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Crossover Hub陈洁:如何在药物研发这个传统领域发现新的商机?| 2018科技生活节

摘要: 新药投资主要聚焦于三个领域:旧药新用、失败药重做、中美创新药的联合开发。

陈洁在2018科技生活节

Crossover Hub创始人陈洁在钛媒体2018T-EDGE科技生活节

作为一名年轻投资人,Crossover Hub创始人陈洁常常会思考一个问题,面对新药研发这个需要时间积累的行业,如何在其中发现新的商机。

7月29日,在钛媒体2018T-EDGE科技生活节上,陈洁谈到,Crossover Hub是位于美国硅谷的一个众创空间,配有人民币和美元双基金。“比起孵化器我们更像是一个连接中美之间的平台,我们投资中国的初创公司,并帮助他们在美国扩张,反过来我们也投资美国的项目,并帮助他们在中国落地。”

在现阶段的政策、市场大环境下,陈洁认为新药投资主要聚焦于三个领域:旧药新用、失败药重做、中美创新药的联合开发。

陈洁最近在跟进两个靶向药物项目,通过不同方式帮助新药缩短研发周期。

第一,治疗胰腺癌的靶向药物。通过对接美国伯克利大学和浙江大学,达到联合开发的目的。由浙大帮助美国专家在中国搭建新的研究团队,安排他们在中国落地,并对接医院资源,和在中国做部分临床实验。然后由美国专家做临床前研究,提供专利,并负责为项目融资,同时在中国和美国提交申请,可以缩短4-5年的时间,降低一半成本。

第二,治疗胃癌的靶向药物。这是一个从波士顿博德研究所出来的项目,动物实验效果非常好,打算开始做一期临床,但是这个靶向药只对5%有某种突变体的胃癌病人有效,因为美国胃癌病人比较少,所以在经过筛选之后,很难招到足够的病人完成临床实验。所以陈洁要帮助项目在中国招募病人做临床实验,并且在中美两地同时进行。

“我相信抗癌药在近期依然会是治疗癌症的主力军,总而言之我们想在药物研发做的事就是尽量节省时间和金钱,可以在未来让千千万万癌症病人在最短的时间内花更少的钱买到治疗癌症的药物,也让我们作为风投机构,在为这个社会做贡献的同时,获得比较可观的利润。”

以下是Crossover Hub陈洁的演讲实录,钛媒体编辑整理:

因电影《我不是药神》以及疫苗事件,使得大家近期更加关注医疗和健康这两个方向。医疗是我们公司主要的投资方向之一,所以我分享一下药物的跨境研发和投资。

一般来说一个新药的研发,需要非常长的时间,这是一张药物研发的基本流程图,大家可以看到,从药物发现阶段到临床实验结束时间非常长,少的话要10几年,多则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药物研发基本流程

药物研发基本流程

走完整个过程,将花费巨大的人力和金钱,大家可能经常在新闻里看到某个药在招募病人做临床实验,这就是说这个药已经过了药物发现和动物实验两个阶段,到中间用黑色圈出来的两个小格,光是走过这两个小格也需要几十年到是10几年的时间。

所谓的临床实验,一般分为一期、二期、三期。一期临床实验需要病人20-100人,主要考察药物的安全性,如果癌症药的话,一般会招募很晚期的病人。二期临床实验需要病人数百人,主要考察药物的有效性,以及药物剂量和药效之间的量效关系,同时观察药物的安全性。三期临床实验需要早期到晚期的病人数百到数千人,在此检测药物的安全性、观察疗效、确诊疗效。

如果一个药完成了三次临床,意味着它很快可以上市销售。我们投资药物的研发主要在以下三个领域:旧药新用、失败药重做、中美创新药的联合开发。

首先讲一下旧药新用的应用,旧药新用说白了就是把以前用过的药物再利用,在市场上用了很久的药,针对不同的疾病进行重新研究,重走临床实验后,达到用旧药治新病的目的。这种旧药新用可以为无药可医的病找到新的治疗药物,既可以降低成本,还能拯救病人的姓名。中国过去基本上没什么创新药,都是等国外公司的专利过期后做仿制药,所以旧药新用算是创新药和仿制药之间的产物。

