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被李笑来曝光的陈伟星录音完整版:原来是一场无比枯燥的“区块链经济学布道”

摘要: 链得得找到了这份完整近一个小时录音,并且删除了一些私下酒吧讨论有点随意涉及到讲政治的敏感内容,整理了这份相对非常完整的速记版。从上下文来看,李笑来发布的两段经剪辑的录音内容,都的确扭曲了讲述者的本意。

链得得找到了这份完整近一个小时录音,并且删除了一些私下酒吧讨论有点随意涉及到讲政治的敏感内容,整理了这份相对非常完整的速记版。从上下文来看,李笑来发布的两段录音及其所引导的内容,都的确严重歪曲了讲述者的本意(录音完整版音频,请戳链接下载:https://pan.baidu.com/s/1JYr5Gg6uwc3Mly9ETIfJ3A )。

为了方便理解口语化的表达,括号中的内容为链得得编辑备注。

一、第一段8秒录音原文


李笑来公布的第一段剪辑版8秒录音所说:“区块链,我支持技术,我跟老百姓说一说,我们要支持区块链,大家都觉得应该听的,所以就很容易被搞定”,根据其上下文,陈伟星一直都是在讲未来美国总统选举,举例说未来会有比特币和区块链的作用,跟老百姓讲区块链就很好搞定(选票)。

原文如下(音频从第33分钟20秒开始):


正是这个原因就导致一个结果:一个可以预测的我们可以看到的未来,就是区块链世界的人是一定会选出自己的美国总统去当美国总统的,一定会把美国的议员一个一个XX掉,让他们支持区块链的。

你想今天如果有人想选美国的议员,说支持区块链,我捐一百万美金我要打,我可以在一天之内帮他搞几亿美金给他,议员都愿意上亿美金XX他,让他选。美国用政治献金的方法,成立各种组织XX,然后雇这帮说客,这帮说客一般提成提个10%,20%,一帮说客凑点钱让他们游说,其实很简单,美国有很多优秀的组织,比如犹太组织。

像今天这样的,我去美国也给这些人洗脑,每个人送几个比特币,给几个生意机会,把你身边的议员朋友全去洗一遍脑,因为这个事情又不是说有什么政治问题,没政治问题,这是个理念问题,很容易洗脑的。

你说我代表中国去给他洗脑,你想中国人那么坏,他有这样的印象,他怕失去自己的地位,让人报出去了,你替中国人办事,你议员都选不上了,这个事情没事,区块链,我支持技术,我跟老百姓说一说,我们要支持区块链,大家都觉得应该听的,所以就很容易被搞定(注:这一句,即李笑来公布剪辑的第一段录音),美国总统,你看现在如果计算机世界的人想要搞美国总统,全世界计算机人都会支持他,所有的黑客都支持他,所有人都往他帐上打比特币,对吧?但只要公开一个,这个帐号是我竞选总统,所有人都往他帐号上打。所以下一次大选三年,我们现在可以打赌,下一次大选,全世界的大选都会是区块链世界的人。


二、第二段“陈伟星自爆向银行骗贷几亿美金”录音原文


这段录音原文的确如陈伟星所回应的,由比特币买卖引发的关于美元全球流动性监管的举例。在境外银行进行美元交易时,私人与私人直接的美元转账也需要向银行提供合同备案,有的没有合同就会造一个假的借款合同给银行。全文并非讲述向银行贷款。因为比特币在全球买卖都是灰色的,这种境外美元场外交易过程不得不向美元银行提供借款合同备案的情况就比较普遍。

这段录音的原文如下(音频从第21分钟28秒开始):


陈伟星:………(前面大段讲美元霸权和监控的理论)你越管资本的流通就越难,像现在美元(给别人)打钱都是要被审核的。你去用美元(给别人)打一亿美金,(得)问死你,跟审犯人一样的,审你几个小时。

(有人插话):他(银行)要提供合同。

陈伟星:合同都假的,只能造假的合同(借款合同),(比如)我去(向别人)买比特币,你跟他(银行)说不清楚,那你只能造假(借款)合同,我跟他(别人)借钱,所以我们(转账)美元,我们(得)有无数个借款协议,别人借给我的,我借给别人的,你说这么一个文明讲法律的社会,我们签借款合同是随时签的,而且借款合同都是短期借款合同,你说搞笑吧?你要过段时间跟他说,不好意思,他们没还钱,不肯还了,你们有签过吗?我至少签过几十份合同了,借钱的。我跟别人借的钱至少几亿美金了,如果人家拿这个合同去法院告,我就得给他付钱,我就破产了,但没有办法,我得骗银行,我只能签。我(借)给别人的签我也签,大家互相签,你说幽默吧。美国的一个法治国家,一个清算银行可以跑到那儿跟那个银行来讲,说你不能跟他做生意,你做生意的话我就把你封了,你问他为什么呀,我不是合法做生意吗?你违背了潜规则,原话,可怕吧。你说(美国)这种金融系统是不是烂到家了,我们赚的钱,是吧?我自己开的银行,你说要把我封掉,为什么?你说我违背了潜规则。


链得得也找到了现场几位听众求证,多位现场人士向链得得证实完整录音版的真实性,录音发生的时间大概为1月下旬,晚饭后找了个ktv酒吧,他们都对区块链很感兴趣,所以在晚餐后就要求陈伟星给他们讲讲,到底什么是区块链,陈伟星跟他们讲了一个多小时,国际金融和政治,为什么会产生比特币,为什么区块链会在国际竞争中变得无比重要,在海外用美元购买比特币会遇到什么问题等等。

