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亚马逊、微软、谷歌,巨头“大战”全球云市场

摘要: 目前全球云市场仍是一片亟待开发的蓝海,巨头之间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为全球云市场领跑者,亚马逊在零售行业的云服务领域却很衰,而微软、谷歌和阿里的奋起直追,也对这位行业先行者发起挑战。不过,全球云市场仍是一片浩瀚的蓝海,在这个小企业根本“玩不起”的行业,全球巨头之间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云巨头南非攻城略地

在南非第二大城市开普敦,一栋八层楼高的现代化办公大楼即将落成,不久后它就会迎来一位重要的住户——亚马逊。

大楼毗邻亚马逊现有的技术中心和客户支持运营中心。对于这座大楼的用途,亚马逊并未透露太多细节。不过种种迹象表明,这栋大楼很可能是一座全新的数据中心,便于亚马逊在当地进一步拓展云业务。

迹象之一是亚马逊官方招聘网站上列出了在开普敦的近80个招聘岗位,从软件开发到客户服务,可谓应有尽有。其中,关于招聘软件开发工程师的信息显示,亚马逊正为一个“绿地项目(green-field project)”组建团队,以处理机器学习、大数据分析以及云计算的相关任务。

同时,亚马逊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地区经理Geoff Brown在一份声明中向路透社表示:“随着越来越多南非客户以及合作伙伴继续选择AWS(亚马逊旗下的云服务)作为他们的云提供商,我们会在开普敦和约翰内斯堡招聘更多员工。”

根据开普敦企业家Tumi Menyatswe透露的信息,亚马逊正向当地初创企业提供长达一年的云服务免费试用权限,这一举措吸引了众多企业的青睐,比如Menyatswe就因此从谷歌云转向了AWS。

作为一家成立仅两年的企业,Minderz的CEO Menyatswe表示,“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专注于自己的业务,从而让公司不断成长,直到我们付得起这部分成本。”这家企业经营的业务是在节假日期间,为宠物主人配备专门的服务人员,帮助他们看护猫、狗。

亚马逊在南非市场的多措并举,不仅对谷歌云造成冲击,还对另一云计算领域的重要玩家直接造成威胁,那就是微软。

尽管在非洲大陆深耕已久,但亚马逊此前并未在此建立数据中心,相较于此,微软在去年就声称会在开普敦和约翰内斯堡分别设立一座数据中心,预计在今年晚些时候投入运营。

在本地设立数据中心的优势非常明显,比如在数据传输过程中,可以减少延迟;再比如当地的隐私法规可能要求银行和其它企业将数据储存在本地等等。总之,数据中心肯定是越靠近客户越好。

因此,设立数据中心可以看做云企业的扩张方式之一,而亚马逊在南非打造全新的数据中心,也开启了其与微软在当地市场的正面对抗。

当然,从全球范围来看,南非只是局部战场之一,亚马逊与微软、谷歌之间的战争在零售、科技等领域早已打响。

零售市场的云战争

互联网圈儿的人都知道,亚马逊是一家“伪”零售企业。

今年第二季度,亚马逊零售额近470亿美元,但净利润仅有约13亿美元(未审计);与此同时,AWS营收达61.1亿美元,运营利润却达16亿美元。

图注:蓝色: AWS的净销售额;绿色:AWS运营利润;橙色:亚马逊的净收入

不过,亚马逊在全球零售市场的所向披靡吓退了不少零售客户。一个简单的逻辑是,零售商如果选择AWS的云服务,等于是为亚马逊的高利润业务提供支持,反过来则意味着为自己培养了一个更强大的竞争对手。

无怪乎沃尔玛会选择与微软合作,同时,美国另一大零售商Target在去年八月亚马逊收购全食后则将自己的部分业务从AWS转移至谷歌云,不过Target表示在此之前就已经有转移数据的计划,并非受到亚马逊收购全食的影响。