比起新药的研发,旧药新用有以下这些优势:

1、药物安全性高。因为原型药一般是专利已经过期,并且在市场上流通时间很长的药物。所以我们对这一类药的副作用和安全性已经很明确了。

2、时间短。节省了新药物研发到一期临床的时间,至少可以缩短几年的时间。

3、成本低。如果一个癌症药物进入到临床二期的话,那意味着它至少已经烧到了上亿美元费用。所以旧药新用成功的话,至少可以节省上亿美元的费用。

4、成功率高。旧药新用在不同的疾病领域,大概10%-30%的成功率,而新药研发的成功率只有5%-16%之间,所以旧药新用比新药研发的成功率要高2倍。

最近有一个比较出名的旧药新用案例,这个药叫二甲双胍,本来是用来治疗二型糖尿病的,理论上来说得这种糖尿病的人,会比正常人寿命短不少。但科学家发现,用这个药的病人竟然比正常人还要多活了8年。于是顺藤摸瓜,发现这个药可以延长人的寿命。

美国FDA已经开始批准,将二甲双胍用于衰老的临床实验,这项研究从前年开始实施,召集了大概3000多名70岁及以上的受试者,持续时间约为5-8年左右,如果二甲双胍用于延长寿命的应用被批准的话,我想它肯定会成为史上最受欢迎的药之一,毕竟想多活几年的人肯定不在少数。

药物研发值得投资的第二个领域,就是把三期临床失败的药重做。其实这个概念和之前的旧药新用有一些类似,几乎年年都有三期临床失败的药物,失败的原因很多。

大家可以看一下图一,这张图解释了2013年到2015年,三期临床药物研发失败的原因。紫色的部分占55%,这些药失败是因为治疗效果不明显,红色部分占14%,这些药是因为不安全而失败,比如副作用太大、毒性太强。浅绿色14%,是因为战略原因而失败,比如公司被收购,被破放弃项目。剩下的是因为商业模式和运营的问题,比如发现成本太高了,药就算做出来也赚不了什么钱。

失败药重做,一般在效果不明显的55%部分选择,一是因为这部分药失败的专利很便宜,或者以分成的方式就可以转让给下一家公司。二是因为不安全和战略失败的药,几乎没法做,不安全的药没法做很简单,你吃的这个药癌症是治好了,结果又得了老年痴呆有什么意思呢。

而因为战略失败的药就比较复杂了,光2015年就有将近500多起的药物并购,这里面很多都是重复或者竞争的项目。有一些项目在价格和疗效上竞争不过对手,而主动放弃选择被收购。另一部分比较恶劣,一些像辉瑞、诺华这样的巨头药企,因为觉得正在做临床实验的药物,可能威胁到他们正在销售的某个重磅产品,而选择出大价钱把这个药收购,然后放弃或者延后这个项目。这类被战略放弃的药,他们就算烂在那里也不会卖给别的公司的。

大家看一下图二,这张图展示了这些失败的药集中在哪些领域,失败最多的是抗癌药占比32%。然后是中枢神经系统和骨骼肌肉的药物。失败药里适合重做三期临床的其实非常少,必须要有足够的储备才能找到一两个药适合重做。所以失败数量最多的抗癌药,自然就成为药物重做的主要选择。

由于中国和美国数据开始互通,最近有很多公司开始尝试,把美国临床三期失败的药物,在中国重新申请,这是一个非常新兴的领域。因为中国从去年才开始接收国外的临床实验数据,之前是不认可这些国外的临床数据,而且在《我不是药神》热播的时候,中国药监局发布了国外临床数据的指导政策,这个政策让国外某些一期、二期临床实验数据可以在国内使用,只要在国内重新招募病人做三期临床就可以了。

还有基于基因检测技术的快速发展,可以帮助因为治愈率太低而失败的药获得重生。简单来讲,通过基因检测技术准确定位到由某个基因突变的病患群,只对这一部分病患施药,达到提高治愈率的效果。