“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我们很多人都不是很懂区块链,那时候也没有三点钟,他举例说明很多问题后,我们才懂了。”“陈伟星真的是很真诚的布道者,不管你信不信,他真的信这个,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也花了大量的钱以投资的方式去学习。” 当时在现场的Fbee创始人郭杰跟链得得编辑说,当时现场有10多个人,大家都听得很认真。

不过不管怎样,作为第三方媒体平台,链得得更关注的也是还原事实,真诚期待大家的讨论能回归初心,回到区块链发展的正常方向上来,更多关注区块链对社会问题的解决,关注区块链应用场景落地,关注推动行业的合规和透明化发展,而不是互相攻讦,纠缠在那些低级而无意义的吵架上。

以下为录音原文,回答者为陈伟星,Q为现场其他人:

陈伟星:他需要去投资,但是你去投资的时候,你的钱哪儿来呢?你的钱就要用去印、政府发债,不够的时候要央行去印,央行印的时候你就会导致钱印多了,就会导致一系列内分泌问题,就是社会的内分泌系统的问题,就会导致物价会变高,这里面就有很多指数是相互影响的,你的CPI,但是这些指数都跟中药一样,他不精确。比如说CPI,CPI里面有什么东西实际上是不知道的,像中国的CPI央行是保密的,里面细则是不告诉你的。

Q:CPI是指什么?

陈伟星:CPI是一系列老百姓常用商品的价格。

Q:消费指数,就是通货膨胀那个。

陈伟星:比方PPI,就是一系列工业常用供应的价格指数,再比如说M0,就是不存在银行里面的,掌握在老百姓手上的现金。M1是指掌握在老百姓手上的现金加上存在银行的现金,加上央行里面暂时放那儿的现金,也就是说央行印出来的现金,就是央行曾经印出来多少过,当然这个印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因为我们现在已经电子化了嘛,所以央行不一定要印那张钱嘛,央行可以发那个数字也是印,就是计算机发发就行了,所以M1就是央行的基础货币。

M2,M2是什么呢?M2包括M1加上银行信用的货币,就是M0加上所有人存在银行里的钱,也包括央行储备的现金,这叫M2,为什么M2跟M0不一样的地方是什么呢?就是M1是央行给了你一笔基础货币的钱,比如说100万,我个人也存了100万,你上面有200万最初的钱,你会把这个钱借给他,借了一百万给他,他那个钱还没有放到银行吧,他那个钱又放给你了,你的钱又可以借给他一百万,他钱又放给你了,你可以借好多遍,最后发现他帐上有一百万,他帐上也有一百万,我帐上也有一百万,央行也有一百万,他也有一百万,但是银行上基础比只有200万,对不对,因为你一部分是债,所以你这部分债,我们那么多钱里面,减去你的200万,就是你的信用的钱credit  money,我们所有这些人加起来的钱就叫M2。

我们要控制M2,M2实际上可以去消费的钱,可以用来去买东西的钱。那有一些基本的原则,就希望你CPI的增长跟M2的增长是差不多的,理由是什么呢?我要印相对足够的钱来保证我的消费指数足够的增长,这样就不会有通货紧缩,没有通货紧缩企业家投资成本就会变低,打个比方,假设物价是平衡的,那么你投资的时候,你预期你是卖一块钱一杯水,你一年以后,还是一块钱一杯水。但是如果适度的通货膨胀,可能你今年投资的时候一块钱一杯水,当你卖的时候就变成一杯水变成一块二了或者一块一了,是不是让你投资更容易赚钱,那就会鼓励你去投资,对吧?这就是它涨的好处,老百姓也会鼓励他不储蓄。很多人说鼓励他消费,其实不是鼓励他消费,是鼓励他不储蓄,因为钱储蓄在那里我是亏的,我今年买水一块钱,我明年买水变成一块二了,我干嘛储蓄呢,没有储蓄价值,老百姓就愿意去消费,这个理解吗?

Q:理解。

陈伟星:这个是宏观经济里的核心理论,到这个体系里面就有点复杂嘛,就是说复杂在哪里呢?这个只是CPI指数,后来又引入了一套金融工程,什么叫金融工程呢?核心是大家搞了个股票市场,然后大家又放开了房子的炒作买卖,也放开了很多债券,就是房市、债市跟股市,他都可以在市场上交易的。一旦存在交易以后,交易会导致你交易价值的出现,泡沫就会起来嘛。所以金融市场里面,我们的股价有很多钱就流到金融市场里面去了,有些钱是不流到消费市场里面去的。如果你没有这个金融市场,这个钱一定是流到消费市场去的,有了金融市场以后,很多人就金融市场去赌博去了嘛,赌博去了以后,你就发现一个特点,你要让M2增长来导致CPI增长的时候,你发现没有以前那么有效了,因为一部分钱他不流到消费市场都流到金融市场去了,这是一个现象,他有点失控了,这个失控一般宏观经济里讲就跟中药一样,他本来给你吃一个,你身体不太舒服的时候,我给你吃一种草,吃了一下,发现效果不错,后来吃多了以后发现没效果了,越吃越多,人复杂系统往往是这样的,我给你吸毒,一开始一点点的你就很爽,后来越吸越多,就有这种特点。

Q:收益率下降了。

陈伟星:他的东西是不精确的,他的逻辑,他不是一个很精确的逻辑,宏观经济学家里面研究CPI,CPI里面什么东西都不知道,CPI里面是不包括房价的,但是包括租房,结果导致什么呢?我们印钱印多了以后,我们的CPI没有增长,我们CPI就适度的通胀膨胀控制的,但是我们的ASS值变成了极度的通货膨胀,但是那部分他是不统计在CPI里面的,明白吗?所以我们的资产就不断涨,因为一直在印钱,M2不断增加以后,他CPI没涨起来,因为钱往资本上流了,所以我的资产就不断的涨价了,但是这套理论是宏观经济学里面是不控制的,你理解我的意思吧。

Q:不控制是什么意思?

