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陷入“被收购”传闻,ofo戴威的底牌还剩什么?

摘要: 在ofo的牌局中,戴威曾经手握朱啸虎、程维和马云三张老A,却错过了打出每张牌最好的时机。

牌桌上,戴威手握三张老A:朱啸虎、程维和马云。

这是足够令所有创业者兴奋的一手牌,ofo创始人戴威也是。他疯狂下注,看起来胜算极高。但是事与愿违,三张王牌并未在他手中释放魔力,甚至都曾站到他的对立面。

朱啸虎的资金让ofo活下来,促成滴滴的战略投资;程维下注ofo后,多位投资人加码;阿里的借款驰援,ofo延续生命。但结果却是,拒绝与摩拜合并,朱啸虎出局;赶走滴滴高管,与滴滴反目;阿里融资流产,债权换股。

ofo的处境愈发艰难。盈利无望、融资无期、资金链紧张,再加上裁员、国际化缩水等,虽然ofo努力商业化自救,但已经难逃卖身的命运。虽然每一次“被收购”传出,都会招来ofo的抵触和否认。但是,戴威“独立”的执念已经有些无力。

如果说去年年底,ofo的选项还有滴滴、美团或者阿里,随着摩拜落袋美团、阿里加码哈罗单车,滴滴成为ofo的唯一选择。甚至说,选择权早已从戴威手中移交给程维。核心问题不再是ofo卖不卖?而是滴滴买不买?

如果说共享单车是一场德州游戏,戴威绝对是运气不错,而且下注率极高的一位。

今年4月,摩拜卖身美团,盖牌离场,结束了这场疯狂的加注游戏。但是戴威不愿尽早放牌。之后的四个月,关于ofo坏消息不断。

7月8日,ofo停止中东地区及以色列的运营业务;7月10日澳大利亚媒体称,ofo将在60天内结束澳大利亚的运营业务;7月18号德国媒体报道,ofo将在未来几周退出德国市场;7月19日《华尔街日报》消息,ofo将关闭美国部分城市业务。

有投资人复盘,ofo成也戴威,败也戴威。

在ofo,戴威始终扮演着掌控者的角色。“如果你们不想战斗到底,现在就可以离开公司”,今年5月中旬,在ofo内部百人动员大会上,戴威情绪激动。还有一个小细节,ofo五位创始人每人持有一票否决权,但归戴威一人行使。

独立战斗,这个信念戴威不愿改变。可是,错过了打出朱啸虎、程维和马云这三张王牌的最佳时机,他的底牌还剩什么?

1.

2016年1月29日,ofo客服电话响起。对方自称是投资人,找戴威。

已经被融资折磨到失望的戴威,以为遇到骗子。但出于礼貌回信息后,对方秒回,“明天早上10点,国贸三期56层。”

第二天,戴威和朱啸虎第一次见面。20分钟的谈话后,金沙江给出的估值与戴威的1亿人民币预期差距不小,打了六七折的样子。戴威没有马上做决定。

离开金沙江办公室,戴威和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都不说话,站在国贸三期的围栏边,手机百度“Allen(朱啸虎的英文名)、金沙江创投”,发现“这个基金还挺厉害,这个人也挺牛”。那时戴威才知道,朱啸虎是滴滴的早期投资人。

大学同学建议,“金沙江是你们这个阶段能找到最好的投资人。”第二次见面后,双方签订融资意向。

“2015年几乎是在借钱中度过的,直到金沙江的A轮融资进来。”对于戴威来说,这是一笔救命钱。对于金沙江来说,“我们帮滴滴做早期布局,防护侧翼。”这个伏笔,预设了某种必然。

之后的时间里,朱啸虎在多个场合为ofo摇旗呐喊,甚至不惜与马化腾朋友圈互怼。但是随着ofo和摩拜陷入开城、融资、烧钱的拉锯战,盈利模式的探索遥遥无期,投资人们的态度开始变化。朱啸虎在公开场合呼吁,“ofo和摩拜只有合并才能盈利。”

