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澳洲“聚合支付” 能跨过死亡线吗?

摘要: 这些聚合了商户资源和流量的支付公司,正面临着下沉支付场景,和拓展增值业务变现的艰巨任务。

澳洲出现跨境“聚合支付”已经整整一年。中国游客和留学生的增长,让越来越多的公司进入支付行业。

2017年7月,随着支付宝在澳洲广泛介入当地“服务商”。一些华人背景的支付公司开始先后接入支付宝、微信支付、京东支付等多家第三方支付平台,成为一个“聚合支付”系统。类似于刷卡的POS机,他们把这些支付渠道集成在自己的系统上,通过一个二维码为消费者们提供多种支付选择。

这是个跨境支付的黄金时代,数据显示,在截至2018年2月的一年内,共有139万中国游客到访澳大利亚,同比增长13.2%。官方称,自2011年以来,中国一直是澳洲最具价值的旅游市场,2017年中国游客在澳消费达到创纪录的104亿澳元。

然而,聚合支付在澳洲的发展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1年的时间,就让整个行业从暴增十几家公司的行业爆发期,瞬间结束“暴利期”,进入到了死亡曲线的下半场。

一个事实是,很多公司对交易中抽取“服务费”的盈利模式依赖严重,一年多来,这个费率在行业的价格战中下降了一半多,其收单利润几乎接近亏本线。很多公司开始考虑转型。

因此,作为直接向商户进行资金结算的“收单方”,这些聚合了商户资源和流量的支付公司,正面临着下沉支付场景,和拓展增值业务变现的艰巨任务。

支付拓荒

早在2014年,支付宝就进入了澳洲支付市场。

公开报道显示,2014年,在澳大利亚设立的支付宝子公司Alipay Australia和澳洲本地合资企业Paybang合作,为本地商家提供定制化的跨境电子商务解决方案。

然而,支付宝和微信本部并不直接做商户落地,主要依靠澳洲本土收单机构。

据了解,SuperPay是支付宝在澳洲的第一家合作收单机构。其在13年成立,15年12月份开始做跨境收单业务,是当时支付宝唯一的收单机构,也是全澳第一家开始做跨境支付的公司,现在有近5000家商户。

15年年底,Royalpay皇家支付公司成立,在2016年7月上线微信支付代理,成为澳洲首家微信支付服务商,并在随后得到腾讯联合创始人曾李青的千万级融资。

2017年 7月,支付宝开始向澳洲所有代理服务商开放。接近支付宝的人士表示,支付宝希望用服务给大家提供一个更好的体验,随着试点成功,支付宝拥有了一定商户规模后,支付宝也开始接纳更多聚合支付的合作机构。

此时,原本只代理微信支付的Royalpay皇家支付、Paylinx领客支付等公司获得了支付宝授权,而SuperPay开始接入微信支付。另一家背靠融侨集团的Omipay O米支付也正式进入澳洲的移动支付行业。

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聚合支付公司暴增到十几家。

对于商家来说,只对接一个渠道会减少很多的负担,商家不必通过多个资金账户进行管理,有利于资金的整体调配和调用,同时也可以给消费者提供多样化的支付的方式选择,使得消费者消费更加的便捷和快速。

对于支付宝,其商户得到了巨大的增长。据了解2017年初支付宝在澳洲本地仅有3000家商户,到现在已经超过15000家商户。据SuperPay CEO张智翔估计,全澳有华人消费为主的店家在1万到1.5万之间,消费者主要以中国游客和留学生为主。

中国的移动支付开始越来越澳洲市场。2018年初,支付宝本部还对接了澳大利亚出租车电子支付巨头Cabcharge,该公司已经和支付宝达成合作协议,在澳大利亚22000辆出租车上张贴支付宝二维码信息,乘客可以扫码付款。

据了解,目前支付宝有15家支付合作伙伴。其中大多数拥有华人背景的支付公司,当然也有一部分当地人开办的支付公司。其中,华人公司更了解中国,对支付宝在中国的发展有很好的了解,对于商户的服务更贴近当地的预期。当地人开办的公司和银行收单机构则对中高端商家有更好的触达能力。

这些聚合支付公司是支付宝和微信拓展商户网络的主力。作为支付宝、微信等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合作方,“聚合支付”公司一方面管理不同支付通道,一方面还帮助巨头们拓展商户和支付场景。

对于SuperPay CEO张智翔来说,鱼市场(Fish Market)的商户拓展经历至今让他印象深刻。据了解,鱼市场多为传承几代的家族企业,SuperPay签约的鱼市场第一家商户隔壁,有一家西人店家原先只接受现金支付,推广人员无数次碰壁。

接入支付宝后,随着推广活动的推进,在鱼市场的签约商户的客流和交易量有了显著提高,中国的“十一”黄金周,交易量甚至翻了一倍。谁知不久后,原本连银行卡都不接受的店主竟主动联系到SuperPay,希望能够接入支付宝。