陈伟星:就是我们印钱的时候,我们是根据CPI来的,但是我印出来钱以后,一部分流到资本市场里去了,我的ASS  information他是不管的,我的消费品的information他是管的,理解我的意思吧,所以导致我。

Q:房子贵了不管。

陈伟星:导致不断的印钱,资产不断的涨价,我们的资产有个问题就是我们的资产价值是建立在资产负债表balance系数上面的。所以balance系数又是一个人为控制的东西,它是个故事而已,所以我们的资产不断的增长以后,我们的资产的增加会导致信用的增加,也会导致M2的增加,为什么呢?如果房价涨了,我用房子抵押贷款就多了,我股票涨了,我股票抵押贷款就多了呀,是吧,是不是又会导致M2更加的增加,所以资产的泡沫就会更大,这个资产说跌可以跌的嘛,现在情况就是,实际上我们印的钱并没有办法传递到消费者,而是不断的传递到金融工程里面,导致金融泡沫不断的增加,这两件事情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实际上有很大的问题,很大的问题的原因主要是有两个,第一个原因,我央行的钱印出来是先给银行的,我们叫货币传导机制。央行的钱先给银行,银行再给企业再给个人,有大企业有小企业,有大银行有小银行,凡是存到越底部利息就越高,所以整个货币的传导机制就是一个收利息的生意,我不断的给人放款,大部分人就沉入了一个负债的状态,所以老百姓都在交利息,反正买了房子的都是傻逼,都在交利息,这样就会导致你钱印得越多,你的利息就越重,因为借钱的人越多,你的利息就越重,所以你看我们2017年银行的利息,银行的利润占了70%以上,上市公司里面。我们所有上市公司里面银行的利润占70%左右,但是还有很多钱是没统计进去的,还有我们很多企业的利润是假的,上市公司里面企业利润都假的嘛,银行利润是真的,但是银行利润至少资产负债表是真的。银行坏帐,坏帐不算利润,所以你会发现这是一个越边缘的人亏钱,越中心的人赚钱的生意,同样我们的ASS涨价了以后,information以后你发现穷人都在买房子,都是变穷的,穷人去炒股票也是输钱的,所以穷人又在不断的被剥削,富人通过这个泡沫市场里面就更容易赚钱,我们随便搞一个上市公司,很快就挣钱了是吧,我们赵小姐两个月前投一个项目,两个月以后赚了三倍。

Q:现在是亏的。

陈伟星:离中心近嘛,可以赚到这种钱,是吧?所以这两边是不是都在中心的人很好赚钱,边上的人都很难赚钱,事实上我们的实际财富增长是很有限的,为什么?因为全世界都在老龄化,全世界虽然生产力在提高,但是全世界劳动时间在变少,我们实际上并没有创造更多的财富,因为更多的财富还是在劳动时间乘起来,乘以成长效率乘起来对嘛,这就意味着有人赚钱赚多了,一定是有人赚钱赚少了,他是一个增长零和游戏,这个数学公式听得懂吧。所以这是增长零和游戏,当你赚了十个亿的时候,你要相信有无数个老百姓少赚了十个亿,少赚,不一定输,但是少赚了十个亿,他本来应该赚到钱,他没赚到,这样是不是,你富人在泡沫越大,钱越好赚,你钱越多,你就越收利息。现在像我们有一个亿在手上,以我们的能力,一年以后赚10%,我觉得神经病,10%一千万。如果我十个亿在手上,我10%一个亿,我什么都不用干,但是我们还是心很贪婪,我们希望一个亿投出去我要赚二十个亿回来,富人都这样。但是实际上并没有怎么增长,实际财富全世界实际上不到1%的增加,那就是一个全世界的零和游戏,财富零和游戏,搞得富人越来越容易赚钱,穷人越来越难赚钱,所以刚才我们的宏观经济学的理论这是央行我发基础货币,外面一圈是银行我发金融货币,再一圈是金融市场,这三个同时机器开动起来以后,贫富差距会不断的拉大。然后宏观经济学家就想来控制这些事情,他要防止这个系统的崩溃。刚才讲了,我们经济的结构已经非常失调了,我们百分之六十几的结构是投资所推动的结构。那如果你经济崩溃的话,这个结构都要调整,那就大规模的箫条,大萧条,社会一定动乱掉,我这个结构不能出问题,我的金融市场就不能出问题,金融市场会影响到实体经济,我金融市场里面泡沫都很大,我一旦出问题实体经济业会崩溃,所以金融市场也必须崩溃。所以对于XX这个金融市场里边怎么样调控呢?

