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关国家安全,为何“棱镜”们却频遭泄密?这是极客们的自由宣言!

摘要: 斯诺登,不为手中的机密要一分钱,也不把自己当成理想主义者,他是一名个人自治以及远离暴政的信徒。一群像他一样的计算机狂热者,正在用他们的方式,向国家安全体系宣战,捍卫他们理想中自由社会的基石——信息透明和个人隐私。

泄密的极客们

 

小妞这几天被斯诺登的事儿震惊了,看完这篇时代周刊的文章后,我又不震惊了,他真的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一类极客究竟缘何而生?推荐此文:

 

这位21世纪的间谍不为自己手上的机密要一分钱。他不把自己当成理想主义者,而是一名个人自治以及远离暴政的信徒。并非拜中国和俄罗斯的密探所赐,而是线上的网络哲学使他拥有了这一构想,这种于八十年代网络留言板上每一字节的数据酝酿的构想,在九十年的聊天室里逐渐形成,在现代4chan和Reddit这种网络社区趋于成熟。

“公众需要决定这些程序和政策是对还是错。”艾德伍德·乔瑟夫·斯诺登说,这位29岁的前美国家安全局雇员在六月六日承认了他窃取了重要情报和信息,这可能是美国有史以来最为重大的窃取国家机密文件的案件之一。他向媒体爆料的文件里提到了一项重大项目,该项目内容包括窃听美国国内电话记录的项目,并将结果记录在数据库,这一项目是为了反恐与反情报工作。另一项被叫做棱镜的项目,赋予了国家安全局法律上的许可,这一许可使得国家安全局得以记录各大在线服务提供者的需不需,如谷歌,404,以及微软搜寻可疑的国外用户信息。这一秘密项目已进行了七年。

斯诺豋其实“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他在接受传出他故事与华盛顿邮报的卫报的采访中宣称:“我只是一个在那里的办公室里度日的普通人”但曾以一名分析家为政府雇员布兹 艾伦工作的斯诺豋已经不再是一名普通工人了。他引出了140万名美国人控制着军方中高度机密的安全调查以及笼罩着世界的情报阴云这一事实。其中大多数工作者不会用加密的信件联系报纸和活动家以期这能为争取权利的不合作运动贡献绵薄之力,而其中少数几位愿意在联邦法院严密的监视下,放弃自己的住宅,他们年薪12万多年薪的工作、女朋友和自由去披露这个经议员和美国两届总统之手建立的系统。斯诺豋就是这样的人,而这样的人正在改变一切。

 

勇敢的新世界

美国的国家安全体系是为了对抗美国的敌人以及敌人召集的耳目所建立的。而像斯诺豋这样的20名计算机狂热者,怀着自己乌托邦色彩浓厚的世界观将这些假设全部推倒。就如越战时期的反战人士呼吁的,和平而并非战争才是人的自然状态,这群激进的技术爱好者相信透明与个人隐私才是自由社会的基石。而保密与监督则是暴政的大门。而当面对暴政时,反抗是高贵的。著名的计算机黑客,同时也是Reddit建立者之一的Aaron Sartz在对一系列呼吁公开机密文件的通告中这样写道:“遵循恶法是不公正的,我们需要获取信息,不管在何地,都都应有我们的一份并将它与世界共享。“

在流亡至香港的旅店房间中,斯诺登在视频访谈里,带着些许骄傲以及暗示些什么的情绪解释了他所作所为的原因。尽管如他述,他可能会为自己的行为面临被杀,秘密的被CIA带走或者被中方犯罪集团劫持的可能性。他将自己邪路的监视系统描述成“监狱一般的暴政”,并对现有的安全措施失效后可能发生的做出了警告。他希望形成公众舆论上的争论来让信息自由化。他对于自己透出的文件是这么说的:“这才是事实,这是正在发生的。”“你们应该决定我们是不是该实施这一项目。”

