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的“接班人”宿命与中年危机

摘要: 华为给很多媒体发了一份新闻,任正非关于接班人的表态。我更关心,为什么任正非此时又对已说过多次的“接班人”问题,再做这么一次兴师动众的表态?

华为的“接班人”宿命和中年危机

今天华为给很多媒体都同时发了一份新闻,是任正非的表态,关于接班人,关于上市。

我快速看完,就几乎都不怎么关心信件的内容了,因为基本都是听过很多次的内容,但我关心,为什么任正非要对已经说过很多次的“接班人”问题,再做这么一次兴师动众的表态?(详见总裁办信件全文: http://www.tmtpost.com/33923.html/2)

是因为想面对媒体吗?不符合他的风格。我的理解是,对内。是正式向管理层,尤其是在任正非女儿孟晚舟(华为CFO)前阵子在首次出来面对媒体,还有些小小“闯祸”以及引发又一轮“接班人”猜测之后“安内”的表态。(想知道闯了什么小小的“祸”,回复钛媒体的微信,我告诉你)安内表态的背后,是又一次管理层争议的动荡。

家族接班于历史、于现实、于情于理都再正常不过,那为何每次华为都那么紧张? “接班人”的问题已困扰华为多年,不是外部舆论的困扰,而是内部团队,尤其是管理层的困扰。

随着华为越做越大,任正非的年龄越来越大,子女越来越成熟,女儿在华为职务越来越高,对“财务”这块的控制能力越来越强,这一问题也早已越来越突出。内部认可的不一致性,早已超越了外部舆论。

每一次华为“接班人风波”背后的导火索,任正非与管理层其实都心知肚明。我从2003年开始接触华为,至今十年,这个问题就听了十年。

我从来不认为任正非一次次就“接班人”问题进行内容近乎雷同的表态,是出于对舆论的交代,而是又一次利益平衡后的结果。

我一直评价,无论如何,在中国这个畸形的市场经济土壤里,华为是为数不多能开出优质之花的企业,并且毫不夸张的说,他就是中国最优秀的企业。

我记得2010年我在非洲见到一个华为小哥,他给我看他身上的刀伤,是一次跟当地劫匪“战斗后”的痕迹。在非洲看到华为、中兴很多在边远地方建基站的工程师,活活把一个个爱立信都不敢去、不远去的地方占领了,把西方厂商垄断的国家市场一个个抢下来。

我在非洲一个基站山地里呆了一夜,被叮了一身包,就担心了一月会不会是跳蚤咬的,回国还担心受怕会被疟疾。要说对这些在异国他乡为华为打江山的人不佩服是很难的。

华为已远远把中兴抛在了后面,得益于华为比中兴更合理更具“狼性”的激励机制。中兴的人常常抱怨薪水低,但也正是因为中兴从上到下纵容,让管理层在外搞些灰色收入成为正常,造成了整个体系关联交易及利益旁根错节的如今现状。巨亏的今天,要靠卖优质资产等财务手段来维持,剪不断理还乱。

但华为迟迟没有解决内部持股“合法性”问题,早前财经杂志封面报道梳理了整个虚拟内部持股演变史,也对虚实进行了很详细的讲述,很快整本杂志被有关部门高层责令全部收回,各大网站被撤稿。华为已成为这个国家从上到下,从政府到业界,从精英到草根都格外珍惜的宝贝。

内部所持虚拟股的“合法性”问题,看似困扰了华为的上市,其实是更多困扰了华为人的安全感,由内至外的安全感。

相比外部的舆论,让任正非和他的核心团队更操心和需要稳定的是,内部利益格局的“门派”之争,以及复杂的大船之歌。

任正非这封讲话的信,除了表态,其实也肯定了其亲人在华为任职的合理性以及正当性:

3、我的家人有四人在华为公司上班。我以前讲过,廿多年前,有一个人在兰州用背包带,背着小交换机,坐火车到各县、区推广的是我的亲人;在西乡工厂做过半年包装工,穿着裤衩,光着上身钉包装箱,后来又在四川装机搬运货物,损伤了腰椎的是我的亲人,……;临产前两、三天还在上班,产后半月就恢复上班的是我的亲人,他们都是凭自己的劳动,在华为努力工作。他们仅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员,决不会进入接班人的序列。