在美联储,美国的环境下,他手段实际上是很有限的,因为他只能调控央行这部分内容,他也就三类手段。第一个叫做加息生息,我通过加息生息,我就可以让银行的钱和吸引货币的钱变多变少,我可以让资本市场的水变多变少,泡沫变多变少是吧。第二个叫做扩表缩表,扩表缩表的意思就是基础货币变多变少,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是平衡的,就是资产端和负债表是相等的,多出来的钱给财政部了,所以他缩表了就相当于我要收回基础货币,扩表就要发放基础货币,我基础货币发出去以后,银行是不是就可以印出更多的新货币出来,所以扩表缩表也是一个调节方法,来控制外面钱的数量。第三、叫做提高准备金率,降低准备金率。准备金率是什么呢?商业银行要放一部分钱抵押在央行,然后我放吸引货币的能力就受限了,所以这三个手段来控制外面的钱。当然这三个手段你还要可以做老虎,我要生息了,过了两个月没生息,后来说我真的要生息了,他也可以改变老百姓的预期,老百姓的预期就会决定你流入资本市场的钱,所以实际上美国央行是根据全球资本市场的这些指数,泡沫指数来确定他整个宏观经济增长。

XX逻辑跟中医的逻辑是一样的,他并不精确,这叫宏观经济学,跟中医的道理一模一样,但是他不精确。现在自从08年金融危机出现以后,量化宽松,QE,QE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原来基础货币,他比原来基础货币一下子猛增了五倍,本来是慢慢调整的嘛,但是没办法,我要救银行,我就猛增了五倍。然后我们金融市场信息还很短,他M2是被控制的,M2他直接还是控制住的,但是基础货币你发出去了,所以M2要发展,M2一发展,影子银行也要发展,我们有很多控制第三个那种金融市场那部分的泡沫,本质上就是影子银行做起来的,所以央行那么多钱放出去了他害怕,害怕金融出现泡沫,所以就出现了各种法案,来进行对各种金融机构和影子银行进行监管,这就是奥巴马监管的来源,一步一步的监管,因为他防止金融市场破灭,这就是金融监管的来源,现在金融监管到什么程度呢?美金少的人知道了,我有很多个帐户,我也被关过很多帐户,我每(在境外银行)打一笔美金,都要被人审犯人一样审一遍,银行可以威胁你,陈先生,我们的风险部门又在关注你了,你要不买一下我们的理财产品,这样我可以跟人家交代你是在投资,我想想算了就买一点吧,我买了两千万美金,不到30天,给我亏了10%,我打了三个电话,每个电话一个小时,才帮我赎出来,不然我还要亏得更多。

(有人插话):买了是吧?

陈伟星:我只是举这个例子,全世界的有钱人都在被这么压迫,然后控制他们的钱往金融市场里走,美联储希望老百姓去维持泡沫以后,他可以不断的缩表加息,把他原来量化宽松的钱扣掉,所以美联储喊了很长时间要撤QE,我只有老百姓的钱出去,做起来,实体经济起来,我把杠杆放出去,我M2才能增加下来,我才能把基础货币撤回来,这就是撤QE的核心原理。

但实际上他做不到,这种钱放出去,老百姓都是恐慌的,我们的泡沫已经非常高了,你再撤泡沫有可能一下子破掉,老百姓信心很脆弱,你要放泡沫又会更高,所以实际上XX美联储行长看起来很牛逼,再骗骗我们的中国的这些不读书的XX,每个人讨论一下怎么样维持这个泡沫。

你看每一个环节都是被绑架的,确实我们也不想破,美联储破掉了,我们不光是有经济上的风险,我们都可能有生命危机的。因为美联储破掉,美国的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破到,中国必破,国家必管,我们的银行帐户都会被管起来,如果管了,我们实体经济如果再破掉,我们的货币印了那么多再崩溃掉,老百姓必然造反,必然造反我们这些人都被干掉了,我们这种人肯定最先牺牲,本质来说我们是金融阶层的炮灰。因为你是企业家嘛,所以这个社会动乱对金融肯定是不好的,这个全球已经在巨大的金融的大炸药当中,基本上金融危机都十年一次,08年那时候,97年你知道吗,香港金融风暴,08年是我们那次金融风暴,你们也知道,现在是18年。

Q:赶紧买比特币。

陈伟星:88年也是金融危机,十年一次基本没错。好在我们现在有什么呢?我们现在两项技术来控制这个风暴,第一项技术就是我们传统的货币也是计算机化的,所以有很多货币,他是央行直接监控着,央行有无数计算机在监控着,而且现在美联储有很多灰色手段,就是他美其名曰是反洗钱,实际上是灰色手段,银行来威胁我就是灰色手段。比如说我们区块链里面叫USDT,USDT我发USDT我是一个数字资产,我卖出去了有什么问题吗?但是数字资产不能卖,我一一对应着美元,没问题,但是美联储的清算银行会去找,比如说USDT的钱存在你这里,清算就来找你,哥们你跟他停止做生意,要么我就帮你停止给你清算,停止给你清算是什么意思呢?我把你所有银行的钱全冻结了,因为这个钱美国印的,所以我们央行XX存了三万亿美元的储备在银行帐上,还买了两万多亿美元的美国国债,美联储有权力说,你的美元不作数了,我帮你清算掉,我给你终止清算,你就没戏了,明白吗?