三年前,一名22岁的军方驻伊拉克名叫BradlyManney情报分析员为大规模类似的军事与外交机密的披露提供了几乎一致的辩护。在被指控非法向维基解密投了了大量机密文件后,他在2010年向一位黑客朋友的信中这样写道:“我希望人们看到真相,因为没有信息,公众就不能做出精明的决策。”

就如斯诺豋一样,Manning说他最害怕的不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改变世界,而是他们的作为石沉大海。两位年轻人都在911后的安全压制中长大,他们出身于线上时代的聊天室与虚拟群体中,而聊天室与虚拟群体为这种反权威,数据自由的理想得以强化。某些方面上,他们被当做是自由主义者。在他自己和斯诺豋在向Ron Paul捐款时,Manning用这个词描述自己。两个人都不相信自己是叛国者。“信息应该是自由的,”Manning在被捕前写道。后来又附上了关于他自己也不确定他是黑客,入侵者,黑客活动者,泄密者或者什么人,“信息应该公有化。”

 

“我不是一个人”

Manning的情况可能过于极端,因为他完全无视了法律,这一点Manning和斯诺豋可能都已经认识到,“当你颠覆政府权力的时候,这可能是对民主本身迈出危险的一步。”斯诺豋在评论自己行为时说道。华盛顿官方的舆论表示这一动机大错特错,可能带来现实中的损失。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Saxby Chambliss说道“这个年轻人所做的,我可以相当确定的说,一些人会为此送命。”白宫与两党领袖都没有表现出对于这样彻底的数据收集工作的有效性与合法性的关心。而这两边却表现出了追踪斯诺豋并将其送入大牢相当的热情。公众,根据本刊对斯诺豋事件看法的调查,28%的认为任他流亡,而53%的受访者认为斯诺豋该被起诉。

而在斯诺豋与Manning的时代的18至34岁的团体成员中,这一数字就差得很大了,43%认为斯诺豋不该被起诉。黑客活动思潮在世界范围增长,这一思潮大多通过年轻的黑客们利用线上抗议以及信息窃取展开,这些行为扰乱了各色的权力机构。朱利安阿桑奇在四月与谷歌执行主席Eric Schmidt共同接受的一项访谈中对此谈到:“这是周遭发生的一切中最为积极的一件事——互联网上长大并从网上获取自己价值观的网络青年们正在变得激进。”

上文的故事每天都在报纸与法庭中出现。当斯诺豋带着他偷窃文件的缓存数据逃至香港时,纽约一名名为Jeremy Hammnd的28岁黑客被控从私人咨询公司Strafir环球信息服务公司窃取邮件,信用卡信息与文件。Hammon表现出了些许对同黑客活动组织Anonymous一同活动以致犯法的懊悔。在被定罪后他在一个网站上这样写道:“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我相信人们有权知道政府与私人公司在背后干了什么,我相信做的没错。”

在近几年,Anonymous把如MasterCard这样的公司与像美国电影协会这样的集团当做反对开放这一最新的目标。Anonymous有攻击了旧金山湾区轨道交通系统以抗议当地机构关闭手机通讯网络,并集结全世界的盟友攻击山德基,因为其严密的信息封锁。Anonymous窃取了七千七百万索尼的PlayStation账号,使得网络关闭了一个月,以此抗议该公司强制安装在设备固件上的功能。

其他的黑客也将学术部门与法律部门是做工具对象。Swartz在一月份因受联邦法院指控窃取学院电脑窃取并公布了数以百万的法院记录而自杀,年仅26岁。他这么做是为了抗议按页数收费预览的机制。他在尝试从位于马赛诸塞州的收费极高的JSTOR服务器数据库下载大量有版权的文章时被逮捕。“那群被隔离在这些信息之外的认可并非游手好闲之辈”,他在就是否有需要将这些信息公之于众时这么说。