此外,出于同样的原因,家得宝(Home Depot,全球领先的家居建材用品零售商,美国第二大零售商)在2016年选择了谷歌云,而好市多(Costco,美国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量贩店)、沃尔格林(Walgreens,美国药品、食品零售连锁企业)、霍尼韦尔(Honeywell,销售智能家居产品,是亚马逊旗下品牌的竞争对手)、Asos(时尚服饰及美妆产品线上零售商,亚马逊时尚正试图进军该领域)则投向了微软的怀抱;2017年,杂货连锁店克罗格(Kroger)将自己的云储存需求进行分割,分别送入微软和谷歌的云平台。

与此同时,在零售云市场不乏恶性竞争的案例,比如亚马逊就曾指责沃尔玛玩阴招,在供应商面前诋毁自己,而沃尔玛也脸不红心不跳的回应道,“哪有,我只是向他们推荐了微软。”

据《华尔街时报》报道,沃尔玛的一位客户试图向数据仓库服务商Snowflake Computing购买数据处理服务,但沃尔玛要求,Snowflake必须在Azure上运行自己的服务,才会同意这笔交易。随后,Snowflake不得不遵照沃尔玛的旨意向Azure转移阵地,才顺利获得这位客户的订单。

在全球零售行业,云服务市场潜力巨大。据Mordor Intelligence预测,2017到2023年,全球零售领域的云市场规模将从132亿美元上升至408亿美元。面对该领域巨大的市场空间,亚马逊或许也有些无奈,难道要怪自己太强?

不过,也不是每一家零售商都对亚马逊深恶痛绝,诸如Lululemon、Under Armour、Brooks Brothers和Rent-A-Center等小品牌仍然是亚马逊的忠实拥簇。

此外,在科技领域,亚马逊正遭遇同样的尴尬。比如在过去两年里,苹果将其iCloud中的大部分数据从AWS转移至谷歌云。究其原因,苹果并不想太过于依赖亚马逊,毕竟后者在云端备份服务、流媒体、机顶盒以及智能音响方面正日益成为强劲的竞争对手。

事实上,大量的科技企业都或多或少与苹果有着同样的顾虑,因此他们在享受AWS提供的云服务时,也在考虑同时与微软和谷歌展开合作。也就是说,未来亚马逊如果进一步拓宽自己的业务边界,在更多领域取得显著的成绩,那么就意味着它会树敌越多,而在云市场则意味着将更多客户拱手相让。

不过,这是个特别大的问题吗?或许不见得。

微软、谷歌的赶超之势

从Canalys发布的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第二季度的数据来看,亚马逊AWS、微软Azure、谷歌云三大巨头共占据全球云市场57%的份额。其中,AWS以31%的市场份额遥遥领先,而Azure和谷歌云分别为18%和8%。

亚马逊日前透露的数据显示,其云业务在第二季度增长了48.7%,超过分析人士的预期。克班(KeyBanc)资本市场公司分析师表示,“我们确信,基于AWS目前在云服务领域推出的全新产品以及的强劲的发展动力,到2020年AWS的营收将实现翻番,达到420亿美元。”

该分析与Citi Research近日发布的预期不相上下。Citi Research预计,到2020年,AWS的云业务收入会达到440亿美元,而Azure为190亿美元,谷歌云为170亿美元。在其看来,AWS将持续领跑全球云市场。

事实上,亚马逊是全球最早推出云服务的科技巨头。自2006年启动云计算和云存储服务以来,AWS取得了非常显著的增长。仅在近三年里,AWS的年收入增长率就高达255%。

当然,相较于其它竞争对手,亚马逊除具有先发优势以外,还有拥有海量的客户(部分客户每年购买云服务的花销甚至超过1亿美元)。同时,它还坐拥2000多家咨询合作伙伴,在他们的帮助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选择亚马逊的云服务,并且很多企业的技术经理都认为亚马逊是一个非常安全可靠的选择。

不过,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尽管亚马逊一直稳坐全球云市场第一把交椅,但自2015年以来,其市场份额并没有太大变化。然而在此期间,微软和谷歌的市场份额则双双翻倍,二者大有赶超亚马逊之势。