合并,这个选择摆在戴威面前,也曾摆在程维和吕传伟、姚劲波和杨浩涌、王兴和张涛、梁建章和庄辰超面前。但是,戴威不一样。

朱啸虎判断,2017年年底是ofo和摩拜合并的最好时机。

有人给出方案:合并后戴威和王晓峰担任联席CEO,程维任董事长。ofo的投资人告诉戴威,未来的局势会偏重ofo,但戴威不相信。据多方信息显示,戴威是最大的反对者。甚至有股东对此不满,“他把自己的权益凌驾在所有投资人的权益之上。”

2017年12月4日,戴威公开表示,“非常感谢资本,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

从最终结果来看,戴威的理想和决心赢过了投资人的意志,虽然他今年3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改口,“跟摩拜聊过很多次,一切皆有可能。”

4月摩拜卖身美团。ofo错过了合并,也错过了一个至少不会比现在更糟的选择。

合并破产,朱啸虎布下的牌局就此止步。2017年12月初,朱啸虎以30亿美金估值退出ofo。

2.

2016年9月26日,又是国贸三期56层,金沙江创投办公室。

这次签下融资意向的是,戴威和程维。

在此之前,ofo和摩拜的融资一度陷入僵局,持续了半个多月。投资人都在观望,滴滴会不会做单车?结果是没有。

滴滴出手ofo后,其他投资人迅速跟进,ofo的估值从1.5亿美元上涨到3亿美元。该轮投资人阵容堪称豪华:美国对冲基金Coatue、小米、中信产业基金领投,经纬中国、元璟资本、金沙江创投等跟投。甚至还有机构的高层打电话来问,“能不能再多投一点?”

ofo与滴滴拥有越来越多的共同股东。除了阿里,还有金沙江创投、王刚、经纬中国、DST等。这样的股东结构,既为ofo的融资扫清阻力,也为日后促成合并埋下伏笔。

2017年2月,我在北四环理想国际大厦11层见到戴威,程维还是他口中的创业偶像。“经常聊聊微信,程维在战术打法上给我的建议很重要,毕竟他打过那么多仗。”

蜜月期持续一年多,有说法称合并的破产是嫌隙的开始。

2017年上半年,ofo陷入“毁车、贪腐”等危机。7月,原滴滴高级副总裁付强加入ofo任执行总裁,直接向戴威汇报,原滴滴财务总监柳森森则负责财务部门。当然对滴滴来说,帮ofo解决问题只是一方面,也有监督的意味。

据说,ofo和滴滴的投资条款中,有签订关于竞业禁止的条款。比如ofo不能涉足滴滴的网约车业务。有投资人分析,“受到滴滴的限制,ofo不能做网约车或者汽车租赁业务,没有新的故事,财务投资人很难投钱。”

理性的投资人建议,“戴威应该拿滴滴的钱,就算最后被收购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单车对于滴滴的战略价值和其他家不同,滴滴不需要单车业务赚钱,只要每天能获得几千万的流量,就可以与网约车业务相互协同。

去年下半年,应该是ofo在滴滴面前话语权最高的时刻,也是滴滴最看中ofo战略价值的时期。但是滴滴的控局意图加强,这与戴威独立战斗相违背。因此,他错过了打出滴滴这张王牌最好的时机。

四个月后,两位高管离开ofo,滴滴与ofo陷入僵局。有投资人说,“戴威做的最大错事,就是和滴滴撕破脸。”这或许直接影响了软银的投资,传闻软银2017年9月就完成对ofo的投资尽调,之后杳无音讯。

有投资人评价,ofo的做法好比“小国外交”,“早期ofo需要依附于滴滴,但到了一定时候,ofo会觉得依附于滴滴不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ofo是否有更好的选择?只有当时持股比例较低,想要增持的阿里。此后,阿里投资ofo10亿美金的传闻流出,据传要求拿掉戴威的一票否决权,稀释滴滴的股份。

滴滴必然不会放手ofo。在2017年12月,滴滴接管小蓝单车,并上线“青桔单车”。此举一方面是滴滴下场操盘共享单车的野心,另一方面也是对ofo继续施压。

如今,滴滴的制衡之术已经奏效。

传闻今年5月中旬,程维给戴威开出的收购价格,仅是摩拜卖身价格的一半。近日又传出消息,滴滴将以14亿美金收购ofo,同时承担2亿美金债务;也有说滴滴和蚂蚁金服将一起收购ofo。显然,戴威并不接受。

3.