如今的华为仍然让人尊敬,仍有狼性,但已步入中年,“接班人”问题,只是华为中年危机感,和华为人的中年危机感的一部分而已。

今年春节,参与了一个华为朋友的聚会,都是华为打拼多年的好友,浓浓的危机感溢于言表。华为的“狼性”是靠一批批年轻的华为人挥洒青春实现的。海外多年的高管有难以在国内体系中立足的危机感;无论国内国外的华为中年人,在跟年轻人比,体力跟不上,上升瓶颈更大之中,有些茫然失措。

华为八年即工龄清零,45岁即鼓励退休的政策,也让这些30-40岁,在华为过去十年高增长中立过汗马之功的中年人心有恐惧。

而华为的“螺丝钉文化”,以及传统路径依赖,更让这些中年人的转型勇气也变得更为艰难。

华为的“接班人”问题,不是对外的舆论问题,而是关系“安内”,以及这架高速运转的机器,能否持续踩着前人的炮灰前行。

这个问题或许还将继续持续下去,哪怕在任正非真的放下华为之后。

我和华为的不少朋友曾探讨过“宿命”这个问题。华为做到今天,最不想被内部看到,但是却最让很多内部人担心的命运,其实不是家族的接班,而是国有化,这才是真正难以逃脱的命运。群龙无首之下,没有人会希望看到这个巨人倒下,尤其是政府。这在华为决定不上市的5-10年后,会成为更为直接的问题存在。

 

下一页:任任正非在持股员工代表大会的发言摘要全文

 

欢迎继续关注@ 在钛媒体的独家#冷眼#专栏

 

办电件全文

电邮文号【2013】56号 签发人:任正非

任任正非在持股员工代表大会的发言摘要

2013年3月30日

在各项决议表决后,任总离题说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一,关于公司上市的传闻问题;二,关于接班人传闻问题;三,关于我与媒体的关系问题。

一、关于公司上市问题的澄清

任何公司的发展是不是只有上市一条路,允不允许一些企业缓慢地积累增长。这些企业是以管理经营为主,而不是以资本经营为主。外界对我司上市问题议论纷纷,我负责澄清一下。董事会20多年来,从未研究过上市问题,因为我们认为上市不适合我们的发展。最近徐直军向某运营商高层的讲话,是代表了董事会意志的。徐说:“未来五~十年内,公司不考虑整体上市,不考虑分拆上市,不考虑通过合并、兼并、收购的方式,进入资本游戏。也不会与外部资本合资一些项目,以免被拖入资本陷阱。未来五~十年,公司将致力于行政改革,努力将公司从一个中央集权的公司,通过将责任与权力前移,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呼唤炮火。从而推动机关从管控型,向服务、支持型转变,形成一个适应现代需求的现代化管理企业。”我是完全支持这个意见的,因此关于公司要上市的传闻是没有依据的。

二、关于接班人问题

外界关注这个问题已久了,我负责地澄清几点质疑:

1、公司不是我个人的,因此接班人不是我说了算,而是大家说了算。外界神化了我,其实不是这样。创业之初,我是自视自己能力不行,才选择了任人唯贤,如果不是这样,也许早些年公司就被历史淘汰了。现在公司这么大了,不会再倒回去选择用人唯亲。由于公司是集体领导,许多成功的事,大家不知道帽子该戴在谁的头上,就摁到我的头上了。其实我头上戴的是一顶草帽。

2、今天的轮值CEO运行得很好,不见得明天的轮值董事会主席就运作不好。华为的董事会并不完全代表资本方,也代表着劳动方(目前董事必须是员工)。前面的25年的成功,我们平衡发展得很好,不见得未来20年就找不到更好的发展平衡方案。我们这三~五年将努力推动行政改革,三~五年后,我们会推动治理结构及运作方式的改革。改革太快了,容易撕裂了艰难建立起来的管理,有了沟壑,行进会更加不顺利,欲速而不达。大量的资本流入,会使华为盲目多元化,而失速。

