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挖空AMD背后:谁逼的英特尔慌不择路

摘要: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面对AMD在传统PC市场的崛起,英特尔毫无应对之法,无法推出类似的产品与其竞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浅草财经

身为市场领导者的英特尔正在从AMD挖人,而且还大有“挖空”AMD之势。

目前,包括AMD图形部门首席架构师以及处理器内核首席架构师在内等多位核心高管均已加入英特尔。尤其是图形部门,从技术负责人到市场、营销负责人,均被英特尔收入麾下,成了英特尔新组建的核心/视觉计算组的核心高管。

如此大规模地挖人,英特尔进入图形芯片领域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至于原因,似乎英特尔在2016年就已经告诉我们了,当年英特尔提出了“从一家PC公司转型为驱动云计算和数以亿计的智能互联计算设备的公司”的战略转型目标,而图形芯片在云计算和AI业务上拥有广阔的前景。不过事实可能并没有这样简单。

开疆拓土固然激动人心,但保卫大本营却更加重要。腾讯就是前车之鉴,虽然在云服务市场颇具声色,但一旦其核心的游戏和社交业务受到威胁,股价将会止不住地下跌。在AMD推出Ryzen芯片后,英特尔在PC市场就处于守势,这对英特尔的打击可能比失去人工智能市场更加致命,而进入图形芯片领域就是英特尔反击的第一步。

挖空AMD

Raja Koduri与Jim Keller

2018年7月,在前往英特尔海法实验室的商务旅行中,英特尔首席架构师、核心/视觉计算组(Core and Visual Computing Group)经理Raja Koduri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与当地工作人员的合影,站在他右边的是英特尔公司技术、系统架构和客户端事业部高级副总裁兼芯片工程事业部总经理Jim Keller。

Raja Koduri与Jim Keller算是老熟人了,在加入英特尔之前他们就是多年同事——英特尔的老对手AMD的核心高管。前者是AMD RTG图形部门负责人兼首席架构师,后者是执行副总裁、处理器内核首席架构师,如果这种说法不容易理解,那么更通俗的说法是:在AMD任职期间,Raja Koduri负责AMD显卡的开发工作,而Jim Keller负责AMD CPU的开发工作。

现在,他们在英特尔相会了。

实际上Raja Koduri与Jim Keller只是英特尔挖人名单中最具代表性的两位而已,目前已经在英特尔工作的前AMD高管包括但不限于:AMD营销总监Chris Hook、AMD显卡技术市场总监Damien Triolet、ATI/AMD显卡高级市场总监Darren McPhee、AMD视觉技术副总裁/多伦多地区副总裁Ari Rauch等人。

为了挖到这些人,英特尔也是煞费苦心。众所周知,AMD的GPU业务来源于2006年斥资54亿美元收购了ATI公司,ATI是一家加拿大公司,研发基地位于多伦多,目前该地仍是AMD公司GPU研发的关键地区,所以为了方便多伦多地区的技术人才,英特尔非常贴心地将研发基地开到了多伦多。

据外媒Theglobeandmail报道,英特尔计划在加拿大多伦多Markham园区建立一个新的GPU工程实验室,这个园区还是ATI公司的GPU研发团队的基地,新的GPU实验室将由高级总监Joseph Facca领导,据悉加盟英特尔公司之前,Joseph Facca曾经在AMD/ATI公司工作过11年。

对于在加拿大多伦多设立研发基地的原因,英特尔自己也不避讳。英特尔视觉技术的副总裁Ari Rauch(前 AMD多伦多地区的副总裁Ari Rauch)表示,英特尔对这里感兴趣还是要归功于多伦多在GPU方面的悠久历史,感谢ATI,感谢AMD。

作为中国的吃瓜群众,我们一定会感到好奇,难道美国就没有竞业禁止协议么,公然纵容英特尔大肆挖人。当然有,但不同于中国严格的竞业禁止条令,美国法院是鼓励大公司相互挖人的。最近的例子发生在2014年,由于谷歌、苹果、英特尔和Adobe等公司签署了一份“互不挖人”协议,最终被员工告上法庭,处理结果是四家公司将联合出资3.245亿美元赔偿硅谷员工。      

