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我很冤!中兴:你说的不是我!

摘要: 老冤家一致对外,激烈喊冤, 但中兴用词微妙,与华为刻意分界。华为面对调查仅是有限开放,中兴虽然上市却仍有国有股份,这些都令调查委员会不满,究竟谁之过?

老冤家一致对外,激烈喊冤, 但中兴用词微妙,与华为刻意分界。华为面对调查仅是有限开放,中兴虽然上市却仍有国有股份,这些都令调查委员会不满,究竟谁之过?

蒹葭/编辑】不管在哪里都打得一塌糊涂,甚至两败俱伤的华为和中兴,难得态度极为一致地抗议美国会调查报告结论,因为这一结论,史无前例地用非常严重的言辞和定性,将给这两家最大中国民营电信企业未来的海外事业带来重创。

10月8日,美国会调查报告出炉后,两个老冤家迅速一致对外喊冤, 但中兴用词微妙,与华为刻意分界。

华为面对调查仅是有限开放,中兴虽然上市却仍有国有股份,这些都令调查委员会不满。

针对美国会提出的若干问题和建议,华为当天激烈声明称,公司原本希望调查能从事实出发,客观审视其商业行为和国际上存在的网络安全问题,但报告中充斥大量谣言与猜测,缺乏事实根据,没能提供清楚的证据以证实委员会的担心。

“公司认为委员会早在调查前就下了结论,不得不怀疑,报告的唯一目的就在于阻碍竞争,阻挠中国信息通讯技术公司进入美国市场。”

华为北美分公司负责外部事务的副总裁威廉·普卢默8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报告威胁了华为公司在美数千万美元的投资,阻碍了华为为美国市场带来竞争和创新,推高了美国民众使用宽带的成本。美国国会的决定给美国经济和就业带来了损失,美国民众需要一个更好的解释!”

普卢默说:“报告中体现的阴谋论忽略了商业和技术现实。网络安全是通讯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个全球性标准,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其次,华为是营利性企业,每个软硬件产品都是经过市场长期考验的。”

中兴发言人戴澍也表示,国家安全不应是针对一两个企业的,而是一个全球的、行业的供应链问题。中兴曾就解决国家安全疑虑,提出了“可信赖的交互模型”,聘请在美国有自治的独立的第三方监管机构,对公司的软件、硬件产品进行合格检测。

他认为中兴受牵连更多为大环境所致。

同时,与华为对美调查报告的全盘否定不同,中兴的声明用语也略显微妙。

由于调查自华为主动邀请始,再延伸至中兴,众议院调查报告将更多毛头指向华为,并未实际指出中兴的相关问题。在回应报,除了强调自身的设备安全,刻意与华为有所区分:会并未因任何不道德或非法行疑中兴对美国市的服

同时针对美国会调查报告所指出华为的“应在西方资本市场上市”建议,中兴也声明称,已用事向美国众院情明中是中国最独立透明、致力于全球易的上市公司。在中国企业与美国国会调查的配合方面,中兴在透明和合作上已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标准。中兴通讯设备不会对美国市场造成任何安全威胁。

中兴称自己将继续与委员会合作,并继续推动自己主张的可信赖的交互模式。■

 

 

相关报道:《中企“兵败”国会山 间谍谜云笼罩美国》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TMTpost
钛媒体TMTpost

把脉科技资本论——嗯,专业主义范儿!⋯(^o^)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