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2019第五代互联网重启:覆巢之下,机遇与挑战?

摘要: 2019,我们面临着莫大的挑战,很多企业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是换一种方式思考,这不过是互联网经济从最初的莽荒走到了繁荣,只不过此时此刻回归理性而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幻梦邪魂

回顾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程,还不到30年,却已经撬动了这个有着上下五千年的古老文明。

1989年8月,中国科学院被评定承担“NCFC”(中国国家计算机与网络设施,The National Computing and Networking Facility of China)项目,并于11月组成“NCFC”联合设计组。

但受到各种因素影响,中国大陆一直未能接入internet。

1994年,中科院在华盛顿向美国科学基金会重申连入internet的要求。

1994年4月20日,NCFC通过美国Sprint公司连入Internet的64K国际专线。

当天,中科院高能物理所设立了中国第一个WEB服务器,并建立了第一个网页,以报道中国高科技发展;其中还有一个综合性栏目“Tour in China”,涵盖了经济、文化、商贸、新闻等资讯,后来改名为“中国之窗”。

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其实也在“温室里”,被用于教研领域;直到第一家互联网企业“瀛海威”的出现。

在1995年大众还不懂互联网为何物的中国,瀛海威便披挂上阵在中关村南大街零公里处竖起“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1500米”的广告牌(瀛海威公司所在地),通过接驳业务从此拉开了中国互联网革命的序幕。

而这就是第一代互联网企业的崛起,在联想投资的FM365倒闭落下帷幕。

相比于第一代互联网企业家的理想主义,第二代互联网企业就变得越来越现实了。

活下去,多盈利;成为新浪网易和搜狐流血上市的初衷。

当盛大用网络游戏这个当时的“电子鸦片”登顶中国首富打开了第三代互联网的大门之后,价值观一词就开始与互联网“格格不入”。

陈天桥从此打开了中国互联网的“潘多拉盒子”,张朝阳、丁磊纷纷扔掉门户理想,拥抱网游;马化腾也为腾讯帝国找到了新的信仰。

当然,这是一个群魔乱舞的大时代。

马云一眼就相中了电商,李彦宏在竞价排名上越走越远,马化腾误打误撞进入了社交领域却依旧对于游戏念念不忘。

从此,打开了中国互联网长达10年的“黄金时代”。

第四代互联网是乔布斯2008年用智能机和App生态召唤未来,留下的最大遗产。

在此期间,搜狐陨落、网易触礁;腾讯用微信入侵了大家的朋友圈、阿里用支付宝打开了大家的钱包;小米揭竿起义、头条杀出重围、百度焦头烂额,华为不忘初心……

终于,2019将至,第四代互联网用一场酝酿许久的“凛冬”和一场“万物更新”的初雪结束了自己的王朝。

第五代互联网呼之欲出!

大格局

如果说2019年给我们最大的想象力是什么?那当然是“中国的崛起”!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应该称之为复兴;毕竟,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我们不过只是落后了一个朝代,几百年而已;但就算落后就要“挨打”,我们也从未离开过世界大国博弈这一张牌桌。

而这一次,中国对于世界的影响力将“前所未有”。

自从擅长推特治国特普朗主动挑起中美贸易战之后,“世界大国第一”的位置其实就已经颇有微词。

美国,之所以能占据世界第一的头把交椅,也不过是抓了一手好牌:一片全新的大陆,无力抵抗的原住民这是天时;初始注入清教徒理念,第二三四批移民依序进入,全球冒险家源源不断的加持这是地利;使用近代西方最先进的制度、技术与思想这是人和;就如同一个生态实验室一样的建构,一路打怪升级,汇聚全球最精英的知识分子,只用了一百多年时间就成为了世界大国的“头号玩家”。

美国高呼的“民主自由”依旧响亮,但是各种形式上的“双标”正在把美国拉下神坛。

尤其是这一次5G争霸,美国干脆动起了歪脑筋教唆加拿大扣押孟晚舟。

这不,加拿大鹅都快凉透了!

