一样:我们模式不同,我们价格昂贵,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还要击败三星,靠什么?只有更加革命性的创新。批评是我们拷问产品、也是我们证明自己的动力之一。如果有一天大家都不再质疑,都确信它是万能的,那才是悲剧的开始。

所有伟大的成功都是在质疑——而不是赞歌——中崛起的。没有人相信苹果有今天,所以它才到了今天;如果十年前大家相信苹果能成为市值第一,也许苹果今天股价早已经崩盘了。

和微软当年登顶时的高市盈率不同,苹果的市值并不能反映苹果的实力和趋势,相反,在真实能力下还要再打折扣。

目前苹果公司的市值大约是4930亿美元,市值总损失达到了1700亿美元。蒸发的市值比一整个可口可乐公司的价值还多;也仅比三星的市值少200亿美元。

在过去8年里,苹果股价每年都会出现幅度介于11%至52%之间的价格回调。对于同等规模的公司来说,苹果的增长前所未见,因此唱衰该股的人总是声称已经见顶、达到饱和。然而,在这8次下跌之后,苹果股价每次都能实现强劲反弹,因为投资者们惊讶地发现,苹果的增长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为什么苹果业绩一骑绝尘,收入艳冠群芳,但股价仍旧下跌不止呢?

——答案是:苹果在为信息不对称和创新的不确定性买单。如果你留意,你就会发现,苹果的股价并非根据其预期,而是根据其以往的业绩而定。

这两个问题,从苹果成立后,就一直存在。人们欣赏我的产品,但不信任我的股票。苹果股价的增长完全是真实业绩推动,可以说没有一丝水分。

按照苹果股票周三11月7的盘中价格计算,该股目前的市盈率只有12.6,创下了该股历史最低市盈率纪录。相比之下,微软的总估值为14.44倍。——苹果股价的增长完全依据过去盈利能力的增长,和华尔街没有任何关系;也和人们对苹果的期望值没有实质关系。而且,人们一旦展望其预期,其不确定性和信息不对称的缺点就会拉低股价。这一点苹果一贯有之。

苹果不符合商业价值投资模型(因此也从未得到巴菲特的喜欢)——如果一个公司的下一款产品可以决定其存亡,你买股票时也会担心些。投资者确定苹果的未来维系在下一个伟大的新品发布上,但不确定它能否成功。这是为什么亚马逊虽不盈利,但市盈率却数倍于苹果的原因之一——亚马逊的模式是理性思维能够理解的;而要理解苹果的模式则需要事实和业绩。

这是创新的代价。即便在我的时代,我们失败的产品也屡见不鲜:还记得Ping吗,记得Mobileme吗,记得失败的摩托罗拉合作手机吗,记得……但是我们的失败,从来没有成为我们拒绝创新的理由。

我为苹果的发展确立了“好莱坞模式” ——一年生产一款产品,倾其所有,然后赚上数以百亿美元的利润。从“制片”到“导演”到“演员”到“观众”,必须要每年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要用一款产品抵挡所有的成功,必须将这一款产品做到极致——直到你想亲上一口。不给自己留任何的余地。

然后第二年,你还要对这个已经看似完美的产品再次创造,从头再来一遍。而且,CEO将和制片人一样,承担项目的全部责任,无可卸责。其下高管亦如是。我们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大脑偷懒、身体臃肿的团在办公室里看报表,然后将责任推给下属。

如果说这种好莱坞模式已经让投资者崩溃的话,那么我打造的保密环节更阻碍了人们了解苹果。人们对未知感到恐惧,但实际上,苹果的保密只为了强化产品创新,公司结构简单得像一个创业公司,其实没什么神秘的。

正是这两个因素,使苹果股价反映的不是其发展趋势,而是其潜在的风险。其发展越快、利润越大,人们对其担忧就越多。比如:一个iPod带来的复兴就打败了戴尔逼近了微软,那么这种增长能持续吗?比如:已经超过微软了,苹果的高增长能持续吗?比如:已经世界第二了这种增长能持续吗?比如:已经世界第一了,利好都实现了,那些潜在的危机是不是也会随之而来呢?

人们把自己无法想象的未来归咎于他人是经常的事。他们想象不出一个已经世界第一的企业如何能够继续保持高增长。就像猜硬币,连续猜对10次正面,这时让你相信下一次,下下一次还是正面,你自己都有些不信了,你会问自己:可能吗?苹果正是希望用整个团队竭尽全力的努力,告诉世界没有不可能。如果不可能,我们就继续努力,使之变得可能,最终影响到更多希望改变世界的人,一起做得更好,让未来更早到来。

理性的人可以完善现在,而无法创造未来——改变世界的都是一群疯子,就像苹果的广告《狂人们》所说的那样。苹果兼具二者:我们用直觉构建未来,然后用理性帮助未来实现。

如果苹果照顾到华尔街,那么苹果就应该是阿梅里奥时代的苹果——推出无数新产品,充斥各个产品线,拿出盈利的各种报表。那样,资本就不再会说,苹果只有一款支柱产品了,但苹果也就死了。

还记得华尔街担心什么吗?产品太贵,iPod一支独大,没有新产品,没有进军上网本……实际上现在被捧为神的乔布斯,从未得到华尔街的青睐,苹果市盈率长期以来没有被高估过。其产品线从未被看好,而其产品发行模式更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一年一款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即使模仿者三星也不敢只做一款产品。

之前,华尔街控制了企业以及企业发展模式,而苹果和谷歌的出现,让企业逐渐回归到企业的本质——创造伟大的产品,而不是创造持续的利润。这二者导致的结果完全不同,虽然在华尔街看来,创造产品所冒的风险可能会带来收益的不确定性。那就去他妈的,让相信和热爱苹果的投资者购买苹果股票,并且赚钱吧。

我从来不在乎公司的股价,现在也不会在乎。苹果不需要向市场发债、也不需要融资,股价的变化和苹果毫无关系,股价的上涨和下跌只是华尔街的逐利者在关心,我们对股价唯一要思考的问题就是:把他们的担心记在心里,在打造下一款产品时,让他们的预言落空。

我到现在也不喜欢库克的做法,我宁愿把资金放在账上发霉,也不希望给那些华尔街的吸血鬼以回报。如果说我现在还关心股票的话,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拆股,将1股拆成100股,每股5、6美元,让热爱苹果的孩子们能够在圣诞节得到100股苹果公司的股票做礼物。他们有权利拥有他们从小就热爱的苹果股票。(全文完)■

本文系作者 乔小斯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乔小斯
乔小斯

世无乔布斯,但留乔小斯。小斯小斯,乔布斯叫你看世界

评论(1

  • 杨文超_deepin 杨文超_deepin 2012-11-26 09:58 via weibo

    苹果要为其早期过份扩张埋单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