所以面对英特尔的挖人,一开始AMD并没有在意,毕竟相互挖人也是硅谷的风气之一,AMD二号人物、图形及计算业务总经理的Jim Anderson在加入AMD之前就是英特尔高管。不过,像英特尔这样大规模挖人实属业界罕见,所以在经历初期的不经意后,现在AMD对英特尔的挖人也开始警惕起来,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除“留人”不利的高管。

据悉,AMD高级副总裁兼RTG部门总经理的Mike Rayfield将于本月底离职,为填补Mike Rayfield离职后的空白,AMD正在寻找新的RTG部门经理。对于离职原因,AMD官方表态是,Mike Rayfield的离开完全是基于多陪伴家人的个人决定。

不过现实远没有表面那般岁月静好。

外媒wccftech报道称,除了工作态度不佳,Mike Rayfield另一个重大问题是在已有数位显卡产品线的骨干流失到Inte的情况下,向CEO苏姿丰否认存在图形人才隐忧。

绝不是玩玩而已

如此大规模高调的挖人,毫无疑问,英特尔又要造独显了。为什么要用又呢?实际上这并不是英特尔第一次造独显,不过前两次都是浅尝辄止,最终不了了之。所以问题来了,这一次还会像以前那样只是玩玩而已么?

英特尔i740

1998年2月12日,Intel发布了和Real3D合作设计的首款,也是最后一款独立显卡——i740。由于其在3D图形性能在当时有着不错的表现,再加上做工精美,以及英特尔的市场地位。所以当i740推出后,便迅速得到用户和厂商的认可。

随后,i740还被英特尔优化之后整合进了810/815芯片组(改名为i752),这种集成在芯片组内的GPU核心从此有了一个正式的名号——“集成显卡”。i752的特色在于可利用DVMT(动态分配共享显存技术)技术使用1MB的共享内存,借此,英特尔在2000年第三季度抢占了当时34%的图形市场份额。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既然已经开了个好头,按照正常剧本,英特尔独立显卡从此之后就当名扬江湖,万人敬仰了。但人算不如天算,与英特尔合作开发显卡的Real 3D公司竟因经营不善在1999年宣告倒闭,使得英特尔不得不暂时放弃了独立显卡的研发和生产规划。

Larrabee原型卡

i740项目夭折后,英特尔痛定思痛,决定不再依靠合作伙伴,亲自上阵。于是“Larrabee”项目诞生了,在这个项目中,英特尔希望在图形芯片领域延续自己在X86领域的优势,在GPU内引入X86指令,从而使得编程更加简单,同CPU之间的数据交换可以保持一致性,大大降低图形应用程序的开发周期和难度。

简而言之,Larrabee本质上还是一颗X86架构的CPU。这样设计的好处是开发者和工程师不需要了解它的特性或者学习新的编程语言,就可以利用这颗“GPU”开发新的游戏、程序、应用。但坏处在于,Larrabee性能的增长基本取决于内部集成核心的数量,因此核心面积越来越大。这就需要依靠制造工艺的进步不断地改进这个问题,但现实情况却是,摩尔定律已经失效,英特尔自身的10nm工艺也面临难产问题。所以在IDF 2010上,Intel院士、架构事业部图形架构总监Thomas Piazza表示,“我认为(Larrabee)没戏了。”

连续失败2次,在一般公司,独立显卡项目肯定要被取消了。事实也确乎如此,至2010年至2016年,我们再也没有听到英特尔独立显卡的消息。但人工智能时代来了,独立显卡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大成功让英特尔重启了独立显卡项目。

2016年英特尔提出转型战略,要“从一家PC公司转型为驱动云计算和数以亿计的智能互联计算设备的公司”。 按照英特尔公司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杨旭的话来说就是,现在进入云计算、物联网时代,很多数据的特征不一样了。比如玩游戏需要浮点计算能力,比如大数据分析和挖掘需要更多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机器学习等方面的能力。既然数据特征变化了,英特尔可能就要想一想,面向未来需要补上没有的能力。于是英特尔收购Nervana这样做深度学习的公司,Movidius这样在前端做计算机视觉的公司,还有Altera这样领先的FPGA公司等。