大变局

2019年最大的格局之变,自然是中国与美国之间重新排资论辈。

但也并不能说明中国目前遭遇的就只有美国一方在“从中作梗”,这不目前有传言声称英法德禁用华为5G;当然,这中间少不了美国兴风作浪。

不过,这里所说的大变局,不仅只是下一代互联网统一标准遭遇挑战,还有手机、汽车,房地产这些经济枢纽都“自身难保”。

IDC报告显示,2018年Q3,华为、vivo、OPPO、小米已经占据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超80%的份额,大幅领先外资劲敌苹果,三星直接跌出前五。

而最近三星、苹果更是麻烦不断。

前有三星中国市场因为“炸机”事故和“萨德”事件,份额从20%暴跌至0.9%;12月13日更是直接发出声明:“作为提高生产设施效率的持续努力的一部分,三星电子已经做出了停止天津三星电子通信业务的艰难决定。”

后有苹果在美国市场遭遇了友军的“自杀式攻击”,12月10日,高通宣布,福州中院授予了高通针对苹果公司四家中国子公司提出的两个诉中临时禁令,要求他们立即停止针对高通两项专利的、包括在中国进口、销售和许诺销售未经授权的产品的侵权行为。

相关产品包括iPhone 6S、iPhone 6S Plus、iPhone 7、iPhone 7 Plus、iPhone 8、iPhone 8 Plus和iPhone X。

除此之外,高通还觉得不够“补刀”又在中国提出新的诉讼,要求禁止苹果公司在华销售最新的iPhone XS和XR。

且不论三星“断尾求生”,苹果“焦头烂额”,在汽车和房地产这两个领域也已经蒙上了阴影。

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可谓是“命途多舛”,FF什么时候来,我们不知道;但是蔚来是真的来了,小鹏也终于展翅了。

而在房地产方面,远超美国+欧盟+日本总和,450万亿的市值也终究看到了天花板。

大教育

在2018下半年科技产业遇冷,手机、汽车,房地产又撑不起未来互联网泡沫的大背景下,教育,似乎又让不少企业家看到了新的风口。

一块屏幕能够改变命运?

又成为了不少企业家新一轮的“吃鸡”游戏。

近日,一篇名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刷屏,讲的是中国一些边远落后地区的学校,通过东方闻道这家公司的课堂直播,同步学习成都七中的课程,考上好学校的感人故事。

很多人留言感慨“奇迹”“科技的恩赐”“应该在全国推广”等等,网易创始人丁磊更是直接在朋友圈豪掷一个亿,要用来支持网络直播教育。

我们先不去争论一块屏幕能否改变命运,我们也没必要质疑东方闻道这家公司的用心,自然,讨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中的具体数据和概率也有点吃力不讨好;在这里关键需要明确一个问题:商家在这件事情中有何居心?

如果商家只是为了炒作,精心炮制出这一组数据,那么这件事情本身就没有多少意义。

因为自古以来教育平权和商业化本身就是一组无法平衡的难题。

哪些孩子有资格体验“直播教育”?

这本身就是一个无比残酷的话题,如果这个话题再被过度包装,一切向钱看;那么最后就算考上了清华、北大,它们也只不过是一组毫无感情色彩的量词。

大溃败

其实,所谓的大教育很大可能是面对互联网寒冬,那些依旧不愿醒来,还想拖着这个时代一起沉沦企业的一场梦境。

他们企图用一块屏幕打穿这个时代“民主和自由”口号下最后的平权。

高考,已经是当下年轻人通过努力就能实现阶级跃迁的唯一途径。

但是,过度的商业化正在侵蚀人类社会这最后一块“遮羞布”。

直播教育可行与否,我想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给孩子选择的权利是否参与学习,而不是自作多情给他们小小的世界划下一道鸿沟。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所谓的大教育也不过是互联网经济泡沫破碎之后,企业家们搭上的最后一班“脱轨”的列车;也许他们能用金钱铺路见证这一切如何开始,但是他们刹不住车。

于是,他们刚刚看到了一点苗头,就以为“教育”还能踹一口气。

殊不知现在糜烂的医疗就是它的前车之鉴。

那么这一波互联网“敦刻尔克式大撤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近年来,Facebook就一直被集火,谷歌的无人车Waymo也遭遇了石头、刀子,甚至是枪火;Uber总裁卡兰尼克因为性丑闻人设崩塌,马斯克也因为特斯拉一连串的事故神话陨落。

当然,国内也没闲着;摩拜胡玮炜彻底出局、ofo戴威还在挣扎续命、锤子离开了罗永浩,美图市值蒸发800亿,唐岩又一次站在了人生的丁字路口……

大裁员

这个话题其实我们在《@设计师 你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就已经聊过。

2018年4月11日,金立裁员50%自救。

2018年6月4日,ofo总部裁员50%,海外部门解散。

当然,这里除了华为,网易传媒,拉勾网、美图、锤子手机被曝裁员后,互联网的BAT,也迎来新一轮“缩招”。

最近,不只是知乎对于裁员问题“讳莫如深”,英国最大汽车商捷豹路虎也加入了大裁员的阵营。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份报告,几位知情人士表示,捷豹路虎将在明年1月概述其计划的短期内容,包括裁员至多5000人。