这些“公开资料”的抗议是美国法律下的犯罪,但大多数案件的本性并非司法系统被用来起诉的。当他们发起引起服务器拒绝服务,利用伪造流量是网站过载而关闭的攻击时,这些攻击类似于被第一修正案保护的抗议。其他的则具有这个国家最具先驱色彩的技术革命的本质。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侵入了哈佛存储学生身份的数据库来建立Facemash,而这一网站是Facebook这一身价几十亿网站的前生。Apple创始人史蒂夫 乔布斯把他的朋友做出的小盒子卖给电话公司以欺骗他们来打免费长途电话。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破解了早期的电脑公司账号来享受免费的服务。

在90年代早期,黑客活动组织在比如保证在线网民隐私这样相对更大的目标下建立。一位名叫Phil Zimmermann的黑客利用了法律上规定为“军需”的软件创建了一种名叫PGP的数据加密程序,然后PGP也被禁止出口。对此,Zimmermann利用将他的算法通过MIT出版社出版成了一本书,由于第一修正案保护出版物出口。这一运动在诸如此类的努力中为维基解密的诞生洒下了种子。今天,同样挑战权威的精神依然存在于互联网的大多数中,引导着像斯诺豋,Manning以及Sawrtz这样的人。“这代的孩子背一遍一遍的灌输看起来对他们完全合理的行为是有罪的。”Sartz曾经在哈佛的导师Lawrence Lessig这样说。

Peter Lidlow。就任于西北大学,著有大量网络文化相关的书籍。他认为有两个个完全不相干的思想在近几年被连在了一起。“即有可能和自由主义有关的黑客思潮,也有可能是和反权威政治运动有关的黑客思潮,你将这两样东西放在一起,就像野火一样。”

“我们不是一个人,”Anonymous的标语这样写道,“我们不会宽恕任何人,我们不会忘记,除了我们自己。”现在政府该对此作出回应。

 

线人时代的黎明

在斯诺豋泄密的几天后,86名包括了4chan,Reedit以及BoingBoing成员的阻止天签署了一份公开请愿书。请愿书认为国家安全局执行的棱镜计划是“违宪的监视项目”。一份向白宫投递的关于赦免斯诺豋的请愿书在三天内收到了60000人的签名。乔治奥威尔已有64年历史的反专制小说《1984》销量大增。激进改革运动委员会为斯诺豋的辩护律师费组建了一个基金。最近参与人包括了好莱坞制片人Oliver Stone,如像Maggie Gyllenhaal以及Peter Sarsgarrd的演员发起了在线视频运动,还有几位自由派记者发起了“我是Bradley Manning”的社会媒体运动,这一运动认为Manning只不过是一名应该免于起诉的告密者。

甚至一直在政策方针上走的自由主向硅谷巨头们也进积极跟进,在斯诺豋爆出谷歌,脸书以及微软是棱镜计划的合作者后,这些公司要求司法部披露在此前他们与法庭和做作的户口有。原因是:他们不想砸自己的牌子,这些公司一直坚信实验精神以及对互联网的最小约束。“谷歌不会隐瞒什么“。公司首席法务官David Drummond在公开信上这么说。

但被广大技术社群所接受的观点在美国大众眼中可能并不被完全接受,本刊的调查显示只有43%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应该“终止威胁个人隐私的项目”。,而20%的责任政府虽然侵犯了隐私,应该更进一步。在就是否同意上,48%的赞成,44%反对。

同时政府却将斯诺豋看做嘴上说着效忠国家而实际上正在大肆破坏的冷战间谍。司法部正在着手对加密信息的披露进行调查,这是标准间谍起诉的序曲,尽管指控在几周内不会进行,但监察部门很可能寻求引渡斯诺豋并让他在大牢里度过余生。

联邦政府对于这种线上出现的新激进主义的态度可能已经明了,最为明了的说法在一份有黑客基金组织放出的2008年的美国反间谍机密文件中可以找到,文件是这么写的:“像维基解密这样的网站相信他们的工作重心是保护匿名性,以及护卧底,泄密者以及告密者的身份不被暴露。”而军方对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案则是,找到,公开并处置那些和意图“有可能破坏并摧这一重心并阻止可能作出这一举动的”人

