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直面产业互联网,腾讯入“虎”穴 | 钛媒体深度

摘要: 从14人的最高决策层到4万名腾讯员工,在这场关乎企业生存之道的战略调整之后,腾讯将直面生存模式为“Hard”的产业互联网。这只20岁的企鹅将何去何从?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1月1日,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 Tencent Global Partner Conference,简称“TGPC大会”)召开。从2011年马化腾首次在大会上正式提出“开放”至今,已是腾讯连续第八年举办该活动。

作为腾讯每年发布年度生态战略和开放政策的最高规格峰会,今年的 TGPC 大会有着更为特殊的含义。

一个月前,9月30日,腾讯宣布进行史上第三次重大组织架构调整,将原先分散在腾讯不同事业群下的内容、营销等业务,按照各自属性重组合并。包括:

保留原有的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技术工程事业群(TEG)、微信事业群(WXG),拆分原社交网络事业群(SNG)、原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原网络媒体事业群(OMG);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

当中尤为值得关注的是,腾讯新成立的 CSIG 将重点聚焦To B 、To G 类服务,在具体业务及产品上,将承接曾属于 SNG 的腾讯云、优图实验室、原 CDG 智慧零售战略合作部与原 MIG 的互联网+ 政务、教育、医疗等项目。

从组织战略、业务产品到高管配置,恰逢20岁的腾讯正发生巨大变化——这个以社交、游戏起家的流量巨头,正在将战略重心从消费(To C)互联网延伸至产业(To B)互联网。

转变已渗透进腾讯对外种种细枝末节的表现中。

10月31日,马化腾在 TGPC 大会前夕《给合作伙伴的一封信》中表示,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腾讯愿意成为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助手”,帮助传统企业和公共服务机构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

还有更为明显的讯号,从今年 TGPC 大会议程来看,涉及出行、医疗、金融等 B 端产业议程被摆上重点;另外,今年为 TGPC 大会站台的腾讯最高级别管理层,不再是连续四年登台的腾讯首席运营官任宇昕,而是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新上任的 CSIG 事业群掌舵人汤道生。

腾讯高级副总裁、新上任的 CSIG 事业群掌舵人汤道生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新上任的 CSIG 事业群掌舵人汤道生

更深层级的组织变革还在继续进行。

根据《财新》报道,作为腾讯押注产业互联网的重要阵地,目前 CSIG 事业群的六位副总裁级高管均已到位。其中,钟翔平、丁珂、王慧星、邱跃鹏、姚星、林璟骅分别主管腾讯的出行、医疗、金融和工业、腾讯云、AI以及智慧零售业务。

相比之下,本轮架构调整中另一重组事业群 PCG,由于涉及产品、人数众多,除了分管 QQ、QQ 空间等相关产品的副总裁殷宇、分管内容与短视频平台的副总裁林松涛以外,其余业务高管配置仍在进行中。

14人、300人、40000人

整个2018年,腾讯重视 To B 的信号几乎从未间断。

早在2017年12月的腾讯员工大会,马化腾就曾提到:“我们现阶段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内部的组织架构,现在腾讯需要更多To B的能力,要在组织架构上进行从内到外系统性的梳理。”今年9月,腾讯创始人之一张志东也在腾讯大学活动中谈到:“鹅厂的组织变革落后了。”

组织变革与 To B 战略上的迟缓,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腾讯对既有业务的依赖。

“钱太好赚了。”一位曾与腾讯云业务合作过的企业高层表示,他告诉钛媒体,与腾讯云在同一事业群的 QQ,产品经理花半天时间在第七级菜单上线一个七夕送花功能,即便毫无推广,三日营收也可达800万元。

“对于当时的 SNG 事业群高管来说,他们对业务的思维模式是要么盈利快、要么规模大。”上述人士表示,“QQ 曾经试着上线过一些 To B 项目,但高管会质疑,怎么半年才做了不到2万企业客户?其实这个数据在企业服务市场已经非常好了。”

关于此次腾讯战略、组织巨震的背景,钛媒体曾在《腾讯震后重建》一文中有过详细叙述,当中既包括作为支柱型业务的游戏遭遇瓶颈,也源于腾讯在短视频、内容、智慧零售等新战场不断遭遇的强劲较量。

变革迫在眉睫,但这场调整波及腾讯上上下下四万名员工,自然不能一蹴而就。

“四万人的公司,光是 PCG 就1.2万人,这(架构调整)不是说把这些人从一栋楼里搬到另一栋楼,外界都说腾讯很谨慎,但谨慎并没有错。”一位接近腾讯总办高层告诉钛媒体。