微软的进击

亚马逊和谷歌同为互联网出身的企业,二者推出的云计算服务都是基于各自业务的自然延伸,但微软却完全不同。

2008年,在亚马逊入局云计算两年后,微软组建团队开发代号为“红犬(Red Dog)”的云项目。不过,直到2013年,微软的云业务方才有了能与亚马逊匹敌的迹象。

而2014年,可谓是微软的转折点。这一年,微软将此前负责云服务、在线服务和搜索业务的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送上了CEO的宝座。在纳德拉的掌舵下,微软加速了云业务的投资,同时将销售团队的工作重点放在该业务领域。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Michael A. Cusumano指出,纳德拉几乎改变了整个微软的战略和文化。

事实证明,纳德拉的战略取得了极为显著的成果。微软2018财年第四季度(截止6月30日)财报显示,微软商业云服务获得69亿美元营收,同比增长53%,其中Azure云服务收入同比增长89%,高于市场预期(80%)。

事实上,尽管起步较晚,但作为一家技术供应商,微软与企业客户长期以来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这帮助其赢得了众多主流企业的青睐。除了上文中提到的沃尔玛,还有通用电气、拜耳、星巴克等等均投入了微软的怀抱。

Azure的首席技术官Mark Russinovich表示,“因为与企业之间长期以来建立的合作关系,我们非常了解他们的需求,这也的确推动了他们选择微软的云服务。”

在纳德拉看来,亚马逊在云业务方面的实力实际上赶不上微软,如果亚马逊想要打败微软,那么其需要进行一些重大的收购。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微软仍将重点投资云业务,最终其是否真的能够打败亚马逊,仍需拭目以待。

谷歌云不容小觑

从谷歌方面来看,尽管其并未披露谷歌云的收入状况,不过我们可以从其第二季度的财报管窥一二。

图注:紫色:谷歌广告;蓝色:谷歌云、App、硬件等

今年第二季度,谷歌母公司Alphabet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25%,其中,广告收入一如既往占据大头,高达86%,但其云服务、硬件和App等其它业务的销售额也增势喜人,增长率为37%。

据美媒QUARTZ分析,Alphabet的其它收入增长很可能来自于云存储,因为通常4月到6月并非硬件的销售旺季。同时,谷歌CEO桑达尔· 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会议中向投资人披露,达美乐披萨(Domino’s Pizza)、SoundCloud(提供音乐分享社区服务的德国网站)、普华永道国际会计事务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 都选择与谷歌云合作。

皮查伊表示“我们的云业务增势迅猛,这是我们长期在计算、数据中心、机器学习等领域建立的优势的自然延伸。”

此前,在2017年四季度财报会上,谷歌首次披露了云计算相关收入。皮查伊表示,其云计算平台和工作应用G套件(G Suite)每季度收入超过10亿美元。他同时还指出,2017年谷歌云服务平台是全球扩张最快的主要公共云服务平台。

【结束语】

根据Canalys的数据,2017年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规模约为550亿美元,而这个数字在2020年有望超过1550亿美元。

不过,鉴于云计算开发需要持续注入巨额的资金和技术,因此能够觊觎这块蛋糕的,目前看来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头部玩家。据分析师估计,这些巨头每年在全球各地搭建数据中心所需要的费用高达100亿美元。

据Gartner预测,到2025年,80%(目前为10%)的企业会关掉自己的传统数据中心,转向云服务提供商。由此看来,目前全球云市场仍是一片亟待开发的蓝海,巨头之间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而尽管亚马逊在全球云市场仍牢牢占据首位,但来自微软、谷歌甚至说如阿里云、腾讯云这样的中国势力的竞争也不可小觑。但是谁会成为将亚马逊拉下王座的超级云巨头,目前还无法给出答案。

【钛媒体作者介绍:懂懂笔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懂懂笔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懂懂笔记
懂懂笔记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