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马尔乔内提前卸任:他是如何让菲亚特集团起死回生的?

摘要: 在他的手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CA)宣布成立,成为全球第7大汽车制造商。如今,一个时代结束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件黑色或墨绿色罗纹口毛衣里,经常是敞开两个纽扣的格子衬衫,时而戴上黑框眼镜显出严肃的表情,时而却又换上无框眼镜露出迷人的微笑,随性的着装风格很难让人联想到这是一位缔造全球第七大车企的掌舵人。

而他正是商界和汽车界的“双料”奇才——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

7月21日,曾计划于明年4月卸任的马老却提前脱下了“戎装”。FCA官方发布公告宣布,任命Jeep品牌和Ram品牌的全球总裁麦明凯(MikeManley)担任FCA全球首席执行官一职,以接替病情恶化的马尔乔内,任命自7月21日生效。

对于这样一位传奇职业经理人来说来说,这或许是比较体面的再见方式。

在意大利“ Marchionne”是一个比较普通的姓氏,没有显赫的贵族背景,更没有实力雄厚的资本支持,马尔乔内就出生于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庭之中。

塞尔吉奥·马尔乔内出生于1952年6月17日,其父亲Concezio Marchionne是一名意大利警察,而母亲则是一位克罗地亚人,由于战乱老马尔乔内夫妇在1945年搬到了意大利的吉耶蒂,而这也是马尔乔内出生的地方。

小时候的马尔乔内就展现出极强的学习能力和逻辑能力,从小酷爱纸牌游戏的他十分讲究学习方法,在学校的成绩的也一直名列前茅,在他13岁的时候随着家里搬到了加拿大多伦多继续开始求学之路。

与很多同龄人相同马尔乔内选择了热门的商学院,在1979年获得圣迈克尔学院商业学士学位之后,他又在1985年取得温莎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期间还取得加拿大约克大学奥斯古德大厦法学院的法律学位,丰富的教育背景让马尔乔内开始在社会工作中崭露头角。

1983年马尔乔内研究生期间在加拿大的著名事务所——任德勤会计师事务所(Deloitte&Touche)会计师兼税务专员。三年的工作经验让他在1985年加入多伦多劳森马尔集团,并依靠自己的能力迅速成为了该企业发展总监。

然而他并不满足于现在的工作,1989年至1992年,他先后在多家公司担任执行副总裁和的财务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直至1994劳森集团劳森集团被瑞士铝业(ALgroup)收购,他的商业能力再一次被证明。

1994年到2000年期间,马尔乔内一直在总部位于苏黎世的Algroup公司(Alusuisse龙沙集团有限公司)担任多个高管职位,随着权责逐次加大,马尔乔内在1997年成为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在龙沙集团从瑞士铝业Algroup分离出来之后,马尔乔内成为巴塞尔龙沙集团的董事长,不久之后的2002年马尔乔内又成为了瑞士SGS的首席执行官,次年5月马尔乔内进入菲亚特集团成为董事会的独立成员,至此拉开了他构建汽车帝国的大幕。

翻看马尔乔内的工作履历不难发现,在多个商业领域闪转腾挪之后他有着更为丰富的工作经验,而他极其敏锐的商业头脑也成为他被阿涅利家族选中的最终原因。

1899年菲亚特的前身意大利都灵汽车制造厂正式成立,凭借创始人乔瓦尼·阿涅利和其孙子乔瓦尼·阿涅利二世的不懈努力,菲亚特不仅成为意大利综合工业企业集团的翘楚,还将阿涅利家族跻身意大利上层的名门望族。

进入千禧年以来菲亚特汽车作为一家横跨三个世纪的老牌车企却陷入了发展停滞期,由于欧洲市场需求极具萎缩再加上产品周期更新换代停滞,曾经的“小车之王”菲亚特也陷入了金融危机。