新成立的腾讯 PCG 事业群囊括了QQ、QQ 空间、游戏、腾讯视频、腾讯新闻等众多文娱类产品。

新成立的腾讯 PCG 事业群囊括了QQ、QQ 空间、王者荣耀、腾讯视频、腾讯新闻等众多文娱类产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上述高层向钛媒体复盘了腾讯此次组织架构调整的全过程。

从今年8月开始,腾讯最高决策层“总办”(包括腾讯董事长兼 CEO 马化腾、总裁刘炽平、首席运营官任宇昕、首席战略官 James Mitchell、首席信息官许晨晔、首席探索官网大为;以及高级执行副总裁刘胜义、汤道生、张小龙、卢山;高级副总裁马晓轶、郭凯天、罗硕瀚、奚丹;共 14 位成员)在香港多次进行碰头会,目标为“明确问题”。

9月中下旬,腾讯召集近50位副总裁级高管,在深圳腾讯滨海大厦再次召开会议。会上按照事业群以及相应课题,这些高管被分为5-6组,以“假如你是腾讯 CEO ”等话题进行针对性讨论,目标为“验证问题”。

而在上述会议一周后,为了将高层与中层的想法及时汇集,腾讯再次于深圳总部召开 GM (总经理)级别的“一把手”大会,参会人数扩张至300多人。由于 GM 与一线业务绑定更深,此次会议的目标更加实际,即“讨论解决具体问题的方法论”。

最终,这场影响腾讯后20年的战略制订会议在近两个月后尘埃落定。可以说,从14人的最高决策层“总办”,到分管具体业务的总经理,腾讯面对此次至关重要的战略转型,动用了集团全部骨干力量。

“如果只是最高决策者看到问题,再直接丢给下面的人解决,那这不是腾讯的文化。腾讯希望的是把高层与中层的想法汇集在一起,把权力赋予搞清楚,把战场理清楚,再由专业的人去做。”上述接近腾讯高层人士对钛媒体表示。

腾讯 C2B 打法:数据+流量

To B 并不是腾讯擅长的领域。

回顾腾讯过往20年的积累,社交、内容层面的优势与企业服务需求端的重合较少。梳理腾讯的 To B 产品矩阵——企业微信、 AI 业务起步较晚,仍在落地打磨阶段;腾讯财付通、微信支付等金融业务受制于政策,发展较慢;而在近期财报表现亮眼的腾讯云,也以提供通用的底层运算资源为主,与企业深层次的组织需求仍有距离。

换句话说,若想赢得产业客户的青睐,在 To B 领域“半路出家”的腾讯必须另辟蹊径。

11月1日,新上任的腾讯 CSIG 事业群掌舵人汤道生首次对腾讯入局产业互联网的方法论作出诠释,他在 TGPC 大会演讲中谈到:

“产业互联网不仅仅是To B、To G的,归根结底也是To C的。腾讯将利用服务C端用户的经验,帮助B端伙伴实现生产制造与消费服务的价值链打通,以独特的C2B方式连接智能产业,服务产业、也服务于人。”

具体来说,以 C2B 的方式进入产业互联网,腾讯的长板体现在“数据”与“流量”。

数据层面,腾讯在 C 端产品的数据与技术积累有助于进一步打磨 B 端产品。

以隶属于原 SNG 事业群的优图实验室为例,其人脸识别技术在天天 P 图、微视等产品广泛应用后,后端的机器学习平台有了用以训练的数据,这就从算法层面提升了优图实验室的技术水平,便于 AI 产品延伸至其他行业。

除了 AI 领域,腾讯在智慧零售、自动驾驶、金融风控等产业方案中,同样结合了原先在 C 端广告营销、高精地图、数据安全等业务的数据与技术积累。

今年5月,腾讯优图和微信支付合作的刷脸支付系统在上海家乐福投入使用。

今年5月,腾讯优图和微信支付合作的刷脸支付系统在上海家乐福投入使用。

“腾讯在选择进入产业的标准中,是否有 C 端链条,的确是一个重要的参考因素。”腾讯云副总裁王帅对钛媒体说。2007年加入腾讯的王帅曾先后主导 QQ 大数据、音视频通信、腾讯视频云等产品研发和管理工作。

王帅表示,除了给 B 端教育客户提供基础“水和电”(指 IT 底层资源)外,腾讯云还要把 AI+大数据的能力结合到 C 端的体验和触达上。

他以腾讯云与在线教育结合的一个案例谈到:线上课堂,老师往往会出现忘记学生姓名、隔着屏幕互动方式少;学习效果评估不准确等问题;对此,腾讯云通过与新东方等机构合作,利用图像识别、数据分析等技术提供相应解决方案,将原先对 B 端(学校)的服务延伸至 C 端(学生)。

