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IC五年志:长城到硅谷的苦行僧

摘要: 感谢GMIC和长城会五年以来做出的辛勤尝试和探索,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命运和终点我们不得而知,苦行僧头陀行、头陀事、头陀功德,用来形容GMIC可能不太合适。

GMIC五年志:长城到硅谷的苦行僧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已经走过五个年头。GMIC 2013主题为“重新定义移动互联”,力图引领全世界思考移动互联网的真正价值,赋予其“全新的理解”。工信部《2013版移动互联网白皮书》指出,移动互联网发展速度迭代周期从18个月缩减到6个月,并且还将以这个速度发展3~5年。移动互联网仅用时五年已经实现PC端十几年的发展目标,近五年内整个产业仍将延续当前的发展速度。

回顾五年前,2009年4月第一届GMIC在08年“中日移动互联网高峰论坛”的基础上成型召开。GMIC的发展,有一个很重要的背景跨度:09年中国3G上线到今年4G牌照即将发放,正好是GMIC五年发展的区间,加之运营商与互联网产业的配合,它甚至描绘出整个“中国TMT年轮”的轨迹,联想空间被无限放大,使这次分析与探讨之旅要有趣的多。

主题波动,暗含只靠APP生命力不足

事实上写这篇稿子之前,我一直等待门户或自媒体们针对GMIC有详细的分析或者观点报道。在和参会人,编辑或记者沟通过程中,得到的回馈要么是“看不懂”,要么是“太虚”。我个人不太爱聊短线产品形态,所以选取作为GMIC主办方之一的长城会(Great Wall Club)了解。长城会其领军人物,早已从叫嚣“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如果忘记了全球的布局,就是一个土鳖”的宋炜,过渡到小米CEO、金山董事长雷军(2009年第一届GMIC时任UCWEB董事长,2011年7月出任长城会董事长),主要负责的职能是代表和组织邀请来自移动互联网领域的CEO参会。

GMIC五年主题更替有明显的波动:从2009年的“合作、机遇、创新、发展”、2010年“移动互联网的亚洲机遇”、2011年“移动开发大时代”、2012“跨界、融合、变革”,到2013年“重新定义移动互联网”。若简单从字面理解发展史,产生的联想非常有意思:第一届谨小慎微的传统行政口号、10年谋求区域资源整合,到2011年全面重视开发APP、2012年优势选取并开拓硅谷大会,一直到今年有点儿“产业格局基本形成,寻求4G新格局”的味道。

可以看到:

1.2009年至2011年是一个节点,从切入到现实机遇,再到2011年高峰的APP产品形态,变得具体。

2.2012年至2013年两届(雷军入主),又似乎回到不具体的产品形态,并重新强调和划分机遇。

这明显两极的变化是为何?我们试着从移动互联网整体上来思考。

若将移动互联网产业分拆为三大主要因素,分别是内容,网络支持,终端设备。它分别对应了内容APP化、运营商、品牌产品商(提供终端产品与移动性)。五年以来,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彷徨早该让布局者认识到APP是产品形态,生命周期太短(不够顶级,或不够本土化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其发展)。纵使有云计算和大数据的分析支撑,可以让内容规划本土化更接地气,但中国移动互联网想走出去,很大一部分得整合资源,三大运营商进来是有点慢有点难,可以不提,但南方如深圳大量的终端设备市场是移动互联网发展必须解决的突破口(如中兴、华为、酷派占据了运营商与品牌产品商两部分)。

移动互联网让中国品牌头一次和全世界同一起点,三大元素整合,中国品牌就能真正走出去,我一直坚信,这是雷军提前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的巨大价值,做小米和入主长城会的根本原因。若三大元素缺一不可,4G到来,中国移动互联网这场从北到南的风潮是否会出现逆向倒戈?我们拭目以待。

长城会无奈成为展商,探寻硅谷梦双重之旅

首届GMIC的参会人员只有八九百人,而这次开幕第一天的参会人数就超过1.2万。同时,除了主会场外,还有14个分会场以及展览区。在展览区,腾讯、新浪微博、UC浏览器、91无线、小米科技等纷纷设立展厅,人头攒动。五年以来,新人进,旧人在,穿流之间,GMIC却越来越像一个各说各话的广告节。长城会每年都是通报大家每年参会和关注的越来越多(这还真是典型的展商特点)。作为一个行业领袖机构,关于规避只被定位于展商的问题,长城会一直在努力,我们很容易简单看到上文三个变量,作为长城会的董事长雷军的小米竟然已经搭建了三个部分的雏形:原创和内容的承载、运营商的政策补贴(暂时通过产品完成)、品牌产品提供。众所周知,他的团队还可以提供VC风投。GMIC后,他紧接又投身2013互联网创业者大会。长城会不甘心只做一个展商,我说过雷军的眼界,基本就代表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眼界。但问题是他明不明说,分不分享的问题了。(移步《小米是雷军的障眼法》)。

去年10月,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硅谷站(GMIC-SV)在美国圣何塞召开,会后有报道会议风格、现场组织、行业公关困境等问题。DST CEO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开场对话雷军,也仅是围绕小米产品谈的多。GMIC犯了个错,五年下来一直是在“横向加码”:中国移动互联网想要走向全球,是三大因素的整合,一种模式、一种力量,而远非一种APP工具。今年GMIC上,UC董事长俞永福表示,“改变行业有三种变量特别重要,第一个技术,第二个模式,第三个是公司"。在我看来移动互联网的变化更快,乔布斯活着也不能保证三个月的技术变化能够改变世界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未来,还是模式与公司综合竞争力问题。GMIC更重要的是,基于本土市场的文化包装和品牌输出。全球移动互联网包罗万象,它更像文化战争。

感谢GMIC和长城会五年以来做出的辛勤尝试和探索,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命运和终点我们不得而知,苦行僧头陀行、头陀事、头陀功德,用来形容GMIC可能不太合适。路程艰辛,需以赞赏和祝福,崔健的《假行僧》歌词也许可以当以慰藉: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却不知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就请你吻我的嘴。

/p

本文系作者 苏一壹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苏一壹
苏一壹

苏一壹,科技品牌评论人,专栏作家。 联系方式: QQ:66694542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jobpad

评论(4

  • 苏一壹 苏一壹 回复钛哥儿 2013-05-19 14:33 via weibo

    看国内,劳动密集型已翻片儿了,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的市场,品牌输出是新的金矿。小米有这个基础走到前面。名利双收和大趋势,可能就是雷看到的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钛哥儿 钛哥儿 2013-05-18 16:29 via pc

    @苏一壹 强调说自己对小米持中立态度,但是我看到你的文章字里行间对小米充满了崇高的期待。你的期许很好,看法很不错,但是小米真的如你所想有这么大的“野心”么?

    0
    0
    回复
  • 苏一壹 苏一壹 回复黑喵 2013-05-18 14:47 via weibo

    无可厚非他的局限性会制约他在国外的发展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黑喵 黑喵 2013-05-17 14:39 via pc

    雷ser 胆小慎微,缺少魄力,也没有什么创新才华。他对消费者需求的把握能力不如周数字,产品开发方面也不如bat。他的优势就是人脉关系和中国站长经验,仅凭拙劣的模仿加上“朋友”的捧场以及水军的褒扬是无法引领潮流变革的。。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