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义无反顾踏入滴滴踩过的坑,ofo的未来在哪里?

摘要: 工具类的应用做资讯与游戏不仅对提升用户粘性起不了什么作用,反而会使得简洁清爽的页面变得复杂,喧宾夺主弱化了APP主要的功能。

共享单车ofo最近的搞的"事"有点多。

先是抵押家产式的借钱,在新加坡打出挖币广告,看起来比较靠谱的事便是整顿了运营业务,5月初,ofo推出了车身广告业务。

ofo不仅不敢砸钱,还很需要钱。

7月初,一鸣网注意到,ofo的app内上线了一个新闻信息聚合功能模块--看看,内设看点、图片、视频、体育、财经等频道,图文信息来源仅限新华网和央视网内。

该功能还有一个"读报"的频道,整合了《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的电子报,可在线浏览当天报纸文章。ofo对此表示,“看看”是送给中国共产党成立97周年献礼。

而近日,ofo在新奇栏目里增加了一个小游戏功能,目前上线了一款名为"天使的诞生beta"的养成类游戏。ofo方面表示,该功能目前处于测试阶段,主要为增强用户粘性,目前没有通过游戏实现盈利的计划。

网友们纷纷吐槽:要一边骑车一边刷新闻,一边骑车一边打游戏?让用户在一个骑车软件上刷新闻,打游戏,ofo的做法可以用奇葩来形容了。

工具类的应用做资讯与游戏不仅对提升用户粘性起不了什么作用,反而会使得简洁清爽的页面变得复杂,喧宾夺主弱化了APP主要的功能。

义无反顾重蹈覆辙的ofo


无独有偶,在这个做法上,滴滴提供了前车之鉴。

2015年,与快的合并后滴滴用户多达两亿,滴滴希望利用自己庞大的用户群变现,很快安卓版的滴滴上线了游戏中心。为了推广这一平台,滴滴在初期活动中给在游戏升级的用户赠送大量价值不等的优惠券,并迎合当下游戏热潮推出H5游戏。

然而12月滴滴团队发出公告,游戏中心将于两个月后停运。

究其原因,滴滴的应用场景并不适合做游戏,打车时可以玩游戏也是间接暗示等车时间长.再则,缺乏游戏制作和运营经验的滴滴团队,游戏制作上粗糙,画制差卡顿,用户使用体验差。停运印证了增强用户粘性想法的失败,为跑偏的想法画上了句号。

ofo与滴滴打车是同类软件,用户的主要诉求都是打开软件很快骑车或是打到车,以用户诉求为核心,提供流畅而便捷的用户体验才是其"主业"。

从产品角度来说,滴滴和ofo这种APP的产品逻辑是用完即走的,这是对自身效率的体现,而在APP上玩游戏、看资讯有悖自身的商业逻辑。

当ofo推出资讯游戏时,网友调侃道:能不能把车先修修?

单车行业,车才是核心,用户的留存,决定下次使用何种单车出行,是受到之前的整个单车使用过程影响的。而APP只是起到辅助性的作用,强调功能性,即便没有自身APP,共享单车也可以借住多流量平台作为入口实现彼此共赢。

在行业细分,专业化程度更高的今天,ofo在资讯方面只是萌芽阶段的幼苗,论专业成熟程度比不上四大门户的腾讯,新浪,网易,搜狐;论技术水平,赶不上依靠算法推送技术分发优势的后起之秀字节跳动,一点资讯等媒体。

而游戏行业目前竞争激烈,许多游戏产品生命周期短,更新迭代速度加快,腾讯和网易在市场上占有主要优势。

根据2017年游戏行业发展报告,由于硬件技术和用户使用习惯的变化,用户更注重游戏的体验,网页游戏所占市场份额不断缩小,移动端和客户端所占份额上升。

ofo内简单的养成游戏,既与市场上过气的游戏同质化,又难以满足日益挑剔的用户口味,游戏板块看起来更像一个食之无味,消耗内存的鸡肋。

ofo的未来在哪里?


从2015年至今,共享单车市场经历众车鏖战,2017年进入行业洗牌重组,部分企业倒闭,二三梯队车企转向三四线长城市,形成摩拜和OFO双寡头的竞争格局。

激烈的竞争下,两家也是元气大伤。

去年年中有传闻OFO资金链断裂,今年小黄车开始疯狂借钱。2月初,ofo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换取了阿里巴巴17.7亿元的借款;3月中旬,ofo又宣称以股权+债权的方式,获得阿里领投、蚂蚁金服等跟投的E2-1 轮8.66 亿美元(约55亿元人民币)融资,其中包含了之前的借款。

今年4月有消息称摩拜和OFO将合并,次日,OFO立马回应消息不实。第二天美团宣布已经收购了摩拜。在美团收购摩拜时,有媒体报道称摩拜每月要亏损人民币5亿元~6亿元。市场投放量,车辆折损程度更高的ofo可能承担着更重的亏损。

到目前为止,ofo可能只支付了供应商欠款(30多亿元)的20%;最新一轮融资支撑不了多久。摩拜卖身给美团后,ofo做了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在ofo新加坡版的app界面上出现了"立即骑行,获取GSE代币!"的活动广告。

而另一家竞争对手哈罗单车的处于开挂状态,5月先是与支付宝推出芝麻信用650分以上免费骑的活动,成功收获了大批用户,次月便收收到了蚂蚁金服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20亿元的增资。

南华早报消息称,戴威今年5月已拒绝了滴滴方面的潜在收购要约,并号召公司员工"战斗到底"。此后ofo便推出了一系列商业化举措,开始做车身广告以及APP上推送广告,ofo的B2B业务负责人邵毅在透露:“ofo B2B各项业务进展顺利,目前两个月的营收已经超过1亿元。”

然而这与沉重的债务相比还是被杯水车薪。

6月,据媒体报道,ofo总部大规模裁员属实,总部整体裁员比例达到50%,海外市场主管张严琪离职,整个海外部门解散,ofo随即否认了这些消息。

7月5日,背靠美团这颗大树的摩拜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免除押金,老用户可以即时退押金。而此时的ofo已经恢复了收取押金一段时间。

在过去的一年,ofo在上海凤凰自行车,飞鸽自行车的订单量在不断压缩;另一方面,ofo开展广泛的商业活动,做车身和APP广告,收取押金,挖币,甚至在APP上做起了外行的看点和游戏,ofo的未来在哪里?(本文首发钛媒体)

【钛媒体作者介绍:文/一鸣网刘潇然】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安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安树
安树

安树,中国青年文艺协会会员,一鸣网创始人,混迹于文学与互联网边缘,实在码农,没有妙笔生花,只有信手拈来,个人微信号Vince-anshu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