其实很多政府官员也希望中国很太平,老百姓安居乐业,官员也尽心尽责,企业家也很安全,大家都希望这样,但是我们整个政治生态,他要变成这样,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没办法,没有一个人说我今天想这样,明天就改掉了,谁都做不到,是社会造成的嘛,所以我刚刚讲经济的这种结构失调,所以我们习大大为什么硬要说供给侧改革,习大大说我们经济是L型发展,不是V型发展,因为我已经那么多杠杆了,我金融市场也是泡沫,我结构也不调整,你非得让我再发展,只能让结构更加不协调,金融市场更加泡沫,所以他要L型发展,L型发展你要保证不出问题,L型发展股票崩溃怎么办,所以股票要稳住XX。

但是美联储不是这样的,美联储要聪明一点,这些人更坏,他为了维持股价,他就跟商业银行讲,我来给你借钱,但是这个钱怎么花我帮你规定了,你有一部分要买美国国债,我们跟政府要穿一条裤子,有一部分你要去投资到这种债的衍生品上,房市、债市要稳住,企业的债市要稳住,有一部分你要投一些权益类的,但不能买股票,美国商业银行不能直接买股票,但是央行也很聪明,国外的商业银行可以买,所以他再借一部分钱给国外的商业银行,再跟他说,你有一部分去买我们的国债,有一部分去买债,还有一部分可以炒股,他都给你规定好的,央行通过这样的规定来保证美国的这个经济的泡沫,明白吗?所以我们中国人笨只能这样,不准卖,卖了把你抓起来,美国人不是这样的,他给你用更加无形的方法,中国是更加有形的方法,但是本质是一模一样的,没什么区别,其实我觉得还是打电话好。打电话就是你不跟我装逼,你很坦诚叫我买,我就买,也没事,大家把股市托住也挺好的,但是整个市场就变成了一个管制型的金融市场。但是你这个管制,就好比我们把湖水堤坝堤的越来越高,我们大家用人肉把这个水给挽住,但是水位依然在增高,你管到什么时候去呢?

你越管资本的流通就越难,像现在美元(给别人)打钱都是要被审核的。你去用美元(给别人)打一亿美金,(得)问死你,跟审犯人一样的,审你几个小时。

(有人插话):他(银行)要提供合同。

陈伟星:合同都假的,只能造假的合同(借款合同),(比如)我去(向别人)买比特币,你跟他(银行)说不清楚,那你只能造假(借款)合同,我跟他(别人)借钱,所以我们(转账)美元,我们(得)有无数个借款协议,别人借给我的,我借给别人的,你说这么一个文明讲法律的社会,我们签借款合同是随时签的,而且借款合同都是短期借款合同,你说搞笑吧?你要过段时间跟他说,不好意思,他们没还钱,不肯还了,你们有签过吗?我至少签过几十份合同了,借钱的。我跟别人借的钱至少几亿美金了,如果人家拿这个合同去法院告,我就得给他付钱,我就破产了,但没有办法,我得骗银行,我只能签。我(借)给别人的签我也签,大家互相签,你说幽默吧。美国的一个法治国家,一个清算银行可以跑到那儿跟那个银行来讲,说你不能跟他做生意,你做生意的话我就把你封了,你问他为什么呀,我不是合法做生意吗?你违背了潜规则,原话,可怕吧。你说(美国)这种金融系统是不是烂到家了,我们赚的钱,是吧?我自己开的银行,你说要把我封掉,为什么?你说我违背了潜规则。(注:这一段,即李笑来剪辑公布的第二段录音的来源)

你表面上号称是民主国家,号称是法治国家,你居然说你违背潜规则,这就是金融银行,这句话很多人不相信,不相信可以,我马上发一个USDT,USDT要贵10%,你想我开个银行,我发个USDT,我卖一个数字出去,有38亿美金的现金存在帐上不知道存哪里去,我帮BN发就好了,BN发一百亿美金出来没问题,我这个美金存到我的银行里面零利息,我每天借给人民政府。

(有人插话):先存到我们这儿来。

陈伟星:我存给中国国债3%的利息,我啥都不用干,每年赚三亿美金,是不是可以干?但是美国政府不让你干,不是美国政府,美国那些银行不让你干,银行为什么让干?假设我们这些人都是美联储的那些委员,是吧?那些服务员都是那些开银行的,天天混在一起,一起泡妞,一起XX,一起装逼,人家凭什么我们这些人的利益交给别人呢?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有小孩子,有亲戚朋友,也想赚钱,你以为耶伦不想赚钱吗,耶伦没有信誉吗,耶伦不想去装逼吗,他都要的,名利权他都要的,你让他失去他的权力利益和名誉他也不干,所以不要认为美联储那帮人好像为人类主持共赢,XX,他们有想过中国人的钱他能还得出来吗?他根本就没想还过,他最多交易市场你们去交易吧,你说美元我让你还钱,你还不还?

他不会还的,他没钱还怎么还你,你看过那个视频吗?那个议员的讲话,他说这帮中国傻逼借了我那么多钱,他们居然还想让我还,太搞笑了他说,你有看过那个视频吗?你们回头看一下。因为你也很清楚,不可能还的,怎么还,没法还,全世界债务都是这样的结构,但是中国人因为胆子小,因为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不高,本质上是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则信誉不高,所以很多人持有中国资产就心里慌,大家都只有短期心理,我持有三年我就走了,或者持有五年我就走了,我就不敢把人民币作为长期持有XX。

我们国家就需要存很多美金来保证美元地位。我们美金存了多少?我们有33万亿的基础货币,但是我们有三万多亿美元的外汇,也就是说我们其中有存一期的话有二十几万亿的人民币,实际上是美元抵押的人民币,也就是说我们的外汇,我们的基础货币里面,我们的美元抵押只放了1.3倍的杠杆,可怕吧?然后央行天天说国家危机,我们国家安全部门天天说搞芯片要安全,什么要安全,钱都是别人的,是不是?美国只要一件事情就可以把中国击溃掉,就是清算银行把中国的钱给停止清算,中国金融系统就全崩溃掉,但是这种事情在政府内部就没人敢说。

