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的儒法世界

摘要: 柳传志外在的表现是“儒”,但是内在仍然非常注重“法”;任正非在强调“法”的同时,也有“儒”的一面。在新一代企业家当中有两位也通晓此道,他们就是互联网行业的“两马”:马云和马化腾。两马也是学到了中国古代管理哲学“儒法合一”精髓的新一代企业家,出生于六七十年代的他们受到的羁绊也更少,这也使得他们在吸收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同时,还能够融会贯通更多西方的优秀思想。

中国企业家的儒法世界

春秋战国是中国的思想大解放时期,产生了灿若星河的诸子百家,其中有两支发扬光大,一支是儒家,另一支是法家。秦始皇时曾经焚书坑儒,独尊法家;而到了汉武帝时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后来居上,成为显学。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儒家统治了一切。老冀一直觉得,汉武帝之后2000多年的中国一直都是“儒为表,法为里”,不知道大家是否同意?

深深植根于本土的中国企业家们,他们的思想自然也离不开深厚的中国文化的熏陶。这点跟老冀在印度看到的情况有所不同:由于历史上一直遭受外族的统治,特别是近200年英国人的统治,很多印度企业家表现得非常西化。

回到中国,老冀有幸在这个商业英雄时代做了将近10年的记者和观察者,有幸与两代中国企业家的代表人物柳传志、任正非、马云、马化腾或者有过直接的采访,或者有过近距离的观察。老冀发现,他们也是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文化最好的企业家。

柳传志和任正非是中国最早的一代创业企业家的代表,两人都出生于1944年,都是过了不惑之年才创业,他们创立的企业都发展成了真正的跨国公司。不过,两人的管理思想却有很大的不同。

柳传志有句管理名言“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老冀觉得充分体现了儒家的“人治”思想。柳传志一向强调,具有优秀品格和管理水平的“带头人”是最关键的管理要素。2001年为了解决联想同时发展自有品牌和代理业务,而杨元庆和郭为两位带头人不“兼容”的问题,柳传志不惜将当时的联想分拆成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后来联想控股在发展私募、农业等业务的时候,也是经过反复考察,等到领头人赵令欢和陈绍鹏到位之后才放手去做。这些年柳传志也参与过君联资本(原联想投资)、弘毅投资、联想之星等投资项目的论证,每次他都向投资团队强调,必须找到合格的领头人,为此他还与这些被投资企业的带头人面谈。

柳传志还经常说一句话,“把联想办成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这也是儒家“家天下”思想的具体体现。在联想大家庭当中,联想人更多地把柳传志看作是一位慈祥的大家长,大家尊敬他,但并不怕他(早期跟他一起创业的人除外)。

对外,柳传志也是长袖善舞,联想一开始是“国有民营”,与大股东中科院相濡与沫,一直到2009年联想控股才通过引入外部投资者,平滑地完成了过渡。在老冀看来,柳传志非常善于跟政府沟通,恪守儒家的中庸之道。

任正非则是另一个极端。在老冀看来,任正非的管理哲学更多地来自于法家。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华为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缜密无比的机器,滚滚向前。

任正非一向强调,华为没有个人英雄存在的空间,强调集体奋斗。除了任正非和孙亚芳,很多人恐怕说不出华为还有哪些高层管理者在法家秩序井然的管理体系中,所谓的高层管理者都只是螺丝钉,随时能够被替换。这种对“法”的极度重视让华为有着超强的执行力和战斗力,却似乎少了点人情味例如华为早期规定代表处负责人不得本地任职,这个规定就让一些夫妻不能团聚很多华为海外市场的高层也是今天在英国,明天就被派到日本,不会考虑家属的情况。

老冀认为,法家更强调制度,弱化个人作用,法家的管理思想反映到企业层面,必然是更加注重通过制度对各业务板块的控制。虽然华为已经发展到了年营业收入超过2000亿元如此大的规模,却仍然是一家完整的实体公司,仍然聚焦在通信这一个领域。即使华为从2011年开始大力独立发展企业和消费者业务,仍然采用了事业部的体制,保持对这两块业务的绝对控制。

为什么柳传志和任正非会形成如此不同的管理哲学呢?老冀觉得,这与他们世界观的形成有莫大的干系,而每个人世界观的形成,往往与他的出身有很大关系。

我们先看看儒和法这两种思想的产生环境。儒家思想的形成与周朝后期“礼崩乐坏”有很大关系,孔子有感于此而强调“三纲五常”,这是一种精英意识;而法家思想则更强调“论功行赏”,它当时代表的是新崛起的地主阶级而非传统贵族的利益。

刚才说了点背景,老冀再拉回到企业家。柳传志出身于干部家庭,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仍能够上大学,毕业后进了科研院所,他更倾向于精英意识的儒家思想;任正非的父亲由于解放前在国民党军工厂做过会计而一生不受重用,他小时候生活很苦,经常食不果腹,好容易参军了却由于出身没升上去,最后随着裁军大潮留在了深圳。老冀觉得,他更喜欢“反潮流”的法家思想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老冀研究发现,中国历史一直都是“儒为表,法为里”,儒法是结合在一起的。而中国的企业家们也是如此,他们一直都是“儒法合一”。

柳传志外在的表现是“儒”,但是内在仍然非常注重“法”。联想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很多不能触犯的“天条”,每位加入联想的员工无论职位多高都要接受“入模子”培训,开会迟到无论级别多高都要罚站,家属不得在公司任职,类似的“法”还有很多。

任正非在强调“法”的同时,也有“儒”的一面。比如他在管理中也强调高层管理者要有“灰度”,不要“一凶二恶”。在公司经营中坚持的“深淘滩低作堰”,也有很强的儒家思想的意味。

也许正是由于他们两人都深谙中国文化和企业管理相结合的真谛,两人才得以惺惺相惜。

老冀观察,在新一代企业家当中有两位也通晓此道,他们就是互联网行业的“两马”:马云和马化腾。

马云更多借鉴了“儒”的思想。阿里巴巴的文化感和仪式感与联想有一比,在公司经营方面马云也是强调在文化认同前提下的充分授权。如今的阿里已经拆成了电商和金融两大块,电商还拆成了25个事业部。

同在深圳的马化腾显然受到了任正非更多的影响,如今的腾讯管理者当中,有大量来自华为。腾讯也更强调对业务的统一控制,更强调制度。腾讯的产品线看起来似乎种类繁多,但仍然基于一个业务平台和技术平台。

两马也是学到了中国古代管理哲学“儒法合一”精髓的新一代企业家,出生于六七十年代的他们受到的羁绊也更少,这也使得他们在吸收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同时,还能够融会贯通更多西方的优秀思想。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在管理上的成就也许会超过他们的前辈。

本文系作者 冀勇庆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冀勇庆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财经作家,著有《华为的世界》《狼战》等。

评论(1

  • 支英珉 支英珉 2013-06-04 06:48 via weibo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