目前,SuperPay的商户数约在5000家左右,Omipay商户数大概在2000家左右。主要客户针对中国游客、留学生、代购等。从商户类型看,零售和代购比例居多。

在这些公司不断开疆拓土之后,商户们凭借支付宝的流量的营销手段,交易量普遍获得了较大增长,移动支付越来越受到欢迎。

在今年春节期间,支付宝联合Chemist Warehouse 推出了满100刀立减5刀的活动,整个活动期间总共送出了超过10万张优惠券,其中31%的券在中国就已领取。Chemist Warehouse日交易额增长了34%,交易数量增长了14%;和Thaikee泰记超级市场合作推出满100刀减10刀活动,在两周的活动期内,该超市的整个交易量增长了15%,而支付宝的平均交易量是其他支付方式的130%。

价格战和耐力赛

市场的繁荣只是表面现象。据了解,15年SuperPay成为支付宝独家收单机构的时候,对商家收取的手续费费率是2%到3%。

17年支付宝扩大授权后,各家聚合支付公司开始打价格战争夺商户。据多家支付公司称,现在的手续费费率已经在1%甚至更低,已经到了行业底部。

“价格是商户第一个感受到的东西” SuperPay CEO张智翔说,支付宝开放后,价格战当即开打,而费率从接近2%到1%只用了2个月的时间。此时,商户流动性非常高,SuperPay最多一天流失十几家商户。

各家商户都要换成聚合支付的立牌,这些工作都需要人工进行,看的是哪家人手多、动作快。一个多月后,商户的流动慢慢稳定,它造成的后遗症是,同一商户甚至可能同时对接多个支付机构,哪家的费率低,就转用哪家。

Omipay O米支付CEO喻皓(Howard Yu)认为,大家的产品同质化比较严重,所以价格战的影响很大,现在,还有公司把价格往下拉,但再往下拉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在他看来,纯粹靠支付是很难赚钱的,除非你有想微信支付宝这种海量级的用户,大家都会根据自己擅长的东西,做衍生的产品。

Royalpay皇家支付CEO葛洋帆(Locky Ge)坦承,即使到现在,拓展一个新商户依然很困难,因为其中存在各种风险,包括兑付的风险,清算的风险,信息系统的风险。

本质上,澳洲和中国的“聚合支付”公司有所不同。在中国,正规的“聚合支付”本身并不进行资金清算,而是通过聚合多种第三方支付平台、银行及其他服务商接口等实现自己的价值。2017年1月,中国央行出台明文规定后,所有涉及“二清”的业务都属于非法行为。

而澳洲的聚合支付公司并不仅仅是只有技术支持的“收单外包机构”,而是按照澳洲本地的法律规范有资质直接向商户进行资金结算的“收单方”。

消费者支付后,支付宝和微信会把人民币收到当地的结算账户中,在第二个工作日兑换成相应的货币结算给澳洲服务商,一般情况下,商户收到款项的时间周期在T+2。

由于市场竞争,澳洲的各家支付公司都自己垫钱,做到了T+0或者T+1清算。据Royalpay皇家支付说,公司光是垫钱就垫了数百万澳币,另外收取费率的下降,导致利润空间压缩很大。在公司发展的前两年,由于这些维护和技术的投入过高,公司一直处于亏本状态,直到今年才开始盈利。

因此,如果公司没有强劲的市场监管,一旦公司运营出现问题,商户将会面临一定的经济风险。

据了解,澳洲聚合支付公司必须持有本土的金融牌照(AFSL)。目前,行业内持有的牌照分两种,一种是公司自有的独立牌照,如Omipay O米支付。另一种是由独立牌照持有方授权的租用牌照,经澳洲Asic网站查询,目前大多数聚合支付公司都只有由第三方公司授权的金融牌照。

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授权租用的牌照来说,“风险都是牌照方负责,牌照方会对授权方进行监管” ,两者在实操上并无区别。

但不可避免的是,这种潜在的风险依然可能会引起部分商户的恐慌。2017年,有商户因为资金到账出现拖延而维权,并形成了两家支付公司的隔空骂战。

聚合支付公司不仅承受着盈利、风控的压力,还面临着新技术在澳洲市场的各种水土不服。中国互联网公司习惯了做“风口上的猪”,往往通过野蛮扩张做大市场份额和流量,有资本注入后不断抢占市场份额。但是在澳洲,移动支付市场没有中国庞大的体量,不仅流量有限,而且合作谈判周期非常长,几轮下来甚至会长达几年。

Omipay O米支付CEO喻皓认为,在澳洲这个行业比的是耐力,不是比的爆发力。

“最关键的在于,对于大型零售商来说,我怎么跟你系统对接,系统对接完之后,和财务如何对接,这是一整个生态圈。不是说砸钱就能搞定的,这里面有很多利益方在参与,每方都想找到自己的位置在哪,而且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澳洲的聚合支付公司几乎和澳洲大型零售商都接触过。对接成功的分几种情况,有一种是只用终端电子设备,不接入公司的ERP系统,这种粘度并不大。

“很多场景需要我们更有利的开拓,并不是说所有商户都像中小型店铺一样,只要签一个约,放一个二维码就可以运作的,而对于大型商户来讲的话,他们需要做IT介入,做POS机改造,做系统升级和调试。” Royalpay皇家支付CEO葛洋帆说,这些动辄一两百万澳币的改造成本,所以之后对这些大型商户的拓展需要很多投入在里面。

这是个行业瓶颈,也可以说是一个资本的瓶颈,投入和产出并不那么对等。

流量变现和场景升维

如何突破瓶颈?

