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遭遇网约车式尴尬整顿,火热的共享民宿降温了?

摘要: 随着共享经济的新鲜感褪去,各个国家、地区开始着手应对非标准化住宿分享所带来的一系列监管难题,而各大平台的教训也是惨痛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民宿增长最为迅猛的川渝地区,正在上演一场“反城市民宿浪潮”。 

7月31日,成都成华区万年派出所发出通知,由于涉嫌住改商,并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四川省旅店业治安管理办法》,对万年场附近观城小区12栋住宅不同楼层的7家民宿进行了通报,并给予取缔处理。

据当地媒体报道,这样“取缔”处罚在成都尚属首次。目前,已经有不少小区明确禁止民宿进入。
成华区万年派出所对7家民宿进行了取缔 图片来源:成都商报

成华区万年派出所对7家民宿进行了取缔,图片来源:成都商报

实际上,川渝地区大量业主的反城市民宿情绪并非是地域特色。进入2018年,在全球遍地开花的共享住宿,也经历网约车式的尴尬。

今年4月,香港酒店业主联合会公开指责Airbnb平台上出租的均是无牌住所,批评Airbnb以“共享经济”包装做违法生意,剥削酒店业界的合法权益,并要求政府尽快通过《旅馆业(修订)条例草案》,加强对“无牌经营”的共享民宿的威慑力。

今年6月,日本实施了《住宅宿泊事业法》后,对此前火热的日本民宿造成了重大的冲击。据悉,与新政前相比,日本民宿的数量锐减80%以上。

显然,尽管房屋共享给千百万游客带来了便利,也为众多的房东增添了可观的收益。但在全球范围内,打着共享经济标签的短租民宿还在野蛮生长的阶段,尤其是城市民宿与地方政府城市治理间的冲突愈演愈烈,而短租平台与酒店业、房东各方的博弈仍然没有终结。

从小众迈向大众


王燕(化名)在北京运营着一个美食公众号,因为看好成都的短租民宿市场前景,今年3月份起,她满怀欣喜的带着名下4套个人房产加入职业房东的行列。

“中国民宿看成都,已经是业内的共识了”。王燕告诉钛媒体,自己在Airbnb、小猪、途家、美团榛果民宿等主流平台上线了自家的民宿。“之前看这个市场还挺活跃的,有可能成为将来的风口,所以愿意投入,我相信更多的商家其实跟我是一样的。”

近两年来,成都的民宿市场成长迅猛。根据相关数据,仅用了两年的时间,成都的民宿数量从2015年的800套猛增至2017年的10000套。而从Airbnb、小猪、途家等短租平台公布的数据看,成都民宿的订单量也超过了起步较早的杭州与三亚。据华西都市报报道,仅在成都繁华商业区太古里附近的一个600住户高端小区中,就有近百家民宿在经营。

实际上,不单单是成都,随着市场培育度的提高,大众对民宿的认可度也在提升。很多短租民宿平台的房东、用户两端的增长都较为可观。

据钛媒体向各大共享住宿平台求证了各方数据,截止到今年7月,作为共享住宿鼻祖的Airbnb目前拥有超过500万房源,已经有超过1000万人次的中国游客入住Airbnb爱彼迎全球的房源,一半的入住人次发生在去年,其在中国的房源数量,较去年增长了125%以上;而途家全球房源超过120万,其中国内房源超过80万,日间夜量突破了13万;小猪短租全球房源突破42万套,覆盖国内400座城市,以及海外252个目的地,活跃用户也超过了3500万。

据小猪短租的相关人员透露,仅以小猪单平台为例,2017年全年平台最大订单增幅来自于以天津、重庆为首的新一线及二线城市,到了2018年上半年,最大的订单增幅则来自于三、四线城市及乡村。“住房共享正在加速向下渗透”。

“2018年是民宿短租由小众迈向大众的一年。 ”一位业内人士对钛媒体表示,这一年《三个院子》、《向往的生活》等关于民宿的综艺节目井喷,加之年轻消费者受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相关网红民宿内容的影响,“民宿”的热度被推上了新高。

但在云锋基金合伙人李娜看来,如今共享经济整体赛道变得又宽又窄。用她的话说,尽管这个赛道已经成长的足够宽广,市场需求旺盛的同时,供给侧的痛点非常明显,但门槛已然很高。