尽管2000年通用汽车以24亿美元收购了菲亚特集团20%的股权成立成立产业联盟,但是难掩大幅下行的趋势,2000年到2004年几年菲亚特连年大幅度亏损。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则是,执掌菲亚特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乔瓦尼·阿涅利二世在2003年因癌症去世,而在公司陷入困境之时,更是曝出乔瓦尼·阿涅利二世惟一的女儿玛格丽塔和她亲生儿子争夺家族遗产的丑闻。

当时的菲亚特好似一颗闪耀的巨星以飞快的速度下坠,在2003年之前菲亚特已经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更换了四位CEO,最短的甚至只有半年。当时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家就称,“重新启动菲亚特是如今世界上最难的工作之一。”

很快意识到问题的阿涅利家族就“盯上”了时任瑞士SGS CEO的马尔乔内。阿涅利二世的弟弟翁贝尔托安排了一次与马尔乔内的会面,谈话并没有结束翁贝尔托就确定菲亚特的复兴将掌握在马尔乔内手上。

马尔乔内在接手菲亚特集团之后便开始在进行大刀阔斧式的改革。

在外部,稍早前通用与菲亚特签署的合作因为通用一方没有兑现合作协定的内容,精通会计事务的马尔乔内结束了与通用汽车的合作联盟,并从“底特律斗士”通用汽车CEO瓦格纳手中要到了约19.9亿美元的“分手费”,这样大数额的“意外之财”对于濒临破产的菲亚特集团来说简直是及时“甘露”。

在内部与之前在瑞士SGS任职时的手腕相同,马尔乔除了进行部门裁员和领导更换之外,还充分整合了菲亚特内部的平台制造资源,并与福特合作生产了新款微型车菲亚特500,不久之后便与印度汽车制造商Tata合作,巩固了菲亚特在印度和东南亚的地位。

这时仅仅是马尔乔内执掌集团的第二年,在马尔乔内2004年接手菲亚特时企业每天亏损额度高达240万美元,而在他的带领下次年便实现了盈利,2006年马尔乔内成为了菲亚特的CEO。

2007年在他的执掌之下菲亚特全球销售汽车223.4万辆,利润超过24亿美元。而即使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下,菲亚特利润仍达到了21亿美元,成为当时全球少数几家仍实现年赢利的汽车厂商之一。

不过对于这位擅长纸牌游戏和财务报表的马尔乔内来说,早已看透了全球汽车产业格局的发展趋势,收购克莱斯勒才是其终极目标。

“汽车行业需要彻底改造,并且要速战速决。我不欣赏美国政府对汽车企业的援助,也不赞同欧洲政府的犹豫不决。”马尔乔内公开表示。

在马尔乔内的性格标签中冷静中有着清醒,清醒中带着果断。

2005年与通用汽车宣布分道扬镳之后,他便认为未来五年中欧洲汽车市场会下降5%,两年后全球车企将重新洗牌,未来将只剩下6家车企。在随后的现实中,他的判断应验了。

2009年4月30日,经过2008年金融危机洗礼和几经易手的克莱斯勒公司徘徊在破产的边缘,公司不仅失去了与戴姆勒集团的最大股东,还受到69亿美元的有担保贷款和欠付养老基金的106亿美元债务的影响,这家美国第三大车企向政府申请了破产保护。

仅仅一个半月后的6月10日,菲亚特集团和克莱斯勒集团联合发表声明,宣布结成全球战略联盟,这一举动甚至让撤股克莱斯勒的戴姆勒前任总裁施伦普,惊讶地到处打听马尔乔内的身世,要知道当年入股克莱斯勒差点让这家豪华车企陷入无尽的泥潭。

完成入股后的马尔乔内很快便开始了针对于克莱斯勒公司的改造计划。

首先他直接废除了克莱斯勒保守的企业组织模式和行政管理系统,用单层管理方式取而代之,让自己处于管理的顶层,更好的掌控公司内部的运营。

其次他决定为克莱斯勒引入菲亚特生产中小型汽车的技术、平台以及发动机,而克莱斯勒则为菲亚特提供环保型汽车的研发经验。

此外,马尔乔内还让克莱斯勒利用菲亚特的国际销售网络打开市场。高效的管理手段和清晰的“五年盈利计划”很快便变成了真金白银。在2011年第一季度中,克莱斯勒公司净利润为1.16亿美元,马尔乔内也逐渐将挣扎在垂死边缘的克莱斯勒拉回了正轨。