3、我的家人有四人在华为公司上班。我以前讲过,廿多年前,有一个人在兰州用背包带,背着小交换机,坐火车到各县、区推广的是我的亲人;在西乡工厂做过半年包装工,穿着裤衩,光着上身钉包装箱,后来又在四川装机搬运货物,损伤了腰椎的是我的亲人,……;临产前两、三天还在上班,产后半月就恢复上班的是我的亲人,他们都是凭自己的劳动,在华为努力工作。他们仅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员,决不会进入接班人的序列。我对大家讲清楚是为了少一些猜疑,以免浪费了你的精力。

华为的接班人,除了以前我们讲过的视野、品格、意志要求之外,还要具备对价值评价的高瞻远瞩,和驾驭商业生态环境的能力。

 

华为的接班人,要具有全球市场格局的视野,交易、服务目标执行的能力;以及对新技术与客户需求的深刻理解,而且具有不固步自封的能力。

华为的接班人,还必须有端到端对公司巨大数量的业务流、物流、资金流……,简化管理的能力;……。

这些能力我的家人都不具备,因此,他们永远不会进入接班人序列。

三、我与媒体的关系

对于媒体来说,我几乎是全透明的。廿几年来,我写了多少文章,除了在欧盟的发言,全部都是我思考和执笔的,完全代表我的心声。不一定非得面对面接受采访才算透明,以文会友也是可以的。这些文章,是全开放在公司网上,外部也能透明看到的。我认为文章是全公开的,因此,我也算书面接受了媒体采访。我常在互联网上看大家关注的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实际上我在文章中已经回答了。

二○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

报送:董事会成员、监事会成员

抄送:公司全体员工,全公开

 

上一页:华为的“接班人”宿命与中年危机

 欢迎继续关注@ 在钛媒体的独家#冷眼#专栏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赵何娟
赵何娟

钛媒体创始人、首席钛妹。冷眼专栏,侧看商业人生百态

评论(28

  • Jessicatobe Jessicatobe 2013-05-03 07:46 via weibo

    回复@赵何娟:加油[心]说资讯窗口还不准确,应该说是观点和意见窗口,你们更能提供深度“谈资”。作为传统媒体人面对现在的变革其实很焦虑,但感觉专业业内媒体与革新的距离远了点,其它IT、财经类媒体又与传媒的距离远了点。不知是否因为钛媒体生发于TMT,在这里能找到熟悉的陌生感。一点个人用户体验,供参考。

    0
    0
    回复
  • 珠的微博 珠的微博 2013-05-03 07:46 via weibo

    回复@miss骁宝:你是高端范

    0
    0
    回复
  • 金色飞贼KB 金色飞贼KB 2013-05-02 21:33 via weibo

    创新性绝对是华为唯一的出路,做硬件是不能让华为更近一步的,intel永远也比上微软在it界的超然地位,不过,华为加油!

    0
    0
    回复
  • 2pM刚豪1980 2pM刚豪1980 2013-05-02 04:54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马寸白 马寸白 2013-04-30 23:44 via weibo

    回复@西无记 你这土鳖敢别用菊花在这里放屁吗,你的品味就是无脑喷无脑捧吗?土鳖一个把你炖了喂猪都怕猪得猪流感

    0
    0
    回复
  • 西无记 西无记 2013-04-30 18:41 via weibo

    土鳖公司,虽然通信技术牛,但没一点品味。中华酷联海,求求你们别做手机了,那么丑的东西也有脸做出来

    0
    0
    回复
  • 牵蜗牛V散步 牵蜗牛V散步 2013-04-30 16:45 via weibo

    比较靠谱

    0
    0
    回复
  • 端砚名师钟创荣 端砚名师钟创荣 2013-04-30 16:26 via weibo

    //@赵何娟: 可爱不甘于只做一个信息发布工的媒体,所以有了这篇专栏。晚上回来快速完成任务,欢迎拍砖。

    0
    0
    回复
  • 家园 家园 2013-04-29 21:31 via pc

    华为的生命力

    0
    0
    回复
  • 庐陵子村2 庐陵子村2 2013-04-29 10:42 via weibo

    好文!这才是华为的痛点。 //@钛媒体:#员工持股虚实之间#@赵何娟 :华为迟迟没有解决内部持股“合法性”问题,虚拟股"合法性"看似困扰了华为的上市,其实是更多困扰了华为人的安全感,由内至外的安全感。相比外部舆论,让任正非和他的核心团队更操心的是,内部利益格局的“门派”之争。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