所以英特尔重启独立显卡项目也就不奇怪了。毕竟,隔壁英伟达近几年的股价表现,英特尔也是看在心里。在最近一次的采访中Ari Rauch就表示,英特尔的独显会在2020年问世,与AMD/NVIIDA不同的是,英特尔不会在特定价位上只提供一款产品,计划以某种方式实现差异化竞争,提供AMD/NVIIDA没有的体验;同时英特尔在GPU市场上的策略更像是马拉松而非冲刺,要长期作战,不会三分钟热度。

稳住基本面

2018年10月,英特尔发布了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财报。英特尔第三季度营收为192亿美元,同比增长19%;其中传统的客户计算集团营收为102.34亿美元,数据中心集团营收为61.39亿美元;而物联网、非可变存储解决方案、可编程解决方案等新兴业务加起来也不过25亿美元。

据悉,客户计算集团负责的是英特尔最传统的PC业务。从财报可知,传统的客户计算和数据中心是英特尔最大的营收来源。股神巴菲特就曾说过,一鸟在手,胜过双鸟在林,新兴业务虽然很美好,但也很骨感。所以在积极开拓新市场之际,还得保住老市场不能丢。否则就会和腾讯一样,股价止不住地下跌。

在传统的PC市场上,AMD对英特尔造成的压力越来越大,据外媒报道,Mercury Research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处理器市场份额报告显示,AMD在桌面x86处理器的市场占有率提升到了13%,环比增加0.8个百分点,同比增加2.1个百分点;在笔记本处理器市场,AMD的份额在第三季度提升了1.5个百分点,摸到10.9%,服务器市场的增幅更是高达10.6%。AMD CEO苏姿丰甚至表示:“我们的目标(服务器市场)是超越(皓龙达到的)市场份额,AMD之前的巅峰值是25到26%的市场份额,但是现在我们的产品路线图比皓龙时代更好。”

AMD市场份额增长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Ryzen CPU的性价比出众,英特尔14nm产能不足、10nm工艺延期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AMD能提供更加丰富的选择:CPU性能与英特尔相似,但图形芯片性能则远远超过。在一份最新的显卡天梯图上,即便是英特尔目前最强集显HD630,其性能也落后于AMD最弱的Vega 3。

轻薄本和商务本最受关注

调查数据显示,目前轻薄本和商务本已成为笔记本市场最受关注的类型,而AMD芯片更加平衡的CPU与GPU性能使其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笔记本厂商的欢迎。据外媒The Verge报道,英特尔的铁杆盟友微软可能在2019年底发布搭载AMD Picasso芯片的Surface笔记本电脑,据悉在此之前,微软Surface笔记本电脑从未使用AMD芯片。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面对AMD在传统PC市场的崛起,英特尔毫无应对之法,无法推出类似的产品与其竞争。不仅如此,还要向对方求助,为了弥补自家显卡产品的不足,英特尔甚至发布了搭载AMD Radeon集显的第八代Core架构处理器H系列。

所以,在最新的英特尔“架构日”活动中,下一代集成图形卡是这次会议的重点之一。英特尔表示全新的第11代集成图形卡将配备64个增强型执行单元,比此前的英特尔第9代图形卡(24个EU)多出一倍,旨在打破每秒1万亿浮点运算次数(1 TFLOPS)的壁垒。现场演示则显示,在某些应用场景上,新一代集成图形卡的性能要比现在产品高出一倍。不过,在没有给出评测样品的情况下,还无法确定英特尔新一代集成图形卡的性能,这样也给我们留下了更多的悬念:

人工智能市场固然重要,但传统PC市场才是英特尔的立身之本,即便英特尔得到了人工智能市场又能如何?目前英特尔市值为2184亿美元,英伟达只有849亿美元。面对AMD的咄咄攻势,英特尔要加油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浅草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浅草财经
浅草财经

每天3分钟,读懂财经事。关注科技、互联网、手机等领域。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