2014年菲亚特股份公司宣布完成对克莱斯勒集团所有股份的收购,克莱斯勒成为菲亚特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同时,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CA)宣布成立,成为全球第7大汽车制造商,这时在马尔乔内执掌下的集团公司已经成为拥有菲亚特、克莱斯勒、Jeep、道奇、法拉利、玛莎拉蒂、阿尔法·罗密欧、蓝旗亚、道奇RAM等品牌的汽车帝国。

除了收购克莱斯勒时的前瞻与果断,马尔乔内还是一个十分精明的金融资本家。

2014年执掌法拉利长达23年之久的卢卡·迪·蒙特泽莫罗离职。当时据外界消息称,蒙特泽莫罗为了保持法拉利品牌的奢华与稀缺性,一直坚持法拉利全球年销量不得超过7,000辆的发展策略,但是这与集团CEO马尔乔内提出的扩张旗下豪华车业务规模的宗旨相左。

同年11月FCA宣布拆分法拉利,通过抛售股票马尔乔内获利1340万美元,当然对于马尔乔内来说多数都是用来抵偿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债务危机。

“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在当时看来,马尔乔内“挤走”蒙特泽莫罗的决定有一些专制,但是站在一个集团CEO的角度来看,集团财报的好看与否是直接关系到二级市场投资者的信心。

法拉利作为豪华车品牌中不可多得的瑰宝从商业利益角度来说是非常优质的资源,独立业务大力发展有利于公司的发展,可见马尔乔内的商业智慧。

有人说过传奇人物最体面的离开方式就是在他最巅峰的时候。2014年马尔乔内就表示将在2018年前后正式卸任FCA集团CEO。这一年FCA全球销量为460万辆,同比增加6%,营收961亿欧元收入,同比大增11%。而这十年在马尔乔内执掌下的菲亚特公司营收和利润同比2004年增长3倍有余。

不过马尔乔内也发现了FCA这艘大船将要遇到的危机。进入2015年之后FCA财报情况并不乐观,虽然已经偿还清债务但是其财务报表一直原地踏步,2015年FCA的营收接近1110亿欧元,2016年为1110亿欧元,而2017年也仅为1109亿欧元。

究其原因则是集团内部除了Jeep和玛莎拉蒂品牌保持盈利增长之外,如菲亚特、克莱斯勒、道奇等品牌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这也让他下定决心在2019年卸任之前制定一个良性的符合商业规律的计划,而这一计划的本质则是优胜劣汰。

今年6月1日FCA召开了投资者大会暨五年商务计划中,马尔乔内则表示,“2009年全球每卖出23辆SUV就有一辆是Jeep品牌,2018年这个比例达到了1/17,2022年将达到1/12,而最终目标是达到1/5,未来FCA将把更多的资源都放在Jeep和玛莎拉蒂等品牌之上。”而对于FCA中的“F”“C”几乎没有做任何批示。

的确,在马尔乔内眼中职业经理人的身份最为看重的是财务报表,在近些年菲亚特品牌和克莱斯勒品牌的市场表现中,亏损成为他们财报的“中心思想”,唯独Jeep品牌实现了8年的连续上涨,市场占比和营收实现了大幅度增长,而随着中国市场消费升级的不断深入,玛莎拉蒂、阿尔法·罗密欧等豪华品牌还有这不小的增长潜力,集中资源加码优质品牌合情更合理。

随着FCA官方发布的消息,马尔乔内也因为肩部手术的并发症卸任了CEO职位。或许对于他来说14年用心经营是对阿涅利家族和股东们最大的负责,他用极其敏锐的商业头脑成就了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的辉煌,对于这样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商业奇才来说,这样的谢幕方式是最为体面的了。

【本文来源于界面新闻,作者:侯卓铠】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界面新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界面是中国最大的商业新闻和社交平台,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