去年年底,传闻ofo进行10亿美金融资,阿里将投资。

或许正是这笔最终“流产”的救命钱,当初给了戴威勇气,也充当了ofo与滴滴决裂的助燃剂。

在ofo的牌桌上,蚂蚁金服和阿里都是后来者,分别在2017年4月和7月才进入ofo的投资人名单,所持股份不多。直到2017年12月接手朱啸虎的股份后,阿里持股比例在10%左右,并获得一票否决权。

阿里一边在哈罗单车身上下注,一边在ofo争取更多话语权。去年年底传闻的10亿美金融资中,“阿里希望吃下全部额度,同时要求拿掉戴威的一票否决权,稀释滴滴的股份。”ofo投资人说。

但ofo的想法是,引入阿里的融资拿掉滴滴的控制权,把它变成纯财务投资人,董事会席位保留一个。当时滴滴的说法是,会和阿里动作一致。

与此同时,挪用押金、供应商欠款等问题频繁爆出,ofo与滴滴、阿里、腾讯之间的博弈越来越复杂,甚至话语权正在减弱,各方的态度和诉求也在摇摆。

最终融资流产。但是,阿里或将通过“债转股”达成所愿。

今年年初,ofo两次通过动产抵押换取阿里17.7亿元借款,时间分别是2月5日和2月12日。之后以“E2-1轮”共计8.66亿美元债权+股权融资的名义公开。

投资人称,这是ofo走的一步险棋。同时,阿里通过借款加注ofo而非增资,被视为缺少诚意。但是多方利益复杂,至少对阿里来说稳赚不赔。

各方态度更加明晰。ofo和阿里的关系趋于紧张,但是需要ofo在一线城市制衡摩拜;滴滴扶持青桔单车,不愿主动退出ofo;ofo不肯交出更多权益,阿里用资本步步紧逼。

有消息称,ofo已经在今年6月初偿还其中4.5亿元借款。至于剩余款项,今年四月,传闻滴滴同意蚂蚁金服对ofo的债转股请求。这意味着,阿里系很可能取代滴滴成为ofo最大机构股东。加上之前的一票否决权,阿里已经拿到不低的话语权。

或许对于阿里来说,不管ofo被滴滴还是自己收购,已经没太大差别。甚至说一旦ofo被滴滴收购,阿里有可能变相增加在滴滴的权益。

之后的三个月间,ofo被收购的消息从未间断。“滴滴不断降价,每谈一次价格就要折损一次。”“滴滴将与蚂蚁金服联合出资14亿美元收购ofo,同时承担2亿美元债务。”甚至有消息称,已经签署框架协议。除了ofo,没有人在急着否认。

被收购,似乎已经成为ofo的必选项。遗憾的是,ofo在三年间拿到了朱啸虎、程维和马云三张王牌,却错过了与摩拜合并、投身滴滴和卖身阿里的三次时机。

2017年6月的那次见面,我问戴威,“你更在意事情本身能不能成功,而不是谁把它做成功?”他很坚决,“不。我把这件事情做成,比什么都重要。”

戴威的内心世界无从获知,但是作为创始人,他一定是在关键节点做出了他认为最好的选择。可如今,几乎所有人都在等他摊牌。

德州扑克有一句名言:胜利不是来自于对手的多犯错,而是来自于你的少犯错。创业投资,亦复如是。

【钛媒体作者介绍:蓝洞商业(ID:value_creation) 文/焦丽莎】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蓝洞商业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蓝洞商业
蓝洞商业

在这里,每一个字都有力量。

评论(1

  • 白面馒 白面馒
    回复
    2

    不好骑啊

    2018-08-06 13:31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