Q:讲讲区块链。

陈伟星:这是宏观经济。宏观经济本质上就是一个操控经济。

Q:调控。

陈伟星:一帮经济学家只会告诉你怎么操控,这种操控术,但是实际上人敌不过自然的,人是往低处流的,虽然你可以说我建个坝把水弄起来,但是水还是往低处流的,对吧,他要么往地下管道流了,要么被蒸发出来流了,要么就把你河堤冲垮了,所以人是不能胜天的,你只能顺天而行,而不能逆天而行,所以央行整个宏观经济那套体系就是一套操控术,但是实际上他不精确,他各种漏洞百出,比特币就是他的漏洞之一,为什么比特币会值钱,因为08年量化宽松以后,当年哈耶克这个流派的,米塞斯流派的,就是奥地利流派的那帮人,相信奥地利流派那帮人都疯了嘛,都觉得这个世界肯定战争,肯定暴乱,时间问题,所以那个时候大家讨论了很久的加密货币才讨论出来的,这帮人本来就想好这件事情会发生的才干的,所以比特币能设计的那么完美,并且设计者消失掉,他知道自己不消失,这件事情肯定成不了,中本聪是绝对不会出来的,只有他不出来的,这件事情才能成。

这就是比特币的来源,而不是一个小年轻人发明的东西,是很多人讨论了无数遍,讨论出来的对抗美联储的东西,XX实际上都是对抗美联储的,因为中国人民币自己印的,是远远不止中国的地位的,中国的人民币在全世界的地位才3%到6%,在SDR里面,才刚刚去年才进去的。中国的基础货币里面,才用了1.3倍的杠杆,大部分是美元抵押,还有黄金抵押,中国经济那么强大,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凭空造出人民币来,我们要美元和黄金来抵押呢?只有一少部分是那个抵押的对吧?中国经济已经那么发达了,我凭什么我们自己不能印钱,让美国印钱,更何况我们党那么强大。如果今天我们去发一个加密货币,跟美国发一个,共产党发一个加密货币跟美国民主党发一个加密货币,秒杀他们,谁都知道中国的币好,因为中国资产足够大嘛。也就是说人民币在国际上的地位,如果按价值来衡量的话,应该跟GDP,跟美国的GDP是差不多的,对不对,应该是这样的结构,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占到百分之三四十,而不是百分之三四五六,是吧,但是为什么我们央行的人和国家的人,他不想弄呢?

这里面肯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这种XX压根查都查不出来,没法查,怎么查,人家市场行为赚的钱,我兄弟自己赚的钱,我跟他也没说话,我只是跟他说,啊,啊,懂了啊?人家几亿美金就赚到了。所以,美国政府异常XX,美国政府我之前不是去,就去跟那些议员,你把他们的利益想要的东西搞清楚,都是可以交换的,你跟他交朋友,多请他喝罗曼尼康帝,喝几杯,他愿意卖给你东西他也卖给你的,没有什么不能交换的在美国。中国交换起来交易成本比较高,因为习大大管得紧,但是这些风险比较低的地方他们依然会交易,所以整个世界实际上被金融家给绑架和控制了很多,不知道他们怎么在操作,肯定比我们现在想象的腐败恶心很多,这就是为什么比特币会产生的根源。

Q:比特币是哪些国家坐下来商量的?

陈伟星:不是国家商量的,是一帮人在洋葱路由的一个论坛里面,基于洋葱路由暗网的论坛里面匿名商量的,没有人知道谁是谁,他们互相之间也不知道谁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中本聪是谁,中本聪他们大概有一百多个人,我有哥们跟我说的,他说他参与过,他是一百多个人里面的其中一个,每个人都在,都是一帮绝顶聪明的人,每个人都在商量我这个东西怎么设计,所以比特币里面有很多很巧妙的设计,最典型的是比特币的加密算法里面,有个哈希—1跟哈希—2,我们央行,中国的央行都是哈希—1算法,哈希—1是被FBI植了木马,当时就只有这两种加密算法,他就用了—2那个算法,那个算法是被认为不先进,要被淘汰的,就是不好的东西,比特币就用了那个。正常情况下他不会用那个的是吧,就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是中本聪认为更简单更好,而且中本聪那帮人认为更简单更好,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当时那个群里面有FBI的人知道—1的算法是被下了漏洞的,是吧,后来不是爆出来了,斯诺登爆出来了,央行XX再也不提国家安全的事情了,央行印的钱美国全知道,因为你加密算法是有漏洞的,大家都知道,搞笑吧,但是中本聪就避开了这个问题,是很神奇的事情。然后PO代码算法,我自己设过,我当时看白皮书的时候,就以我的聪明才智来考虑设计方案,我没有一个点可以想到可以代替比特币的设计,就没有任何一个点我觉得可以升级一下,我想不到,没有任何一个点能想到,牛逼到这种程度,所以你看比特币到目前为止,把快的大容量从一兆改成两兆,吵架吵了三年了,就是1改成2,都改不下来,因为没必要改,大家觉得挺好的,所以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设计,是一群绝顶聪明的人为了干死美联储才干的事,全世界最大的罪魁祸首就是美联储,美国国税局也很恶心,但是因为国税局有权利能抓一些人,美联储没有权力,美联储只能干坏事,但是不能杀人,美国的国税局可以杀人,国税局其实历史上被告过很多次,就认为国税局是违宪的,因为你没有国税局,国税局是极大的提高交易成本嘛,如果美国没有国税局,中国的税会低很多,对吧,现在川普要降税,中国要降税。

