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与信任

摘要: 我们已经不在资讯供给有限的年代,网络世界,缺乏“专业编辑”的预先筛选,因此会充斥着没有价值的内容。所以学着把挖掘、吸收消化、综合比较、主观判断的能力收回来,是在这个新世界生存更重要的能力。

open vs. curated, over content quality distribution

“网络上的内容不值得信任”——这是父亲常常跟我抱怨的一句话。有趣的是,自从高中买了数据机之后,网络就一直是我最主要的资讯来源,上面哪些内容值得参考,哪些内容看看就好,事实上已经训练成一种本能。但一直很难跟父亲解释“网路”与“传统”的差别,直到前阵子 Seth Godin 这篇《Most people, most of the time (the perfect crowd fallacy)给了我灵感。

首先假设内容的品质与数量呈现钟形的常态分布,大多数的内容都是一般般,只有极少数的比例是品质极高。传统的大众内容 (橘色区块,策略是用“编辑”的力量去找出高品质的作者,并且透过编修他产出的内容,来达到最高品质的内容供给。这个模型天生有些难处,首先是内容的“版面”有限,因此很多品质不错的作者势必会被错过。再来它讲求“专业”,所以把创作当做副业的人很难挤入供应炼中。这些状况都还好,问题最大的是“编辑”的主观,和因此产生的误判,结果是很多品质不佳的作品反而会被发行——你看一年有多少赔钱的书、音乐、电视节目、电影出现在市场上。

相对的,自从有了网路出现,由于版位是无限的,没有“编辑”在筛选内容,也没有要求“专业”的作者才能参与,它鼓励了很多新的创作者出来贡献内容 (绿色区块,也因此内容的量远远超过传统媒体的供给。因为少了编辑的筛选,很多品质低劣的内容的确被放上了网路,但也因为大大降低了进入门槛,网路同时也让许多高品质但先前缺乏出口的内容被张贴了出来——众多热门网志、WikipediaFlickrYouTube 上的精选影片,都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我不反对网络上充斥着低劣的作者,没有价值的内容,因为它缺乏“专业编辑”的预先筛选。但把筛选外包给专业编辑,也不过是人类社会近 500 年来的新发明。在咨询供给有限,一般人很难判断讯息品质的年代,由专业编辑预先做过 Quality Control,对人类社会的确有很大的贡献。

但我们已经不在资讯供给有限的年代,在网路的世界,只要你有心,几乎每个议题你都可以找到更多的资料来协助你判断。所以学着把挖掘、吸收消化、综合比较、主观判断的能力收回来,我认为,是在这个新世界生存更重要的能力。

本文系作者 林之晨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林之晨
林之晨

也名Mr.Jamie,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Android爱好者。Jamie 現居住於台北,育有一子,平常的興趣是打籃球、高爾夫球、電影和閱讀。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