聚合支付会产生海量交易数据,而这些大数据和“用户画像”,是广告营销和金融的天然资源。

“我们会知道他们的年龄他们的性别等各种信息,在对这些信息做了一定 ‘脱敏处理’,在通过‘假人机制’保护消费者隐私的前提下,给出一个 ‘用户画像’,这种精确的‘用户画像’可以通过大数据帮助商家进行分析。”葛洋帆说。

这是流量本身的价值。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些流量,聚合支付工具还可以做电商、消费金融等等。

在喻皓看来,O米支付擅长给用户们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务。“我们是金融一站式的服务平台,移动支付作为一条金融服务入口,把这些服务聚合在了一起。至于其他商户服务,我选择用让更专业的人来帮助Omipay完成。”喻皓说。

他认为,就互联网金融行业来说,Omipay更偏重金融,他们希望用在中国已经成熟的移动支付商业模式和互联网技术,结合其在金融行业的经验和资源,给澳洲的零售金融环境做一个消费升级。

 “这就是一个消费升级,你的需求没有变,但是你满足需求的工具变得更好了。”

而SuperPay则考虑到了给商户深度的解决方案,SaaS系统,定制化的小程序,针对不同行业深入定制不同的CRM客户管理系统,以及定制化的市场营销方案。

从更远来看,他们还希望跨过支付宝和微信,利用自己的商户资源,做澳洲生态的C端产品,并衍生出一些金融类的产品。

除此之外,这几家头部企业几乎都看到了澳洲本地支付的前景。据了解,支付宝和微信的使用都基于一定的华人消费场景,而且用户必须拥有中国的身份证、银行卡等才可以使用,但很多本地华人已经生活了二三十年,已经没有国内的银行卡。

对于这些澳洲本地企业来说,华人市场无疑存在天花板。

喻皓表示,不久之后,Omipay可以在全球对所有币种进行收单结算。同时SuperPay也在尝试一些本地支付的使用场景。

Royalpay皇家支付同样意识到了用本地支付的重要性。CEO葛洋帆认为,他们有机会能够将本地支付做好,以希望此和微信、支付宝有一个平等对话的机会。

“如果我们本地支付做得足够好,澳洲人去中国消费,是否就可以让澳洲人来用我们的app,来扫微信支付的二维码,形成一个反向的跨境支付,这未必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比较而言,Royalpay皇家支付的互联网基因似乎更显著,中国国内前段时间火热的无人商超,也即将要被他们移植到澳洲。他们在墨尔本将有一个无感支付的体验中心,包括无人商超、无人停车场、无人物流等。

这相当于把聚合支付上的竞争提升了“一个维度”,从原先价格战的红海,转投到又一个蓝海市场。

目前,Royalpay为无人商超独立开发了人工智能系统,可以用支付宝或者Royalpay本地钱包扫码或视频识别开门,消费者可以对货架上的商品随便拿和任意摆放,系统会对消费者拿取货物的动作进行捕捉和动作识别,一旦关门之后,系统会自动对消费者的账户付费。

据了解,这个无人商超以本地支付为主,支持本地信用卡(MasterCard和visas)和Royalpay本地钱包,预计该体验店将在9月对外开放。

“做一家澳洲本地的创业公司,更要服务本地市场,希望将国内先进的理念和便民的措施能带到澳洲,像无人商超这种快捷的支付体验方案,水电煤的电子送达和集成一键支付解决方案。”葛洋帆说。

几乎所有新的行业,在发展过程中都会慢慢会形成一条死亡曲线,经历团队的调整、业务的调整、行业的洗牌,然后才能进入一个爆发期。

但是,度过了死亡期,并不意味着你一定能进入爆发期。喻皓认为,在很多情况下,很多巨头在行业前期并不会大举进入,等行业洗牌完成,行业相对成熟后才会正式进入市场。

“现阶段就在这个死亡曲线点,全澳十几家支付公司,已经有很多转变了方向,或者仅仅维护现有客户,不再花精力和成本对外拓展新客户。”

【钛媒体作者介绍:言哲君,前媒体人、互联网从业者,微信:yzyz123yzyz123】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言哲君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言哲君
言哲君

媒体人、互联网从业者。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