政府可能已经过度解读了这一指示,Manning在他入狱三年多以后由于糟糕的监狱生活条件重回到大众眼中。包括了23小时的监禁,这激起了Amnesty International的忧虑,这个机构由一位前任国家国务院发言人Ohilip Crowleyc创建。Crowly认为这一事件“可笑,无法达到预期而且愚蠢”。Crowly由于这些评论辞职,但一位联邦法官在终审判决Manning的刑期会减少112天作为对监狱环境的补偿。

Manning已经在十场审判中因为公布机密信息获罪,刑期最长20年。他现在正在马里兰州Fort Meade的军事法庭因为违反反间谍法受审,可能面临坐牢的风险,法庭所处的这一军事基地是国家安全局的总部。“我对这些文件接触的越多,我越觉得该让大众知道这些文件。”他这样为自己辩解。

在Manning泄密后,情报机构,国务院以及军方试着重制定程序阻止泄密事件再次发生,新安装的线路被用来监听加密信息的下载,小型军用工作站的运转以保证更好的加密机制。很明显,未来更多的措施会被用来阻止鞋面。“有一种认为把信息披露给大众的教义。”一位白宫官员描述这一威胁。这位官员提到,由于斯诺豋案,有关部门将采取进一步措施来分类管理权限,这是自2011年后为了避免进一步攻击的又一重大改革。“

“我认为有这么一群大部分信奉自由主义,不在沙场流血的一批年轻人,感觉政府是万恶之源,”来自南加利福尼亚的共和党参议员Lindsey Graham说道,这位参议员谢主起草了管理NSA见识项目的法案。Graham宣称他需要更强的内部力量作用于情报机构,借此发现意图泄密者并有力打击泄密者。当谈及斯诺豋事件时,这位参议院说:“我们必须抓住他,我不管何种手段,我们需要让这个人绳之以法以震慑其他有这样想法的人。”

但情报管理机构认为大疾病不来的那么容易。斯诺豋不是一位政府官员,他只是私人雇员,911后美国情报开始依赖几千名这类雇员。对于Manning的惩罚并未阻止斯诺豋,毕竟如果有什么区别的话,泄密则为志趣相投的人未来的名声和他上的痛苦画出了道路参议院Charmbliss对此表示:“反泄密为情报部门在未来找出解决方案提出了挑战,但我不相信你们能一直成功。”

同时,由于年轻人所出身的反权威的互联网文化以及如新的像斯诺豋这样的有原则的殉道者掌握的流行文化,更多的泄密可能发生。“这些泄密事件引发的冲突经常引起政治运动以及更为深刻的献身,”一位任教于蒙特利尔McGill大学的Coleman教授这么认为,“我感觉我们正处在一个新时代的开头”。这位教授最近刚完成了一本研究Anonymous的著作。

 

(原文来自 Time.com,由译言 driftorhu 翻译)

本文系作者 译小妞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译小妞
译小妞

酷爱翻译的唯美小丸子,翻译界的小灰机,理工妹,超宅科技控。

评论(6

  • 圣心湖 圣心湖 2013-06-24 11:21 via weibo

    这边翻译的有点烂啊

    0
    0
    回复
  • 狂人凤歌笑 狂人凤歌笑 2013-06-17 09:30 via weibo

    咋不帮我们撼一下GFW?

    0
    0
    回复
  • 欢乐的田园先生 欢乐的田园先生 2013-06-17 09:09 via weibo

    美国假惺惺叫嚣网络被黑客攻击,实质是为了自己黑客攻击他国网络,真、是不要脸。

    0
    0
    回复
  • zfqjava zfqjava 2013-06-15 15:52 via weibo

    自由多么可贵和来之不易

    0
    0
    回复
  • yxf杨小放 yxf杨小放 2013-06-15 15:24 via weibo

    什么意思?

    0
    0
    回复
  • 冰凝如沫 冰凝如沫 2013-06-15 15:22 via weibo

    额,不懂高科技的,只能看着。。。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