而在对外输出的 B 端方案中,腾讯在社交层面拥有的流量优势,也成为切入企业客户的另一利器。

10月下旬,企业微信更新版本,宣布与微信在群聊功能内测中实现互通,再加上今年4月内测上线的企业微信与微信账号好友、单聊互通;诞生仅两年的企业微信,在拥有150万家注册企业用户后,得以“共享”微信端的10亿流量。

如何将 C 端的流量优势转化为 B 端所需,成为企业微信面对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问题。

在企业微信产品部行业副总经理王宏岩看来,传统意义上,企业 To B市场的连接是企业间隔的联合体;而在中国会多出一种连接方式,就是 B 和 C 之间的连接,即:企业怎么跟它的客户、上下游进行连接。

“对于企业微信这类区别于传统 To B 的社会化工具,我们也在探索一条中间链路。”王宏岩对钛媒体说。

以企业微信的客户壳牌石油为例。由于壳牌石油的经销商包括数万名在县城的“夫妻老婆店”式修车铺,这类分散的小 B 商户不适用于正规企业系统,但利用微信的普及优势,壳牌石油得以从大 B(大区经销商)到小 B(夫妻老婆店)打通上下游,以实现对分销体系的管控。

To B 凶猛

“To B 无捷径。”在钛媒体此前对企业服务创业者进行的访谈中,这是所有人对 To B 业务的共识。

难点主要来自企业客户需求的分散化。对于 C 端用户,一套微信、抖音即可“打遍天下”,但在 B 端市场,不同行业、规模、管理风格的客户,都对企业级产品有着天差地别的要求。

国内 HR SaaS 厂商北森 CEO 纪伟国曾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表示,零售厂商和航空公司的员工招聘流程就截然不同——前者一般在线下门店单点招聘,点位多,但单点招人少;后者需要遵循航空公司规范,评委在面试时无法看到应聘者姓名,只能按号牌打分。

“所以你会发现,当企业软件进到业务里面,类似的问题是成片的。这个事情复杂度非常高,而且越做越复杂,你需要不断地往上加需求。”纪伟国对钛媒体说。

腾讯希望借助合作伙伴解决企业需求个性化的问题。在 TGPC 大会上,负责腾讯云合作伙伴生态建设的副总裁谢岳峰登台演讲,从返佣收入、产品分成、服务收入三个层面,向代理商、集成商、咨询伙伴等角色对收益机制进行介绍。

一位与腾讯合作的代理商告诉钛媒体:“腾讯云今年在线下招了不少销售,目前人数已经超过2000,目的就是把这个生态搭起来,一起拿下大 B 客户。”

腾讯云合作伙伴生态建设的副总裁谢岳峰

腾讯云副总裁谢岳峰对与代理商、集成商等合作伙伴的收益分配进行介绍。拍摄:苏建勋

“腾讯作为行业的连接者,会优先确保合作伙伴的利益,甚至说如果需要一些前期投入(比如补贴),我们会优先投入,把这个生态建立起来。”腾讯云副总裁王帅对钛媒体说。

而在具体的企业服务项目交付阶段,腾讯也一改过去“不下场”的精英式产品经理文化,前往企业一线观察业务流程。

根据王帅介绍,腾讯在与合作伙伴下场实施的分工中需要坚持两点标准:1、行业第一个案例必须下场。2、典型客户案例必须下场。

“深圳龙华幼儿园是我们第一个幼教机构案例,怎么选合作伙伴;怎么进行产品设计;怎么把场景集合教学,我们的同事一定要下去亲自看,连幼儿园里的气球都要自己打一遍。”王帅说。

另一方面,为了应对 To B 领域的复杂情境,钛媒体也注意到,在与合作伙伴的职责分配中,腾讯开始动摇其过去定义的“水、电、煤”等基础设施提供方角色,逐步将业务延伸至一线垂直市场。

“在具体行业的产品选择中,腾讯的标准是,必须比腾讯做得好,但大部分业内企业都做不到。”一位腾讯内部高管对钛媒体透露。

如今,距离9月末的那场架构调整已过去月余,但关于腾讯内、外的组织、战略,依然有不少谜题存在——自成生态的微信为何不把企业微信归置统筹 B 端业务的 CSIG?仍然分散在TEG、WXG、CSIG 的腾讯三大AI 实验室是否依然会出现赛马?深入一线的腾讯是否会抢走合作伙伴的蛋糕?……

在 TGPC 大会结束当日,即11月2日港股收盘时,腾讯股价在三个交易日连续上涨,股价也时隔16个交易日再次高于300港元,收盘价为303.6港元。虽然与最高位时的475.6港元仍有不少差距,但这对于刚刚拥抱产业互联网的腾讯来说,无疑是第一个好消息。(本文首发钛媒体,采访、撰文/苏建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苏建勋
苏建勋

钛媒体记者,关注大公司战略、AI 与企业出海,有料可邮件 jianxunsu@tmtpost.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