“如今这个行业,已经不是资本进来砸一笔钱就马上可以做到规模效应的领域”。李娜强调,虽然前景依旧广阔,但房屋的共享在诸多的共享里属于门槛难度非常之高的,无论是平台企业还是民宿主都不应该盲目乐观,更要警惕粗犷式增长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野蛮生长


最近,王燕也明显感觉到,民宿这门生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理想主义”。

据王燕透露,今年6月她经营的房源参加了途家网的暑期促销活动,每周四的房价最低可打3.9折,平台用户只需要80多元即可预订。王燕坦言,民宿主们都清楚这么做是在赔本赚吆喝,但为了获取新客源大多参加了平台的活动。

然而,在活动期间,王燕的民宿被一个名为“李涛”的用户多次给予1分差评。

王燕表示,对于像自己这样仅拥有几间房小房东而言,很少会与房客发生激烈冲突,因为好评的多寡与平台流量倾斜息息相关。但在后续的交涉中,王燕发现,这位名为李涛的客人实际上是在同一个楼里做短租的民宿主,用自己的真名“李涛”注册账号,抢拍了王燕在途家网的特价房源,并绕过线上平台线下交易转卖他人。

据王燕透露,从头到尾民宿管家都没有接触到入住的客人,而在管家发现这笔交易存在问题后,与预订人李涛的沟通也很不顺利。“对方的态度十分恶劣,并以各种理由借口要求退款。”

在王燕眼里,平台对于刷单、刷好评这样的恶性竞争,并没有起到应有的监管职责。多次沟通无果后,王燕选择向平台进行申诉,在提供了录音证据和各项截图证据后,途家网官方回复称“客人心中标准有所差异,平台原则上不进行干预。”

除了同行的恶性竞争,王燕向钛媒体透露,如今在成都,民宿经营的外部环境也在恶化。包括她所在小区的业主在内,业主与民宿经营者间的矛盾愈演愈烈。

在川渝地区,关于城市民宿争议,已经不再仅限于民宿是住改商违法还是盘活闲置房这样的理性讨论。
王燕提供的成都某小区业主群关于民宿的讨论截图

王燕提供的成都某小区业主群的讨论截图

最近一个多月,川渝地区多家媒体报道,大量的城市民宿与短租房经营活动,已经严重影响当地众多中高端小区业主的日常生活,两地业主发起了反城市民宿浪潮。

据钛媒体了解,此次川渝两地对民宿业的整顿与此前大理、厦门等地的规范对象不同,主要以做短租的城市民宿为主,这些民宿的来源大多是住宅性质。依照目前国内的相关法律法规,住宿服务行业系公安管理的特种许可行业,擅自经营民宿、日租房、小旅馆等住宿服务的属于违法行为。

也就是说,房屋所有者擅自住改商经营城市民宿这件事本身就存在法律与安全风险,而市场中大量的民宿租赁公司与二房东涌入,也抹去了城市民宿住宿分享的色彩。

王燕也告诉钛媒体,随着报道的增多,越来越多的小区对于租客低素质行为以及城市民宿的扩张行为,容忍度不断下降,进而诱发了更多的邻里纠纷与安全事故。而有关部门也一改此前的态度,开始逐步取缔违规经营的部分城市民宿。
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很多媒体并没有说出房东的难处”。用王燕的话说,身为房东,夹在邻居与客人之间也很难做,遭遇到素质低的客人也很无奈,大部分因民宿经营产生的邻里矛盾往往是因为房客的不当行为引起的。

7月31日,成都市大数据和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发布的《7月成都市网络理政平台运行分析报告》印证了王燕的观点。报告显示,关于反映小区开办民宿问题达116件,成诉求热点,主要集中在民宿租客扰民、租客同物业发生冲突等方面。

不过王燕也承认,对于租客的行为房东敢怒不敢言,而平台的对房客的约束也有限。“行业的规范化需要一个过程,我反而更期待相关政策的出台”。

未来,标准化反而是出路


进入2018年,非标准化体验的标签正在被共享住宿平台慢慢淡化。

随着共享经济的新鲜感褪去,各个国家、地区开始着手应对非标准化住宿分享所带来的一系列监管难题,而各大平台的教训也是惨痛的。

今年6月1日,日本政府突然发布紧急通知,要求所有短租平台取消截至当日未添加备案号码房源的尚未入住的预订,在《民宅住宿商业法》生效前发生的预订也不例外。

Airbnb方面透露,这一通知严重扰乱了赴日房客的计划。为此,Airbnb不得不设立了总额为 1000 万美元的专项基金,用以补偿受此变动影响的房客发生的合理额外费用,按照新法规平台上的日本地区大部分房源被迫下架。