Q:对。

陈伟星:(美国)国税局被人告过很多次,所有告国税局的人全都被关起来了,因为他有法律来保障国税局的安全,但是国税局都是违宪的,曾经有很多人企图去当美国最高法的法官,还是有很多人想去干国税局的嘛,就想把国税局的权力限制住,但是国税局有自己的抓人的队伍的,在美国,搞笑吧,所以国税局到现在为止都被认为是违反美国宪法的东西,但是搞不定他,因为他有自己抓人的权力,所以很多人都被关起来,历史上出现过好几例。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美国那么多黑客,天天对着美国干,要干死希拉里的原因,因为希拉里和奥巴马一个套路,最终都会让政府权利变得更大,为什么全世界的黑客都是支持川普的原因,应该说不是支持川普,是反对希拉里,所以背后有那么多政治的理由。

正是这个原因就导致一个结果,一个可以预测的我们可以看到的未来,就是区块链世界的人是一定会选出自己的美国总统去当美国总统的,一定会把美国的议员一个一个XX掉,让他们支持区块链的。你想今天如果有人想选美国的议员,说支持区块链,我捐一百万美金我要打,我可以在一天之内帮他搞几亿美金给他,议员都愿意上亿美金XX他,让他选。美国用政治献金的方法,成立各种组织XX,然后雇这帮说客,这帮说客一般提成提个10%,20%,一帮说客凑点钱让他们游说,其实很简单,美国有很多优秀的组织,比如犹太组织。

像今天这样的,我去美国也给这些人洗脑,每个人送几个比特币,给几个生意机会,把你身边的议员朋友全去洗一遍脑,因为这个事情又不是说有什么政治问题,没政治问题,这是个理念问题,很容易洗脑的。你说我代表中国去给他洗脑,你想中国人那么坏,他有这样的印象,他怕失去自己的地位,让人报出去了,你替中国人办事,你议员都选不上了,这个事情没事,区块链,我支持技术,我跟老百姓说一说,我们要支持区块链,大家都觉得应该听的,所以就很容易被搞定(注:这一句,即李笑来公布剪辑的第一段录音),美国总统,你看现在如果计算机世界的人想要搞美国总统,全世界计算机人都会支持他,所有的黑客都支持他,所有人都往他帐上打比特币,对吧?但只要公开一个,这个帐号是我竞选总统,所有人都往他帐号上打。所以下一次大选三年,我们现在可以打赌,下一次大选,全世界的大选都会是区块链世界的人。拼了命搞事情的时候,我在去蒙古,在跟蒙古总统谈,我们的目标,如果真要去蒙古干,我能跟他谈好的,哪几个人接下来要选总统的,是吧?先跟那些人做生意,把所有要当选总统的人全赌上,然后去迂回想办法搞定议员,让他们在蒙古集资合法化,因为你不这么干,你就没办法把事情干成,全世界真正懂区块链的人都在干同一件事。你跟他谈判的时候,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保证你的国家支持这个东西,你只要能做到这一点,然后方法想好,有的是钱可以支持他们。这个也不算是什么阴谋论,所有的东西你可以理性的推理的,币圈的人那么多人那么有钱,他干嘛不支持呢,现在这个时候,打压得越多,像韩国就一个消息出来,说我们加密货币交易所要关掉,韩国20万人请愿,政府马上改口了,这个区块链的那些屌丝们都看着呢,这样也行呢,大家都会去干的。所以三年以后的大选如果一旦成,整个世界的金融体系基本很快会改掉,XX只有中国那帮XX,中国也不是XX,中国是有些小官员是XX,他们自己不懂嘛,但是他们想要去,也不一定他们XX,也许他们是高手。我们国家也是个有法律的国家嘛,所以他可能会抓一些这种真正干坏事的人,引起了后果的人,不会引起,我做投资你凭什么抓我。

Q:说把XX抓了是吗?

陈伟星:所以也不大会,整个政治格局的变化里面,区块链世界的赢面是很大的,基本不会输的,因为你现在区块链只有两个弱点,现在是不行了,其实如果最早比特币起来的时候,只有一个弱点可以攻击比特币,就是回到金本位,比特币就会起不来,但是这个不可能嘛,因为黄金都可以被作假,他可以印数字黄金。现在还有一招攻击的弱点,就是断它法币的渠道,我不给你定价。因为比特币不知道什么价格,我要通过跟法币之间的交易我才能有价格,我断掉你的法币,我就没法定价了,那就没法交易了,只要你能定价,他就一定会有一个价格,他只要有一个价格,只要是差不多这个价格,他都会把区块链做成,并不是说比特币再涨十倍,再涨五倍,再涨三倍,是在区块链成功基础上有多大的影响,不影响的。你想去年一年投了60多亿美金,今年肯定会更多,那么多钱出去,很多人就会创造出,区块链会创造出很多的资产出来,所以只要他不断掉,只要给他一个价格,他就具备了价值传播分配的能力,因为毕竟只要交易市场你能定价,你就没有办法来阻挠我私下里的转帐,你给我十万块钱,我给你一个比特币,你阻挠不了对吧,你又不能说比特币违法的,我去买比特币,来查,不好意思我买比特币,你也没有说比特币违法,特殊商品为什么不能买,全世界都一样,很多国家都已经合法化了,所以实际上他是拦不住的。所以现在你就只能,经济学已经基本说完了,有什么问题吗。是不是我说的经济学,比你大学里面学了四年要好。