企业裁员,自然是对于市场最敏感的反馈;市场不景气,企业断尾求生总好过慷慨赴死。

再加上美图、ofo、网易、锤子大溃败,大教育的风口又一时支撑不起企业闪转腾挪的空隙,在这一波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消耗殆尽、流量红利油尽灯枯的时候,太过膨胀的互联网企业自然尾大不掉,只能选择牺牲一小部分人。

于是也就有了趣店总部南迁,员工出差后被告知不能回京办公的奇葩事件。

大消费

在互联网企业大溃败、互联网人士大裁员的大环境下,一种新兴的消费主义似乎正在觉醒。

当然,拼多多的成功只是消费分级,两极分化情况下的一种必然结果,只不过刚好在那个时间点拼多多出现了。

所以拼多多还算不上新的消费主义。

这里的消费主义主要是指超前消费的崛起,内容付费的流行以及文化税费的诞生。

央行发布的《2018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公布了一组重磅数据,文件显示:中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已经达到了880.98亿,环比增长了16.43%。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据,在2018年一季度是711.48亿,短短的两个季度额度又上升了110亿元!十年前这个数字才仅仅是76.89亿元,十年翻了十倍还要多!

另外,在中国1.7亿90后,开通花呗的人超过4500万,这还是有信用分限制的结果;在购买手机是,76%的年轻用户都会选择分期付款。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超前消费似乎已经成为了年轻人的共识。

关于知识付费这个由罗振宇打开的“黑匣子”,在《逻辑思维》不遗余力的安利以及得到、知乎,喜马拉雅竭尽全力的推广声中,知识,终于被金钱化了;在加上Netflix对国内视频平台的影响,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甚至就连B站都蠢蠢欲动,会员费无处不在。

至于文化税费,这个大概就要怪故宫了。

《中华好诗词》《见字如面》《朗读者》等清流综艺对于古典文艺的演绎,再度让“古文化”焕发生机,而在这一波怀古的大浪潮中更有《国家宝藏》《上新了,故宫》这样的记录综艺把“古文化”推到高潮,于是才有了故宫彩妆,口红等风靡一时的盛况。

大设计

在这里,不管世界格局怎么变化、市场环境如何爆发,教育始终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未来、而企业就算是走投无路也不要轻易碰它,裁员这件事并不新鲜,而她也阻止不了人民消费的欲望。

面对一个更加恶劣的社会环境,我们除了“独善其身”似乎别无他法。

只不过在面对消费的时候,我们大概会更加理性罢了。

而这,就涉及到一个消费的标准,更加合适、实惠、细腻的产品才是最“好”的。

站在工业设计的角度,人工智能正在成为一种不可替代的元素,XR技术能给人更丰富的感官体验,但这一切都似乎有点超前,这就需要智能穿戴设备作为过渡来辅助人类进入下一代互联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大格局、大变局、大教育、大溃败、大裁员与大消费不过是第五代互联网的基本特征,大设计才是新一代互联网基础设计的最佳接口。

这也是中美抢夺5G主导权、百度孤注一掷,Google、Apple都对智能汽车念念不忘的缘故;因为智能汽车就是第五代互联网个人终端的一种。

当然,大设计自然是以设计为中心,更多的黑科技、新材料都只是设计的元素之一。

因为最新的科技材料等必然会与当下的用户习惯产生代差,如果不通过最前沿的工业设计手段来整合这一切,科技就没办法更好的服务于人。

所以下一代互联网科技对于设计的要求就必然是:High value(高颜值)、High quality(高品质),High perception(高感知)。

2019年第五代互联网重启,我们面临的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坏的市场环境。

2018年我们已经享受过整整十年的互联网“黄金时代”,所有的人口红利、流量红利和生态红利都在这一刻爆发,并且消耗殆尽;留给我们的却只有一个科技股神话破碎,千疮百孔的2018。

毋庸置疑,2018就是过往十年最差的一年,但2019却很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因为在即将来临的2019,迎接我们的不只是互联网凛冬,很可能还是一个漫长的寒武纪。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这是不幸的,他们还没来得及走上世界大舞台就已经分崩离析。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这是幸运的,他们终于能在一个国家的上升期打造自家的品牌。

2019,我们面临着莫大的挑战,很多企业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是换一种方式思考,这不过是互联网经济从最初的莽荒走到了繁荣,只不过此时此刻回归理性而已;空虚的“概念”、洗脑的“口号”、流水的“平台”已经再难打动人心,好与更好的产品,才是我们的求生、求存与求荣之道。

回归工业设计的本质,为整个时代,为第五代互联网设计,这才是工业设计的希望和未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幻梦邪魂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幻梦邪魂
幻梦邪魂

玩意东西内容运营官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