通过以上这些手段做失败药物的重新研发,至少可以节省超过一半的费用以及时间,药物研发最受投资人关注的领域就是中美之间的创新药联合研发。我之前所讲旧药新用和失败药重做,虽然成本低、时间短,但都是基于新药研发的技术上,如果没有人做新药研发,就根本没有什么旧药或者失败药的研究。

对医疗有所了解的人基本都知道,新药研发是时间和金钱成本都巨大,随随便便就是10年几个亿的,而且新药研发是一个很老的行业,我们作为投资机构经常要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如何从老的行业里发现新的商机。于是我们和一些其他的机构想到利用中美之间各自的优势联合开发新药,像我之前所提到的,中国药监局已经开始接收国外的临床数据了。

其实美国的FDA也是接收中国的数据的,而且中国和美国连申请的文件格式也马上要统一了,基本上翻译一下就可以在两国同时提交,那么研究人员就可以把一部分试验放在美国,一部分放在中国,弥补双方的缺点和利用双方的优势。

我们现在手上有两个跟进的项目正在使用这类模式:

第一,治疗胰腺癌的靶向药物,我们通过对接美国伯克利大学和浙江大学,达到联合开发的目的。由浙大帮助美国的专家在中国搭建一个新的研究团队,安排他们在中国落地,并对接医院资源,和在中国做部分临床实验。然后由美国专家做临床前研究,提供专利,并负责为项目融资,这样同时在中国和美国提交申请的话,可以缩短4-5年的时间降低一半的成本。

第二,治疗胃癌的靶向药物。这是一个从波士顿博德研究所出来的项目,博德研究所由MIT和哈佛大学共同成立,可以说是世界上生物医疗水平最高的机构之一了。现在这个项目的动物实验效果非常好,打算开始做一期临床,但是这个靶向药只对5%有某种突变体的胃癌病人有效,因为美国胃癌病人比较少,所以在经过筛选之后,很难招到足够的病人完成临床实验。

而中国每年有68万个新增胃癌病人,全世界一大半的胃癌病人基本上都在中国,是一个真正的胃癌大国,就算只有5%的胃癌病人可以用这个药,每年也有几万个新增病人。

所以,我们最近在讨论一个问题,如何帮助这个项目在中国招募病人做临床实验,并且在中美两地同时进行,以缩短时间为目的,希望更早的为胃癌病人提供新的解决治疗方案。

当然我也有关注各种不同新的癌症治疗技术,比如CAR-T、PD1这类新型免疫疗法。这些免疫疗法在今年可以说满地开花,甚至有人称2018年是中国免疫疗法的元年,但据我所知,这免疫疗法只有在血癌和骨髓癌的效果比较好之外,在别的领域只能做一个代替疗法,也就是说在实在无药可依的情况下才会试一试。

所以,我相信抗癌药在近期依然会是治疗癌症的主力军,总而言之我们想在药物研发做的事就是尽量节省时间和金钱,可以在未来让千千万万癌症病人在最短的时间内花更少的钱买到治疗癌症的药物,也让我们作为风投机构,在为这个社会做贡献的同时,获得比较可观的利润。

最后我想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公司Crossover Hub,我们是位于美国硅谷的一个众创空间,配有人民币和美元双基金,提供法律、财务、PR等一系列的服务,比起孵化器我们更像是一个连接中美之间的平台,我们投资中国的初创公司,并帮助他们在美国扩张,反过来我们也投资美国的项目,并帮助他们在中国落地。

我们主要投资医疗和环境这两个领域,最近也投一些中国模式出海的项目,类似美团外卖的北美版和支付宝在北美落地的项目。在医疗方面,除了药物研发之外,我们也投资精准医疗的项目。在环境类的话,我们主要看污水污泥处理技术,还有固废危废处理和土壤治理这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付梦雯
付梦雯

钛媒体记者 | 邮箱:mengwenfu@tmtpost.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