Q:这套理论说通了,那区块链具体的应用场景。

陈伟星:区块链不是个应用场景,它不是一个来改变生产力的东西,区块链它就是改变一套新的记帐模型,就是把你每个人的贡献,我用更公正的方法来记个帐,对吧,所以他改变的是生产关系,你改变了生产关系就改变了激励模式,所以你不能说期权股票有什么应用场景吧?股票有什么应用场景,但是股票作用很大呀,你为什么创业,因为你手上有股票你才拼命干,对不对,公司高管为什么想努力干,你给他个期权,哥们为什么努力干,你给他钱,你不能说钱除了这个激励以外还有什么作用,他又不能吃,他又不能来烧火锅对不对,他是新的记帐方式,这种记帐方式就可以让他激励,激励用户,激励劳动者,激励那些开发者,激励领导者,他是一种新的激励方式。但是这种新的生产关系就会导致你各方面的交易成本被极大的降低,就像阿里巴巴一样,很多人说阿里巴巴是虚的,但是我降低了交易成本,所以我有价值,很多人都愿意在我上面交易,你线下的交易成本高。

Q:那比如说徐乐做游戏平台,一个一个发网易游戏,他发了一个虚拟货币叫GTC,这个哪儿有问题?

陈伟星:因为他的游戏平台跟这个加密货币没关系。

Q:人家游戏里头流通的这个虚拟货币就是加密货币?

陈伟星:对,但是他可以赚别的货币,他不赚自己的货币,赚自己的货币他也要卖出去,他没有自己铆定的作用,现在是这样的,作为一个信用记帐货币而言,其实每一种币只要认识人多,相信人多了,相信本身就是价值,打个比方,我们打牌,我跟你讲什么叫做货币。

我们打牌的时候,我们可以来记我们的输赢帐,我们有来种记法,一种就是我写在黑板上,谁谁输了多少,谁谁赢了多少,把帐做平,大家都看着,这没问题。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我拿一副扑克牌来,几副扑克牌来,我就跟大家说清楚,一张S就一块钱,一张老K就十块钱,我们每个人发13张排,S到老K都有,好,总数是相等的,都分配好,好,我们开始赌博玩,玩完以后,再来数一数,谁赢多少,谁输多少,是不是也能算出来的,这就叫UTXO的算法,也是种记帐方法,这种记帐方法可以让很多人同时记帐,因为如果我有一亿人的话,我没有办法在黑板上写帐目,我用UTXO更加灵活,更加好计算,所以UTXO这种货币实际上是个记帐方法,或者是一份债务合同。

Q:对。

陈伟星:所以现在玩的就是整个货币模型跟经济模型,但是原来我的货币模型是基于几个标准,区块链的经济模型是我基于无数个可以自己定义的标准,是吧?为什么现在发什么币都值钱呢?

因为有各种人愿意来相信一下嘛,他也不要什么理由,相信一下,他就有价值。但是时间久了以后,你就要创造一个更加优秀的货币,这是有原因的。所以我就说这里是个新的模型,我把它叫做VL模型,就是你的流动性。

你的流动性来决定你的value,你怎么样来控制你的流动性呢?他有三个层面的流动性你可以控制的,第一个层面的流动性就是如何做到有多方没有空方的流动性,就是说我有人需要买,因为某一个原因我一定要买,但是我买完以后这个币就被他销毁掉了,这个币不会再卖出来,所以这叫有多方没有空方的流动性,这个是最牛逼的流动性,最强悍的,最底层的。接下来是有多空双方是一致的流动性,就是我这个币给你买,下次你这个币还要再花出来,当你花出来卖出来的时候不是空摊了吗,当你买进去的时候不是多摊了吗,所以多空是平衡的,这就是使用的流动性。第三种流动性就是交易的流动性,我觉得他会涨我就拼命买,那个人觉得他会跌,他把它抛掉,就是交易的流动性。

现在因为很多人预期高,所以大部分只有交易的流动性,但是未来当币上的越来越多以后,交易流动性就会被分散掉,就会集中到几个优秀的币上,很多币就没有交易流动性了,所以交易流动性会被前面两个流动性来决定的,你越是前面两个流动性越好,你交易流动性就会越大,就跟我们的股市一样的嘛,股市上有这种模型,所以你现在要设计一个好的币,你如果认真想做一个事业的,你就想办法把前面两个流动性做好,前一个就是你如何把它紧缩,第二个就是你如何让他有更多的使用场景,他愿意接受。

录音完整版音频,请戳链接下载:https://pan.baidu.com/s/1JYr5Gg6uwc3Mly9ETIfJ3A

【本文原发布于链得得,授权钛媒体App发布,作者:链得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链得得
链得得

下载链得得App,更多区块链金融原创报道,更多独家和深度,24小时实时更新。微信号:区块链得得(ID:ChainDD)

评论(4

  • 感谢链得得还原了现场感!学习

    2018-07-15 22:08 via iphone
  • xiaozunbao xiaozunbao
    回复
    0

    本来是件好事,别。。。。。

    2018-07-13 15:30 via android
  • 何谓一生 何谓一生
    回复
    0

    一群骗子

    2018-07-13 13:49 via weibo
  • 巫马显言 巫马显言
    回复
    0

    好,厉害了

    2018-07-13 13:07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