而与日本一样,成都的“反城市民宿浪潮”,只是目前住宿分享行业野蛮发展的缩影。已经有不少评论认为,同共享单车与网约车一样,共享住宿同样会受制于监管政策而驻足不前。

但经过交流,钛媒体发现无论是平台方,还是投资人,都认为这是行业必经的阵痛期,而各方当下要做的是先搭建好行业的基础设施。

中国公安大学网络空间安全与法治协同创新中心副秘书长刘为军教授就认为,共享住宿行业的发展应该坚持安全先行,通过加强线上线下互动,提高房东房客人身财产安全以及平台数据安全三个方面,进一步完善企业业务流程,提高人脸识别、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应用水平,保障房东、房客以及社区的安全诉求。“共享住宿的发展离不开制度的规范,从业者和相关监管部门应该有风控意识,通过加强数据对接与共享,进一步深化合作,共同探索合理的监管手段与方式。”

形势比人强,据钛媒体了解,经过这几轮风波,很多平台都意识到规范化的必要性。

据Airbnb向钛媒体透露,帮助到现有的日本房东、房客以及社区成长,目前Airbnb已经推出了“日本2020”计划,主要面向日本60个城市进行房东培训和招募,并在他们申请登记注册的过程中提供辅导和一对一协助,为房东提供辅导、法律咨询及其他服务,帮助他们完成必需的复杂注册流程。同时,Airbnb还将为房东提供保洁和钥匙交接等服务,与房地产伙伴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并消化空置房屋。

“未来五年,我们会继续支持100个兼具社区中心与房源功能的类似乡村社区。”Airbnb方面称,为此将会投入超过三千万美元。

在接受采访时,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CEO陈驰表示,过去6年里,中国的共享住宿行业交易额取得百倍的增长,解决了个人房东与房客的信任、接待、清洁、交互、安全等一个个独有的中国式难题,将原本标准化的酒店型住宿改造成富有个性化与创意感的房屋共享,但共享住宿市场空间离天花板还很远,保障用户的体验,降低用户进入的门槛是一项长期工作。

“工业化的快速发展给了人类丰沛的物质资源,也隔开了人与人的距离,这正如资源闲置为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信任危机又是附着其上的一道锁链,中国共享经济平台责任就是要调和‘阴阳’。”陈驰认为,短租民宿行业要想度过阵痛期,还需要政府、企业、平台、消费者明确责任,协同治理。

陈驰透露,目前海南省在成立旅游民宿协会后,将为目前海南省内,数千家旅租业主集体办理公安机关的身份证采集系统。另外,海南省公安厅已同意符合相关条件的公寓以短租形式进行经营,还同意为相关短租业主配置手机版APP身份证登记系统,而省旅游民宿协会也将会建立起一套警方互动机制,以此规范民宿业经营。

“只求能出台个靠谱的标准,未来能成为全国标杆”。谈到海南的行业标准,作为房东,王燕也期待更多地区标准的建立能够解决城市民宿的尴尬身份,终结粗放的行业环境。

据悉,目前成都已经在征求各方意见,以期成立民宿行业协会。而在全国范围内,包括此前由相关部门与Airbnb、小猪短租牵头成立的共享住宿专业委员会在内,各地的民宿行业协会与行业标准也都在酝酿当中。

“我还是不太担心住宿分享在中国的未来”,陈驰表示,市场发育到一定阶段,挫折是难免的。尽管短租行业必须要经历新陈代谢,监管政策的出台与行业规范的早日制定却有利于行业日后的成长。“共享平台作为一个新的模式,挑战了原有经济运营的方式,还是需要政府的产业政策与立法监管,这个是我们经营五六年之后深刻的体会”。(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高梦阳)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高梦阳
高梦阳

关注旅游、酒店、公寓、出行、地产,微信787196473

评论(2

  • 潇澎 潇澎
    回复
    0

    都是突然来的一窝蜂

    2018-08-07 07:01 via android
  • ThomasChang ThomasChang
    回复
    0

    共享民宿和网约车都有市场,资产价格高,但共享民缩要在旅遊城市才效果好,而且要和中档以下酒店能差异化,但最后还是汰弱留强,只有二,三家能活的好。

    2018-08-06 13:33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